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起點-第362章 破局讀書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
早就快被这地方逼疯的邬氏兄弟几人,忙催问削剑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接下来按照削剑的解释,他们所处的天地骨坑洞,有点类似于漩涡、转经筒,这条垂直坑洞实际上是分为上下两部分,又相互往反方向旋转。
所以当他们看似向上攀爬登天路时,实际上是被转经筒带着不停往后倒退。
当他们倒退往下走时,实际上又被转经筒带着倒退往上方走。
看似往上走,真相是往下退。
看似往下走,真相是一直在往上走。
再加上这里的岩壁吸收亮光,很容易忽视掉细节处,以及那些四面悬棺的催眠效果,不断麻木,减弱人的反应与思考能力,混淆人的上下方向感,所以这就给他们造成一个假象,这个深渊坑洞上不达尽头,下不见来处的无限长。
这里的确是个用来困人的巧妙奇门遁甲局,而且是一直在旋转运转的巧妙机关。
并不是什么地宫活过来在鬼遮眼。
要想证明削剑的说法,其实早在一开始就已经有答案,那个答案正是来自徐安平的声音。
当听到身后声音,他们下入坑底时,徐安平的喊声变成背道而驰的头顶上方;当重新往上攀爬时,徐安平喊声再次变成背道而驰的脚下深坑。
不管他们怎么努力,始终与外界背道而驰,怎么都走不到尽头。
这是一个无限轮回路。
听这么一说,晋安立马领悟其中道理,这不就是电梯原理吗。
晋安哈哈大笑的对削剑夸赞道:“徒儿,你厉害啊,想不到你还深藏不露的懂得奇门遁甲。”
这时就连老道士也刮目相看,直夸削剑牛逼,这次他是不服老都不行,削剑在奇门遁甲术方面的造诣绝对高于他。
削剑倒是没有居功自傲,他那张活人死相的脸上,依旧是木讷打量四周黑暗空间:“徒儿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想起这些,就好像是它就在我的脑中。”
果然不愧是盗爷,就算是重伤失忆后,也能依照本能的找到破局之法,晋安安慰削剑,说恢复记忆的事,慢慢来,不要着急,免得对大脑造成什么不可逆伤害。
晋安发现,不知不觉间,老道士和削剑就像是成了他福星,带他一路过关,不然以他才刚开始学的三脚猫风水本领,根本深入不到地宫深处。
随后,他沉思道:“既然已经弄明白这个坑洞的奇门遁甲原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该找出这转经筒的上下极限了。”
“二者之间肯定有一个长度极限,肯定有一个相互切换的平台,找到那个平台,并想办法突破,就能成功脱困出去。”
这就好比是一上一下两梯的头与脚,肯定各有一个让人安全站立的平台,这个平台就是四面悬棺,但它被风水地术与心理催眠的阴遁术给深深隐藏起来了。现在的他们,必须突破这两个局,找到最关键的两口悬棺。
老道士立马兴奋说道:“‘九之极,十是原始虚空’,‘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小兄弟,你还记得那个五色土塔吗?”
