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第888章 女人的八卦之心 !展示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超级资源大亨
吴骏记得自己应该是见过林四福,但没留下什么印象。
但林四福对他的印象就太深刻了。
现在整个平山县的大小官员,谁不知道小吴庄吴总啊!
原本寂寂无名,没有任何资源的北齐乡,现如今一举成为全县综合实力数得着的乡镇。
北齐乡几乎快要超过李氏集团所在的李林庄乡,眼看就要后来居上成为了全县第一了。
北齐乡能有今天的成绩,不就是沾了这位吴总的光吗!
就连北齐乡旁边的王坡乡,年底的时候也搭上了吴总的顺风车。
困扰王坡乡已久的民生大难题,三言两语就被吴总给解决了。
现如今,全县区域内的乡长们都有了一个共识。
只要是跟吴总搭上关系,肯定是有好事儿发生!
林四福现在有种好事儿年年有,今年到咱家的感觉。
林四福主动迎出门,热络地招呼道:“吴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林四福的媳妇和一对儿女也主动和吴骏打招呼。
吴骏面带微笑一一回应,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就像是老朋友见面一样自然。
在一个位置上待久了,吴骏现在逢场作戏的能力也见涨。
一帮人在门外客气几句,吴骏和林晚荣被请进了家。
一进门就被暖洋洋的暖气包围,身上的寒意瞬间消退不少。
林四福家虽然不是什么别墅豪宅,但归置的整整齐齐,取暖设备也比较齐全。
林四福的老婆帮着端茶倒水,说话也细声细气,很和气的一个人。
一对儿女年纪还不大,看样子都是学生,被林四福打发回屋里看书了。
吴骏坐定后,直接开门见山道:“大过年的还有事来叨扰林乡长,委实有些不应该。”
天黑之前,吴骏还要和林初秋一家返回县城五洲大酒店,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便也不再和林四福绕圈子。
林四福一听吴骏这话,心里忍不住有些激动:“吴总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只要是我们林家坳能做到的,绝对不会敷衍吴总。”
吴骏道:“是这样,我和林叔刚从贵乡的小学过来,我看咱们小学的条件很是简陋,老师的居住环境也让人堪忧啊。”
林四福一听吴骏这话,心里顿时亮堂了,已经把吴骏此行的目的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
“吴总说的是啊,这个问题我也向教育局那边反应过很多次了,但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也没什么办法。”
林四福压制住内心的狂喜,一脸为难道:“吴总可能对咱们县里的教育情况不怎么了解,虽然咱们县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但还有很多生活在山区的孩子们没学上,比我们林家坳更苦难的地方也还有不少,县里在这方面的经费实在有限。”
“所以,我想给贵乡捐一所学校,学校的软硬件设施就照着市里的标准来。”吴骏直接处说了此行的目的。
按照市里的软硬件设施标准来?
林四福一听吴骏这话,牙都要乐歪了:“那感情好啊!我代表我们林家坳乡全体乡民谢谢吴总为教育事业做出的贡献!”
