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三百一十五章詭異大洋,蠻洲船隊讀書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海天一色,碧波浩渺。
诗人观潮听海,总有万千感慨,说不定脑子一抽,就能写下千古名篇。
可当身处大洋之中时,海洋就会显现出它幽邃、神秘、脾气暴躁的一面。
天元星大海更加凶险,古来各种神秘传说数不胜数,更有大洋海族霸道,阻断海路数千年,即便各个禁地也不愿深入。
如今海族开放航道,虽然依旧凶险,但也阻不住好奇的修士和拼死一博的商人。
海浪汹涌,一艘来自祸洲的商船正在万丈波涛间上下颠簸。
“快、快、掉头!”
海浪劈头盖脸浇过,一只黑狼妖顾不上浑身湿漉漉的毛发,体型猛然膨胀,露出肌肉虬结的上身,抓着船舵猛然一扭。
咔嚓!
漆黑铁木制作的船舵碎裂,黑狼妖顿时傻眼,瞳中凶光一闪,揪着旁边一只缩头缩脑的老龟吼道:“你不是说这条海路畅通无阻吗,那又是什么?!”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海面形成了直径数千米的大漩涡,中央是个小山般的大嘴,獠牙层层叠叠不断转动,又有无数长着倒钩的巨大触手从海中升腾而起。
老龟牙关都在打颤:“那是深海怪异,海族放开航道,这些东西可不会听它们号令…”
“玛德!”
黑狼妖满眼血丝,一把将老龟推过旁边,绝望地一声嘶吼。
他来自祸洲黑渊城,算得上小有名气,海路畅通后,眼馋别人与开元神朝通商的收益,赌上全部身家,想要第一个开拓蛮洲。
赌一赌,烂铜变法宝,说不定一趟,就能让未来几年灵药不缺,顺利晋级神游。
没想到,却遭此横祸。
此时船上已乱成了一团,或化形或修炼血脉的狐鼠乱窜,一个个惊慌失措,绝望呼喊。
噗通!
旁边老龟忽然跳入水中,准备趁乱逃走,然而随即就被一根倒钩触手穿破甲壳,在空中不断惨叫,转眼就被吸成了空壳。
狼妖倒抽一口冷气,后退了几步,随即露出獠牙低吼,掏出了根青铜灯台猛然一吹。
呼~
惨绿色的火焰蔓延而出。
这是他压箱底手段,是弱小时在一古墓找到的古器,释放幽冥火强悍无比,仗之护道至今。
不过,狼妖心中却是一片悲凉,这深海怪异自成秘境,手段已非他能想象,幽冥火怕是根本没用。
果然,惨绿火焰刚如瀑布般席卷而出,那带着利齿的恐怖触手体表粘液就生出黑光,穿破火焰,铺天盖地向他压来。
黑狼妖浑身炸毛,眼中满是绝望。
忽然,所有景象瞬间定格,黑狼、触手、商船、怪异…全都化作一片迷离月色光辉,竟是取月术显现出的过去影像。
张奎站在海面上,摸着下巴,眼中若有所思。
肥虎也伸着大脑袋在一旁观看,忍不住惊呼道:“这玩意儿吃什么长大的,比护法猿神将还大…”
张奎眼睛微眯,挥动双手操控影像拉远深入海底,终于看清楚了深海怪异全貌。
却是一只海葵模样的超级海虫,从黝黑深邃海底冒出,形成古怪空间,吞噬了所有生灵,连鱼虾都不放过,周围数里之内一片死寂。
张奎盯着海面,通幽术全力施展,瞳孔中太极图缓缓旋转,当即看到了海底情形。
那只超级海虫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深邃的孔洞,不知通向哪里。
“海眼隧道…”
异世武林王 鸿骏
张奎忽然想起星轨上的地图,那贯通全球的海眼隧道正好通过这里。
这超级大海虫应该来自海眼,说起来同样长相诡异的百眼魔君也来自海眼,看来那里也不安宁…
他离开神州,进入大洋深处,自然不是计划光打酱油,沿途不断探查四方,即去了那些地下河水府地图上标注的古怪之地探查,也让神庭钟分体内的太始分身找到了附近所有阴间通道。
开元神朝要重整阴阳,必然要四方出击,他顺路探查,也为日后做好准备。
这里当然也有一处阴间通道,张奎伸手一挥招出了神庭钟,淡然说道:“太始,打开通道,我进去看看。”
太始金身法像分身阔步而出,挥手间,一道黑光涌动的阴间通道缓缓打开。
张奎和肥虎一闪而入,瞬间就是满耳的疯狂嘶吼声。
这是一座已经彻底毁坏的上古阴府,碎裂的镇魂塔被黑沙掩埋,一望无际的怪异形成黑潮疯狂涌动。
“啧,可惜了…”
张奎微微摇头,悬浮在半空掏出一幅地图,用笔做下了记号。
地图上,从神洲开始,海洋上已做了不少标记。
吼!
