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fhkt超棒的小說 大數據修仙 線上看-第兩千一百七十三章 給乾股熱推-lzurc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藏菁长老表态完毕,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死死地盯着冯君。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她才出声发话,“这些反应,你事先都想到了,所以才这么强硬?”
她终究跟颐玦不一样,颐玦就是纯粹的技术宅,而她还负责着玄水门的对外业务。
“我觉得这些并不难想到,”冯君笑着回答,“所以我也很奇怪,藏菁长老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客气……我的存在,才真正地能证明,玄水门不是有意算计太虚。”
其实这也是话赶话逼到这一步了,如果对方一开始就客客气气的,他也不愿意继续撕下去,得个一元水胎就很好了,然后再看一看能不能再收获点好感。
但是一元水胎都保证不了,冯君就有点接受不了——大佬还眼巴巴等着要呢。
大佬的实力提升之后,对他的帮助实在是太明显了。
看他这么大言不惭,藏菁长老又有点生气,但是这一次,她已经充分地认识到,这个小家伙有多么难斗了,“你确定,太虚门会相信你的话?”
“我跟太虚有深度合作,他们也非常佩服我的推演,”冯君沉声回答,“而且这一次我来冰原板块,只是兴之所至,关键还遭遇了三名真仙的偷袭……万幻门可能舍得拿出两名真仙,帮玄水门为这个矿正名吗?”
藏菁长老心里已经认可了他的解释,但还是要问一句,“这只是你认为的,而你刚才说,外人怎么认为,对太虚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愿意怎么认为,颐玦还出身太虚呢。”
冯君摇摇头,“我不是外人,而是涉及了他们的核心利益,颐玦仙子确实出身太虚,不宜随便得罪,但是我一直在给太虚带去实打实的利益,他们不会允许利益链条中断。”
藏菁长老顿时无言以对,半天之后竖起一个大拇指来,“冯山主年纪轻轻,这个思路,我是非常钦佩,我真的很好奇你的师门,怎么培养出你这样的人才的。”
“这个不需要培养吧?”冯君眨巴一下眼睛,“那么,这就说定了……一元水胎?”
要说藏菁长老一开始还只把他当做“秘术惊人”的话,那现在她真的非常好奇,什么样的宗门,才能培养出这种“老银币”出来?
她跟颐玦不同,平日里处理过不少宗门事宜,在玄水门也算一个称职的管理者,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分外地感受到,冯君分析事务的能力有多么可怕。
虽然她并不认为,太虚门一定会做出那么没品的事情,但是能未雨绸缪总不能说错,只要提前规划好,保证玄水门获得最大的收益,尽量降低麻烦的出现,她还是愿意做的。
在这种大利益面前,一元水胎就算不得珍贵了。
而且颐玦也把事情说得很清楚了,冯君已经有了一元火胎——虽然金丹初阶有此宝物,实在令人有点匪夷所思,但这个人是冯君的话,好像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冯君一门心思追求水火既济,这也是必然的了。
她点点头,“那么好吧,只要有灵石矿,我就奉上一元水胎一枚,这总可以了吧?”
“当然,”冯君笑着点点头,然后一拱手,“多谢藏菁真仙厚爱。”
“有好处就知道说厚爱了?”藏菁长老冷冷地看他一眼,“刚才没大没小的是哪一个?”
“长老您这么说,还真冤枉我了,”冯君一摊双手,“就算谈不成,我也提供了一个消息——领地里有灵石矿,这总比没有消息强吧?”
藏菁长老其实比较自以为是,不过听到他这话,也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人家做得还真没什么错,若是换给别人,会不会泄露这消息,都是两说呢。
知道这里有好东西,先暂时不声张,等将来机会成熟了,再来挖掘——这种人真的不少。
所以她也不想再计较,而是问起了别的,“那你说的帮我改进阵法,还算数吗?”
“你还真是都要啊?”冯君闻言笑了起来,不过他心里倒也不排斥,“回头我跟你说吧,现在不是应该去看一看灵石矿吗?”
