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玩家超正義笔趣-第四百六十五章 無罪可赦看書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腓力的存在,本就是一场悲剧。
从最开始,他成为“雄辩者”的时候开始,他的人生就没有任何意义。
不需要他拼劲全力的雄辩,咒能也终将被废除;不需要他竭尽全力的谋划,初代诺亚也终将建国。
不需要他来保护第四史论,因为天车尚未诞生;也并不需要他来担当天车,因为天车已经诞生。
没有任何人、任何神明认为腓力的阴谋会成功。神明们对他并不警惕,甚至可以说是宽容。
女总裁的近身兵王 云雪娇阳
无论是银爵士还是悲剧作家,弗拉基米尔亦或是尼古拉斯,他们都是以“腓力之死”为前提来安排计划、布置阴谋。
亦或是说,腓力的确是某一场悲剧的主角。
但这场悲剧……正是他自己的人生。
没有任何人期待,没有得到任何收获。从最开始,就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人欢欣、也没有人憎恶。因为他费尽全力的去做的事,并没有意义。
世界并不缺他这么一个人。
他像是一个累的满头大汗,试图推动列车的人。无论有没有他推动列车,列车在该开动的时候也都会开动。
“从最开始,腓力就已然身处这幕悲剧之中——关于他人生的悲剧。”
悲剧作家宣告道:“他没有得罪什么人,也并非是自身做过什么错事——只是因为他的志向太过远大。相比较他要做的事,他自身的能力远远不足。
“他有着相当聪明的头脑,但却又没有聪明到足以逆转大势、非他不可的程度。比起他的诸位同行者与先行者来说,他的能力过于低微。
“精灵皇帝原本就打算废除咒能,只是在走一次说服民众的流程;诺亚王原本就是很聪明的人,只是他希望用‘雄辩者’的名号来增加信服力。
“第四史论即使交给诺亚王室,其实他们也不会乱用;而无需他来担当这个备用天车——因为安南你的确能够完成一切任务。
“他认为自己很重要,有了多余的责任心。就不再听他人的劝诫,而是不断给自己增加其实根本处理不了的责任……最终被更加伟大而沉重的‘时代潮流’所裹挟、碾压到尸骨无存的程度,早就是可以预测的东西。”
跨越一千年的时光。
早就遗忘了最初的目的。
甚至连自己的过去都忘记。
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什么都做不了。
直到最后,所有人都像是在等待领导讲话结束般,迫切的等待着、直到落幕的——毫无意义的人生。
悲剧作家的双手高高扬起,如同指挥乐团般沉重的落下。
他发出低沉而醉人的声音:“个人的无力亦是美。没有痛苦也没有悔恨的迷茫,同样也值得他人为之扼腕。怎么能说他毫无意义呢?
“纵观他的人生本身,就是一场漫长的悲剧——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整个漫长的人生,都只能存在这样的价值。
“——他的落幕,才是我与他约定的,盛大的悲剧。”
悲剧作家话音刚落。
在安南与弗拉基米尔的面前,便猛然闪现出一道光辉。
即使是第一次见到这团模糊的光。
安南也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它的本质。
那是尚未诞生的【第四史论】!
直到安南知晓,腓力真的已经死了的时候……第四史论才终于显现而出。
傲神刀 项华
但安南却没有急于夺走它。
而是望向整个人都仿佛变得虚无起来的弗拉基米尔。
“你的计划确实很不错,弗拉基米尔。”
安南望向弗拉基米尔:“但只是你碰上了我。
他最终宣判道:“你的诡计已经被我识破。无论你是选择与我拼死一搏,亦或是逃走打算卷土重来,结果都是一样的。你所期望的不会实现,你所追求的不会再得到。
“——你已经败了。”
虽然弗拉基米尔的战斗能力没有丝毫损坏。
他依然不会被神明所干涉,也还没有被安南战胜、击败。他还是一位黄金阶的超凡者,有着难以撼动的、甚至还没有被安南识破本质的崇高假身。
但他就是非常彻底的失败了。
从四年前就开始布局,耗费了所有精力、付出了巨大代价,却最终倒在了最后一道关卡上。
从上到下被安南毫不留情的识破、拆毁。
——就如同被瞬间爆破,竖直坍塌的高楼一般。
无论他还保有怎样的实力,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因为他就算击败安南、成为天车也没有任何意义。
与非常需要天车之力,来执行自己的“天神独裁”计划的尼古拉斯二世不同,弗拉基米尔对天车之力不屑一顾。
他从根子上,就对“用尽全力帮助他人”不感兴趣。
哪怕是自己的手下、自己的信徒,弗拉基米尔也没有把他们当做是人来看待。
对他来说,这个实际上只有自己、敌人、工具……和不配成为敌人与工具的渣滓。
极端的自私者。
尽管都是镜子,但他与尼古拉斯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你就没有自己的梦想吗?”
弗拉基米尔终于忍不住,第一次出声道:“你的梦想,就是去击毁他人的梦想吗?”
“那可是勇者与英雄才能有的待遇。”
安南笑了笑:“我还远远不配。
“我没有即使在泥地里挣扎、垂着头过着平凡的生活,也能在他人需要帮助的时候,第一个抬起头、伸出手来的觉悟。
“我只是一个不顾及后果,随心而行的狂徒而已——我恰好站在了正确的一方,只是因为我觉得这边更能让我的开心。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没有什么梦想。但我知道,无论是你还是尼古拉斯,承灵僧亦或是窃梦者……我都不希望看到你们成功。
“那样的未来,不是我喜欢的未来;那样的世界,也不是我所爱的世界。”
安南坚定不移的,再度举起手中的【捡骨者的宽恕】。
指向了弗拉基米尔。
“哪怕我到现在为止,依然不知道我真正想要做什么——但多亏了你们,给我指引了方向。让我想要成为你们的敌人,进而能够拯救这个世界、不至堕落成为恶徒……我要感谢你们。”
“……我明白了。”
弗拉基米尔沉声道:“我已经没有什么未来可言了。我的未来一片黑暗,任何一个方向也看不到光明……
“但我绝不会将胜利拱手让人。
“就如同你所说的一样。你并非是有什么梦想,而是单纯的看我不顺眼——那么我现在与你为敌,也不是有什么理想或是计划。
“没有什么的好处,也改变不了什么。我只是要把你杀掉。”
弗拉基米尔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无论如何,我也拒绝帮助你。
“我自是恶人。但没什么不好。我欣然接受一切后果,但绝不会忏悔。
“恶人就要以属于恶人的姿态走到底——”
他身后的崇高假身,在这觉悟的催化之下、再度开始蔓延生长。
“即使是赦罪师,也赦罪不了我的罪。”
逆冬者弗拉基米尔昂起头来,平静的望向安南:“你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我讨厌不体面的缠斗。为了毫无意义的争斗、如野兽般互相撕咬……难看至极。
“那么,我退一步。我们同时使用最强的一击、直接攻击对方的身体,如何?
“不允许逃走,不允许躲避,不允许防御……这是你唯一能有效杀死我的办法,天车陛下。不然的话,我就要逃走了。”
“也是你唯一能在银爵士赶回来之前,确确实实杀掉我的办法,对吧。”
安南深吸一口气:“可以,我赌了。
“那就比比看,谁的命更硬、谁的运气更好吧。”
第四史论仍在生成中,尚未凝结成实。
而一旁的悲剧作家望向两人,瞪大眼睛、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