星武天王
一只形状如甲虫,山峦般庞大的怪异君王疯狂赶来,浑身黑光缭绕。
张奎淡淡瞥了一眼,捏动法诀一声低喝:“曝日术!”
诡异的黑白光线再次出现,张奎看也不看,离开了通道。
两仪真火曝日术虽然凶悍,这也无法一招清掉整个黑潮,他时间紧迫,还是留给星舟舰队解决。
离开阴间通道后,张奎将标识的地图收好,沉声道:“走,去下一个地方看。”
说罢,一人一虎驾祥云离去,只留下海面上无数碎裂甲板和纱网状的粘液,证明曾发生过恐怖的事情…
……
海浪波涛汹涌,时有灵光闪闪鱼群飞出水面,如飞剑成群穿梭百里,随后炸出冲天水浪。
千米高空之上,张奎骑虎驾云而过,两眼神光闪闪,洞照百里。
大洋海族约定好就在数百里外海域接人,因此张奎也不着急,仔细寻找一个传说中的深海怪异。
他记得崔夜白的家族秘本《海州图志》上面说过一件事:有海客曾言大洋深处巨妖潜伏,梦境幻化成小岛,仙果芬芳,玉髓遍地,但登上去的人若不及时离开,就会彻底消失。
张奎本以为只是怪异故事,却没想到确有其事,地下河水府地图郑重标注了危险,甚至大洋海族也有一支军队失踪,兴师动众探查,却引发了更恐怖的诡异。
说不好奇,是假的。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还有,大洋海族迎接三洲贵宾,却将地点选在了此地附近,似乎透露着那么一点不对劲…
“嗯…有船队来了!”
就在他琢磨的时候,忽然眉头一皱看向远方。
只见海天连接的地方,一片恐怖气机搅动风云变色,却是一只看起来颇为古怪的船队。
每艘船都如小山般庞大,由粗粝的圆木拼接而成,镶着巨大骨头和皮毛,手艺粗糙,风格粗犷。
船头船尾都有长着长毛的巨兽巡游,每一只都有三层楼高,长着脚蹼的爪子在水中异常灵活,六只眼睛燃烧着凶残的血光。
而在天空之上,也有如翼龙般的巨大怪兽飞翔,口中喷火,气机不弱于大乘。
而在那些庞大的巨船之上,各自矗立着两层楼高的兽皮大鼓,赤裸上身露出虬结肌肉的双头巨人正在奋力敲击,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不断向外扩散,古老沉重的鼓声响彻天地。
“蛮洲…”
张奎眉头微皱,当即猜出了这只船队的来历,据那地下河水府之主青蛟所说,蛮洲冰雪覆盖,留存着最古老的古族部落,饲养远古荒兽血脉,血腥征伐不休,实力强大却不好打交道,也不知海族是如何请来了它们。
与此同时,船上的人也发现了他,当即悠长螺号声响起,整个船队瞬间杀气冲天。
中央大船粗糙的原木甲板上,兽皮铺地,站着一排体型硕大、气机凶猛的身影,虽为人形,却有的青面獠牙,有的三头六臂,大部分都是鼓胀的肌肉,浑身白毛,正是古族特点。
最中央是一名身高五米的壮汉,血红的眼睛,獠牙暴突,四只手臂肌肉都有张奎腰身粗,身后隐约可见燃着火焰的法相虚影。
旁边一名双头壮汉沉声道:“大蛮王,那边有个人族在天上窥视,是否下令龙兽攻击?”