接下来,他就带着他们飞了万余里,然后一指地下,“就在这一片,如果有擅长推演的,可以尝试一下,就知道我没有说谎了。”
玄水门也有会推演的真仙,不过想要推演出结果,恐怕没个三五天不行。
颐玦也跟了过来,她虽然是外人,但是灵植道的势力影响不到这里,而且她又愿意帮玄水门做见证,本身又是出自于太虚,所以跟来看个热闹很正常。
她的推演水平,就不是那些半吊子能比的了,哪怕她擅长的是功法推演。
她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推演出了灵石矿,“没错,确实有一个不大的矿……不过很奇怪,我没感觉到这里有灵石成矿的条件。”
她出身太虚,对地脉这一套不算特别精通,却也绝对不差。
“这很正常吧?”藏菁长老闻言笑一笑,“很多微型矿也是没有出处的,但客观存在。”
敲定了确实有矿,她就着人联系本部,希望能得到支援。
而她自己则是去了冯君的定在,继续听他陈述阵法的改造。
颐玦说她很心眼不大,其实并不完全准确,她就是太爱面子,关起门来请教冯君的时候,态度还是相当端正。
冯君对于阵法改造,并没有任何的个人见解,完全拷贝自大佬,那么他的意见,也带了明显的大佬风格——我不知道细节该怎么改,只是有一些大致的思路。
殊不料,他这种风格的解说,彻彻底底地吓住了藏菁长老——不精通细节,但却能高屋建瓴,提纲挈领地指出问题,这才是有大背景的。
不是对大道真意有足够的了解,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如果冯君只强调细节上的改动,她或者也会很惊艳,但是绝对到不到震撼的地步。
而且听他讲述各种思路,藏菁长老还会触发一些其他的联想,感觉收获不是一般地大。
她终于有点明白,为何以颐玦的绝世天资和眼光,都要缠着他了——这人博闻强记见解精辟,同时又不乏灵光一闪的思路,在求道的过程中,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伴侣。
按说她是宗门弟子,并不缺乏求道伴侣,但是真正的求道,不是一条路走到黑,有几个师兄弟就够了,想求大道,必须要听取不同的声音,博采众家之长,才能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不知不觉间,她就在冯君的行在里待到了晚上,颐玦原本在自家行在里待着,看到这会儿她还不出来,忍不住招呼一声,“藏菁,你还不回来,我不给你留门了啊。”
留门什么的是玩笑,藏菁长老也有行在的,更别说在冰原板块,还能少了她的住处?
藏菁长老回来了,很不高兴地表示,“我只是跟他聊得不错,你吃的哪门子飞醋?”
“你脑子里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颐玦真仙脸一红,“我叫你出来,是要问你一句,你觉得此人可为良友吗?”
“当然是良友,”藏菁真仙先是毫不犹豫地点头,然后又似笑非笑地发话,“我都已经盛赞过你的眼光了,你还要再听一遍,不怕耳朵起茧子?”
“我不跟你开玩笑,”颐玦真仙正色发话,“那么你觉得,那座灵石矿的消息,只值一枚一元水胎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藏菁长老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发问,“一元水胎只是起步,数量特别大的话,我也会考虑酌情增加一点回报。”
颐玦真仙笑了笑,然后摇摇头,“算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擅长处理事务呢,不过尔尔。”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藏菁长老面色一整,“别人说我,我还能忍,你一个只知道闭关的家伙,也好意思说我?你想为你的小情人争取条件,也不该乱说话不是?”
“哈哈,”颐玦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是呀,我想帮他争取一些干股,考虑一下?”
“想都不要想,”藏菁长老很干脆地摇摇头,正色回答,“这是玄水门的宗门财富,我不会损公肥私的,颐玦你我交情不浅,不要搞得连朋友也做不成!”
“哈哈,”颐玦笑得都弯下了腰,不住地揉着肚子,到最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藏菁长老就那么冷冷地看着她,过了一阵,她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疑惑,紧接着,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良久之后,她狠狠地一拍大腿,“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老实给我说来!”
颐玦又笑了一阵,才收起了笑声,有气无力地发话,“这个还用说吗?你都已经问出来的,难道猜不出我是怎么想的?”
藏菁长老眼珠一转,试探着发问,“你是想让我用宗门的财富,结下私人的因果?”
“你的想法不要那么龌龊好不好?”颐玦真仙翻个白眼,“我希望你能交好他,这个不假,但是他本身不愿意欠人情,使用宗门名义,他更容易接受一点……”
“而且,给他灵石矿干股,对你玄水门也是有好处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