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睢關-444 抗金夫婦初顯威看書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耶律不才、萧铜和萧铁也绝望了。
那个喊话的辽人太大意了,他小看了完颜翰。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完颜翰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生命。
也许,完颜翰早就心存死志。
从汗乌拉山被俘,被送到萧达的墓前跪着,对于他来讲,就是终身洗刷不掉的耻辱。
战场上的人们也抛开了成见,对完颜翰也很是佩服,他这是以死报国。
完颜翰这一跳,完全让金人放下了心理负担。
完颜翰这一死,几乎将辽国推向了绝境。
耶律大石忽然大吼起来,骑着马带着剩下的奚人骑兵冲了出来。
尽管眼睛瞎了,耶律大石也要作最后一搏。
萧小小也跟着奚人骑兵冲了出来,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就算是死,也要和自己的族人一起死。
完颜翰的死,一下子激起了金人骨子里的那股血勇。
完颜弼一声令下,金人们也赤红着眼睛,抽出了腰刀,冲着辽人直砍。
田园俏娇娘
辽人已经全部投入了战场,没有了战场预备队的他们,已经是破釜沉舟的一战。
想要活路,必须死战!
也许,置之死地而后生!
失去了希望的辽人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发疯一般朝金人冲过去。
此时的战场上,没有阵型,没有战法,有的只是最原始的砍杀和肉搏。
辽人、金人、宋人,几乎所有人都搅到了一起。
吼叫声,惨呼声,马嘶声,金属相交声,此起彼伏。
萧小小的瓷吹针基本吹光了,所有的人开始向她聚集。
辽人聚向萧小小,是为了护驾。
宋人聚向萧小小,是为了保护宗舒的女人。
金人聚向萧小小,是想抓住她或杀掉她,早早地结束战斗、结束战争、结束辽金之间的百年恩怨。
看着聚向自己的人群,萧小小觉得,自己当上辽国女帝似乎是个错误。
如果没有当上辽国女帝,也许也就会在汴梁吧,只是做一个普通的使节,与宗舒谈天说地。
遗失的五官 细胞分裂
萧小小觉得,再抵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剩下的辽人战士,他们完全能够活下去。
还有大宋自愿军的勇士们,他们已经仁至义尽了,不应该客死在遥远的北方。
只要自己死了,剩下的人都还有活命的机会。
萧小小的心一横,眼一闭,牙一咬,将腰刀横在了脖子上。
末世猎魔人 飞翔的雨水
啊,所有人都看到了萧小小的动作,但却来不及阻止。
“韩世忠在此,谁敢与我一战!”一个声音忽然大喊起来。
萧小小的手一松,眼一睁,发现远处的斜坡上来了一彪人马。
这个声音,显然是通过喇叭喊出来的。
韩世忠??宗舒派的人终于来了!
再一瞧,韩世忠的身边,一个女子,横枪立马,飒爽英姿。
她,正是宗舒的干姐姐——梁红玉!
梁红玉大喊道:“萧小小,我兄弟派我来了!坚持住啊!”
请勿见笑宝宝驾到 染默
韩世忠一马当先,拖着一把大砍刀朝阵中冲来,梁红玉舞着一杆铁枪,紧紧跟上。
见来了援军,萧小小、耶律不才、萧铜、萧铁等人不禁热泪盈眶。
所有陷入绝望的大宋自愿军、辽人、奚族人都振作起来。
韩世忠和梁红玉直接冲入了包围圈,见金人就杀。
金人一碰到二人,根本没有第二个动作,就被二人斩于马下。
见韩世忠和梁红玉手下没有一合之将,完颜弼大怒,马上纵马出战。
完颜弼刚出来,手下的千夫长粘么喝大叫道:“让我会会宋人!”
粘么喝是金人中最能战斗的猛安(即千夫长),一见到战力强大的人就兴奋。
完颜弼和粘么喝迎上前去,粘么喝选择了韩世忠,完颜弼则选择了梁红玉。
这是双方主将的对拼,立马吸引了整个战场的注意力。
刚才绞杀到一起的人,自觉不自觉地结队列阵,各自呐喊助威。
粘么喝在刚才的厮杀中,显示出极为彪悍的臂力。
他所用的刀是寻常金人腰刀的两倍,更何况他还拿着双刀。
韩世忠看起来并不彪悍,除了大砍刀显得与众不同之外,和普通的大宋人并没有两样,众人不由得担心起来。
韩世忠也选中了粘么喝,举起了大砍刀朝粘么喝劈了过去。
粘么喝十分托大,左手挥刀要挡住韩世忠的砍刀,右手则腾出来同时攻击。
一刀防守,一刀进击。
这就是粘么喝的拿手本领,在战场上屡试不爽。
极限武
只见,粘么喝的刀与韩世忠的刀在空中碰到了,粘么喝习惯性地右手挥刀朝敌人的腰间砍去。
不用怀疑,肯定是一如既往,一手荡开对方的刀,一手砍断对方的腰!
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彻底让人震惊了。
粘么喝的刀迎上去,就成了一半,另一半被韩世忠的大砍刀劈没了。
不仅刀成了一半,韩世忠的大砍刀像是没有被阻挡一般直落下来,直接将粘么喝划成了两半。
此时的粘么喝就如同一块豆腐,被韩世忠一刀切开。
完颜弼的眼睛只是盯着梁红玉,因为韩世忠并不是他的菜,自然有粘么喝收拾。
忽然,完颜弼头上一阵血雨喷来。
他感到,自然是粘么喝进行了常规操作,将宋将给砍了。
完颜弼刚抹完血水,就只见一个枪头来到了眼前,如同蛇头一样的速度!
完颜弼用刀一挡,就挡住了。这女子好强的劲力,但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刚才为什么其他的勇士,却挡不住她?
忽然,完颜弼发现,刀中间居然有一个枪头!
梁红玉的枪头居然刺穿了他的腰刀!
正疑惑之间,梁红玉的枪一挑,夺过了他的刀并抖到地上。
梁红玉冷笑一声,枪头攸地刺出!
完颜弼大叫一声,伏身马背,狂奔而走!
梁红玉也不追赶,与韩世忠二人又继续猛冲,边冲边喊道:
“小小陛下,坚持住,舍予的大队人马,就在后面,马上到了!”
金人这下子都慌了,本队中最勇猛的人,猛安粘么喝被人一刀劈死,主帅完颜弼不敌一个女子落荒而逃!
宗舒的大队人马就在后面,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宗舒,宗舍予的大名,在金国上下都已传遍,连勃极烈完颜萍都拿他没有办法,还是赶紧逃吧。
更何况,完颜弼先逃了!
金人跑了!
向冲进来的通道涌去!
站在通道上的骑兵,那是韩世忠和梁红玉带来的大宋骑兵,此时却自动靠向两边,为金人留下了逃跑的通道。
萧铜、萧铁、耶律不才正想带兵追赶,梁红玉却大声叫道:“穷寇莫追!”
其实,经过一天的战斗,大家都已疲惫至极,再想追赶,也没有多少心力了。
梁红玉直接奔到萧小小身边,萧小小一晃,差一点栽下马来。
梁红玉下马扶着萧小小说道:“小小,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否则,我怎么向我弟弟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