绝魅王妃太嚣张
“如果千年前的仙人早已预言到今时今日的我们,他肯定早已给我们留下一线生机,老道我觉得这两句话肯定就是留给我们的线索。”
“天定万物皆有定数,像我们卜卦相术一道,不能泄露天机,否则天机变杀机,自取灭亡。那位前辈肯定是不能泄露天机给我们,所以只能以隐晦方法给我们留一线生机,但这个隐晦之法又不能太难猜,必须得让我们猜得到才行。”
“所以老道我觉得前面那两句话肯定就是关键。”
还真别说,仔细一想,在场每个人都觉得老道士分析有理,大家出奇一致的同意老道士说法。
“师父,应该是九十九丈。”削剑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
削剑解释说,他算过距离,每次都是走出九十丈左右才能听到徐道长的喊声。
“九九归一,这事有搞头!”老道士喜悦大叫一声。
自从找到脱困之法后,队伍士气重新变得斗志满满,接下来大家不再耽搁,开始破局奇门遁甲。
多亏了老道士那太极八卦褡裢里什么都有,其中就包括他当游方道士这些年来,镇尸过好几回的墨斗线。
他们正好可以用这墨斗线来定位具体距离。
接下来,晋安接过老道士递给他的墨斗线,在事先计算好好九十九丈的长度后,他一头虚绑住悬棺以便他用力一拉就能重新收回线,另一头的摇轮拿在手中开始摇转线轮,一边放长线往坑底走,一边注意墨斗线长度,以此来定位距离。
前后来回三次,在削剑听声辨位下,终于定位到声音最清晰的那口四面悬棺。
此时并没人去计较为什么只有削剑能听到外界声音,晋安和老道士都觉得应该是跟削剑那捞尸人特殊体质有关。
捞尸人本就是游走于亡者与黑暗之间,越是阴暗世界越是五感敏锐。
至于邬氏兄弟、祁老头他们,自从被强迫听完晋安每日一个小故事后,一路上都老老实实闭上嘴,深怕晋安真会抛下他们不管。
这次,他们不再管身后隐隐传来的徐安平喊声了,既然已经找到转筒的上下极限尽头在哪里,接下来只管专心破解眼前的局就行。
“你们都站开些,让我来开弓试探下前路。”晋安弯弓搭箭,拉开的弓弦上并没有箭矢,只有一件溢散神光的神性宝物。
这个时候为了寻找生路,也只能忍着肉痛牺牲下神性宝物了。
嗡!
手指一松,弓弦上的神性宝物被迅疾射出。
咻!
哪知,晋安刚朝前射出神性宝物,其又速度不减的迅疾倒飞回来,抬臂接住原路倒飞回来的神光。
砰,虎掌震得疼痛,石弓威力大,哪怕射出去的不是锋利箭矢也让他手臂震得酸痛。
“果然,这个地方就是个无限轮回的遁局,往上就是下,往下就是上,始终都是在逆向而行。”祁老头几人精神一振,都觉得终于找到生路。
随后,晋安又尝试弯弓搭箭几次,每次射出去的神光又会瞬间原路退回。
几次尝试后,他开始皱起眉头。
“现在说这些还有些高兴得太早了。”晋安两眼眯缝,想努力看清前方黑暗世界,一对眉头越皱越紧。
“什,什么意思?”祁老头他们声线颤抖,目露惶恐,期盼的看向在不断尝试射箭的晋安。
“我问你们,我们是脚踩着悬棺、铁链走路,受到奇门遁甲影响,始终倒退回来,我拿石弓射出去的东西,可有脚?它们飞出去又原路倒飞回来,这说明了什么?”
晋安声音越说越沉,仿佛是正在思考对策。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思考片刻后,他继续道:“这说明,在我们前方有一片奇异空间,就像是奇门遁甲的最后一道门闩,以防万一。”
闻言,老道士喃喃自语:“这不就是咫尺天涯吗……”
就在这时,削剑、红玉姑娘,齐齐转头看向右手方向,那里是黑咕隆咚一片,但按照常理来说,他们左右两边都是无路可走的坚实岩壁。
蓦然。
晋安似察觉到什么,他同样也转头看向右手方向。
“你们还记得,我曾经说过,只有死人对死人最敏感吗?”率先开口的是红玉姑娘。
“其实,死人对活人身上的阳气也同样最敏感,嗯,那是种如阳火刺眼的不舒服感。”
“当在这里停留得越久,不舒服感觉越明显,看来我们寻找出路的思路是对的,这里就是整个奇门遁甲局最薄弱之处。”
她看一眼同样是一身尸气、死气,跟她同一时间看向右手方向的削剑,脸上并没有惊诧表情。
令她最诧异的是晋安。
想不到晋安也能感受到了来自活人目光注视。
而在她眼里。
晋安明明是个活人。
一身阳火旺盛得让她这个死人都感觉到不舒服,从始至终都刻意站远。
似乎看出了红玉姑娘眼里的疑惑,嘴巴最闲不住的老道士,乐呵呵说道:“红玉姑娘你这就不了解我们家小兄弟了吧,嘿嘿,我家小兄弟有一向绝强本领,那就是瞪谁谁就必须死,他那双眼睛能看透心怀不轨的恶人。”
老道士与有荣焉的笑夸道。
随后,队伍开始横向移动,当他们摸着黑,靠近吸光的岩壁时,终于看到了一束光芒,在他们脚下不远外就是一开始进入坑洞的裂缝入口,入口处站着三人正朝黑魆魆的坑洞里不停打量,似乎正在商量要不要进入。
他们折腾了这么久,这是又重新回到起点。
但此时几人管不了那么多了,好不容易找到缺口,都是如获重生的跳出裂缝,站在裂缝入口处的三人里正是之前分开的徐安平、千石和尚,还有一位陌生老者,又有外来者发现到深谷下秘密,顺着他们留在外面的藤蔓下入地宫。
看着那面孔陌生的老者,晋安总觉得很熟悉,仔细一想,不由一乐,这不就是枯竹老人吗。
他跟对方交手过一次,所以对其身上偶尔泄露出来的气息感到熟悉,他刚才感受到的恶之目光,莫非就是来自枯竹老人?对方也一样认出他?
