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5fzpg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尋俠記討論-第五〇八章 我非聖母-pudl6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虽然想不通怎样中的毒,但是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只要不修炼就不会中毒。
太虚子浑身冷汗潸潸,暗道侥幸:幸好还有一部分手下没有中毒,若是船上所有人都中了毒,那么这艘船就失去了操纵,将会变成飘荡在星空里的一艘鬼船。
通知过所有没有中毒的船员和安保人员之后,他又开始调查统计乘客的中毒人数,发现乘客中毒的更多,因为乘客回到各自的舱室后都会进入修炼状态,只要修炼过一周天就废了,无一例外。
只有几对临时凑成的野鸳鸯没有中毒,因为他们进寝舱后最先要做的事情不是修炼,这几对没有中毒的人在太虚子来敲门的时候很是恼火,哪有你这么干的?多大的事儿啊?不能等里面完事再来么?
然而当这几对男女听说近乎全船的乘客都已经中毒变成废人之后也都吓傻了,连声感谢太虚子的提醒。
太虚子也顾不上跟这几对男女生气,立即安排人手去检查飞船的防御系统和几个出入口以及各个偏僻角落,只要防御系统没有遭到破坏,出入口密封完好,飞船里面没有藏匿外人,事情就还没有坏到极致。
似乎真如太虚子预料的一样,接下来的航行安然无事,不仅船内再无异状发生,就是船外也没有发现星空盗的舰船影子,只不过即便如此,众人的心头也像是压了块石头一样沉重,因为中毒的原因始终没能查明,中毒的人也始终无法好转,仍然找不到自己的丹田。
两天以后,飞船又到了当初被歼星者伏击的所在,这个区域是一片小行星带,空间里相对布满了不计其数的小行星,飞船不得不减速慢行。
太虚子有一种直觉——如果船上众人中毒是歼星者所为,那么当飞船到了这片小行星带就会遭遇敌人的攻击,就在他准备安排众人集中注意力观察四周空间的时候,飞船内部出事了。
一名乘客漫不经心地溜达到飞船的主入口,将守在入口内侧的六名护卫全部斩杀,这六名护卫都是地级仙人,也就是仙界里第四等级的地仙。或许是猝不及防,又或许是实力相差过于悬殊,总之只一个回合,就被一把火烧成了飞灰。
那名乘客烧死了门卫之后立即打开了舱门,并且守在门内,行进中的飞船舱门打开,船内的乘务人员当然立即能够感知,连忙派人过去增援。
然而那名乘客居然就守在门内,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与赶来的援兵展开了法术大战,由于船内的战力早已经损失过半,且最强的太虚子已成废人,船内的仙人合起来也无法将这个“叛徒”打出舱门。
直到歼星者的飞船出现在天梭号四周,直到歼星者的盗匪冲入船内,一直在众仙人身后指挥进攻的太虚子知道大势已去,便放弃了抵抗下令投降。
如果再抵抗下去,也是白送人命而已,更何况他本人已成废人,负隅顽抗送的只是别人的命,这种事他实在是干不出来。
船内的全体人员再次被赶到了甲板上面集合,天梭号的那名“叛徒”来到众人面前接受投降。
面对如此情况,船长霍顿只能黯然长叹:“原来我们船上竟然有他们的人,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我们会中毒了,这场仗输的不冤,只怪我当初审核客人不严。”
那人哈哈一笑道:“其实我真的不是你们船上的人,我只是在西提集抓捕了你们当中的一人,然后我变成了他的样子跟你们一起上了船,你们看不穿我的四九神功又怪得着谁?”
