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官企 ptt-第379章 這個傾述要聽推薦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中午下班的时候,在厂区中央大道上,远峰被三个工人拦住。
神仙女同居的坏小子
这样说,不太准确。应该是三个工人在前面走路,其中一个回头,看见后面的远峰。这个回头看的工人对工友说了句什么,三个工人就站住了,等着远峰近前来。
“远董。有件事,你得管一管。”
“说吧。”
三个工人同时说起来。远峰不知道是听哪一个的好了。
“听你们说的,是同一个事情。你们都说,我听不明白。”
有两个工人就收了话头,让一个人说了。
工人反映的是现在的生产,量大,大家手头上的活计多,加班频繁,收入却没有增加多少。明显是增加了百分之五十的任务,却给了一小半的加班费。
这账,明显算得不对了。
“你们三个,是一公司的吧。”
“远董。你知道我们啊。”
依旧寂寞 蒋偲昕
“我在车间巡视时,在一公司看见你们干活。这就记住了。”
“远董。就你说,这样的加班,是不是望我们工人呆?”
远峰说:“这个事,我记下了。我来核实一下。如果情况像你们反映的一样,这要纠正。按劳取酬,这是劳动法规定的。”
“远董。还是你最好讲话。我们向方元厂长反映了,他说其它公司都这样做。这样的核算,不是独家。”
方元是一公司的经理兼生产厂长。这个分厂,以前叫总装分厂。
又一个工人说:“远董。我们反映的这个事,会不会给你增加麻烦。”
“麻烦?”远峰笑着说:“如果大家都能这样反映情况,不算麻烦。这是相信我。说明我远峰,能够帮职工们说话。”
“就是,就是。我们就是这样想的。”
远峰很重视三个工人反映的这个情况。下午上班后,叫来生企部负责人研究。他说了工人们反映的问题,没有废话,直接给出指导意见。
“远程集团已经恢复到正轨上来,加班要有度。”
生企部在上次机关大调整人员大分流时重新组建起来,由当时的劳动人事部,生产部,动力能源部,企管部合并而成。人员也由当时四个部门的近五十人调整到只有九个人。
现在的部长是司马勇强,副部长束凯和陈劲。
司马勇强在合并前是动力能源部的部长。束凯是生产部的部长。陈劲是企管部的部长。劳动人事部的部长筱平调到纪委当纪检员。
副部长陈劲每每坐在远峰面前时,就会有异样的感觉。曾经,他跟郑晓海比较紧。郑晓海当了一两个月的董事长,期间,把陈劲由企管部的副部长提为部长,把当时难讲话的肖部长调离。
远峰当董事长后,组建生企部,却把陈劲留下了。这让陈劲意外。
后来,陈劲和部长司马勇强提及这事。司马勇强告诉,远峰看中的是人的能力。有能力,就用。没能力,不用。
知道是这么回事,陈劲才从诚惶诚恐中缓过劲来。他就又有了发现。在远峰面前,你有观点,必须说,说错了,没关系。如果,当和事佬,人云亦云,远峰反而不高兴,甚至要你挪位。
现在,听远峰抛出这个课题,陈劲有话要说。
陈劲说:“加班说明市场不错,产品供不应求。在这种情况下,加班应该。至于度的问题,不好把握。”
“这是实情吗?”远峰问了。他问了后,跟出来一些说法。
即便是实情,会不会掩盖了什么。
如果真的是市场形势大好,那不是加班就可以解决的,而是应该增加生产线,或者多开一班,由两班倒,变成三班倒。
为什么要加班?
加班,通常只是一个临时的应急手段,而不是常态化。
我们说,要守法。
随意把八小时工作变成十二小时工作,是守法吗?
劳动法规定的是八小时工作制。
长期加班,让工人们身心疲惫,对于企业的凝聚力,是有大影响的。
掰 直
束凯说:“远程一直提倡的,多做奉献。”
远峰问:“让职工们多工作,少给报酬,就叫奉献吗?曲解了。”
“……”在座的三个负责人相互看了,不再说话。很显然,远峰站在工人们的角度上,在帮工人们说话。
远峰说:“我突然想啊,把所有的管理者工资下调,每个人奉献出百分之三十的工资,应该不影响生活吧。这百分之三十,当成给远程公司做奉献。”
“……”所有的人有话要问,却不敢问,不免要腹诽,董事长这话,是认真的吗?
远峰笑了,说:“我知道,这样做了,我会被人骂的。同理啊。工人们为什么背后骂我们管理者不仁。
无私奉献,是一种倡导的精神。但这个,不能成为我们管理上无能的借口。远程之前有这个提法。也提了多年。结果呢,职工们奉献的真不少,企业却差点破产了。
给职工提高工资,不要与无私奉献扯一块说。再说,职工们的工资,总体来不高。这个,你们部门,也要研究。怎么样把职工们的收入再提高一步。”
束凯说:“远程职工的工资,在这座城市里,已经算是很高的了。”
远峰说:“我们一定要让远程职工的工资,成为这座城市中的第一。但这个高工资,绝对不可以只是加班加出来。”
司马勇强一直没有说话。他懂远峰。两个人也是能够交心的朋友。远峰处人,是个始终想着别人,尽量给别人好处的人。
一个人如何为人处事,是会把这个带到工作中,带到管理思路上。
但加班和报酬之间,又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给加班者的工资高了,企业成本会增加。不给加班者相匹配的报酬,影响到工人干活的积极性。
司马勇强只有咧嘴了,用眼角的余光瞅了瞅远峰。
远峰见三个人不说话了,只好定下调子,“收入必须提高。这个账,怎么算,我想你们会有办法。总的来说,远程集团到了该给职工们分发红利的时候。”
司马勇强把远峰说的话,往本子上记录。
远峰又说:“今后加班,必须有个前提,就是突发性的。比如,抗旱,排涝,急需增加产量时。没有这个前提,不可以加班。加班成为长态化,是管理者的无能。
八小时工作,是劳动法给予劳动者的权利。机关干部加班,也是有节制的。为什么工人们的加班,视为理所当然?
频繁加班,甚至常态化,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管理者的无能。八小时工作,安排是不是合理。八小时能不能做出十二个小时的活。这个要做调研。生企部要做调研,拿出方案。”
这时候,就是远峰的一言堂。
没办法,这种事,他不说,别人不敢说。只有他把自己的观点全部说出来,下面的人,才好办事。
至于实施细则,要等生企部的三个领导消化了他的观点后,才可以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