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p9m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第三百九十章 雲間淬寶(四千字)讀書-rzagi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前期的筹备与方向,以方寸为主,曲老先生都只有在一边提建议的份,中期的丹方敲定与调整,则是方寸与曲老先生商议着来,黑湖主人曲文昌都只有在一边提建议的份,可是到了后期开始真正炼丹之时,方寸却被那一家子撵了出来,连个在一边瞧着的份儿都没有……
用曲老先生的话说就是:“出去,笨手笨腿的,富家公子惰性!”
黑湖主人则是笑道:“方二公子,你可也莫要将我丹道之事看得太简单了,炼丹是大事,一分一毫都差不得,你着实是个极妙的天才,居然能与我家老爷子探讨丹理,甚至还让他露出些唏嘘感慨之色,但真到了炼丹的时候,你这两把刷子,那是根本入不得台面的呀……”
曲苏儿姑娘则是红着脸:“公子……公子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
“……”
曲老先生与黑湖主人都因为这句话很不爽!
但无论如何,方寸还是只能怏怏的退了出来,心里无奈的想着……
合着他们眼里,自己只是个能说不能练的?
……
……
但也没有办法,都被撵出来了,总不好再厚着脸皮回去。
倒是正好用这段时间,来参研自己的宝贝了。
此前的八宝葫芦已经炼成,甚至连炼神山等朝歌诸派高人,都已经在深研此宝的玄妙,作出各种猜测,但身为八宝葫芦的主人,方寸却是还没顾得上将其好好把玩一番……
如今可不正是个空子?
独坐静室之中,方寸看着那一尊圆滚滚只有一个肚的葫芦,陷入了沉思。
之所以取名为八宝葫芦,便是指可收可吞八种力量。
此前方寸便已经在人前显露过这葫芦吞去水、火之功,众人当时都被这八宝葫芦内蕴天地之力,可自辟一方空间的威能所震慑,却是没想到,方寸在这基础上,还狠狠拓开了一把其异能,不仅能吞,还能吐,而且除去了水火,还有着其他六种显赫至极的威能……
而如今所需要做的,自然便是……
……盘润一下!
买了新东西,怎么能不赶紧使一下呢。
使来使去,便养得熟了,东西就更好用,自己也更应手!
正因为报了这种念头,方寸自己,本也是早就在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当夜,到了夜深之际,方寸便将目光投向了天空。
炼这八宝葫芦,固然是因为与炼神山有此一赌,也因为通读《大道经》,有了领悟,想要尝试一番,但更直接的一个目的,自然还是为了与头顶上这一片乌云较一较劲……
于是,在几番心理建议之后,方寸长吁一口气,托着葫芦走了出来。
站至闲庭之间,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一手撑伞,一手托着葫芦,忽然脚下腾云溢起,整个人骤然飞上了高空中去,十丈、百丈,三百丈,很快的,他便已经无止尽升高,来到了滚滚荡荡,大风呼啸,云气密布的高空乌云之中,一眼看去,四面八方皆是不见边际的乌云。
网游之半仙 纟格弑乀茴忆刂
原本,这乌云便是盯着自己来的,而方寸如今偏又来到了云间,顿时肉眼可见得,空中大风愈发的猛烈了起来,乌云也愈发的犹如浪潮,一层一层,滚滚掀动,甚至可以看到粗如巨蟒的闪电,正噼哩啪啦的涌现,不停的绕着方寸游转,似乎隐隐形成了雷霆漩涡模样。
就连方寸手持的功德伞上,功德消耗,都在飞快的加剧。
“这简直就像债主正疯了一样的堵我家门堵了好几个月,而我却偏偏故意跑到他跟前晃悠,甚至还故意在他面前拿着钱打水漂,而且一边打一边围着他跳起了迪斯科一样啊……”
钢筋铁骨 龙傲天
方寸心里暗想着,愈发的提了小心。
他也明白,这可是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劈得渣都不剩的下场……
但要玩,就玩大的!