“原来的小学位置太偏僻了,我感觉孩子们上下学不方面,施工的话,好像也不太方便。”其实,吴骏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不想让周映雪继续呆在坟地周围。
林四福附和道:“吴总说的对,原址建校动起工来是不太方便,我们乡里会配合吴总行动,重新规划一处建学校的地块儿。”
乡里的土地不比市里,一块儿地不值几个钱,和吴骏捐建的学校相比更是不值一提。
辽末悲歌 周蓦
而且,这次吴骏捐建的学校是照着市里的小学标准来。
这么好的一座学校,自己给规划到坟地里,那不是暴殄天物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叫外乡人看了,还不得笑话死自己。
不用吴骏说,林四福也会规划一处差不多的地方。
这所学校建起来,那就是林家坳乡的脸面。
吴骏继续道:“等过年,我会联系施施工队,我手头上有些这方面的资源,工钱料钱林乡长都不用操心,只需要规划出来一片建校的地方就可以。”
林四福点头道:“好好好,吴总放心,不用过完年,顶多三天我们就会研究出来一块儿建新校的地皮,绝对让吴总满意。”
“林乡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吴骏话锋一转道,“我这儿还有件事需要林乡长帮忙。”
林四福点点头道:“吴总您说,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几句话的功夫就从吴骏哪儿得了那么大的好处。
林四福现在巴不得吴骏多拜托他一些事情呢,来者不拒。
吴骏又道:“新校区还得过段时间才能投入使用,我的意思是,我先出一笔钱,先把旧校区的条件改善一下。”
“吴总有心了,学校的条件确实太差了些,周老师一个女人住哪儿太委屈她了。”林四福感叹道,“实不相瞒吴总,我爱人不止一次去劝说周老师晚上来我们家住,劝了几次都没劝动。”
“是啊,映雪那孩子性格和她妈一样,自己认准了的事情,谁也劝说不动。”林乡长夫人在一旁一脸无奈地感叹一句,“那傻孩子,只有在学校有学生的时候怕冻着孩子们,这才肯生火,孩子们前脚放假,她后脚就把火给熄了。”
林夫人说到有关周映雪的事情,忍不住眼眶一红,眼角有些湿润。
“周老师她……”吴骏听到林夫人说起这些,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那可是自己的老师啊!
“这林夫人可真是位活菩萨啊……”林晚荣之前就看乡长夫人眼熟,但忘了在哪儿见过了。
这会儿,他终于想起来了。
自己去给学校烫房顶的时候,当时林夫人也在场。
结算工钱的时候,也是这位乡长夫人抢着结的账。
看得出来,林乡长一家对学校和周老师那边也很是惦记。
“对了吴总,我冒昧问一句,您跟映雪是?”话题聊到周映雪了,林夫人有些好奇地问道。
女人到底是八卦的动物,从吴骏进门道明来意的时候,林夫人就想问他和周映雪之间是什么关系了,一直忍到了现在。
最终还是忍不住内心猫抓一样的痒痒问了出来。
林四福有些无语地看了眼自家老婆,女人的八卦之心,藏再深也藏不住啊!
吴骏看向林夫人,笑了笑直言相告道:“周老师是我的恩师,如果没有周老师的教育栽培,也不会有我的今天。如今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就,回报一下周老师也是应该的。”
林夫人闻言惊讶道:“呀!吴总和映雪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呢!难怪难怪!吴总有心了,映雪有你这么一个学生,是她的福分。”
林四福听了在一旁击掌笑道:“吴总和周老师这层师生关系,可不就应了名师出高徒嘛!”
吴骏摆摆手谦虚道:“周老师肯定是名师,我可算不上什么高徒,只不过是运气比普通人好一点罢了。”
林四福笑道:“吴总谦虚了,我可是听乔县长说了,您当选了今年咱们冀北的十大优秀青年,这还不算高徒嘛!”
一旁的林夫人恍然大悟道:“哦哦哦,我说怎么看着吴总这么眼熟呢!十大优秀青年的颁奖典礼我看了,原来在哪个时候我就见过吴总了。”
夫妻俩一唱一和,双剑合璧,把吴骏捧得高高的。
不愧是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夫妻,两人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的心意了,共同出击。
吴骏感觉林四福能有今天的成就,林夫人怕是功劳不小。
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儿,谁闲的没事儿看哪种颁奖典礼啊!
