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神秘復甦 ptt-第九百二十章第一晚分享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午夜十二点一过。
这意味着邮局的任务开始了,四楼的信使要在这里住上七天,眼下是第一天,而且是刚刚开始。
压抑,昏暗的古宅之中,寂静无声。
其他跟着杨间来到这里的驭鬼者也没有了动静,他们虽然猖狂,可不是没有脑子。
这古宅明显不对劲,在没有确定情况之前谁都不敢乱来,所以他们也会选择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呆着。
大堂内此刻空无一人,四周安静的可怕,只留下一具枯瘦的老人尸体坐在黑色的太师椅上,闭着眼睛,面无表情,一双冰冷的死人脚落在地面,上面布满尸斑。
尽管大堂的后面就摆放着一口棺材。
但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敢给老人入殓,甚至都不敢靠近这具尸体,只能任由这具死尸静静的待在这里。
死尸仿佛成了禁忌一般,被所有人敢去触碰。
就连周登观察了片刻之后也是摇头离开了,他觉得这具尸体上的那件衣服应该不值什么钱,大概率不是灵异物品,所以也就没什么想法了。
古宅外。
一阵阵阴冷的凉风吹刮着,那挂在大门上的两个大灯笼微微的摇晃不停。
谁都没有留意到,此时此刻,大门上的那两个灯笼已经由鲜艳的红色变成了惨白的白色,同时一个漆黑的“奠”字书写在灯笼上,灯笼内亮着光,也是没有颜色的惨白,十分的诡异,这两个灯笼犹如接引亡魂一般,这昏暗压抑的世界里显得尤为醒目。
附近的老林此刻沙沙作响。
微风吹动着树干,摇晃着整片树林。
树林之中并非没有人。
一个叫万州的人连同其他两个驭鬼者还逗留,徘徊在这片老林之中,他们聚在一起,脸色似乎不太好,紧张而又不安。
因为他们迷路了。
迷失在了这片老林之中。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之前他们看到了灵异公交车突然恢复了启动,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冲出这片老林,然后赶到车上去,所以他们没有沿着那条蜿蜒的小路前进。
因为这样的话会耽误很多的时间。
所以他们选择了抄近路。
想法是没有错,但是哪里知道,等他们离开那小路,没入老林之中的时候却发现不对劲了。
原本不算大的一片老林竟没有办法再走出去了,而且就算是原路折返也再也找不到之前的那条小道了。
兜兜转转了一圈。
万州连同其他两位驭鬼者便在这地方彻底的迷失了,无法离开,也无法回去。
“这片老林果然没有之前看上去那么简单,这哪里是一片树林,分明就是一处鬼域,别浪费时间了,如果真是鬼域的话,那么除非我们找到这片老林之中的灵异源头,并且解决,不然,我们会被活生生的困死在这里。”
万兴脸色铁青。
他错过了公交车的启动,又脱离了其他人没有前去古宅。
兜兜转转,竟困在了这么一个鬼地方。
自己这三个人仿佛已经整个世界遗弃了一样,这里只有死一般的寂静,还有说不出来的诡异。
“这片树林看着小,但是迷失之后却像是无边无际一样,想要在这地方找到灵异的源头,只怕很难。”另外一个人说道。
“找不出来的话我们都要死在这里,已经错过了公交车了,再耗下去的话我们连古宅都去不了。”万州说道。
眼下没有办法离开,只能想办法找出那条小路,然后前往那栋古宅了。
“的确如此,那个杨间肯定是有离开的方法,他上公交车不是为了压制厉鬼复苏,是专门冲着这古宅来的,既然他敢来肯定是有所准备的,其他人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敢一路跟过去。”
“可惜,我之前的选择错了,本以为跟着你能够顺利的返回公交车,哪知道被你带错了路,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另外一位驭鬼者很责怪万州。
认为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想着抄近道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万州说道:“现在说这个有意义么?你以为我不想返回公交车么,我觉得就这么一点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谁知道会这样,而且以刚才那种情况来看的话灵异公交车启动之后随时都有可能开车离开,到时候晚上一秒我都上不去车。”
“宁争一秒,不赌一分,这道理难道不明白?”
