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6ayuy優秀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討論-第555章 恩多則輕相伴-2d6e5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老臣见过靖王……”
七十多岁的老李头拱手一拜,让已经准备好上前搀扶的贾宝玉顿了身形。
得,这老家伙还挺自矜的。
不过倒也是,人家从一品大员,他既非皇帝又非太子,确实不一定要跪他呢。
“李大人不必多礼……不知李大人此来,可是陛下的后事又有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皇帝驾崩,礼部本来就是最忙碌的部门,偏偏礼部左侍郎死于前夜的动乱,右侍郎又被太上皇斩了,礼部三大头目去了两位,只剩下一个老骨头……
“蒙靖王挂心,有首辅和太师部署,陛下的后事并无何大碍……老臣此来,是为了老臣那不成器的孙儿……”
李守善说着,脸上现出乞怜之色,缓缓跪道:“回靖王,老臣那孙儿从小就没有父母教导,一直长在他祖母身边,祖母溺爱,难免疏于管教,不明义理。
但是老臣之前去地牢教训了他一番,待他知道山上的真实情况之后,他就已经幡然醒悟了。并且据实说此次他上山说的那些话,完全都是被二皇子诓骗,他绝无任何对朝廷不臣之心!”
贾宝玉听了,道:“李大人的意思是?”
看来也不是不能跪嘛,为了宝贝孙子,还是可以屈膝的。
李守善伏首:“敢请靖王垂怜,看在他年纪尚轻,加上并没有酿成大错,饶他这一回,将他从地牢里放出来,从此之后,老臣对他定然严加管教,定不……”
“没有酿成大错?”
贾宝玉的反问,打断了李守善的话。
“二皇子谋逆,害死陛下,而李明理却为虎作伥,假冒二皇子,助其金蝉脱壳,以致于二皇子如今已经窃据京师!
这且不算,李明理上山之后了,大肆诬蔑河间王谋反弑君,并为二皇子鼓吹,企图煽动人心,如此种种,与谋逆何意?又叫本王如何垂怜?”
贾宝玉的话,令李守善面色聚变。
其实他不想来这一趟的,想他堂堂朝廷阁部大员来向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求情?
但是那毕竟是他亲孙子!
亲孙子落难,没有哪个爷爷忍心不管的。
太上皇身体虚弱需要静养,他可不敢这个时候去向太上皇求情。便有人向他建议来求贾宝玉,说是贾宝玉注定会成为“新贵”,太上皇又对其极度宠溺信任,或许找他求情有用。
他心中厌恶趋炎附势,但是今日他去了地牢,亲孙子哭的那叫一个悲惨绝伦啊。况且地牢潮湿,人又多,又脏又臭,他也实在不忍心他的宝贝孙子一直待在那里面……
没错,到了此时,他竟然还在心疼孙子,因为他心中也并没有觉得他孙子有多么大的罪,就算有,以他对朝廷的功劳,朝廷也该网开一面!
没想到,贾宝玉不给他面子不说,还直言他孙子这是谋逆?
“靖王……”
李守善正要辩驳,贾宝玉却又摆手道:“李大人的诉求本王已经知道了,李大人对朝廷来说劳苦功高,若是别的事本王定无不尊办的道理。
只是事关二皇子谋逆之事,所有涉事人员,最后都要交给太上皇定夺处置,便是本王也没有资格擅自做主。
所以,请恕本王无能为力。”
贾宝玉以一种无需多言的语气说完这句话,已经在旁边蹲守的太监大太监白玉芳便主动过去驱赶:“李大人,请吧……”
不阴不阳的语气,令人厌恶。
他是宫中老人,撵人这种事很拿手。
李守善无奈,只得起身。
看着贾宝玉,嘴巴张了张,最后一叹转身就要走。
“对了,听说李大人今年七十有四了,这么大的年纪也该享享清福了,还在为朝廷之事奔波,本王心中不忍,朝廷也不该令有功之臣如此受累。
待回头,本王便奏明太上皇,请太上皇赐李大人良田屋宅,以颐养天年。
至于礼部之事,听王首辅说,礼部郎中王进在礼部已经为官二十年,悉知部事。
所以陛下的后事,今后有他负责调度,李大人倒也不必过于担心。”
贾宝玉微笑的说道。
……
李守善是丧魂落魄的离开的。
对此,贾宝玉并无任何歉疚之心。
他孙子干了那事,连累他这个当爷爷的简直太正常了。
他自己看不清局势,贾宝玉有必要让他清醒清醒。
而且,虽然说贾宝玉是正需要广施恩,笼络人心的时候。但是一味的施恩,难免令人不够珍惜……
恩多则轻。
不能让世人觉得,谋逆这种罪都是可以随意赦免的,是不令人惊恐害怕的。那样,就算贾宝玉救了他们,他们也不会从心底感激。
所以,贾宝玉正需要一个筏子,李家,正是个送上门来的好筏子。
更有一点,如今山上人的亲眷都在京城,若是贾宝玉答应了李守善的请求,岂非告诉大家,家人帮助二皇子并非重罪?
