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txt-第一千兩百九十一章 急轉直下看書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武媚娘柔声细语:“……这般下去,妾身觉得有些愧对郎君。难得遇到一个他喜欢的,以善德女王的身份又不可能嫁入府中兴风作浪,何不成人之美呢?再则说来,如今郎君西征,餐风宿雪刀光剑影的,多苦啊,万一善德女王当真出了意外,待到郎君回京,会是何等伤心?咱们女人啊,总不能只顾着自己的喜好,亦要多想着自家男人才是。”
并不是她不“好妒”,“好妒”乃是女人天性,无论怎样压抑隐藏,总归是会有一些的。不过她素来大气,只要影响不到她在府中、房俊心目中的地位,便不会做出那等狠辣之事。
高阳公主金枝玉叶,无论如何都是正室大妇,她动摇不了。萧淑儿贤淑温婉、名门闺秀,性格亦是外柔内刚,但是入府以来安守本分,从不掺合府内府外的具体事务,乖巧懂事。
这两人与她没有本质的冲突,自然乐得彼此交心,家宅安宁。
至于善德女王,亦或是她自己的姐姐武顺娘,不过是男人贪花好色尝尝鲜罢了,既不能娶回府中,又不能与她分庭抗礼,何需去做那些恶事搞得天怒人怨,最终导致郎君于自己离心离德?
高阳公主素来大气,许是因为她自己出身高贵、金枝玉叶,觉得旁的女子纵然容颜秀丽、温柔内媚,也不可能威胁自己的地位,所以从来不在意房俊的房中事,虽然房俊在这方面的做派堪称典范,绝无任何可以指摘之处。
但是面对善德女王,看着对方那种优容华贵的气质以及秀美柔媚的风姿,再加上新罗女王的身份,却有些心中不服。
爆笑穿越:史上最无良夫妻
不过此刻听了武媚娘的话语,自是深以为然,点了点头,话题一转:“居然被岔开去,忘了正事儿。”
武媚娘奇道:“什么正事儿?”
高阳公主笑道:“自然是换上甲胄配上腰刀,陪着本宫在这里坐镇中军咯!怎么,难不成还要让本宫亲自给武娘子你更衣?”
……
公主殿下一身甲胄,英姿飒飒坐镇中堂,虽然有些玩闹成分,但是在府中家兵、奴仆们看来,却无疑增添了一颗定心丸,愈发上下一心,坚决守护府邸不受叛军蟊贼冲击,气势旺盛。
*****
李承乾坐镇兴庆宫,城内城外的消息潮水一般涌来,由马周详细归纳择取之后报于他知晓。
当收到长孙冲落网、侯莫陈虔会被软禁的消息之后,李承乾长长语吁出一口气。
他起身来到墙壁一侧,负手看着墙壁上的长安城附近舆图,上面有马周根据各处消息汇总之后标注的信息。在城南、城西、以及城北渭水一带,皆有小小的黑色旗子贴在上面。
马周道:“关陇各家已然聚集众多私兵、奴仆、死士,甚至有不少兵卒脱离军队汇入其中,总数不下于三万人,分散在城外各地,各家皆有出类拔萃的族中子弟统领。另外,城中各处关陇门阀的府邸之内,亦发现大批人手,显然早有预谋,耗费时日潜入城中。城内城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一声令下,即刻发动兵变。”
舆图之上,敌我分明,关中局势一目了然。
固然长安周边已然有数处小黑旗所代表的的关陇势力聚拢起来向着长安方向移动,但是自“百骑司”冲入赵国公府之后,这些小黑旗都已经停下,甚至有两处开始缓缓后撤,显然是受到了长安城内的消息,打起了退堂鼓。
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领头人,杀伐决断指明方向,才能奋不顾身向死而生。眼下关陇门阀群龙无首,各家之间相互仍有猜忌之心,已然不是当年自魏入周、弃周立隋、甚至灭隋入唐之时那般亲密无间。
一宠成瘾:总裁上司来敲门
凝聚力可以使得大家拧成一股绳,从而攫取权力,但是权力却反过来腐蚀了凝聚力。人一无所有的时候最是慷慨激昂视死如归,能够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战友,义之为先利在其后,舍弃小我成全大我不在话下。
然而利益越大,分歧越大,这就是人心。
没有长孙冲从中串联,没有侯莫陈虔会振臂一呼,势力强劲的关陇门阀就只是一团散沙,觊觎利益却又相互忌惮,唯恐自己冲锋在前却被同伴在背后狠插一刀,拼得血流满地却终究做了嫁衣……
“马府尹认为,关陇这一次的谋划还能否进行下去?”
