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仙戀之雙生劫 txt-第三百六十六章 血染白衣推薦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虚空传送阵是界主们抵达宇宙各界最为快捷的手段。传送阵一旦亮起,无论多么遥远的距离,都能在一瞬间抵达。
之前西门天就是想去寻找虚空传送阵,结果在混沌中遭到了混沌异兽的追杀,迷失了方向,最终才发生这一系列离奇曲折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我想要找传送阵?”西门天虽然论实力略弱于无极老祖,但却丝毫不惧他。倘若真的生死对决,虽然自己的赢面比较少,最少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见西门天还是属于蓄势待发的状态,无极老祖也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万一激发起这个白衣界主的死志,换来的可能是以命搏命的绝杀。
“看得出来,你修炼的时间并不长,应该在百万年以内吧。”无极老祖一边说,一边将手中捏住的奉天剑松开。百万年内的四等界主,已经算是天资聪颖的存在了。
西门天瞳孔一缩,杀意不由得淡了几分。如此近距离,这紫须老者居然还敢把奉天剑放开,显然是先一步暴露了他的弱点。
“你不怕我突然出手吗?”奉天剑化作光点归入识海,星目正对那双充满深意的眸子。
无极老祖可不知道,西门天两世修炼加起来也不过四万年,尽管他贸然猜测,恐怕也远远想不到这个白衣界主天赋和气运居然如此之高吧。
“等你活的时间越长,你就越明白生命的可贵了。所谓至切的情感,所谓威名,在永恒面前都不值得一提。唯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界主已经拥有永恒的寿命,足以无限制的享受自己的生活。由于力量来源于神,无论如何修炼都永远都不可能超越神主。
从宇宙初开之时到如今,不知涌现出多少界主强者。有大杀四方,有威震数界,还有纵横永恒界,甚至敢于挑战神主权威的。
纵然在洪荒中闯下了威名,可是这威名又有何用?随着时间的流逝,终将消逝在时间长河之中。就像传说中役使万界界主,与神主一战的大能,如今又有几人知其名,又有几人见其真容?
“这是你的道理。”西门天当然清楚无极老祖的意思。
过了数千万年乃至数亿年,身边早已无可牵挂,那唯一证明自己存在的只有活着了。他说的并没有错,反而是无数界主的选择。
可西门天不一样,他还有执念,有一道两生两世的劫难还等着他去完成。当他还是仙王时就在神主祠前扪心自问,情,究竟为何物?
神级灵魂 木恒
倘若真的能救出她,哪怕只能相见一面,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西门天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想法,但只要信念还在,他就永远都不会放弃,哪怕可能是最坏的结果。
木樨 花
“随我来。”无极老祖自然也不会和西门天争论这些话题,转身踏向虚空,身形一闪而逝。西门天略作犹豫,最终还是化作剑影跟了上去。
紫须老者的速度不疾不徐,像是在刻意等着西门天。西门天亦紧随其后,时不时从星辰边绕过。
“前辈。”驻守在本界的五等界主见无极老祖带着一个白衣青年穿过界域,不由得露出诧异的神色。
“嗯。”无极老祖一点头,继续撕裂空间,向东行去。
“前辈。”
“师尊。”
“太师祖。”
西门天也不曾想到,这个无极老祖居然在这诸界之中颇有威名,基本上大部分的五等界主都认识他。
“无极老鬼,你怎么带了一个小娃娃过来?”一个拿着酒葫芦的魔神狂笑了一声,一只手就要向西门前抓来。
“小娃娃?”虽然界主之躯比魔神躯体要小上许多,但眼前这个魔神只不过是四等界主中的垫底角色,也敢如此放肆。
西门天双目一凝,天剑虚影携造化之气刺向手掌。
“这……”魔神一阵气血翻涌,被强大的反震力震的蹭蹭后退几步,惊疑的目光望向这个不起眼的白衣青年。直到这一刻,他才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白衣界主的实力。
西门天没有理睬这所谓的陌生人,而是继续跟着无极老祖前往传送阵。在途中,他亦暗暗的将界主之识铺开,以此观察是否误入了阵法。
这一路上出奇的风顺。除了零零星星在虚空中穿梭的一些界主以外,就是漫天的星海。之前吃了暗亏的魔神也没有前来报复。
“看,那个就是传说中的虚空传送阵。没想到这里的传送阵居然要比奉天界曾经的虚空传送阵要大上数倍。”奉天剑迫不及待给西门天指明了方向。
在曾经的征战中,自己也随前主人坐过虚空传送阵,对传送阵显然有一个比较直观的感受。
“在哪里?”西门天一指,像是在问奉天剑,也像是在问紫须老者。他所指之处,只有漫天美丽而又璀璨的星河,并无一点虚空传送阵的踪迹。
“传送阵就在前方,不知阁下可否将我两个徒儿的神纹归还于我。”
神纹,是神主赐予力量的一种外化形式,在一定程度上蕴含了界主的力量和根本实力。
因此,神纹就是一个界主的核心,虽然西门天之前杀死的两个是五等界主,但对于无极老祖而言,哪怕是一点点的神主之力都不愿放过。
“所以你就布下大阵,装作与我交好的样子,实则想要引我上钩 ,并且主动露出破绽,只为有十足的把握来杀我。”
西门天看着流光溢彩且蕴藏的巨大能量的传送阵忽然笑道,并没有急着进入到传送阵之中。
“起阵!”无极老祖眼见计划败露,连忙大喝一声,数个隐藏在周围的界主纷纷出现。
“我猜,你的身上一定有一件防御类的神器和隐匿类的神器吧。”西门天一开始也不敢想无极老祖居然有足足四个神器,但是经过刚刚无数次的推演,他也不得不开始准备应对之法。
宇宙纷乱,物竞天择。不相信任何界主,抛弃一切感情,以神的思维来纵观万物,这是南宫云对西门天的提示。
“看来,今天是要血染此地了呢。只是不知道倒下的究竟是谁。”西门天语气像是开玩笑一般,只是愈到最后声音愈加森冷。
奉天剑出,一出手就是混元剑诀的终式!这一剑,是问道之剑!
“你是……”布下的大阵还没有来得及运转,无极老祖就惊恐的捂住了脖子,一飙带着碎裂界识的魂血洒出。
“我不是他。”西门天弹了弹身上的血,略皱了皱眉,言语间颇为疲惫。
虚空传送阵的光柱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