“万万不可…”
一名拄着兽骨拐杖的老者缓步而出,乌黑兽皮斗篷下的身躯上满是毒虫花纹。
老者看着远方缓缓说道:“我向天工阁买了些消息,那人气息深不可测,又骑着放电的小老虎,应该就是那东洲部落之主,崛起的人族之王,叫…叫什么来着…”
老者一脸懊恼,拿着拐杖猛砸自己脑袋,耳朵中啪塔掉出几只白色蝎子。
“哦,叫张奎!”
老者恍然大悟,与此同时,地上的白色蝎子也重新爬回他的黑色斗篷下,化作了纹身附在肌肤之上。
“巫老你又记错了吧!”
一名头上长角的壮汉笑道:“虽然肯定比不上大蛮王,但怎么说都是部落之主,孤身前来,难不成东洲都是些废物?”
“你懂什么!”
老者眼中凶光一闪,一拐杖将头上长角的壮汉敲得满头是血,“还记得极夜那场天变吗,便是此人所为!”
“哦?”
被称作大蛮王的壮汉顿时来了兴趣,“那晚我干掉了一只幽冥兽,顺利登上王位,待我试试此人的斤两。”
说着上前一步,鼓起胸膛猛然吸了口气,张开獠牙大嘴一声怒吼。
“吼!”
天地瞬间风云变色,一股凶蛮霸道的气息向着张奎蔓延而去。
原著天空上,张奎拎着酒壶一脸懵逼,此人也没有杀气,朝着自己呲哇乱叫什么?
肥虎扑哧一声嘿嘿笑道:“道爷,他在向您挑衅呢,俺肥虎脑袋不灵光的时候也喜欢这样。”
“哦…”
张奎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脑袋不灵光。”
然而就在这时,天上飞翔的凶残巨兽就像收到了命令,巨大翅膀扇动,口鼻喷火向着张奎直扑而去。
船上老者愕然,急忙吼道:“快制住龙兽,莫惹麻烦。”
“麻烦什么?”
头上长角的大汉抹掉了脸上鲜血,笑得狰狞而凶残,“若是能被龙兽吃掉,证明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部落之主。”
大蛮王也是嘿嘿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蛮洲规则古老血腥,自己挑衅对方不敢回应,被吃掉也不能有丝毫埋怨。
这次,张奎却是感受到了杀意,眼中凶光一闪,灌了口酒,向前伸出大手。
“气禁!”
已臻大成的气禁术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出,前方天空顿时天地灵气凝固,连风都停止了吹动。
噗通声连续不绝,天上的巨兽全部如石头般轰然落入水面,缓缓沉入海底。
吼!
这下像捅了马蜂窝,蛮洲船队上一个个凶残气息冲天而起,铺天盖地向张奎压来。
“诸位还请住手!”
远方天际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那地下河水府,实际上名叫天工阁的魁首青蛟破空而来,声音响彻天地,“大蛮王,张教主,大家并非敌人,还请给个面子。”
张奎倒无所谓,眼前这帮脑袋被驴踢了的家伙宰了也没用,倒是让他奇怪的是,青蛟三言两语间就与蛮洲之人打成了一片。
这家伙确实不简单…
随后,祸洲的庞大船队也缓缓出现,张奎眼中却渐渐凝起凶光。
乘风录之山鬼
祸洲船队之中,有那些星空邪神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