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獵魔烹飪手冊 頹廢龍-第七十八章 不如滷煮鳳飛羽熱推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身后声音宽厚,杰森扭头看去,一个穿着灰布道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那,笑眯眯的看着他。
男子身材不算高大,宽大的道袍更是遮蔽了身形,看不出壮硕与否,但是面容却是方正,再加上蓄起的五缕胡须,显得有些出尘,手中则是握着一根竹竿长幡。
上面写着——
神机妙算。
文字上面画着一个太极。
下秒还描绘着八卦☰、☵、☶、☳、☴、☲、☷、☱。
在杰森打量这个长幡的时候,这个中年道士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
“这位朋友相遇就是缘分,贫道送你一卦。
你头角峥嵘,目光晦涩,额前又有红云飘过,显然是要大难临头啊!”
中年道士这样说着。
杰森没有立即开口,先是笑眯眯地看着对方,然后,转身拿起巷子口的一块半砖,用十分平和的语气说道:“大师既然能掐会算,那不知道算没算过自己?”
“什么?”
中年道士双眼死死盯着杰森手中的半砖,听到杰森问话,也是下意识地回答。
“既然你送了我家馆主一卦,恰好我也学过一点,我也送你一卦——你有血光之灾,不知道道长你信不信?”
豆包在一旁解释着,手里的马鞭缓缓举起。
中年道士先看了看杰森手里的半砖,又看了看豆包手里的马鞭,马上连连摆手。
“别!
不用!
今日得见高人,小道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这有一个护身符,留给两位算作赔礼了!”
中年道士说着,扔下一个黄纸符叠成的护身符,转身就跑。
那动作迅捷,似乎身后有什么猛兽般。
太可怕了!
这都什么人呐!
还不让人忽悠人了!
直接就半砖、皮鞭的,莽夫!
都市 透視 眼
都是莽夫!
离得老远了,杰森还听到了对方的嘀咕。
豆包虽然没听到,但是猜到了。
下意识的,豆包摸出了一个竹筒,抬手就准备给对方一下。
但是,却被杰森抬手拦住了。
“馆主,放心,不致命的,就是痒痒粉。”
豆包担心杰森误会,马上解释道。
北都里面和北都外可是不一样的,豆包自己当然分得清楚。
杰森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是哪?”
杰森轻声问道。
“北都啊!”
豆包随口回道。
“还有呢?”
杰森继续问道。
“六扇门外……嗯?!”
豆包说完就发现不对了。
祭品新娘:蛇王,踹了你的窝 古奈奈
北都人对‘六扇门’惊恐不已,恨不得离得远远的,这地方怎么会有骗子出没?
骗子和小偷类似,都是愿意选择人多的地方。
至少,‘目标’丰富。
根本没有理由在‘六扇门’门口啊。
这就好比杰森家乡那报道出的新闻:抢了个包的贼,刚准备跑,迎面就来了百人操练的子弟兵,打肯定是打不过了,但是跑……也跑不过。
当时那抢包贼的心理阴影面积估计大到了能把悔恨的泪水全都囊括进去。
眼前也是一个道理。
真当‘六扇门’是吃干饭的?
那时不时出入的灰黑捕快、蓝衣捕头又不是瞎子。
“他是冲我们来的。”
豆包十分肯定地说道。
杰森看了豆包一眼,赞同的点了点头。
杰森是有点奇怪的。
以豆包的眼界,应该第一眼就反应过来才对。
刚刚在想事?
豆包注意到了自家馆主的注视,俏脸微红。
她刚刚确实是在想事。
那是她小时候,第一次来北都的时候,跟在父母身后,看着父母手牵手漫步在北都街头。
当时的她,就有点羡慕,想要走到中间,一边拉着爸爸,一边拉着妈妈。
但是……
被父母拒绝了。
‘这可是爸爸难得的快乐。’
‘妈妈和爸爸在回忆当初。’
听着这样的话语,豆包闷闷不乐。
她总觉得自己的出生,是个意外。
当时的豆包,就下定决心也要找个情投意合的男子漫步在北都的街头。
刚刚,她就在琢磨这个事儿。
她应该怎么不着痕迹的牵起自家馆主的手。
因此,走神了。
而且,现在想着想着,也走神了。
杰森扫了豆包一眼,没有追问。
谁还没有个心事了。
蹲下身,他检查了一下地上的黄纸符,确认没有危险后,杰森捡了起来。
护身符从外面看,就和其它护身符一样,都是书写符箓,叠成了三角形。
但这个护身符内里却夹杂着一张字条——
万寿寺,三更。
看着这样的文字,杰森嘴角一翘。
一旁的豆包也看到了。
“陷阱。”
豆包十分肯定地说道。
杰森不置可否,将字条装了起来,继续迈步向着六扇门走去。
毫无疑问,这是针对他的陷阱。
是因为,刚刚的‘噬心教’?