深吸了一口气,身在云中,方寸忽然将八宝葫芦高高抬起,掷了出去。
与此同时,单手结印,沉声低喝:“风……”
“呼……”
那葫芦之中,顿时涌现无穷引力,于此一霎,那半空之中,正愈变得猛烈无俦的罡风,顿时被那葫芦牵引,在葫芦口上方,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漩涡,而这漩涡,又正一点点的被这葫芦所吞噬,无无止尽一般狂风,都在以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飞快的灌进葫芦之中。
那风猛烈,袭卷周天,搅动一切。
可是那葫芦,却也似深不见底,吞噬着一切。
肉眼可见得,周天里的狂风,居然越来越小,甚至出现了那么一刻的平静。
好似狂风消散,云气都停止了浮动。
方寸笑着,看向了那葫芦的眼神,愈发的温柔了……
神兵小將之阿雪重生續 夢幻阿雪哦
“喀喀喀……”
但也紧接着,周天虚空里,忽然雷电滚滚而起,只一瞬间,那雷电蟒蛇,便像是多了一倍,这似乎是代表着某种意志的愤怒,他将无法形容的恐怖雷电之意凝聚了起来,噼啪作响,距离方寸最近的,也不过只是几尺距离而已,像是瘆人的目光,已经盯在了他的脸上。
——————
“哦哟……”
方寸也不由得有些着慌,急忙变幻法诀,喝一声:“雷!”
“噼噼啪啪……”
那葫芦口涌出来的力量顿时又变了,从刚才吞噬这空中的无尽狂风,变成了吞噬那些雷电,游走在方寸身边,异常可怖的雷电,倾刻便被那葫芦引去,然后张牙舞爪的被葫芦吞了进去,或是十丈长的,或是百丈长的,或是散碎的,看起来简直像是在吃面条一样……
这些雷电,于此时居然露出了一种像是不甘心的情绪,哪怕已经被葫芦“咬”住,它们还是在竭力的挣扎,游走,将葫芦本身劈打,洗炼,甚至那葫芦外面坑坑洼洼,支棱扭曲的铁刺,都在这雷电的侵之下,变得一点点融化,表面也变得越来越光滑,弧线越来越完美。
“我这简直就像是一边在债主身边跳迪斯科,一边还薅他的羊毛一样……”
方寸紧紧的握着伞,完全不在意伞上功德的消耗。
这时候,一点功德算什么,不被疯狂的债主砍死才最重要!
很快的,周围那耀眼的雷光便已消失不见,起码在方寸身周数百丈内,几乎一点雷电也看不到了,瞬间少了那种噼啪声,倒让人有种耳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反而空落落的感觉。
方寸很满意,忍住了要立刻上前拿着葫芦把玩一番的冲动。
他再度变幻法诀,吐出了一个字:“云!”
如今到了关键一步,风也吃了,雷也吃了,该轮到主体了。
“轰轰轰!”
葫芦口里涌动出来的力量,也在这时候达到了极致,听着甚至让人有种加足了马力的感觉,然后就见得葫芦甚至都隐隐变得大了一些,呼噜噜的,将漫天的云气,滚滚吸了进来,那充斥了涌动着的云气,四下里黑压压一片的空中,甚至难得的出现了一片区域的空白。
“吼……”
空中又有风起,仿佛是漫天乌云的怒火。
这些乌云,居然隐隐出现了变片,由黑压压的云气,化作了白蒙蒙的一片雾气。
似乎它是在以这种形态,抵抗被葫芦吞噬的命运。
但方寸在一边瞧着,则立刻紧跟着变化:“雾!”
雾气又被引进来了。
云气再变,化作了一颗一颗极小的冰粒,周围气温瞬间降了下来,云气皆成了白茫茫的雾松,看起来膨胀胀的,但所有的云气都变成了硬体,若用手去拿,可以直接掰下一块。
方寸深吸了一口气,低喝道:“冰!”
哗啦啦……
偷香竊玉 花緣
一片片的雾松,也被葫芦吸引了过来。
这局面,一下子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了,葫芦看起来有种在吃饼干的感觉……
……
……
终于,云气也渐渐的消散了。
自然不是完全消失,只是,之前那种压抑到让人感觉绝望,密不透光的云气,如今已变得明显稀薄,而且没有了剧烈的狂风,与涌动着的雷电,看起来,便也没有了最初的那种疯狂与狂暴,倒像是普通的阴天,浮着一层薄薄的云气一般,没有杀伤力,看着很和气。
方寸立身于虚空之中,抬头看去,甚至还能看到空中的点点繁星。
“有用!”
