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7q4精华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九十六章 場面一度尷尬鑒賞-mf2vk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银发赤瞳的人偶小姐,正在厨房里忙碌着,还低声的和身边美狄亚交谈着什么,或许是厨艺心得之类的。
毕竟后者在这世界的十年间,貌似也不知不觉的在「家政能力」一项上点满了技能点。
金色秀发扎成秀气的单马尾,翠绿色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期待感,阿尔托莉雅已经好整以待的坐在了厨房外的餐桌边上,坐姿笔直而且端庄,正在等待着喂食……这可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任何人或者任何事,都绝对无法在这个时候动摇王的意志和决心。
又或者应该说,阿尔托莉雅对于客厅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完全无动于衷,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反正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有那力气和时间,还不如美滋滋多喝一碗粥。
她就和厨房里的夏洛特、美狄亚两人一样,都是已经看透了某些事情,所以不想掺和进去,装作不知道。
“真是差劲,樱你看到了吧,这个家伙就是这种人,连这种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你最好还是离他远一些……”
同一时间,就在边上的客厅里,远坂凛和自己的妹妹紧紧挨着坐在沙发上,古怪的视线在对面的BB身上定格了好久,才终于是移开,紧接着就切换成一种看人渣的目光,死死盯着某人。
那冰冷的视线,简直像是恨不得在后者身上烧穿两个洞似的。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仅仅不过两天的时间,貌似某人就已经成功的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在她短暂的十多年的人生之中,光荣的登顶仇恨榜第一名,摘取了桂冠的荣耀。
生化王朝2 捕夢人
“明明都说了不是那么一回事,BB这家伙是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高级AI,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这纯粹就是一个巧合,她只是恰好使用了樱的记录作为基本蓝图,从而模拟出来的智能程式而已……”
往厨房那边的方向看了一眼,确信自己不会得到任何场外支援,夏冉很是无奈的叹气,非常认真的在这个问题上再次解释说明起来。毕竟事关自己的声誉问题,可不能够马虎对待。
况且樱就在对面,她的脸色看上去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都是异常紧张的样子,明显是被这个消息吓得不轻,他觉得有必要好好说明一下,那根本就是BB唯恐天下不乱,信口开河而已,他可没有什么邪恶的想法。
“哼哼,你说没有就没有?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
远坂凛冷哼一声,她不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样,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迷得神魂颠倒的,反而是充满了逆反与对抗的心理。
“……”
“……”
“我说远坂,你似乎是对我充满了偏见啊。”魔术师皱眉看着这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试图给自己带节奏的女孩子。
極品司機 吾庸人是也
为什么像是自己这样坦率真诚,坚持以真心换真心的好心人,却总是会被误解的呢?难道好人就注定得不到好报?——BB是这样,远坂凛也是这样,一看见有机会就使劲的给自己添堵,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对她们这么好来着,也没有得罪过她们才对……坚持以真心换真心的好心人,心中毫无赫拉克勒斯的这么想着。
“什么叫做偏见?我觉得这是有理有据的质疑,你要是没有做过的话,就证明给我看呀!”
“我只听说过,想要指控一个人的话,就得想办法证明他做过什么事情……怎么到你这里,就是反过来了,居然要求别人证明他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没有做过的事情怎么给你证明?”
夏冉扯了扯嘴角。
还说对自己没有偏见?你甚至都不愿意叫我一声欧尼酱。
“真的不是……不是BB小姐说的那样吗?哥哥。”樱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盯着夏冉,语气慎重的开口问道。
“当然不是了,樱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魔术师用力点头,生怕不用力就不够有说服力一般,在这件事上必须表现出不容置疑的态度。“而且对这个家伙别这么客气,她会得寸进尺的,直接叫她名字就可以了。”
“嗯,我当然相信哥哥你……”
间桐樱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接着才连忙点点头,很是认真的回应。她是真的担心这种事情发生,即使是很相信夏冉,但还是想要亲口询问一句,得到确切的回答,这样子才会觉得心安。
毕竟她一点儿都不希望因为这种原因多出一堆竞争对手来,而且两万多个妹妹什么的……想想就觉得可怕,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属性标签怕是瞬间被稀释了,这竞争到底是有多么的激烈?
少女自然也是觉得心里没底,她可是仔细和阿尔托莉雅姐姐打听过来着的,知道夏冉其实没有姐姐妹妹,还一度感觉到欣喜。
所以刚刚BB的信口胡诌,是真的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来着。
“嘁!什么嘛,为什么不打起来啊?”