就连吴骏这位获奖者都懒得去看重播和回放,更可况是其他人了。
林夫人说她看过颁奖典礼,吴骏对此保持怀疑。
吴骏虽然心里被恭维的很舒服,但脸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摆摆手道:“什么十大优秀青年啊,不过是个虚名而已。”
林晚荣今天受到了太多刺激,已经有些麻木,或者说是迟钝了。
所以,当吴骏“十大优秀青年”马甲被林四福抖落的时候,他也已经不像是一开始那么震惊和惊讶了。
吴骏身上有太多太多的光环了,随便摘下一个都能震慑四方。
吴骏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带着的手表,不知不觉,这会儿已经下午三点多。
再有两个来小时就黑天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种天气之下走夜路简直就是找刺激,吴骏不想找那个刺激。
待会儿把林初秋一家送到酒店,他还得回家。
年三十晚上,当然还是要和父母一起跨年。
“这样吧,我先给林乡长10万块钱,您呢,以乡里拨款的名义先给周老师那边置办一些过年的年货,以及过冬的采暖设备。”吴骏看向林四福道,“我们周老师的脾气我也知道,如果我直接给她的话,她肯定不会要,所以,还得麻烦林乡长带我去跑一趟。”
林四福拍着胸脯保证道:吴总有心了,您放心,一会儿我联系几个乡里的同志,一起去周老师哪儿慰问,一定把东西送到她手上,让周老师过个好年!”
“林乡长办事我肯定放心,我现在给你转账吧,转完账,我和林叔得走了,一会儿还要赶回县城。”吴骏点点头笑笑,伸手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打开了支付软件。
“好的吴总,一会儿路上开慢些,安全第一。”林四福也不扭捏,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收款码后递了过去。
这笔钱,他一分钱都不打算动,所以收的心安理得。
吴骏扫码转账给林四福十万块钱后便收起手机,同时起身和他告辞。
“吴总慢走,一路顺风。”林四福夫妻俩把吴骏和林晚荣送出了门,直到看不到两人的身影,这才转身回家。
夫妻俩一边往屋里走,林夫人有些好奇地问道:“老头子,你觉得那个吴总怎么样?”
林四福顿了顿说道:“尊师重教,知恩图报,年少有为,不骄不躁。”
林夫人笑笑说:“还别说,你这四个成语用在那位吴总身上,一点儿也不突兀,这些品质我在他身上全看到了。”
“是啊,四十年前,咱们平山出了一个李当李总,四十年后,又出了一位吴骏吴总,而且啊……”林四福一边走,一边说道,“而且,我感觉吴总的成就肯定远远超过李当李总,现在已经有这方面的苗头了。”
林夫人有些惊讶道:“他还那么年轻,在你看来就已经可以和李当相提并论,没想到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
“这也算高?我感觉,我还是太保守了一些,太低估了吴总的实力了。”林四福摇头笑笑,人已经迈进了屋内。
“年纪轻轻就已经可以和李当相提并论,这也算低估?”林夫人摇头笑笑,跟上当家的步伐回到屋内。
……
吴骏和林晚荣告别林四福夫妇后,便开车直奔林晚荣家。
此刻天空中还飘着雪花,但势头已经明显没有来的时候那么大,越来越小了。
看着势头,说不定明天的,最晚后天,剧组就可以开拔离开冀北了。
下午四点左右。
吴骏和林晚荣出去了几个小时后,总算办完事儿,又回到了老房子。
“吴总,爸!”林初秋在屋里听到院子里脚步声和交谈声,一掀棉门帘从屋里出来,三步并做两步朝两人迎了上去。
看到吴骏和林晚荣去而复返,安全归来,林初秋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
昨晚加上今天一下,降雪量已经有三十多公分,路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这样的恶劣天气下,两人开车出门,想不让人担心都难。
不过,担心也只是在心里担心,林初秋并不表现在脸上。
林初秋一边迎着吴骏往屋里走,一边问道:“吴总,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吴骏点头笑笑说:“多亏了林叔带路,很顺利,人见到了,心意也送到了。”
林初秋点点头说:“哦,那就好,没白跑一趟。”
吴骏问道:“你和阿姨准备的怎么样了,准备好了的话,咱们这就出发。”
“都准备好了,就等您和我爸回来了。”
林初秋一句话说完,换了一声崭新衣服的林妈妈掀开门帘从屋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