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 ptt-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閲讀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见完了凌云扬,又去见了凌云深一趟,将他要带宴轻去江南漕运的事儿与凌云深交待后,又将自己提前做好的有些安排交给了凌云深。
凌云深同样嘱咐她进宫再去见太后一趟,不止太后,应该还要去陛下面前报备一声。
凌画也是这样打算的,所以,从凌家出来,便直接又进了皇宫。
琉璃在马车上感慨,“哎,小姐,您今天也真够折腾的。”
本来昨儿都进宫过一趟,今儿还要为了小侯爷再进宫一趟,可不是折腾吗?
凌画也无奈,她早先没打算带宴轻去江南,无论是陛下提了,还是太后也有提起,她都给推了,但没想到宴轻回京了,说想去江南玩,再加上再过二十日就是他的生辰,她这才认真地考虑带他离京的事儿,若非是张老夫人一席话,她如今怕是依旧还没考虑好。
宴轻好不容易对她迈出一步,她险险将他推开,以后再宠络,可就难了。宴轻可不是那么好性子的人。
凌画拍拍自己的脸,长舒一口气,“是我想差了。”
家里没个过来人的长辈提点她,就是不行。她年少时常嫌弃她娘在她面前耳提面命,就是祖母也时常说她娘对她严厉是为了她好,她那时还真没觉出来,如今喜欢上宴轻,与他培养感情一路磕磕绊绊,自己摸索着,很是艰难,她算是体会到了,她不觉得自己做的很多事儿都是对的,否则宴轻对她的态度也不会时好时坏。若是有她娘还在,时不时地提点她,大约她会在感情上少走很多弯路。
不过换句话又说回来了,她娘若是还在,她怕是也没这么容易算计着嫁给宴轻。
凭着她娘的精明,她刚对秦桓设圈套,她娘就会看出来了。她娘会护着秦桓,就算最终能让她如愿解除婚约,怕也是要比如今多费十倍的功夫。
有得有失,自古便有定论。
不过若是可以,她宁愿她爹娘还活着。
马车来到皇宫,递了宫牌,凌画先去了太后的长宁宫。
太后正在与几个妃嫔一起赏花,见凌画来了,惊讶问,“不是昨儿才来过,今儿怎么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儿?”
快穿之救赎男配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凌画给太后喝各位娘娘见礼,笑着说,“是有事儿。”
太后挥手打发走了后宫的妃嫔,拉着凌画问,“是有什么棘手的事儿,让哀家帮忙?”
不怪太后这么想,实在是凌画这个人厉害,一般的小事儿根本就难不住她,但凡让她找来开口的,应该都不是简单事儿。
凌画却摇头,“不是什么棘手的事儿,是小侯爷昨儿对我说,他想去江南玩。”
太后一愣,“他怎么突然想去江南玩?”
凌画笑,“小侯爷大约是在京城歪腻了,没什么可玩的了,正好我要去江南漕运,他便有了这个想法。”
太后顿时笑了,“你是怕哀家担心他,特意进宫跟哀家说这个事儿?”
凌画点头,“我还没答应小侯爷,若是您老人家觉得京外危险,我就不带了,毕竟我每回出京,身边都不甚太平,确实危险。”
她这是实话实说,太后一把年纪了,可受不了这个担惊受怕,而且别看宴轻嘴里说着不待见这个老太太,但是心里定然不是这么想的,太后是宴轻唯一的亲人了,他怎么可能真不待见?
太后笑起来,“你呀,就是顾虑太多,心眼多,人聪明,但是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凌画眨眨眼睛,她这是挨太后的训了?