“越是在这种紧要关头就越要谨慎,关系性命的事情怎么能马虎。”那个驭鬼者又道。
不过旁边那人却劝道:“都少说两句吧,现在应该是联手渡过这次的危急,而且你们没有发现么,似乎过了十二点之后这片老林越发的古怪了,似乎有什么古怪的动静。”
“我也觉得不太对劲了,不要停留在这里,往那边去看看。”万州也觉得心中莫名的发怵。
他不愿意站在这里浪费时间,又立刻行动了起来。
三个人此刻放下了争执,团结了起来开始思考如何求生。
都是驭鬼者,虽然精神有些不稳定,但至少还是理智,清醒的。
然而三个人往前走着走着,很快就停下了脚步,脸色顿时就变了。
因为在他们的对面,也出现了三个人影,因为树林昏暗,远远看去根本看不清楚样子,只知道是三个黑色模糊的轮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三个模糊的轮廓是朝着这边靠近,而且步伐一致,中途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绝对不可能是活人。”
三个人的脑海之中立刻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随后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走!
不等到远处的那三个诡异的人影靠近过来,他们立刻掉头就走,丝毫不带犹豫的。
虽然他们是驭鬼者,但实力有限,如果遇到了一只鬼他们还可以拼一把,但是眼下疑是三只厉鬼的身影在靠近,这还不跑的话那就是在等死。
然而他们掉头跑了没有多远,又再次停下了脚步,眸子陡然一缩。
远处那模糊的黑色人影再次浮现在了老林之中,这次身影并没有动,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
但这次的数量似乎有点多,那黑色的人形阴影轮廓竟达到了惊人的六个。
六个诡异的身影零散的分布在前方。
“再换一个方向。”万州此刻冷汗瞬间就布满了额头。
其他两个人也感到了毛骨悚然,哪怕那六个身影没有动,依旧能让他们止步不前。
回头一看。
另外那三个身影游荡在老林之中,并且在迅速的靠近。
一咬牙。
不敢停留万州几个人继续换过了一个方向逃离。
“也许刚才的几个身影是鬼奴,不是真正的鬼,我们或许太过谨慎了,这片树林纵然是有古怪也不可能存在这么多的厉鬼。”逃跑之际,左边的有一个人说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谁他娘的敢去赌,我们都是快要厉鬼复苏的人了,本身就是借着公交车续命,一旦碰到了真正的鬼我们根本就耗不起。”万州一边跑,一边想骂人。
真是倒霉到家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进入这么一片邪门的地方。
“你们看前面。”
最强修仙高手
突然,三个人再次停下了脚步。
前面的老林再次出现了诡异的身影,这些身影背对着他们,靠在一棵树上,同样没有动静。
不。
不是没有动静。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靠在树后的厉鬼身影此刻仿佛发现了万州他们三个人,竟一个个诡异的扭转了脖子,往身后看去……
一个个死气沉沉的冰冷脑袋,从树后探出。
一个接着一个,密密麻麻,一瞬间根本就数不清到底有多少颗人头探了出来,仿佛每一颗树的后面都有东西,亦或者一棵树就代表着一只鬼。
阵阵阴冷的风吹来。
满是冷汗的三个人,只觉浑身都冰冷,犹如进入了冰窖之中一样了。
这哪里是一片老树林……这简直就是一片鬼林。
难怪。
难怪之前逃入这里的时候,公交车内的厉鬼追来都不敢涉足这地方。
因为这里的凶险比公交车上何止十倍。
“完了。”
三个人此刻已经绝望了。
他们已经没有再去挣扎逃跑了,因为已经无路可走,这片树林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离开的路,周围全是鬼,根本就不可能活着离开。
恐怖的厉鬼身影从树后出现,然后向着三个人走来。
四面八方。
不停的浮现。
很快。
这三个人发出了几声临死前的绝望惨叫,随后一切的又再次恢复了平静。
林中诡异的身影又渐渐消失了,似乎是隐匿了起来,这里又是一片正常的老树林。
只是谁都没有留意的是,在这片树林的外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三颗树,让这片不大的树林多少增加了一点面积,而且这三棵树略显稚嫩,似乎刚长出没有多久,颜色没有其他树那般黑,略显发白,远远看去比较明显。
一阵阴冷的风吹来。
这三棵树跟着其他的老树一起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
