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w8zm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 馬口鐵-第四百二十三章 說服(四)讀書-vrr9k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双手手指交叉枕在扶手上静静地听着德米特里的讲述。他并没有插话的意思,仿佛是个安静的美男子。
良久,德米特里终于将自己想说的讲完了,然后他抬起头双眼冒着精光望着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诚恳的问道:“伯爵,您觉得我的建议如何?”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终于动了,就像一座突然活过来的大理石雕塑,又好似冰封中解冻了一般。
他缓缓地回答道:“客观上说,您的意见很有道理,我军确实存在这些顽疾,而您的办法也能够减轻这些顽疾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德米特里不知觉地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办法可不是什么减轻顽疾,而是能消灭这些问题,难道睿智的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看不出他的办法的好处吗?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似乎是看穿了德米特里的心思,他缓缓地问道:“您的办法像那么回事,但有一个最重大的问题!”
德米特里有点不服气地问道:“什么问题?”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微微一笑道:“农奴制度的问题!”
德米特里愣了,不明白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想表达什么意思,不过不等他发问,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就给出了答案:
“按照您的意思是准备实施普遍征兵制度来取代现行的募兵制度,对吧?”
德米特里点了点头,他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现行的募兵制度就是一坨狗屎,肯定要改掉。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用手指敲着扶手慢慢地回答道:“那问题就来了!您准备在哪里征兵呢?”
德米特里一愣,刚想说还不是在广大俄国人当中征兵,但答案到了嘴边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这广大的俄国人包不包括农奴在内。
如果包括,那么农奴主们肯定不干了,因为这些农奴都是他们的私有财产,以前募兵的时候,是国家出钱从他们那里购买的农奴的使用权。而现在征兵一毛不拔就要拉走他们的财产,这如何能答应?
好吧,如果征兵的范围不包括广大农奴阶层,那问题又来了,因为俄国人口中的60%到70%都是农奴,除开这些以及贵族群体,剩下的“自由民”数量实在太小,根本支撑不起一只足够数量的军队,而俄国的国土面积又如此大,军队数量太少根本不顶事好不好!
也就是说,如果要实施德米特里的军事改革,那么首先就会触及农奴主的利益,这简直就是虎口夺食好不好!
德米特里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因为他这个改革等于是向广大农奴主宣战,以当前保守势力的强大,生撕了他都是轻的,不客气地说要实施他这一套,首先就要废除农奴制度!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笑了,缓缓地说道:“看来您已经意识到问题在哪里了?想要进行您想要的改革,那么必然要废除农奴制度,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德米特里脸色惨白地点了点头,他现在才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在军事学院推广他的改革方针的时候为什么反应寥寥,以及为什么他跟亚历山大皇储谈过这个问题之后,皇储就不太爱搭理他的根子在哪了。
恐怕在亚历山大皇储和那些同僚看来,他这一套跟十二月党人的那一套没啥根本的区别,他不过是换了个包装对农奴制度开火而已。
德米特里顿时苦笑不已,以前他就觉得奇怪,明明在政治问题上他的见解并不比巴里亚京斯基公爵差,每每还能提出一些发人深省的建议,可亚历山大皇储却总是对他若即若离。
他还一直以为是巴里亚京斯基跟亚历山大皇储的私人关系更好的缘故,现在看起来,恐怕在亚历山大皇储眼中他就是个隐形的十二月党徒。而尼古拉一世最讨厌十二月党徒,自然地哪怕他再有能力亚历山大皇储也不敢太亲近他了。这是怕惹火烧身啊!
半晌,德米特里颓然地叹了口气,承认道:“伯爵,看来还是我孟浪了,我的这些意见真心只是贻笑大方,看来改变征兵制度是一条死路,我错了!”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还是那么不动声色,因为他知道德米特里依然还没有认清现实,以为只要他不明着反对农奴制度,就可以推行其他改革,只能说这个孩子真是个小天真啊!
果不其然,德米特里又道:“既然改变征兵制度是死路一条,那看起来首先只能从陆军的指挥机构下手做调整了!”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还是不动声色,因为他知道这个倒霉孩子又想要做什么蠢事了,动上层建筑有那么简单么!天真!
“我认为我们应该向普鲁士学习,成立总参谋部!”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笑了,因为德米特里跟他猜得一模一样,果然是准备走这条军政军令分离的路子。
所谓军政军令分离简单点说就是养兵和用兵的机构分离。养兵的机构负责平时的征召、训练、管理职能。用兵的机构则一门心思的负责作战指挥、控制和协调。
军政部门负责制定军事政策,部队的发展规划、教育训练、军官的考核提拔以及预备役的管理等等行政事务。而军令部门负责部队的作战编制、战备准备、作战调动等具体军事行动。
简单点说就是一个负责平时管理制定总体规划,而另一个则专门负责去打仗。军政部门可以由文职人员负责,而军令部门就由职业军人管理。
后世西方系统的国防基本上都是走的军令军政分离的套路,国防部长或者海军、陆军大臣负责军政,陆军、海军总参谋长负责军令部门,各司其职通力合作为国家元首负责。
这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对这个时代的俄国来说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最简单的来说就是极大的削弱了陆军大臣和海军大臣的职权,现在的海陆军大臣是军政军令一肩挑,什么都管,而今后部队的指挥大权就跟他们无缘了,你说他们能高兴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