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ni精华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一百一十章 決戰冬木之巔-l9qvc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夜色深沉,黑暗宛若浓稠到化不开的墨汁。
地点是冬木市,位于极东日本的一个海滨小城。
城市灯火辉煌,虚幻浮华,远远看去仿佛是闪光的海洋,反射着天上的繁星万点,充满魅力的整座城市宛若是一个绚丽缤纷的大舞台,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繁荣。
然而只是远远看去的错觉,实际上夜晚的城市似乎陷入了沉睡之中,徒留死一般的沉寂和无声的灯光,街道上也是空荡荡的,空旷无人,连鬼影都看不到半个……
整座城市除了在夜幕降临之后,家家户户亮起灯光外,竟然活像是一座无人的鬼城一般。
——委实是冷清到了极点。
这其实是因为最近这些天来,各种各样的治安事件频发,多少让人们有种人人自危的感觉,引发了他们对于治安状况的强烈担忧。而且警方也呼吁人们不要在晚上独自外出,至少在目前不知道哪里来的大批“非法境外人士”猖獗的时候,不要这么做。
而冬木市市民们也都比较配合,因为即使是有着不可想象的高次元存在布置下来的「认知滤镜」的法则的保护,无论如何都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是这些天来,他们的神经仍然是被层出不穷的乱象折腾得稍稍过敏。
况且即使有人真的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精彩夜生活,也得考虑一下被“误伤”的可能——
毕竟警方鼓励市民们踊跃举报,然而这个机制不仅仅是冬木市居民才能够使用,也被最近涌入冬木市的大批异端异类们迅速利用了起来,他们要是干些什么事情,都会提前去举报一下,试图将条子们的注意力吸引去其他地方。
至少将警察引开一段时间,确保某片区域暂时是安全的,方便他们行事……谈判也好,火拼也罢,总得创造机会才有可能实现,不然的话,只怕是刚刚双方碰面,还没有说上几句,就被凶神恶煞的条子们抓去蹲局子了。
结果可想而知,就是这座城市的治安状况越来越乱,别说冬木市市民们也开始被误伤,就连警察局也是开始感到焦头烂额,甚至有警员因为疲于奔命,最终积劳成疾,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目前还没有出院……
据说警察局的看守所都不够用了,目前已经没有人能够享受单间的待遇,这让很多人极其愤怒。
——他们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屈辱,被普通人类社会的执法者抓进去坐牢就算了,居然还连单独的牢房都没有,还得和其他人挤一挤?
这是开什么玩笑?
而且别的也就算了,有些牢房还直接关了一群各自都是死对头的家伙进去,魔术师、教会代行者、吸血种……简直无所不包。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尤其之前在外面还往往已经撕破脸了,所以又怎么可能消停得下来呢?
对此,冬木市的警察叔叔们自然是感到异常崩溃的,他们至今都搞不明白,这些非法境外人士到底是图什么?
不远万里跨越半个地球,专门来到冬木市闹事就不说了,甚至于这群人哪怕是被抓去蹲局子了,也还是每天都坚持在牢房内上演真人快打,叱咤监狱风云,互殴得鼻青脸肿也不肯停下来……
一群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互相斗殴当作他们自己的事业,为此不远万里偷渡到冬木这里约架闹事,被逮捕了都不肯消停……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精神?
……
天剑书香 东门飞雪
……
夜色之下的柳洞寺。
谈不上什么灯火辉煌,光彩夺目,不过建筑里也都亮起了灯光,在寒冷的冬夜里显得十分温馨。
饭菜的香味从中飘出,走出厨房的紫发少女将盘子端到了餐桌上,然后看向客厅的方向,有些无奈的喊了一声:“吃饭了,哥哥,远坂学姐……”
“好的,知道了……”坐在沙发上的魔术师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视线继续牢牢的紧盯着电视机里显示出来的画面。
这种情况乍一看似乎并不罕见,就像是家家户户都可能会上演的一幕,明明已经到了吃饭时间,就是有人暂时放不下精彩的电视节目,敷衍的应了几声,却根本就不行动……
嗯,如果不是电视上播放的内容过于血腥的话,那么这一幕还真的是普通人家里的日常。
“唉。”紫发少女顿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转头看去。
“开饭了开饭了,嗯,今天的菜色好丰盛……”
就和之前一样,金发碧眸的娇小少女已经好整以暇的出现在了餐桌边上,她的坐姿端正,目光严肃,不知道的人大概还会以为她是在参加什么军事会议。
“阿尔托莉雅姐姐……”嘴角禁不住的轻轻抽搐了几下,间桐樱尽管已经见过了好些次,但还是觉得非常神奇,明明刚刚根本就没有看见这个骑士王的身影,但就在自己转头喊了一声之后,她就立即坐到了餐桌边上。
这是什么量子不确定状态吗?