对于这里发生的事情,杨间并不知道。
他待在古宅的第三个房间内,守着房门,等待着时间的过去。
古宅的晚上很平静,至少其他的驭鬼者没有闹出动静,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其他的驭鬼者如果遭遇到了不测的话那么是一定会发出动静的,这样一来其他人就会有所察觉,不至于
危险来领的时候毫无防范。
杨间此刻十分清醒,他脑海之中一只在记挂着三件事情。
隔壁上锁的房间,大堂里那具老人的死尸,还有大堂后面那口红色的棺材。
“房间和尸体我多少有些防范,但是那大堂后面的那口红色的棺材又代表着什么?”杨间心中暗道。
棺材这种灵异之物他不是没有见过。
当初鬼差就是从一口鬼棺之中孕育出来的厉鬼,恐怖无比,只是……孕育鬼差的棺材是黑色的,但是这口棺材却是红色的。
“在民间之中黑色的棺材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代表着棺中之人是横死的,红色的棺材代表着是寿终正寝,是喜丧,虽然只是一种说法,但以前的很多东西都比较讲究,比较忌讳,颜色的选定方便是不能随便的。”
“假设第一次关押鬼差的人是以前老一辈的驭鬼者,那么他选定了黑棺这个颜色,就间接的表明棺材里的东西很危险,同样的道理,这红色的棺材出现就表明大堂里的那个老人是寿终正寝,死得其所。”
杨间脑海里浮现了很多属于自己的记忆和知识。
都是一些民间的杂事,也不知道是鬼影读取了哪个人的记忆。
“头七代表着的是还魂日,有人推断头七那天大堂里的老人将要厉鬼复苏,这点是非常合理的,所以头七将是古宅内最凶的一天,兴许有可能团灭在这里的所有人,甚至包括我。”
“信也不一定是送给这个老人,虽然表面上这里只有这具老人的尸体才有收信的可能,但隔壁那上锁的房间可能还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且七天之后灵异公交车也有再次途径这里的可能,说不定会有厉鬼下车。”
“因此我敢肯定,邮局真正要信使做的事情,不是送信给谁,而是要信使如何活过这七天。”
通天眼
“这第一天已经开始了,这栋古宅一定会存在凶险,邮局绝对不可能让我们安全无恙的渡过第一天。”
杨间在认真的思考,分析信息。
而就在这个时候,古宅内此刻发生了动静了。
“砰!砰砰!”
声音是从古宅外传出来的,似乎是有谁在重重的拍打着古宅厚重的大门。
这个声音不算大,但是在寂静的夜晚却显得尤为明显。
“有人在拍门?”
一瞬间。
房间里的,老鹰,王风,大强,杨小花,乃至李阳都齐齐睁开了眼睛。
这种环境之下根本就不可能睡得着,只是尽可能的小憩片刻恢复体力和精神而已,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就能惊醒。
“又是敲门?”杨间脸色一沉。
他平生最厌恶两件事情,一是有人无缘无故的敲门,并且不说话,第二种就是下雨。
“谁,谁在外面敲门?”有人喝了一声,那声音是周登。
巫神 玄机入古
这家伙胆子还是大。
然而古宅外面没有人回应,依旧在拍打着门,而且声音很急促。
“一,二,四,六……这频率至少六只手在拍门。”
杨间听着声音,辨认情况。
“会不会是之前脱队的那万州他们。”李阳低声道。
他记得之前有几个人在外面等公交车重启,没有跟过来。
“我出去看看,你们就在这里,除非是我过来,否则任何人都别开门。”杨间觉得不能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他立刻握着那根发裂的长枪就推门走了出去。
一个拐弯,就来到了大堂的位置。
他看到了周登,也看到了几个闻声出来的驭鬼者。
此刻,所有人都站在大堂不说话,看着大堂中间那黑色的太师椅上的老人死尸。
“你们,又谁动了这具尸体没?”周登沉默片刻,询问道。
此刻,老人的那具死尸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动了位置,原本是在左边那张太师椅上的,却换到了右边坐下。
姿势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方位。
“刚才大堂没有人,我在第一间房间一直有留意外面的情况,而且谁会无聊搞这种恶作剧,搬动这老东西的尸体。”樊兴沉着脸说道。
古宅大外,那急促而又连续的拍门声越来越大了。
众人心中渐渐冒起了一股寒意。
“我记得古宅外面的门是没有关的……”
不知道是谁冷不丁说了这么一句。
其他人闻言全部都齐刷刷的回头看去,但是视线被一面墙壁挡住了,看不到前院发生的一切。
门是开的?
那么外面是什么东西在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