说话间这名乘客摇身一变,就恢复了原来的容貌,一身黑衣,一头披肩长发,两只细长的眼睛闪烁着狠戾的光芒。狂笑道:“你们来的时候我就是受降者,现代我仍然是受降者,我就说嘛,我们歼星者看中的猎物怎么可能跑了?这也没有先例啊!早晚都得落在我的手里!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太虚子万念俱灰,却终究不甘心地问道:“我只想知道你们是用了什么毒,又是怎样给我们下毒的。”
黑衣人说道:“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们都将是死人了,也不怕你们泄密,就让你们死个明白也好!这毒药就在席叶奇送给你们的纪念品里面,你们也真敢要!连客气客气都没有!活该你们中毒!”
“这么说你们是跟席叶奇有所勾结喽?”太虚子不禁大悔,悔不该在西提集王宫酒宴上劝阻李智云,但是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道:“难道说这菩提花是有毒的?”
黑衣人道:“菩提花没有毒,但是它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与仙蓿犯冲,只要是吃过仙蓿的人,一个月之内都不能在菩提花旁边练功,现在你明白了吗?”
太虚子听到这里就忍不住说道:“好恶毒的心肠!好狠辣的算计!竟然动用这么大本钱来对付我们一穿商贩……”
“停!”那黑衣人一摆手制止了太虚子的话,不屑道:“就凭你们这些半瓶子醋也配我们处心积虑?我们那是为了废掉李智云才动用了仙蓿,不然你们这些人何德何能,配得上如此高贵的毒!杀你们跟杀鸡有何区别?”
太虚子彻底没了脾气,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霍顿说道:“看见了吧,这就是你不带上李智云的后果!”
不用他说,霍顿也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李智云本来和天梭号的人是在一起的,然而在西提集王宫的酒宴上,正是他这个当船长的一番夹枪夹棒的“求恳”把李智云架空了出去,导致此时没了强援,这能怪谁?
如果不是中了毒,他现在绝对会抬起手来狠狠抽自己两个大嘴巴,至少也得把自己的脸抽肿才解恨。
“你们就别惦记李智云了,李智云也好不到哪去,说不定比你们完蛋得更早!”那黑衣人阴测测地笑着,让天梭号的所有人都变得心若死灰:“还记得席叶奇送给江夫人的护身镯吗?那护身镯就是用菩提花的枝干做的!”
公输盘是木匠出身,他炼制的法宝里面总是少不了木质材料,所以当席叶奇得来损坏的护身镯并交给公羊瑞修复时,公羊瑞就选用了菩提花的花枝来修复护身镯,修好的护身镯中就有了菩提花的成分。
只看李智云和江倩云形影不离的样子就知道,只要江倩云不及时摘下手腕上的护身镯扔掉,她和李智云就一定会中毒,一练功立成废人。
那黑衣人说到一半忍不住纵声狂笑,笑罢又道:“所以你们也不用后悔李智云没跟你们在一起了,如果他真的跟你们在一起,现在也只能跟你们一起死。”
“哦?是吗?”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众人耳边响起,却不啻于一声惊雷,震得人们心惊肉跳、百味杂陈,这声音这语气是如此的特别,以致于每一个听过的人都印象深刻,这不是李智云又会是谁?
那黑衣人只吓得浑身一激灵,身形陡然拔起数丈,悬浮在空中四下察看,过了好一阵才心有余悸地嘿嘿笑了出来:“李智云你也来了么?倒是吓得我不轻,不过我猜你终究是变成废人了,不然怎么这许久都不敢出来?你可得藏好了别让我发现,否则你也是死路一条!”
李智云迟迟没有现身,就让黑衣人的胆色渐渐回复,天梭号众人的心却是再度一凉到底,李智云都不敢出来,这下大家是彻底没救了。
霍顿和太虚子对望了一眼,均知已然无幸,这匪首既然把如此机密的事情都坦白了,就断然不会放走一个活口。
然而李智云的声音却又适时地响了起来,“我为什么要藏呢?我始终在这里,你却跟个瞎子一样看不见,也罢,我这就现身出来让你看看,然后我再看看你是怎么让我走上死路的。”
随着这句话说出,人们发现,就在那悬空匪首的身侧,渐渐显现出来三个影子,开始只是淡淡的有如梦幻,而后却逐渐凝实,不是李智云三人又是谁?
