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奪運之瞳-第1147章 圍殺【求訂閱】看書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夺运之瞳
这里已经成为了神魔始祖与神魔殿堂的战场,自无尽岁月前,就是同一种族的生灵,甚至有着某种血缘关系。
如今他们已经成为对抗的敌人,相互对峙,帝尊他们已经停手,而世界树在神魔始祖投影出现的瞬间就停止了动作,粗大的枝干凝滞在了一旁,没有任何的动作。
虚空之上的混沌不断翻滚,最终那竟出现一双眼睛,没有瞳仁,透发着璀璨光芒,周围混沌翻涌,只有那一双眸子射出异常刺目的光华,显得极其妖异而又神秘。
那是透过混沌大道,映射出的一双眸子!
不知神魔始祖的本体已经复苏到了各种地步,这种异象实在太过惊人,似乎可以隐约影响到外界。
轰!”天塌地陷,苍宇上的高大身影,挥动神魔拳,气吞万里,向着神魔始祖的投影打去,一往无前。
一吼天地崩,神魔殿堂气吞万里,横断苍穹,像是一座大岳般镇压八荒,挥动神魔拳,所向无敌。
在这一刻,气贯苍宇,拳力霸天绝地,虚空都在战栗,随着他的拳头而剧烈抖动!
当!”一缕道光自神魔始祖的指间崩出,抵住了骇人的拳芒,任那森森寒气袭来,周围的虚空在崩碎,像是在迎击一片汪洋巨浪,然而其躯却纹丝不动,静若磐石。
“镇!”
神魔始祖浑身迸发道芒,像是一挂挂银河在炸开,太过璀璨了,凝聚成了至高无上的道则。
这些光芒凝聚在一起,发出铿锵之响,竟然铸成了一个牢笼,能镇压万灵,可锁困大道。
完全是由大道构建的,每一个符文都炽盛无比,像是在燃烧,无比的繁奥,不能揣度,皆流动着至强的道则力量。
“铮!”、“铮!”……神魔殿堂弹指,一道道通天道芒飞出,化成了大片的光雨,那是神魔之力,盖世无敌!
所有光芒全部打在了牢笼上,让一条条巨大的大道之柱暗淡,不能临近,挡住了牢笼的镇压。
“道殇!”
神魔殿堂道则横贯古今未来,雾霭澎湃,各种神魔在混沌当中嘶吼,恐怖之极。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然而,神魔始祖双手齐动,轻轻一划,道则交织而衍化,有一种古朴而至强的道韵。
“你可曾记得,你一直都不如我。”神魔始祖的眸子中有一种光芒一闪而过,太过慑人。
“轰!”在这一刻,神魔殿堂的手臂化成了一把巨大的长剑,长达数千丈,血肉成刀,而且暴涨,雪亮刺目,寒气逼人。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一切都可以顺手拈来,见招拆招。
轰!
此时,神魔殿堂斩出的剑光,剑意宏大无边,压盖世间,简直像是大道在压落,演绎大道之力!
轰!
一剑之威,划破虚空,斩开大道,他到了神魔始祖的近前,两人间各种能量不断碰撞,太激烈了。
“嗡!”
突然,神魔始祖捏法印,玄妙莫测,吸收虚空中所有游离的能量,如同在吞天,星海暗淡,无尽精华向这里凝聚而来。
他在大口吞咽,同时,他在催动自己的道,气象宏大,震慑九幽,全星海都在颤抖着。
他展开了绝杀,本身为无敌生物,此刻却还要掐印,足以看出这神通的不凡!
轰!
神魔殿堂被击的倒飞了出去,躯体上浮现裂痕,他被击伤了。
一刹那,神魔始祖又到近前,一掌镇压苍宇,遮拢一切,发出慑人的光芒,通体晶莹,弥漫出的血气混合着许多大道符文,压制一切。
神魔殿堂也在施展手段,不断爆发光雨,而自身更是绚烂光辉浩荡而出!
生死搏杀,到头来这里大道扭曲,一切都模糊。
砰!
神魔殿堂化身摔倒出去,半边身子开裂,就连眉心那里都有一个指印,差点就被神魔始祖一指洞穿头颅。
实在太惊险!
而另一边,神魔始祖的躯体也有点点璀璨的血液逸散而出,终究没能彻底无视神魔殿堂。
“杀!”
神魔殿堂厉喝,凌空而起,手捏拳印,看起来如太古战神,挥拳后,简直要打破天地,问道永恒。
砰!砰!砰!
一拳又一拳,他将神魔始祖轰的倒退,原本满身就是剑痕,现在则在龟裂。
噗!
神魔始祖解体,脸上有情绪的波澜,不再那么的漠然,他在一瞬间被轰开了,四分五裂,伴着血雨。
神魔殿堂踉跄后退,自身站立不稳,他也重伤,各种能量侵蚀其身。
天地寂静,渊族生灵都傻眼,心中悸动,灵魂都在颤抖,始祖被人打裂了?
轰隆!
然而,神魔始祖的身体发光,晶莹绚烂,如同不朽的物质组成,而后重新组合,越发的深不可测。
最强魔帝 碟冰
哧!
下一刻,回应给他的是一道剑光,神魔殿堂出手,向他立劈,惊世剑芒划过黑暗的虚空!
盖世
神魔始祖无声无息从原地消失,出现在远处,漠然的看着他,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残躯残魂,能与我一个道投影战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限了。”
“再加上我们呢!?”代轮回之主踏出,帝尊与地藏王同样踏出,与神魔殿堂化身屹立在一起。
世界树瞬间膨胀起来,一条条枝干从虚空中浮现,璀璨无比。
“你不要插手,先离开这里吧,一道化身而已,刚好掂量掂量这个时代的生灵。”
神魔始祖对世界树道,并不想让他参与进来。
世界树没有多说,听从神魔始祖的吩咐,带着其余的渊族生灵离开了这里。
远方,起源古树同样围了过来,要共同围剿神魔始祖。
神魔始祖不是一个爱惜羽毛的人,之前齐天王战起,都未曾见他出手,此刻居然特意嘱咐世界树离去。
这让在场的人精们都有一些异样的想法。
“怕我们将世界树毁掉,你无法从唯一道界中出来了吗。”
帝尊望着世界树离开的方向,蕴含深意的开口。
“不用试探什么,想做什么就去做,毕竟一切也都只是徒劳罢了。”神魔始祖看不出任何异常,依旧淡然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