如此一来,若是二皇子以他们的家人相逼,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怀着侥幸心理与二皇子暗通款曲……
这是他必须要杜绝的事,也是之前叶琼专门提醒过他防范的地方。
所以,李守善既然注定拉拢不了,那就把他撤了吧。
免其生怨之后坏事。
至于那个王进,其实是叶琼推荐给他的,之所以不实说,也是不想让叶琼平白招恨。
叶琼全心支持他,他自然也要维护他。
冯唐等人一直候在旁边,本来以为贾宝玉会很难应对李守善这种朝廷元老,没想到贾宝玉竟如此强势,不但没有答应李守善的要求,还将他礼部的权给下了……
如此对比,自己等人受到贾宝玉的厚待与重用,就显得更加的珍贵了。
“陈将军与翰林院梅学士有亲?”
就在冯唐三人细思贾宝玉的用心之时,忽听贾宝玉询问。
冯唐赶忙给陈大良使眼色,陈大良犹豫的道:“回殿下,确有此事,翰林院的梅长岭与我是连襟……”
“原来如此。”
贾宝玉点点头,道:“梅家可是京城有名的翰林世家,书香之族,梅长岭也是一甲进士出身,原本前途无量,可惜了,他竟然暗中与二皇子勾结谋反,以致于落个自杀的下场。”
“梅长岭死了?”
陈大良面色一变。
“陈将军还不知道么?下午之时他和翰林院的张翰林以及御史台的苏策等人,一起在地牢中畏罪自杀……”
陈大良三人齐齐暗吸一口冷气。
昨日早上的审讯他们不在场,并不知道诸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不妨碍他们猜测。
梅长岭和贾宝玉口中的苏策和张翰林,都是景泰帝的心腹,很得景泰帝看重。
之前全部被收押就够让人怀疑的了,如今居然全部自杀了,畏罪自杀?
看来,太上皇真是铁了心的要掩盖景泰帝逼宫的事实了。
“对了,陈将军之前想说什么?”
贾宝玉似乎想起了李守善进来之前的事。
冯唐和卫立琁等人立马紧张的看着陈大良,让他别乱说话。
陈大良见状连忙连忙摇头:“没,无事,无事……
殿下若是没有别的吩咐,末将等人先行下去准备了。”
贾宝玉笑道:“好。”
等三个老家伙下去,贾宝玉也给期待好久了的冯紫英三人分派了差事。
铁网山上突然多了好几万的边军,原本户部准备的粮草等物自然不大够用了。
但是京城现在又被二皇子把持,无法从京中调取粮草,只能从周边的州县临时调拨。
让冯紫英几人负责这件事,倒是合适。
……
行宫之外,冯唐等都候着冯紫英三个。
待他们出来之后,得知贾宝玉对他们三人的安排,冯唐叹道:“靖王年纪虽轻,这识人用人和处事的手段,却实在高明得很,若是将来真的能……那可真是太上皇之幸,朝廷之幸!”
话虽未说明,但其他人却能知其意。
卫立琁也道:“靖王,非寻常人。”
或许是事涉不可明言之事,几人相视一眼都住了嘴。
而后冯唐吩咐冯紫英三人道:“如今靖王身份今非昔比,你们切不可再在其面前随意、轻慢,若是靖王怀旧,记得你们曾经的情意,将来少不得你们的大造化,你们可明白?”
冯紫英三人连连点头称是。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