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rsl超棒的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事-nmne8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这奴才的一番话,叫林妤锦愈发笃定了穆寻钏对那些话是丝毫不信的,不仅如此,还为之觉得非常耻辱。
这叫林妤锦觉得,就算那天穆寻钏知道了真相,恐怕也不会认回他那个贫贱的亲生母亲。
林妤锦点了点头,心情顿时松快地朝房里走去。
她开门往里走去,房里却空荡荡的没有人影,林妤锦向四周望了望,边走边道:“二夫人,老奴来看你了,你在哪儿啊?”
她朝里走去,却依旧没有看见人。
林妤锦心生奇怪,这人躲在哪里去了,难道是跑出去了?
不可能啊,门外一直有人守着,她想跑出去可没有那么容易。
她一一扫过房内摆设,因为久不住人,即是已经打扫过了,房内的空气里还是飘荡着一股霉味。
林妤锦不愿多待,见夏瑾瑜不在这里,便想往外走去。
误入豪门:雷少,求放过
谁料这一回头,便看见一个人影朝她面门扑过来。
“啊!”林妤锦吓了一跳,低声叫了一句,在看清那人的脸后才劫后余生似的松了口气。
林妤锦气恼地扬手用力甩了夏瑾瑜一巴掌,“你这疯妇,做什么这样吓人!”
网游之霸枪战天下
夏瑾瑜却不觉得痛似的贴近她,两人几乎要脸贴着脸,只听夏瑾瑜口中呢喃道:“孩子……我的孩子。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前几日他还在呢?怎么现在就不见了?”
“是不是……是不是又被你们带走了啊?!”夏瑾瑜的表情忽地狰狞起来,她用力将林妤锦扑倒在地,口中喊道:“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们带走了我的儿子!”
“救、救命!”林妤锦虽然有些力气,但也敌不过夏瑾瑜这样的架势,她朝门外的人呼救。
门外的下人听见动静,赶忙跑了进来,见到这般情景惊了一下,尔后很快反应过来,上前去将状似癫狂的夏瑾瑜给拉开了。
“咳咳咳……”林妤锦伏在地上咳了一阵子,一张老脸都通红了。
她仗着夏瑾瑜被制住,上前干脆地赏了夏瑾瑜两个响堂的耳光。
夏瑾瑜两边脸立刻红肿起来,上面有清晰的五指印。
干坤两极 凌风笑
tf与xo之恋爱进行吧
“贱人!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林妤锦啐了她一口,冷笑道:“你知道你儿子为什么不认你吗?”
“因为他已经有另外一个娘了,而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配做他的娘吗?要是真让别人知道你是他的亲娘,他觉得丢脸都来不及!”
夏日暖驕陽 曼莎珠華
林妤锦也不管这个疯女人听不听得懂,一连串说了这么一番话。
夏瑾瑜坐在地上呆怔了许久,像是在理解林妤锦说的话一样。
半刻后,她才捂着自己的脸,用尖利的指甲用力地刮下来,口中不清不楚地道:“不……他……不会……他不会的,钏儿说过他会来看娘亲的,会来的……”
“你想多了,他永远都不会来。谁会相信大少爷是你的孩子,连他自己都不愿意相信。”林妤锦残忍地笑道:“你还要多谢当年大夫人换走了大少爷,替你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否则,你以为跟着你,大少爷能得到如今这样风光的地位吗?”
“你才是最应该感恩戴德的人!若是大少爷跟着你,恐怕一辈子都只能做一个见不得人的庶出!就跟那个三小姐一样!”
“不过那个废材倒是命好,嫁进了宁王府,到现在都没被休,恐怕这狐媚子手段也不低……”
林妤锦还要说什么,身后一声拼命压抑着的怒喝:“住口!”
听见这一声,林妤锦浑身一僵,她想木偶般被钉在原地,很久之后才敢转身。
她看见穆寻钏愠怒的脸,顿时像失去所有支撑般跌坐在地上。
会有丑女替我嫁给你
“大、大少爷……”林妤锦想笑,却做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扭曲表情,“您怎么、怎么会在这里啊……”
流星飛逝剎那芳華 星躍沈浮
穆寻钏没回答她的话,而且上前将夏瑾瑜扶了起来,他一眼便看见夏瑾瑜脸上三个红肿的巴掌印,原本就像结冰般的眼神更加冰冷。
他眼带杀意地盯住林妤锦,林妤锦背后猛地一凉,竟已是流了一身的冷汗。
只听用穆寻钏冷冷的压抑着狂风暴雨的声音道:“我要是不在这里,如何能听到林嬷嬷这么精彩的故事呢?”
“不不不,大少爷,你听嬷嬷说,刚才我说的都是骗人的,根本不是真的!”林妤锦满面惶恐,一双眼亮得可怕,“嬷嬷只是想吓吓这个女人而已!都是假的!大夫人才是您的亲娘,这个女人什么都不是!”
“这些话你留着到父亲面前说罢!”穆寻钏冷声吩咐道:“来人!将林妤锦押下去!”
龙腾九天上 中华国宝
.
“大夫人!不好了!”
壹點星芒壹點寒
柳霞眠眼皮一跳,没再责怪丫头不懂事大呼小叫,而且赶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这林嬷嬷现在还没回来,难道是她出了事?
“林嬷嬷,林嬷嬷她被人抓走了!”
还当真是她出了事!
“怎么回事?!”
那丫头也一脸的慌张,“奴婢也不知道,但大少爷把老爷他们都叫到厅里了,阵仗看着很大,很吓人!”
柳霞眠听言心中暗叫不好,这几日她原本就忧心忡忡,生怕当年的事会叫人知道,难道寻儿是查出什么了?
不,不可能!
柳霞眠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当年的那些事,现在这事上只有林妤锦和自己知道,知道这件事的不会再有第三个人,就连当年的邢嬷嬷也只是一知半解罢了。
只要她们二人不说,谁会知道?
除非……
柳霞眠想到一个最不妙的可能,脸色瞬间大变。
“走!去前厅!”
前厅。
柳霞眠赶到时,穆府的所有人都已到齐了。
林妤锦跪在地上,看见她来,脸上的老泪纵横,“夫人……老奴……”
她一直重复着“老奴”两个字,却久久没有下一句话。
柳霞眠见此心里暗道不妙,她抬头看了穆寻钏,穆寻钏却只深深看了她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她正欲开口,却听穆显阳对穆寻钏问道:“寻钏,你今日这般大费周折地将大家叫到这里来,究竟要说什么大事?”
青春荷爾蒙 曉帥帥
穆寻钏道:“父亲,这大事,恐怕不能由孩儿来说。”
“哦?那让谁说?”
穆寻钏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林妤锦,脸上一派漠然,“便让林嬷嬷,将这大事从头到尾地说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