他心情很不错,轻轻说着,招回了葫芦。
这圆滚滚的葫芦再度飞回到了他的手上时,已经不再扎手,只是沉甸甸的,仔细看去,便见葫芦外侧已经被洗去了几乎所有的棱角,显得黝黑而深沉,表面上有着一道一道犹如龙纹,栩栩如生的纹络,这是刚才无尽的闪电抽打在葫芦上时,烙印下来的奇诡道纹。
“思路是正确的……”
方寸如此想着,轻声一笑,身形向下坠去。
而随着他身形下坠,头顶之上,又渐渐有风声响起。
在方寸落到了地面之时,抬头一看,顿时看到,刚才那已经变得有些薄脊的云气,如今赫然又在滚滚的聚扰了起来,不仅是云气,甚至还有狂风,还有重新凝聚起来的雷电,都变得越来越凶猛,越来越密集,看起来,应该不需要多长时间,便可以变得和之前一样……
“这……”
方寸有些无奈,叹了一声。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次天劫,不太可能借这么一件法宝便躲过去。
只是,你这也太心急了点吧?
这么快就重新补充完毕了,一点也不给我留个空子?
心里暗暗的腹诽着,方寸冷哼一声,一手撑伞,一手托着葫芦,抬头望天。
只说了一句话,便差点直接引得雷霆垂落。
“你以为我明天就不来了?”
“……”
当方寸喜滋滋的托着葫芦回了老经院时,一众老经院的座师皆在各自房中盘坐,但神识却已交织在了一起,彼此打听着:“刚才那方二先生偷摸的登天,究竟云中做了什么?”
“有谁神识强大,看到了他做的事情?”
“呵,老夫的神识,应该是咱们老经院最强的吧?”
一个声音傲然响起,然后沉默一下:“但我什么也没看到……”
“呸……”
“呸……”
“呸……”
青春原動力 辣主
“喝……忒!”
“这位方二公子的掩身法甚是了得,他入云之后,整个人便像是从天地之间抹去,我等可以用肉眼看到他,却无法直接感应到他,自然也无法窥见他做了什么,只不过,从这形迹看来,他似乎是用了某种手段,将这空中的云气削薄了不少,但又很快便补足了……”
“难道,他是因为心疼我老经院为难,故意降低难度?”
“说笑了,我看他是带了那只葫芦上去的,说不定只是淬宝而已……”
“唉,看人家这云气玩的,不仅可以遮掩气息,还能拿来为难我们,还能用来淬宝,老夫如今已是当真有些好奇了,那无相秘典的下卷,究竟记载了什么,居然如此厉害?”
“说这有何用,你们推衍的如何了?”
“我们已尝试了各种念头与方向,倒也有些进益,只是不曾有突破……”
“诸位不必担心,破去此法,便在左近!”
玉衡先生的神识,突兀的出现在诸人之间,显得很是自傲。
“难道玉衡先生有突破了?”
众人听得,皆是又惊又喜。
“不!”
三國白話
独孤剑魔之杀神再现 暴走的张三爷
玉衡先生继续傲然:“我没有突破,但是……院主亲手送了一道卷轴出来!”
诸老修先是一怔,旋及皆大喜:“院主肯出手了?此事定矣……”
内中,只有一个弱弱的声音小声道:“我怎么觉得,院主其实早就出手了,只是一开始他也没有进展,所以就装作老实闭关的样子,直到如今有了突破,才派人送出来呢……”
所有的神识皆安静了一下,旋及响起一片干咳声。
“无论如何,也快有个结果了……”
……
……
“无论如何,也快有个结果了……”
而在此时,回到了静室之中的方寸,把玩着手里的那个圆圆滚滚,愈发可爱了起来的葫芦,心里也在慢慢的想着:“七王殿那边已经等了近两个月,怕是按捺不住了,而斗丹之事后,若是我输了还好,若是不输,那其他人怕是也要忍不住,直接一轰而上了吧?”
“而到了那时候……”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