这个时候,有着和樱一模一样的外表,只不过是衣着风格不同的紫发少女鼓起脸颊,这个小恶魔系的后辈AI极其不满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几人,虽然知道自己随意而为的恶作剧其实也不会真的带起什么节奏。
但是眼看着前辈居然这么轻松过关,还是让她很不满意,甚至是微妙的感到有些恼火。毕竟作为自己原型的素体,居然一点儿都没有自己的风范,真是太让人不爽了!这样子可不行,只会被前辈吃得死死的啊!
下一刻。
“呀!疼——”
魔术师毫不客气的抬起手来,直接闪电一般的弹指在她的脑门上不轻不重的崩了一下,直接让这个上级AI捂住额头眼泪汪汪的叫了起来。
“知道疼就好,说实话,我其实对于矫正你那扭曲的性格不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指望,但是你总得看看场合再来当面嘲讽吧……”
夏冉挑了挑眉毛,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这只小恶魔系的后辈了,管教是管教不来了,这家伙明显已经长歪了。为什么明明就是一模一样的外表,内在却会是这么扭曲的性格呢?
“为什么要打我啊!”
捂住额头的BB气不过的盯着他,似乎反而还是理直气壮的那一方似的——
“都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反过来不应该也是一样的吗?既然刚刚才向BB酱我求助的话,那么好歹要有些自觉吧!”
“哈?这个怎么可能呢?你一个打工妹还是别想太多了,而且这件事明明就是你自己也很有兴趣,才会改变主意答应下来的吧……”
夏冉顿时就是嗤笑出声,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情就把自己定义为弱势方,这只小恶魔纯粹是想得太多:“而且这件事又不是非你不可,实在不想干的话,我也不会强求的啊,你现在就可以撂挑子不干了。”
完全就是资本家不缺打工人的那种万恶的语气。
“诶诶?怎么可以这样?!”BB仿若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盯着他,这家伙居然连哄都不哄一下自己,难道说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在占据主动节奏的这件事上赢过对方了?
间桐樱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出闹剧,用力的抿着嘴唇,她似乎是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又欲言又止,只能够紧紧盯着对面的这个神似自己的AI少女,心中泛起了浓浓的危机感。
果然不能够放松警惕,毕竟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而且看上去还和哥哥关系很要好。
远坂凛注意到了自己妹妹的细微表情变化,顿时就是觉得更加烦躁起来了,只可惜的是,就像是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她现在什么都知道了,还是照样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够自个儿生闷气。
“好了,既然BB你对承包本次的第一届幻想嘉年华的活动没有兴趣的话,那么我就……”
天朝上國
夏冉慢条斯理的说着,似乎是准备启动B计划了。
“慢着慢着,我有兴趣啊!当然有兴趣了!”BB一下子就急了,“不是说好了吗?这件事情就交给BB酱我来全权负责,一定会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
名少夺爱
虽然不知道这人是故意吊着自己,还是真的准备撤销自己的权限了,不过她也不愿意赌。
好气哦,自己也是被吃得死死的,真是讨厌这种事情……
不过打工妹BB酱是一个要强而且自强的人,就算是受到了委屈,她也只会忍气吞泪的默默承受下来,然后……加倍发泄在那些倒霉蛋的身上!
“你准备怎么做?”魔术师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个很简单的啊,让他们怎么痛苦……咳咳,我是说怎么充实怎么来就可以了。”
紫发少女无辜的眨着大眼睛,“环绕圣杯战争的从者职阶阵营来做文章,或者围绕魔术师、教会的圣职者以及那些吸血种三方的摩擦冲突,就可以轻轻松手的牵着他们的鼻子走了。”
“他们现在还没有打起来,冬木市还没有彻底混乱,只不过是因为还没有看清楚情况,很多人还在观望或者还在隐藏自身。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给他们一点小小的帮助。”
“譬如说明确的指示,给予清楚的情报,让他们觉得自己掌握了形势,也迫使他们做出决断;又譬如说恰到好处的奖励,让他们无法拒绝的为之行动,只要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抽出像是教鞭一样的锡杖,在空气之中轻点了一下,直接牵动无形的魔力光线,投射出一幅正在实时动态切换着的城市俯瞰实景图,以及另外打开了一个窗口,显示着一台奇怪的机器。
上面还印着Q版的可爱二头身紫发少女的形象。
“我本来打算直接用老虎机,刚刚已经注册好专利与商标,还印上了BB酱我的大头贴,准备投入实产了……”
“咦咦咦?!”间桐樱有些淡定不能了,这明明是她的大头贴吧,为什么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
“不过单纯的老虎机,完全就是看运气来决定下一步,所以对他们的打击可能会很大,搞不好的话,会起到反作用,我就将它从主要的运营手段降格了。”BB像是没有听到樱的惊呼声一样,继续若无其事的解释着自己之前的想法。
“为什么会打击很大?难道你的老虎机里只有坏与更坏的结果?”夏冉皱着眉头,觉得自己不是太能够理解这一点。
“……”
“……”
“这个不重要,反正受害者又不是你,不是吗?”BB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哦,也是,那你继续说吧。”夏冉反应过来,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过敏了,虽然是恶劣的BB,但是被坑的又不是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么在意。
“你们不觉得自己的观念很扭曲吗?”远坂凛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这都是什么人啊!
