Skip to content

xaw8m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繼承兩萬億 txt-第二千一百三十章 活着鑒賞-weegj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夜色幽沉,黑暗笼罩着一切。上有冰雨,下有寒风。彻骨的冷,钻心的疼。
一时,是不见底的坠落感,一时,是浑身碎裂的绝望感,一时,是沉沉浮浮大口呛水的濒死感。
白小升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连下一息都撑不到,但他,却还活着。
從背包到晶壁系
既然活着,白小升就不断告诉自己——活下去!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呼吸、心跳,努力让自己睁开眼。
他有家人,有爱人,有朋友,有还没完成的事业。
他求生的欲望,每一时每一刻都在空前暴增。
终于,白小升从黑暗的水中猛地伸出了头,霍然睁开双眼,拼命呼吸着新鲜空气。
不过,睁开眼后,白小升却发现,他并不是在河里,而是在一个白色调为主的房间中。
身上缠着绷带,一条手臂一条腿被夹板固定住,身体上还有许多条导线,连在旁边的仪器上。
我这是……在哪里?
白小升有几分迷茫地打量着眼前的房间。
这里像是病房,却又不像。整洁崭新,就好像才建没有多久一样,而且所有仪器看上去都科技感十足。
白小升甚至看到悬吊屋顶的一条机械臂滑到自己眼前,上面的摄像头,一会儿照射自己左眼,一会儿照射自己右眼。
似乎,确定自己状态。
另一根机械臂从旁边伸过来,直接拔掉自己手上的一根输液管。
这么高科技、自动化的医疗设备,简直超出了当今这个时代的认知范畴。
白小升甚至怀疑眼前一切是自己在做梦。
“红莲,我在哪里?”
白小升定了定神,第一时间询问自己大脑中的人工智能红莲。
可素来有问必答的红莲,这一次没有应声。
白小升唤了两声,都没有任何回复。
就在这时,这个房间的门开了,有人从外面走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老者,雪白的头发,整洁笔挺的西装,手里拄着手杖,面带祥和笑容。
白小升抬头看向对方,不由得一愣,“司徒寅先生?!”
“好些了吗,小升少爷?”司徒寅微笑着走过来,观察白小升的脸色,含笑点头,“精神很不错,看来你恢复的很好。”
錯愛成癮,邪魅首席不好惹 妮影
说话之际,司徒寅向那条观察白小升状况的机械臂扬声道,“把白小升先生的身体情况,报上来。”
那条机械臂转向一个方向,尾端打开,伸出一个装置,无数光线射出,居然在空中呈现白小升的全身影像。
随后,是一番机械化的汇报:
“全身十二处骨折,十四处软组织挫伤,脑部轻微震荡,内脏部分遭受冲击……”
白小升眼看着那投影在空中的自己,随着情况介绍,身体上一部分一部分被标红。
白小升一方面震惊于此地的投影技术居然如此夸张,一方面又错愕——这真的是自己吗?
这么重的伤,还能这么快醒过来?