还是早有布置,杰森暂时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这个‘陷阱’可以用更加省力的办法去应付。
刀劍 笑
黑漆漆的建筑,让本该明亮的街巷也变得压抑感十足,当杰森走到‘六扇门’的大门前时,终于看到了由三组大门组成的官邸门口。
三开间的布局。
中间是大门,两边柱子内各向前一个门。
三个大门,总共六扇。
每一扇都是如同墨洗出来的一般。
黝黑、深邃不说。
还有浓浓的肃杀感。
这是常人的感觉。
而在杰森常人的感知下,当他踏入到靠近‘六扇门’的街道时,就有一道目光牢牢地锁定着他了,而当他走到大门前时,这样的目光早已经变为了三道。
后面两道相较于第一道地探究,完全是冰冷的。
不过,却没有恶意。
也不是杀意。
就是积年累月杀气积累后,所形成的质变。
很明显,后面两个盯梢者,绝对是杀人无数的那种存在。
拷问者?刽子手?
就在杰森猜测的时候,六扇门一侧的门开了。
一身紫衣的凤飞羽走了出来。
“沐先生。”
凤飞羽走到杰森面前,抱拳问候。
杰森回礼,接着,也没有隐瞒,就将徐大山等人被‘噬心秘术’所困,需要帮忙的事情说了出来。
“又是‘噬心教’!
这群家伙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每年都要给我们搞点事情。”
凤飞羽一皱眉,语气愤恨地说道。
不需要杰森追问,凤飞羽马上就解释起来。
自从二十年前的‘噬心教’被逍遥王率领大内高手和‘六扇门’的高手联合剿灭后,那些分散在外的‘噬心教’余孽就彻底的恨上了帝国。
他们纷纷潜入北都,伺机复仇。
“说是复仇,但根本还不是为了自己方便?
哪里还有北都这样的人口和资源?
不论是谋财害命抢夺‘秘药’,还是顺势修炼‘噬心术’都是极为方便的。”
凤飞羽说着冷哼了一声,眼中杀意腾腾。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接着,这位紫衣总捕,冲着杰森说道。
“沐先生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们‘六扇门’了,我一会儿就派人前往济世堂救治徐先生等人。
还有……
这已经晌午了,我知道附近有家馆子不错,之前也承诺请沐先生一餐,咱们择日不如撞日。”
凤飞羽这样说道。
“好。”
杰森很干脆地一点头。
见到杰森这么干脆的模样,凤飞羽一笑。
“稍等,我去去就来。”
超极品流氓
凤飞羽说完,就快步地返回了‘六扇门’内。
大约十分钟后,换下了紫色总捕的衣裳,穿着一身便装的凤飞羽走了出来。
末世大农场主 婆娑忍土
“衣服扎眼,真要穿那身衣服去吃饭,我直接就得被老板娘轰出来。”
凤飞羽解释着。
说话的时候,嘴角还不由自主地一翘。
看着这份笑容,杰森就能够肯定,那老板娘和眼前的紫衣总捕关系不一般。
事实上,也是这样。
跟在凤飞羽身后,杰森、豆包两人穿过了数条街巷,来到了一处没有招牌的酒肆,纯木质的建筑,只有一层,目前立着一根杆,杆上挂着一块布,写着‘酒’字。
写着‘酒’字的布,早已斑驳,显然年代很久远了。
酒肆的设施也很是陈旧,门槛上都快磨圆了,就差包浆了。
酒肆内,六七张桌子围绕着木柱分部,两个手脚麻利的店小二忙前忙后。
一个布衣布裙戴着木钗,年纪不过二十的女子站在柜台后面,翻看着账本。
店不大,人却不少。
大部分都是赤膊的贩夫走卒,坐在那畅快大笑。
少部分几个衣着体面的也是点了酒,很克制的自斟自饮,眼睛不时地看向了柜台后的女子。
很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凤飞羽直接迈步进去。
哼。
一声冷哼,径直炸响在这几个衣着体面的人耳中。
扑通、扑通。
这几人就这么摔倒在地了。
一个个狼狈地站起来,就要咆哮出声。
不过,在看到凤飞羽时,却是立刻脸色一变,开始簌簌发抖。
有反应快的,马上扔下一块银元,捂脸而走。
反应慢的,这会儿裤裆都开始湿了。
凤飞羽也不嫌脏,拎起来就扔到了酒肆外。
整个过程,周围的人哈哈哈大笑,既没有人阻拦,也没有过多的议论。
显然是习惯了。
处理完一批苍蝇后,凤飞羽走了回来,笑嘻嘻地凑到了柜台前。
“素娘,给我打个水,我洗洗手,刚刚碰了腌臜物得洗洗。”
“自己去后院。”
布衣布裙的女子皱了皱眉,没好气地说道。
“好嘞。”
凤飞羽屁颠颠地去后院洗手,然后,又屁颠屁颠地回来,和杰森、豆包坐在了一桌。
“我要老三样。”
凤飞羽招呼店小二,说完扭头看向了杰森。
“沐先生,你要什么?”
