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二三九 闖禍之事上不封頂,防人之心萬不可無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21场第1场次——大林总霸气撑腰。
嫡妃倾国
花璟末他们被小何带回大林总家的时候,花璟末还是气难消、意难平,眼睛通红能吃人,鼻子直喘粗气,嘴里依然嚷着要打要杀的……
小狮子见到他这个样子,知道是阎君神力的副作用,平时他们出去,若有其他男人多看自己两眼,他都要敌视别人老半天,何况是刚才那位冒失鬼——献曲又献花,还说璟哥哥大了自己十几岁,是自己的堂哥,这如何不气煞他也?她着急地抹眼泪,对着大林总哭诉了:
“早说过了……我不要来银口市……你偏不信……看吧……出去就惹事,闹了个不欢而散!不知这件事对他有没有什么恶劣影响,他……刚调到上面来,就闹出了这档子事,唉……”
小何赶紧对大林总叙述了一遍刚才的事情,大林总听了,一个劲地安慰着小狮子:
“不要怕!挑衅到这个程度了,不打他,还算什么银口四少之一?咱打得起人,砸得起场子, 惹得起人,有爸爸在,银口市的祸咱闯得起,你们尽管地惹事生非,这个上不封顶。你们两个只管谈情说爱、甜甜蜜蜜,我给你们收拾摊子,扫好尾!”
随后,大林总又吩咐了小何秘书一番,一定要妥善处理好此事。
晚上,花璟末留宿林家,小狮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花璟末丢开了之前的不快,她当然要承受花璟末的一番风雨来袭……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21场第2场次——防人之心不可无。
双福市,林公馆里的小林总,已经派许言上路去寻找小林子、大壮他们了。这么多年,他们自有一套自己的联系方式。
许言还是用了十来天的时间,找到了他们,与此同时,还找到了“留有遗书,跳海自杀”的于家辉。四人见面,真是比“亲不亲故乡人”还眼泪汪汪。
小林子见到许言,像一个猴子跳起来抱着他,腿一交,环上了他的腰,胳膊一交叉搂上了他的脖子,高兴激动地喊着:
“言哥,好想你呀!我以为这辈子都要躲在这个深山老林里,看公猴子怎么迎娶白富美,最后生出一群红屁股;看这里的树枝怎么发芽、抽叶、长绿、变黄,又吹落,冬日里,重回孤家寡人的日子……”
许言,被小林子这个发疯的迎接姿势弄懵了。拍拍他的肩膀,以示:我已意会,不善言传,他许言是个重行动、轻言语的人。只因小时候话少,父母最后更名——许言,许你多言语。
而于家辉看到这个场景,眼睛湿润了起来,如果女儿妞妞看到了自己,定会像小林子这个姿势被自己抱起。
而旁边的大壮,看到两个月后找到他们的许言——老板派出来第二拨人,吃不准了,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还有,他要是认识于家辉,就惨了,自己和小林子私自救于秘书的事就泄露了……
他这次来,会不会跟当初自己和小林子找于秘书,成为他生命的终结者一样呢?他紧张地看着小林子的激动,于秘书的感怀……
女配不想领便当 易五
僵尸问道 周郎羡
大壮走上前去,拍了拍小林子的肩膀,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说:
“差不多就得了,别搞得像是见到了自己的亲爹似的!先摸摸自己的脖子,看上面圆鼓鼓的东西长牢着没有?”
小林子终于松开手脚跳了下来,说:
“脖子上面的不就是我的大脑司令部吗?这不……依然坚不可摧吗?”说完他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大壮走过去,也拍了两下,说:
“你这头,怎么拍起来软绵绵的?拍一下,远处的牛哞——地叫一声啊!”
小林子挠了挠头,疑惑地问:
“那又是为什么呢?大壮哥?”
大壮噗嗤笑了出来,笑着说:
“因为你这脑袋里装满了草料啊!牛的最爱啊,能不哞哞哞地叫!”
小林子听到此话,脱下了一只鞋子扔向了他,并说:
“先吃我一鞋吧!”
王 翎 妃
……
许言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在于秘书山里的一个亲戚家住,正在茅草屋的后院里晾晒采来的蘑菇。小林子、大壮他认识,这位是谁呢?
他问:
“小林子 ,这位是谁?”
小林子还没回答,大壮松了一口气,轻松愉快地抢先说:
“远方亲戚的朋友,姓王,王大哥。”
小林子一听,看了一眼大壮,大壮眨了一下眼睛,他才会意过来,于秘书早两月前就跳海自杀了,这是他们瞒天过海的招数,刚差点露馅。
基甲
他真想扇自己一耳光,自己一激动一高兴,智商几乎为零,平时不是靠着当小林总肚子里的蛔虫,把老板伺候舒服了,哪能成为他身边第一得用之人?
许言看着小林子和大壮又在一起玩闹,转身从自己的包里取出来了许多食品,他从纸包里取出切好的牛肉块一一递给他们。
小林子接着牛肉块,高兴地问:
“你从双福市的牛肉市场买的吗?”
许言摇头,说:
“路上买的。”
小林子就要放嘴里咬的时候,被大壮一把打到地上了,他的这个有心之举把几个人都惊住了。
小林子最是想不通,到口的肉被他打掉了,他这是有心找茬啊,他生气地在大壮胸脯上一推,怒不可遏地说:
“好你个大壮,在你眼里我连一只黑漆漆的乌鸦都不如啊!狐狸要吃他嘴里的肉,好歹夸他两句,说它歌唱得有多好,你倒好,直接就给我打到地上了。刚说我是草包,我忍了。现在我是忍无可忍了,你特么是不是吃错药了?你特想吃劳资手里的肉吧?好,我喂给你吃。”
他捡起地上的肉片就要朝大壮的嘴里塞,还说:
“来,劳资给你再蘸了点山土调料,超有味,来,吃个!”
大壮往后退了又退,直到离许言很远的地方时,才朝前一步,用手打掉了他的肉,拉住他的手,小声对他说:
“你没吃过牛肉吗?你不害怕被毒死啊?”
小林子先是和他假装拉扯几下,悄悄问:
“你是怀疑他?”
大壮耳语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你看我的眼色行事!”
大壮、小林子打闹着回到了原地,看到于秘书正要把肉放嘴里塞,小林子一个箭头过去,打掉了他手里的肉,气愤地说:
“我吃不到的肉,你也甭想吃到。这就是:有难同当。”
于秘书捡起了地上的肉,讪讪地说:
“不吃就不吃,扔了挺可惜的,我拿去喂狗。”
小林子一听,笑道:
“于大哥,你……”还没说完,他自己先愣住了,自己说漏嘴了。
大壮走过来,拍了拍他的头说:
“你这个草包,没有吃到牛肉,把老虎头上‘王’字的一横,吃得剩个勾了吗?好好的王大哥,被你喊成了驴(yu驴的土话发音啊)大哥,我看你就是个瘦叫驴(yu)!”
说完,又追着去打……于秘书惊出了一身冷汗,在小林总,乃至双福市,他于家辉可是早已葬身鱼腹的“活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