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 線上看-第五十四章 五勝節點 冗餘之功鑒賞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武铉熙喟然叹道:“林兄常言道圣教这一家人道势力,超迈先古,无论底蕴野心,皆足以与历纪元而长存的第一流妖族争锋。但如今观之,却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林弋面色微动,道:“何以见得?”
此时武铉熙与林弋交谈之所,立下一方浅浅的明光罩,隔离远近。余人自然识趣,不至于前来叨扰。这一道隔绝手段中,大可以直言无忌,完全屏蔽近道存在的刺探感应。
若是宗礼道尊有意化解这一手,自然能够做到;但是以道境大能之尊,他等闲不会做这等自降身份之事。
再者说,武铉熙本是林弋引荐而来。众人又隐约得知麒麟、玄武两族暗中大有关联,一如龙、凤二族。二人有甚私语,也是十分寻常的。同一阵营之中,亦会有亲疏之别,终不能强求一致。
武铉熙将自己付出偌大代价方才取胜后,圣教诸上真的微妙态度仔细言说了。
又道:“林兄与朗炼败阵之时,岂不见一片万马齐喑,萎靡不振?待得青樱子与李坤龙二人得胜,将总战绩扳成五胜无负,你可见恒滑、泰玥等人乐不可支的模样?”
“其实较战前估量而言,这十场比斗的战果,已是大大的不仅如人意;只是因在劣势之中稍微扳回些许,便露出小富即安的姿态,岂不是教人看得轻了?”
林弋眉头微蹙。
方才景象,他的确是看在眼里。
如果说青樱子那一胜,带给圣教的是“喜出望外”,并且这喜悦被玉离子的冷言冷语冲淡了三分;那么李坤龙得胜归来之时,这待遇委实有些过了。
圣教诸位上真,一同道贺,繁辞不已,无一例外一派精神抖擞的模样。浑然忘却了目前总胜负不过是五比五平而已。
若是御孤乘胜了秦梦霖,席乐荣胜了姜敏仪,这般郑重庆贺,倒也说得过去。李坤龙虽有深藏不漏之风范,实力较预想为高,但是到底还是分量轻了些,当不得如此厚待。
林弋初时以为是圣教看在龙族的面上,额外加以尊荣;但是回顾相识以来圣教待人接物,似乎并不至于到这一步。
武铉熙对李青龙、李坤龙等人,本来看不过眼;遇见此事,自然将圣教也一同看轻了。
略一思忖,林弋脑海中灵光一现,忽道:“武兄只怕是错怪圣教诸上真了。”
武铉熙心中一动,微道:“怎么说?”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快穿虐渣宝典
林弋怡然道:“圣教诸真之喜,与总胜负数无关;亦与李坤龙道友无关。其实,若是武兄得胜稍晚,与李坤龙作一置换。那么得享如此礼遇的,便是武兄你了。”
林弋语气迂缓,颇有些闲庭信步的味道,似乎已从败于魏清绮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武铉熙脑海中电光一闪,同样想到了什么,沉吟道:“五胜……”
“若是如此,那便是圣教别有手段,对主界之争信心十足了。”
若说圣教对于辅界十六局的期待,只是得胜五场,那也太不符合实际;料想圣教诸真,也不至于志短如此。但是这无碍于“五胜”这一数字,是其心中一个微妙的节点。
主界一,当辅界八。
不难算出,若是两方辅界之争的胜负之悬殊小于四胜十二负之比,那么其中分量,就小于一座主界之争的胜负。
正合如今情形。
换言之,只消两座主界中并非达成平手,诸如一胜一负、或二处平局。那么二次清浊玄象之争,便当由主界决出胜负。
林弋幽幽道:“拭目以待吧。”
……
玉娇龙与木愔璃一战,格局忽变。
是木愔璃主动发起变化。
先前交战之时,玉娇龙的万龙周游象与木愔璃无孔不入的牵引物力之功,呈现犬牙交错的态势,各自渗透纠缠,你侬我侬。如今局面却一改旧观,双方动用神通并未变化,但是所衍化之方位,却是各守分界,延展出一条明确的战线分野,似乎是要打定主意较量一番“变化”之道。
这一重变化,玉娇龙欣然接受。
就常理而言,她是欢迎方才的激进打法的。双方各自渗透纵深,穷极巧变。如此,自己有“万法一收”之功,而敌手却无有任何容错。优劣之势,不言自明。
可是与木愔璃交手,那一“收”有了间隙和破绽。兼之木愔璃总能在恰当的时机动用“星罗乾坤印”,给与自己莫大的压力,策略自然不同。不想其竟然主动更改的战法。
各保分界,局部纠缠,等若放弃了暴起突袭、一举致胜的可能,可谓正中下怀。
略一思忖,其中道理也豁然明晰。
木愔璃在欺身一击之时,额上隐约有汗珠溅落;当自己万龙归一象连续猛击时,她似乎也甚为狼狈。这些细节,先前因玉娇龙自己心绪不佳之故,并未留意。此时心境略缓,立刻回过味来。
自己固然难受;但是对手同时动用一门主宰外象的大神通道术,再觑机动用“星罗乾坤印”这般的大威力法门,负担决计不小。表面看似乎较自己主动了许多,但若是连续攻击皆不能得手,优势不能转为胜势,那便蕴藏着莫大的风险。
刚不可久,柔不可守。
看来对手也抵受不住了。
阿莞
如此战局争斗,持续了一刻钟上下。
彻底放松神智,玉娇龙忽然觉出三分不对味。
他的族兄李云龙所持“神变”之道,与余人不同,在精微演化之路上走得甚远。玉娇龙也曾与之交手,知晓如此斗法,每一丝法力的调用,皆要因敌之变化而变化,不住地推演前进。
否则纵然构成亿万的局部进行接触,斗上二三个时辰,也难以分出胜负!