“把他们悉数玩弄在股掌之中……这种事情对你来说很有意思吗?”客厅之中,将视线收了回来,远坂凛扯了扯嘴角,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电视上显示出来的内容,是在未远川入海口附近发生着的一场惨烈血战,不同的固有结界互相侵蚀交织,强大的气势剧烈碰撞,魔术与魔力奏响了毁灭的前奏,入海口的大海都仿佛沸腾了起来。
“要说很有意思的话,那倒是有一点,其实就像是大人看一群小孩子打架抢玩具一样……”听到远坂凛的问话,夏冉瞥了她一眼,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不过我主要还是想要看看他们的适应能力。”
根据他的估计,他觉得将会在今天晚上,真正决定之前放出去的第一只圣杯的归属。
虽然他其实并不在意这件事情的结果,也不打算在这件事上搞什么暗箱操作。
“那还真是有够恶意的,原来在你的世界里,小孩子打架抢玩具居然是这么可怕的事情吗?”
黑发双马尾少女眯起眼睛,瞥了一眼电视上播放着的内容,画面上正好显示出数十只吸血种被呼啸着的成百上千的黑色乌鸦冲击而过,直接被全部秒杀的一幕!
那是数量庞大的鸦潮,交织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铺天盖地的不祥黑羽洒落,掀起了宛若天灾一般的风暴。
这是葛兰索格·布拉克莫亚,死徒二十七祖第十六席,黑翼公的固有结界「永不复返」的表现形式,覆盖天空的死羽之天幕,将月光与繁星也吞食殆尽,绝对的、毫无一丝光明的“死之世界”。
也是这个死徒之祖毁灭了前任的第十六席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他曾经就是使用这个固有结界堂堂正正地攻入原十六席的祖的居城,并把其一族完全毁灭,没有任何流血,在城墙上、庭园中、窗帘上没有留下一道伤痕,就将数量超过百位的吸血鬼们悉数诛杀。
“你听话是只听一半的吗?”魔术师挑了挑眉毛,“明明我还说了,主要是看看他们的适应能力。”
秦天烬
“这有什么区别吗?倒不如说更加恶劣了好不好……”远坂凛艰难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她已经知道了十年前的一些事情,了解自己妹妹到底是怎么和这个家伙产生交集的,在无比心疼自己妹妹当年的遭遇的同时,也只能够捏着鼻子和夏冉冰释前嫌,毕竟对这家伙先入为主的偏见与恼火,并不能够压过感激与愧疚的心情。
与之相比,被直接搞砸的圣杯战争,似乎也完全不算什么了。只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终究不是樱,而且对于夏冉的初印象真的不怎么好,所以她还是多多少少抱有某种疑虑的。
少女认为这家伙的性格是真的有问题,扭曲而且危险……好吧,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远坂凛大概还不会太过在意,但是偏偏她看出了自己妹妹的一些小心思,自然就真的是操碎了心。
——这人明明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啊!
“你根本就不懂,我将它们全部召集在一起,自然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来着的……”夏冉撇了撇嘴,直接站起身来,挥了挥手,“算了,和你说也不懂,走啦走啦,吃饭去了……”
“你根本就不和我说,我怎么懂?”远坂凛小声嘀咕着,但还是顺从的也站起身来,亦步亦趋的跟在对方的身后,向着餐桌那边走去。
在落座之后,她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毕竟柳洞寺相对于住了十多年的远坂家洋馆来说,还是过于陌生了一些……只不过既然樱也住在这里,现在又是非常时期,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果断离开就是了。
“话说似乎少了一个人?”