BB仍然是装作没听见远坂凛的质疑,径直问起自己关心的问题——
“在我真正拿出策划方案之前,首先需要确定的是,你想要达成什么样的结果,又能够拿出什么样的奖励来刺激他们?”
“结果啊,我想要让吸血种一方获得胜利……”夏冉沉吟了一下,他想要顺水推舟的分离体内的威胁,所以也就不打算阻止朱月重新降临世上的这件事了,反而还准备力所能及的帮对方一把。
血之瞳年
这样子,他也好有操作的空间。
“至于能够拿出什么东西来刺激他们,这个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对外的名义可是圣杯战争啊,就算是变种的圣杯战争,也是一样的。”
“那我明白了。”紫发的小恶魔露出恶劣的微笑,双手叉腰的动作破坏了她使用樱的外表轻笑的乖巧温柔感觉,“不过最高级别的唯一奖励可不能够轻易给出去,还需要用一些别的东西来铺垫一下才行。”
“最高级别的唯一奖励?”
夏冉愣了一下,连忙摇头:“不是什么唯一奖励哦,这东西直接批发都可以,每个阶段的胜利者我都可以给一个圣杯作为奖励。”
“……”
王爷好腹黑:绝色傻妃 钱朵朵
“……”
一阵沉默。
“不、不是,你的圣杯是不要钱的吗?”远坂凛呆住了。
“的确是不要钱的啊。”魔术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圣杯的本质不过就是庞大优越的魔力结晶,也就是高纯度的能量集合体,而这种对他来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东西,随便在指缝里漏一点出来就是一个圣杯了。
“当我没问!”黑发少女用看狗大户的眼神盯着他,“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是想要帮助所有人都实现愿望吗?”
“不是,你不觉得这样子很有趣吗?”夏冉淡定的回答道,“当所有人为了圣杯殊死搏斗,杀到只剩下最后一人的时候,突然让他们发现这东西其实是不限量供应的,没了第一个还有第二个,没了第二个还有第三个……”
这么体贴的设定,想必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其实不是只有唯一的胜利者能够得到报酬,而是人人都有机会获得圣杯!
“……”
“……”
听完对面的魔术师的解释,远坂凛默默的缩了缩身子,没有再说话了。
魔鬼啊!这里有个魔鬼啊!
她简直不敢想象,在那个时候,幸存的人的心态到底会崩成怎么样的程度。
……
……
冬木市警察局。
往日冷清寂寥的看守所,今天有种即将要爆满的趋势。
“进去!”
“警告你,老实一点!”
两个五大三粗的警员将穿着黑色西服的魁梧男子推进了一个隔间之中,凶神恶煞的吼了几句,然后锁上门就离开了。
称号为“黑骑士”的最古死徒僵着一张脸,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四下张望着,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他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
自己居然被人类的条子抓进来蹲局子了?
斯图卢特一时间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脑子还不够清醒,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幸好没有被熟人看见,不然的话,就真的丢脸了……
他下意识的这么想着,视线正好对上了隔壁的长发男子,那是与他一起同为姬君殿下的护卫之一,被称为“白骑士”的死徒,布拉德卿。对方坐在简陋的床上,向着自己露出了同僚见面的笑容。
礼貌而又不失尴尬。
“……”
“……”
场面一度十分安静。
过了好半晌之后,才终于被斯图卢特打破,这个魁梧男子此刻有种想死的冲动,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仰天长叹:“布拉德卿,是你啊,真巧……”
“是啊,真巧。”
“……容我问上一句,你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抢劫。”白骑士惭愧的低下头去,不知道是深刻认知到了自己的错误,还是为自己居然因为这样的事情失手被抓,而觉得无地自容,对不起交给自己如此荣耀的使命的姬君殿下。
“哼!真是一群废物!”
在第一个隔间里,恢复从容稳定的黄金英灵桀骜的冷笑一声,不屑的露出嘲讽的笑容。
卡莲没有再来保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