太后收起笑,拍拍她的手,“本来哀家就想让你带他一起去,他无官一身轻,你身上的担子重,整日里繁忙,不得空闲,你们即便大婚了,也没多少时间培养感情,一走两三个月,常年不见面怎么行?只靠书信来往,总不是个法子。不过昨日你说的也有道理,哀家才没硬跟你提,况且就算哀家跟你硬提了,他那里不乐意,你也带不走他。”
太后看着凌画,“如今他既然想去江南玩,那是最好,你只管带着他,别担心哀家这里。哀家虽然将他拿做眼珠子疼,但是却不老糊涂,他虽然是端敬候府的独苗,但是从小却不是真的在蜜罐子里长大,不是真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的,他虽然年少聪明,但那也是实打实地受严师教导出来的,不说青山书院的当世大儒陆天承有名的严苛,竹板子打手心,他没少挨,就说张客大将军,那也是风雨无阻让他练基本功,有一次,他旷课受罚,外面电闪雷鸣,他生生冒着雨被罚了两个时辰,发了高热,哀家那会儿差点儿跟张客急眼。”
凌画没听过这些,没人提起,这是第一次听太后说。
太后语重心长,“本来,他若不是放弃学业,跑去做纨绔,无论是从文从武,都不会是如今吃喝玩乐这般,无论是入朝堂,还是从军中,哪怕他出身好,那都是要受一番辛苦摸爬滚打的,别看别人可以走捷径,但就是因为他是端敬候府的子孙,被所有人都盯着,又因为哀家的关系,若想被人真正不敢小看,才是真的没捷径可走。”
凌画隐隐约约大概明白了太后说这翻话的意思,但也没打断她。
太后叹气,“哀家说这些,你聪明,应该明白了哀家的意思。你别担心怕带着他出什么事儿,你们已经是夫妻,虽然你说过不会让你的事情牵累他,但是夫妻一体,若是想好好过日子,哪是真正能分得开的?如今你这么想,那是还年轻。他是哀家看着长大的,若是真怕你牵累,他在知道你扶持萧枕后,哪怕有圣旨赐婚,他也能反悔不娶你。他既然不怕,你又怕什么?你放心,哀家这里,虽担心你们,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你们一路小心点儿,多带些人保护着,也别担心哀家,你若没空,让他多给哀家写几封信报平安。”
凌画松了一口气,诚然她觉得太后是个讲理慈和的人,但也没想到她明理至此,能跟她说出这一番话来,当然,还是因为宴轻爱屋及乌,但这也是她的福气了。
她保证,“您老人家放心,他是我夫君,我一定保护好他,不让他受伤。”
大清首富
毕竟,他受伤,她也心疼。
太后气笑,伸手指着她,“你呀,说你厉害,你还真是将自己当男人使,好好的一个小姑娘,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儿,你看你哪一样像个真真正正的小姑娘?明明花朵儿一般的模样和年纪,却偏偏口口声声把护男人当吃饭喝水一样寻常,你可真是……让哀家怎么说你好?”
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黎盛夏
若她是宴轻,怕是也被郁闷死,亏他从小到大就没让人保护过,如今娶个媳妇儿,事事为他考虑,口口声声保护,他的心里,怕也是憋闷。
太后又气又乐,提点她,“你是女孩子,把男人的活都干了,你让男人做什么?合着哀家跟你说了半天,你还是只懂其表,不知其里。”
凌画眨眨眼睛。
太后深吸一口气,说的明白些,“他从小习文习武,功夫多高哀家不知道,但绝对差不了,哀家让你们多带些人,是想你们两个都不受伤,但却不是让你一路把他护的跟朵花一样,那样的话,他不跟你跳脚才怪。”
凌画似乎懂了,“那我张弛有度?”
太后点头,“对,别有心理负担,该如何就如何,有需要他的地方,该使唤他就使唤他。你要记住,他是男人,你是女人,别掉了个,弄错了,把你的活让他干了,把他的话你抢着干了,他估计会被你气死。”
凌画咳嗽一声,终于明白了,“姑祖母放心,我懂了。”
太后见她像是真明白了,也不枉费她费这一番口舌,又对她嘱咐了两句,才摆手,“你是不是还要去见陛下,哀家就不留你了,赶紧去吧!明儿就离京,今儿早早回去歇着。”
凌画点头,又嘱咐了太后两句好好保重身体,她与宴轻最晚年前一定回来过年,才站起身告辞,去见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