李承乾心神放松,拿起一旁的茶杯呷了一口茶水,笑着问道。
父皇驾崩的消息严密封锁,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捅出去,即便是关陇门阀亦是如此,否则他们所谋划的兵变就不是“兵谏”,而是谋反。只要能够将眼下这个危机抗过去,待到李绩引领数十万东征大军回到关中,便大局已定。
马周束手而立,蹙眉看着墙壁上的舆图,沉声道:“殿下似乎忽略了赵国公?”
岂止是李承乾?便是李靖、萧瑀等人,亦都不约而同的将长孙无忌排除在危险之外……
李承乾放下茶杯,走到书案之后坐下,轻松道:“非是忽略赵国公,而是辽东距离关中万里之遥,此时又正逢严冬,路途险阻,再是轻车简从,没有两个月也休想回到长安。赵国公年事已高,这些年更是养尊处优,如何经受得住这般万里迢迢的舟车劳顿?若是赶路急了,身体根本熬不住。”
按部就班的赶路,怕是要等到年后才回。若是赶路赶得狠了,一把老骨头岂能受得住折腾?大抵回到长安也是奄奄一息,哪里还有精力主持大局……
马周却依旧不能释怀,提醒道:“虽然水师尽在苏定方手中,但长孙家与江南士族多有合作,海贸也好,南北通商也罢,商队之中舟船众多,万一有海船冒着北风严寒出海接应,必然会大大缩短路程所需时间,且能够得到良好的歇息。”
如今辽东大雪封山,燕山之北的道路不通,返回关中只能自幽营二州向南沿着海边低矮通道取道榆关进入河北,然后西行。这一段道路正好绕着渤海拐了一个大湾,行程近千里。若是自盖牟城亦或没沟营等处大河出海口登上海船直接抵达榆关之南的卢龙,不仅缩短了行程,更会节省十余日的时间。
别说什么结冰封海,水师能够凿碎海冰将辎重军械运往平穰城,长孙无忌又岂能无法登上海船?
以长孙家的势力,足矣做到这一点。
马周又补充了一句:“而且,臣下曾听闻在岭南一带,有山越人擅于饲养飞鸽,能够驱使其传递书信,最远可达千里之遥。”
若是长孙无忌乘坐海船抵达卢龙登陆,而在卢龙当地早有长孙家的人带着这种信鸽接应,将长孙无忌的命令以这种方式快速传递至长安,哪怕其尚未回到关中,却也可以暗中主持大局。
李承乾悚然而惊:“居然还有这等传信方式?”
飞鸽居然还能飞越千里传信?简直匪夷所思,区区一只飞鸟如何能够跨越千里识得归家之路?
马周郑重道:“千真万确!”
据说这种飞鸽传信的方式只是岭南深山之中山越人所用,当地山岭纵横路途难行,有人出门一次若是半路有事很难及时回家,这时候只需携带一笼鸽子,将信息写在之上绑在鸽子腿上,放飞鸽子,鸽子天性恋家,且拥有识途之天赋,自己便飞回家中,将信息传回。
虽然长孙无忌未必知晓此等传信方式,可凡事只怕万一……万一长孙无忌正好知晓呢?对于眼下岌岌可危的局势来说,一丝半点的风险都不能承担。
李承乾登时心中惊惧,道:“孤这就传令城中军队,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然而未等他下令,外头便有内侍小跑进来,惊慌道:“殿下,大事不好。侯莫陈家的家兵已然自城门入城!”
“什么?!”
李承乾霍然起身,不可置信的惊呼一声,果然被马周给说中了,若是没有人暗中组织、调兵遣将,关陇门阀岂能这般快速的反应过来,甚至悍然入城?而眼下具有这般威望、能力的人,也只有长孙无忌。
刚刚自己还暗暗窃喜,以为长孙冲被捕、侯莫陈虔会被软禁,关陇门阀群龙无首,危机已然接近消除,却不料只是片刻功夫,局势便急转直下。
兵变已然势不可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