凤飞羽问道。
“肘子,炸丸子。”
杰森这样回答道。
“你来过?”
凤飞羽意外地看着杰森。
这地方位置偏僻,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只有附近的街坊邻居和贪图便宜不嫌弃累,能够多喝一口的苦力人才找得到。
当然,也有一些心怀不轨的。
就像是那些被他扔出去的。
要不是为了对得起自己总捕的身份,凤飞羽早把这些混蛋的腿打断了。
所以,这里除非是北都本地人。
不然的话,根本找不到。
而杰森更加‘六扇门’的情报,根本没有来过北都。
“没有,但我闻到了,很香。”
杰森指了指后院厨房的方向。
凤飞羽一愣,随后就笑了起来。
“按沐先生说得去做。”
凤飞羽对小二说道。
“得嘞,我的爷。”
小二显然和凤飞羽也是熟识,笑嘻嘻地说完,转身就安排去了。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
最先上来的是,凤飞羽要的老三样:拍黄瓜、炸花生米和糖拌西红柿。
还有一壶茶水。
“下午还要当值,不能喝酒。
实在是抱歉了。
算我再欠沐先生你一顿。”
拿起茶水,给杰森倒了一杯茶水后,凤飞羽饱含歉意地说道。
武者爱喝酒,这是因为练武之人,气血旺盛,酒又能够活血。
日常时,一杯黄酒下肚,不仅能够活血,如果加入药材,天长日久,就对身体有莫大的好处。
因此,武者多多少少都爱喝酒。
“好。”
有人请吃饭,杰森从不拒绝。
对此,凤飞羽甚是欢喜。
他喜欢不作假的人。
更喜欢在他面前还坦然的人。
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两点,不仅因为他是紫衣总捕,还因为他是凤家继承人。
来找他的,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目的。
而眼前的杰森不同。
就是单纯的来吃饭的。
只是……
为什么这么能吃?!
杰森张口,三两下就吃了一个肘子时,凤飞羽并不奇怪。
练武的,胃口都好。
放开了吃,一顿吃三五个肘子不成问题。
可是等到杰森一连吃了十个肘子,吃了上百颗炸丸子后,凤飞羽的脸色变了。
因为,到了这个时候,杰森吃饭的速度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还是一个节奏。
三两口一个肘子。
抬手一抓就是五六个丸子,放入嘴里。
杰森这种豪爽的模样,不单单是凤飞羽惊讶,周围人也跟着惊讶,就连被称之为‘素娘’的女老板,也频频投来目光。
盏茶的工夫,三十个肘子就没了。
炸丸子也是干干净净。
“爷,肘子、丸子都没了,要不给您上点儿其它的?”
店小二苦笑着问道。
能吃的,他见过,这么能吃的,他可真没见过。
要知道,这三十个肘子可是他们小店三天的量。
别人来,也就是切个二两下个酒。
哪像这位爷,张嘴就吃,还不吐骨头。
“上。”
杰森言简意赅地说道。
很快的,各色食物就端了上来。
大部分都是老三样:拍黄瓜、拌西红柿、炸花生米之类的,偶尔炒个鸡蛋、切个猪耳朵就算是不容易了。
本就是为穷苦人准备的地方,自然不能强求什么。
可是再便宜,也是有价的。
等到店小二第六次出去买菜的时候,凤飞羽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拉住了杰森的手,一脸苦笑道:“沐先生,等等!在下求您个事儿!这次来的匆忙,银子没带够,您再吃下去,在下就得押在这给素娘洗盘子了,虽然在下乐意之至,可是素娘肯定不……”
“我愿意。”
站在柜台内的女老板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接着,冲着一旁的小二一挥手。
立刻,小二冲进了后院,片刻后,一大锅卤煮端了出来,放在了杰森面前。
杰森看了看卤煮,又看了看一脸祈求的凤飞羽。
最终,杰森选择了卤煮。
凤飞羽则是一脸不可置信。
你竟然选择卤煮,不选我?
难道我凤某人还不值一锅卤煮?
“去吧,后院厨房正好缺个洗碗的。”
素娘一脸正色地说道。
“素娘,能不能?”
“不能,去,洗碗。”
素娘没有丝毫退让。
“等等!”
就在凤飞羽认命的时候,杰森突然开口了,顿时,凤飞羽喜出望外,但是杰森却是头也没抬,将一个护身符连带着字条扔出来。
“那算命的给我的,剩下的事,交给你们了。
唔……
这卤煮好吃,老板再给我来两锅。”
拿起字条的凤飞羽,听到这话,立刻脸上浮现了绝望。
他觉得他三五天之内是离不开这了。
而素娘则是一笑。
“好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