说实话,白小升现在感觉着自己的状态还是挺不错的,除了手臂跟小腿有一些别扭感,甚至察觉不出身体有大的疼痛。
“已采取编号MS—065医疗策略,针对治疗,72小时跟踪数据表明,效果显著。”
“已采取编号MS—078医疗策略,定向治疗,72小时跟踪数据表明,效果卓越……”
连番报告的结果,都非常不错。
司徒寅听得连连点头,神情满意。
白小升眼见得那个投影的自己,身上红色区域开始变换颜色,成为了黄色、绿色,有些甚至消除。
想来,这对应的是自己现在的状况。
虽然完全听不懂那些策略、治疗方案什么的,白小升心里也还是挺高兴。
毕竟,谁都愿意自己好。
最后,冰冷的声音进行总结陈述,“治疗对象身体素质评定为A+,免疫系统强度评定为A+,求生意志评定为A+,恢复速度评定:异于常人。”
“建议归入研究档案。”
报告结束,投影消失,机械臂再度缩了回去。
“年轻真是好啊,这才七十二小时,居然恢复成这种地步,换做是我们这种老骨头,怕是早一命呜呼咯。”司徒寅对白小升笑道。
三嫁為妃,王爺耍心機 映日
“我已经躺在这里七十二小时了吗?”白小升被这句话给吓了一跳。
他只感觉反反复复都是雨夜坠落、水中浮沉的梦境,竟然没感觉时间流逝。
“对了,您是怎么找到我的,我现在又是在哪里?”白小升又问道。
他心中的疑惑,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司徒寅微微一笑,道,“不急,一会儿我会和你慢慢聊,现在我带你出去转转。”
白小升点点头,不过随后看看自己的样子,有几分苦笑,“我这样,要怎么出去。”
眼下他虽然恢复的不错,但要说下地走路,那还差得远。
司徒寅一笑,走到床边一个仪器前,操作一番。
白小升顿时感觉身下的床在变形,有机械手伸出,帮着把他身上的各种仪器导线拔出。
而他身下这张宽大的病床也从中裂开,左右一分,他坐着的地方居然变成了一个可以半躺的轮椅。
这还不算,那轮椅自己驶了出来,自动程度让人咋舌。
司徒寅手里拿着一个吊牌样的东西走在前面,白小升身下的轮椅便跟在后方。
“这也太科幻了!”白小升忍不住喃喃道。
司徒寅回眸一笑道,“我以为见识过人工智能的你,不会再说这种话了呢。”
白小升一笑。
确实,连能植入大脑,进行远程搜索,辅助自己调节体内各种激素,帮着自己极快学习的红莲,自己都司空见惯,这些也真的没什么了。
不过一想到红莲,白小升便涌起疑惑,司徒先生已经知道了红莲的事,那清不清楚为什么红莲迟迟没有回应自己的呼唤。
白小升有心想问,却想起司徒寅说的一会儿跟他细聊,顿时按下了发问的心思。
司徒寅带着白小升走出了房间。
外面,是巨大的中庭,巨大的走廊,还有直上直下的电梯。
很奇怪的建筑,却又很大,很气派,白小升都有几分叹为观止。
外面人不少,都穿着白色款式的衣服,整洁干净。不过不像是佣人,倒像是科研人员。
司徒寅带着白小升过去上了电梯,沿途众人见俩人都毕恭毕敬,无比客气。
他们乘着一部电梯一路向上。
中途,白小升感觉电梯至少走了有两三分钟,就如同坐集团摩天大楼的电梯。
这里,这么高吗?说个话而已,这是要去哪里?
白小升疑惑反而越来越多。
最终,电梯停稳,司徒寅在前,带着他进入一处大厅。
这间大厅空旷,外侧是弧形的,外壁用的玻璃,能看清楚外面一切。
于是,白小升看到了远山连绵,山野葱翠。
親愛的鬼公子
司徒寅带他到了玻璃幕前。
白小升看到脚下铺的也是透明玻璃,也看到了脚下是悬崖峭壁。
“这里,是建在悬崖上的?”白小升吃惊道。
“可以这么说。”司徒寅一笑道,“这里是你二爷的一处别墅,不为外人所知,外面建筑顶子上涂有特殊材料,连天上的卫星、飞机都寻不见。”
白小升回想着刚刚在底下见到的建筑,忍不住喃喃道,“厉害!”
“你不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吗?”司徒寅驻足看着窗外,徐徐道,“三天前,你坠落那一刻,你脑中的人工智能就自行判断为最高级别的危机,向这里发送了求救指令。
这里直接派出了直升机,赶往事发地点。
我们根据信号浮标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昏迷,却依旧在水中挣扎,是你的人工智能以你求生欲做出的反应。
我们给你进行了治疗,用的是至少超乎当下二十年的医疗手段,因为你那会实在是生死垂危。
没想到的是,你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居然让所有治疗手段发挥到两倍效果,连医疗人员都为之惊叹。”
这就是事情经过吗……白小升点点头。
司徒寅望着窗外继续道,“后来,我们从你的人工智能那里获取了一些影像片段,这才知晓雨夜大桥上发生的一切。”
司徒寅沉顿了一会儿,脸色阴沉,用痛心疾首的神情道了一声,“白宣言,害了你们!”