晋安假装没有认出枯竹老人,朝徐安平抱拳感激说道:“徐道友,这次我们能脱困,还得多亏了你锲而不舍的喊我们,才让我们成功找到破局办法。”
徐安平依旧是肤如温玉,身上道袍干净,气质飘渺若谪仙下凡,似乎追击萧敬明、以及昨晚的阴阳世界颠倒,并未对其造成威胁。
故人相逢,徐安平也是面露喜悦。
可听了晋安的话,徐安平却面露疑惑:“什么喊你们?”
呃。
晋安到嘴的其他话戛然而止,他眉头一皱:“刚才不是徐道友你一直在喊我们?”
他转头看向一旁削剑。
此时的削剑已经放下老道士,削剑很肯定说道:“师父,的确是徐道长在喊我们,徒儿不会听错。”
然而,晋安已经没去听削剑说了什么,因为他惊愕发现队伍中人数不对:“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祁老头、邬氏兄弟他们呢?”
“红玉姑娘,他们三人不是跟你走在一起吗?”
晋安看向孤零零一人站着的红玉姑娘。
红玉姑娘一愣,她面色一变,下一刻,晋安、削剑、红玉姑娘三人一起跑到崖岸边朝坑洞里张望,然而那里面乌漆嘛黑一片,根本看不远,什么都未看到。
晋安面色一沉。
此时也跑过来的老道士,看着黑乎乎的坑洞,感觉后脖子凉飕飕的说道:“小,小兄弟,他们三人是不是死在里面了?”
“他们三人不是一直跟我们走在一起吗,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的问题?”
虽说老道士跟那对邬氏兄弟很不对眼。
但这时的他,多少也有点兔死狐悲,假如他们再迟出来一步,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他们其中之一。
他们都想到了第四幅壁画预言上,趴在悬棺上的恐怖巨大黑影,一想到他们无一人察觉到祁老头三人的异样,老道士就有些手脚发冷。
言情 小說 免費 閱讀
但更让他手臂上鸡皮疙瘩炸起的是,死了三人后,他们依旧有七人,细思下去,第四幅壁画预言上的内容越发惊悚了。
当听完晋安描述他们在坑洞里的经历后,千石和尚为徐安平作证道:“我可以为徐道长作证,一路上我们始终在一起,从未分开过,我们三人也是一起赶到这里,徐道长的确没有喊过你们。”
在坑洞里被绕晕大半天,现在出来后,不仅发现队伍里少了三人,徐安平本人更是亲口承认他从未喊过他们…从坑洞里脱困的四人,冷静思考了好一会才慢慢捋清头绪,当时在坑洞里不止他们七人!
还有第八个人存在!
对方率先找到破局之法,但不知为什么不肯露面,而是藏在暗处帮助他们,既然能模仿徐安平声音引导他们脱困,说明那个人曾跟他们一起共处过。
晋安更深入去想,他和徐安平是同一天抵达神山山脚下的,所以那个第八个人的身份,要么当时就在神山山脚下,要么就在地宫小凌王的队伍里,因为只有这两个地方他和徐安平碰到一起。
晋安皱起眉头。
对方到底是谁?
为什么隐藏身份不肯现身?
难道暗中相助之人的身份,真是天师府那些风水师?想到风水师晋安就想到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