如今木愔璃津津乐道于此,似乎不合常理。
但若说这只是木愔璃的缓兵之计,其实她暗中动用了其余手段,那又不然。
玉娇龙的万龙周游之象,其中暗藏的精力、活力强盛到了极点,任是谁都不敢稍有保留。此时木愔璃的确是与自己全力迎战,在表面的平静之下,对手那门统合外象的大神通也一直在临机动用之中,不敢须臾荒废。
若她起了余力潜渡的心思,自己暴起一击,立刻便要占得优势。
虽道理如此,玉娇龙犹自未尝完全放下。
于是。
五指一合。
别惹皇后【完结】
轻轻一按。
随着玉娇龙这一动作,千万游龙,仿佛突然受到刺激,昂首摆身,各自龙吟,声音混成一道。同时极为整齐划一的向前突进!
相隔数里,依稀可见,木愔璃似乎面上微红,身躯微向后一仰,同时反手一拂。
诸龙之象虽然活跃,但是定睛一望,浮泛虚空中的莫名之力也随之暴涨一截,果真成功抵御了玉娇龙的攻势。
应力对生,无有欠缺。
玉娇龙彻底放下心来。若是对手玩的是潜流暗度的把戏,这一下就要被戳穿,并吃一个大亏。
但是如此战局,意义何在呢?
莫非对手打定主意要和自己耗下去,就这般一直拖延到其余十七界全数分出胜负,某一方战局半数气机,然后这一战无关大局,平局出界?
大约便是如此了。
就在此时,百三十余里外,一座山峦忽地崩陷。
玉娇龙一怔。
似乎二人法力所及,并未及得如此之远?
难道这辅界之中,也有地震不成?
她也是心念转动极快之人,立刻知晓不对,毫不犹豫把身一晃!
万龙合一。
霍氏青敏 暮子季
这一“收”的方向,并非玉娇龙己身;而是某一条距离那山岳最近的银龙。此乃“逆收”之法,以玉娇龙的道行,动用此术实有甚深代价,等闲不得轻用;但是此时此刻,她却是毫不犹豫的动用了。
一合之后,再纵遁光疾越三步。
立刻望见,那山岳崩陷,显化牢笼,将一只双尾松鼠困在其中,然后反身一滚,便要冲入木愔璃袖中。
归无咎的“人我之余”神通,与木愔璃孰优孰劣?
就道术而言,自然是归无咎的完整神通较优。木愔璃因欠缺了二种神通种子之故,不得不以“食道灵鱼”代替。虽看似补足效用,但是毕竟是倚仗了法宝。
然而,倚仗“食道灵鱼”,也有其独到优势。
因为此宝驾驭外象,引动山崩地裂石流水落,其规模甚大,已然隐隐超出了元婴境的界限。当初阴阳道主将此宝回赠于归无咎,未尝不是希望归无咎能够利用这一优长做文章,构成一种斗法体系。
所以,在木愔璃手中,这“食道灵鱼”除了补足“人我之余”的补足之外,另外尚有一些“冗余之力”。
木愔璃“人我之余”神通所及范围最多不过十余里,并且掌控力渐次衰减;但是“食道灵鱼”所操纵地力却是宽百余丈,长二三百里的一“线”,延展出去,如同竹竿一般左右清扫,感应浊气之象,看看有无守株待兔的机缘。
將軍 的 小 娘子
寻常交手,分心二用是绝不可行的。因双方战力大致相若,你稍稍留力用在别处,战局就要落在下风。若是因此落败,反而教人看轻了。所以双方都是专心致志的搏斗一场,获胜之人堂堂正正去寻那浊气之象。
可是木愔璃却利用“食道灵鱼”补足“人我之余”仍有冗余的特性,一举潜渡成功。
眼见那残石牢笼便要被木愔璃一袖笼之,玉娇龙妙目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