白宣言与白宣语一到长大,是兄弟。白小升是他朋友,更是他二爷的血亲,他居然痛下杀手!
简直不可饶恕!
便是司徒寅也是眼神透着怒意、恨意。
白小升沉默无声,目光凝向远方。
“对他,你永远不会原谅吧!”司徒寅看向白小升,道。
温言吗?
白小升半晌没有回应,最后才缓缓道,“其实那天,他真心想杀我们的话,太简单了。”
只需要让车驶过去,把他们的车推进河里就行了。
最终,温言并没有那么做,看似想亲手把他们的车给推下去,却迟迟没有动真格的。
当时白小升非常恨他,不过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现在反倒心静了。
想想,那会儿温言也许是非常犹豫的,甚至潜意识里拒绝他的行为。
只是逼到了那份上,他没得回头。
司徒寅得到白小升一句话,没有继续问白小升这个问题,而是道,“眼下,白宣语跟白宣言都住了院,一个昏迷不醒,一个精神好像受了刺激。”
白小升看向司徒寅。
“我们从到场的警方那里了解到,你坠河后,白宣语在暴揍白宣言。”司徒寅道。
“白宣语尚在昏迷,情况想来危急,你们这里科技如此高明,为什么不去帮他。”白小升首先关心的是白宣语的安危。
实际上,白宣语所受的伤害,不光是身体上的,应该还有心理层面的。
“放心吧,已经派人过去了。”司徒寅道。
有这话,白小升也算放心了。
“对了,司徒先生,我刚醒来的时候,想唤醒我那个人工智能,可……它始终没有回应。”白小升与司徒寅道,“你们既然能从它那里获取信息,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
面对白小升的问题,司徒寅有几分沉默。
随后,他才缓缓道,“代号为红莲的人工智能,那一晚控制你的身体,并且持续发送坐标信息,都是在你授权之外的行为模式。它实际上是违背了安全协议,那无异于自我毁灭。”
白小升双眼倏然放大,不可思议看着司徒寅。
红莲,自我毁灭?
明明是为了救他!
“回来之后,我们试图连接它,最终只获取到那夜晚的部分情况,就再也没有得到其它回应。想来……它彻底结束了自己的使命。”
司徒寅道,“我们的研究人员其实也很意外,因为违反安全协定的事,此前从未发生过。要么,它发生了损坏,要么,它就是……”
司徒寅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要说的话太过荒诞,笑着摇头,“人工智能而已,怎么可能产生自主意识。”
一品帶刀太監 一夕煙雨
白小升呆呆坐在轮椅上,不发一言。
长久陪伴,他已经习惯了红莲,习惯了那个听起来渐渐好像不太冰冷的女声。
而今,它彻底地离自己远去了吗。
“你不用担心继承考核问题,我们会为你换上一个新的人工智能。至于红莲那个纳米晶片,我们也有安全取出的办法。”司徒寅安慰白小升道。
“不用了。”白小升忽然开口道。
司徒寅一怔。
“什么不用了?”
“不用新的人工智能了。”白小升挤出一个笑容。
司徒寅却看到了悲伤与缅怀。
“考核什么的,也不重要了。你们可以亲眼看到我的作为!还有,”白小升指了指自己的眉心,“这里要是没什么影响的话,就留下它吧,做个念想。”
最強兵王 磨劍少爺
这孩子是个念旧之人,也很重感情,像白振北先生。
司徒寅最终欣然点点头,“既然是你的决定,那我们表示尊重。”
至尊戰甲
“我什么时候能够离开这里!”白小升沉声道,“眼下集团需要我!”
沃夫戈尔德家族大举进攻集团产业,白宣语又昏迷不醒,白小升归心似箭。
“可能还需要几天。”司徒寅微笑道,“你干嘛一定要回去呢,你人在这里,依旧可以指挥好一场战争。”
我的特警老婆
白小升看向司徒寅。
司徒寅伸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温厚“我看好你,我觉得,你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