李智云、江倩云和江华,这三个人真的就仿佛从来就站在那里,只是为了打这匪首的脸才现身出来。而他们三人既然能够悬浮在空中,就说明李智云和江倩云两人之中至少有一个人没有中毒,这个人应该就是李智云。
这下匪首笑不出来了,脸色阴晴不定,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了江倩云的皓腕上戴着的那只护身镯时,仿佛瞬间就有了底气,转而看向李智云说道:“那你就看看吧!”
随着这简短的一句话,瑟缩在甲板上的天梭号乘客群中突然爆出一团火球,一名乘客在火球中化为乌有,连临死前的惨呼都没能发出一声。
这下众乘客更加绝望,只祈祷下一个被烧死的不是自己。黑衣匪首却像是更有信心了,看着李智云狞笑道:“如果你还有余力对付我们,就不会坐视这个人被我烧死,所以你现在站出来根本就是虚张声势,我猜的没错吧?”
“你猜错了!”李智云冷冷答道,“我之所以现身出来,只是为了救太虚子一个,因为他始终都把我当成了朋友,至于其他人,我为什么要救他们?”
说到此处李智云转而看向霍顿以及天梭号的所有乘客和乘务,说道:“你们既不是我李智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亲人,在前往西提集的时候机缘巧合、我救了你们一次,然后在席叶奇的王宫里面我本来是想救你们第二次的,却被你们拒绝了,现在我想问问你们,有谁能给我一个理由让我救你们第三次?”
天梭号的乘客悉数无言以对,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出理由。
或许把李智云换作另外一个人,他们还可以许以重酬,说些事后必有重谢之类的话,但是李智云偏偏是一个不吃贿赂的人,几天前在西提集的王宫里、席叶奇开出来那么优厚的待遇都没能让他同流合污,现在还能拿什么来诱之以利?
看见众人不说话,李智云就露出了鄙夷的笑容,说道:“所以说,我没有义务救你们这样的人,而且像你们这样为了一己之私罔顾恩情的人,即使今天我再救你们一次,你们也会死在下一次的倾轧之中,我只能做到不帮助别人杀你们!你们自求多福吧!”
李智云这些话其实是说给黑衣人听的,言外之意是:如果黑衣人以及黑衣人率领的歼星者群盗先杀天梭号的人,他就会袖手旁观,但如果黑衣人先来跟他动手,那么天梭号的众人就有了活下来的可能。算是这些人福泽深厚、命不该绝。
或许是出于对仙蓿和菩提花的强烈信心,黑衣人没能正确解读李智云的话,反而认为他是在虚张声势——假设你李智云真有本事战胜歼星者团队,又如何会迟迟不动手?这分明就是色厉内荏,想置身于歼星者的杀戮之外,吓退歼星者。
得出了这个判断的黑衣人反而不着急先杀天梭号的众人了,他决定先杀李智云。
李智云才是最大的变数,只要杀了李智云,天梭号的人就是待宰羔羊,随时可以杀死。
反过来若是杀了天梭号众人却杀不了李智云,那么席叶奇和歼星者的秘密就会被李智云扩散出去,就等同于歼星者出卖了席叶奇,当初自己和席叶奇密谋的时候席叶奇可是不允许自己将真相泄露出去的。
想到此处便即催动神识,使出了法术“离火焚身”。
他这“离火焚身”是一项非常厉害的法术,其厉害之处就在于他发出的火焰是离火。离火是天地所生的火焰,属于真火的一种,不能为凡水所灭,火焰温度绝高,莫说区区人体,即便是钢铁顽石也能烧成虚无。
别说李智云已经中毒,就算李智云没有中毒,只要被离火笼罩,只要没有针对性的破解之法,就逃不脱飞灰湮灭的宿命!
这也是黑衣人敢带领歼星者在星空中横行的底气所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