环顾四周一圈,远坂凛发现似乎少了人,稍稍蹙起眉头,目光在对面的自己妹妹身边的那个同样有着一头紫色长发,戴着眼罩,冷艳之中又带着一丝神秘感的Rider身上定格了一下,这才想起了缺席的人是谁。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毕竟又不是她的从者,而且柳洞寺这里的从者未免太多了一些,所以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也很正常。
“BB下午的时候就出去了,现在估计正扛着摄像机在冬木大桥上进行现场拍摄吧,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们刚刚看的转播是怎么来的……”
魔术师坐到了主位,一脸淡定的说道。
“呃,居然是这样的吗?”黑发双马尾少女不知道应该怎么吐槽,她扯了扯,“不过不是说她啦,不是还有一位来着的吗?那个有两把刷子的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
“迪卢木多啊,他昨天中午被抓进警察局了……”魔术师仍旧是一脸淡定的模样,似乎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
“……”
“昨、昨天中午?”远坂凛愣了一下,看着对面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就算只是临时的搭档,塑料情分也总该有几分吧?在自己的从者蹲大牢,吃牢饭的时候,你好整以暇的坐在家里看电视,吃晚饭,还有女仆服侍……你的良心不会痛的吗?
“我们Master根本就没……咳咳,这个不用急。”
夏冉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之前就告诉他要善用举报,他愣是不听,结果现在反而被别人举报,给抓了进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先让他吃个教训吧。”
……
……
反恐精英在异界
同一时间,冬木大桥。
过膝的紫色长发在夜风之中飞扬,小恶魔一般的后辈少女,坐在桥梁上,修长的双腿在一晃一晃的。
她哼着柔和的曲调儿,笑容满面的注视着不远处的入口海口。
未远川的上空诡异地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浓雾,在夜风的吹拂下缓缓翻腾,翻滚起伏,互相追逐,好像险恶的海面上的波涛……浓重的雾气弥漫着,使得以人类的视力,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亮着灯光的大桥轮廓。
而没有办法看清楚附近正在发生的血战,浓雾是重重魔术式的表现,它封锁了空间,制造出战场区域,也扭曲了光线、阻断了声音……为的就是最大限度的为今夜的决战铺平道路,扫清障碍。
毕竟也是经过这些天的社会毒打,此刻还能够在冬木市之中自由活动的非正常人类们,自然都已经摸索清楚了关于这座城市的一些基本规律。
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现实,因此也试过反抗……然后再度招来一顿热情洋溢的社会毒打。
到了现在,所有人都学会了逆来顺受,主动适应新环境,甚至是主动利用他们无法对抗的规则——之前的他们是被举报的一方,现在的他们不但学会了避免被举报,还学会了举报别人。
适者生存的道理,在这座城市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就要得出结果了呢……要不要举报他们?”
BB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目光透过层层结界,注视着战场。
战斗的烈度极其可怕,不是能够和从者互相角力的存在,根本就都是战场上的炮灰。此时此刻在主导影响战场局势的,不是死徒之祖,就是像是萝蕾莱那种级别的魔术师,再或者就是埋葬机关的成员。
“算了,BB酱我还是发发慈悲好了……”
紫发的小恶魔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菩萨心肠,还是放过他们一马好了。
当然,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她其实只是觉得比起举报这群非法集会的法外狂徒,其实更加期待看见他们在疯狂厮杀,死伤无数之后,突然发现圣杯是不限量供应的反应。
她果然还是喜欢看到人们痛苦的表情……
“咦?”
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什么,BB挑了挑眉毛,看向了某个方向,她能够察觉得到某股强大的魔力反应正在迅速接近。
是灵体化的从者?
那么是谁呢?
迪卢木多貌似在吃牢饭,赫拉克勒斯一直都在被通缉之中,那过于显眼的外表即使在经过认知滤镜的扭曲之后,也仍然还是会很容易被人们辨认出来,然后马上就是踊跃举报,根本就没有办法在某个地方过多停留。
现在估计躲在了森林里的城堡之中,暂时没有回冬木市……
那么,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了——
“只要得到圣杯!本王就可以重新制定规则,洗刷耻辱!这座城市,这群杂种……本王要让他们后悔为什么要出生到世界上!”
灵体化状态的英雄王迅速赶往魔力源头的方位,猩红色的双眸里,满是暴戾的熊熊怒火!
因为看守所压力过大,不得已被再三警告和口头教育之后,终于释放出来的吉尔伽美什,强忍着要将警察局炸翻上天的暴怒,什么都没有做,直接就直奔未远川入海口的方向而来。
他这一次彻底把握住了真正的关键,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PS:早上七点起床,然后在工地上忙了一整天……刚刚六点半才回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