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五百十五章 她是真心的!讀書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李谪仙死了。
死的毫无征兆。
死的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当李谪仙死后的一分钟。
李北牧出现在了别墅内。
他看着倒在沙发上,死状凄惨的李谪仙。并没有对李景秀说哪怕一个字的责备与训斥。
他很冷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只是淡漠地点了一支烟。
“没必要非得如此。”李北牧坐在了李谪仙的旁边。
死的。终究是他的儿子。
尽管这些年来,他们并没有培养出所谓的父子情深。
但这个年轻人的身体里,流淌的是自己的血脉。
更是让李景秀培养了近三十年的优秀徒弟。
哪怕败给了楚云。也不会因此否定他的全部。
他依旧是出众的。
是优秀的。
只是和楚云比,有所差距而已。
但死,罪不至此。
“我说过。他想做什么,都可以。”李北牧抽了一口烟,眼神寡淡地说道。
“我不允许。”李景秀抬眸看了李北牧一眼。“他没资格做这些。”
“那也不必杀了他。”李北牧缓缓说道。
“他已经生了杀心。”李景秀说道。“我不杀他,只能让你亲自动手。”
“我不想让你做这样的事儿。也不希望你背负这样的罪孽。”李景秀说道。“我亲自动手,是最好的结果。”
李北牧停顿了一下,然后掐灭了手中的香烟。
“既然死了。就把消息传出去吧。越快越好。”李北牧站起身,说道。“通知李星辰,我今晚回家。”
“是。”
……
哐当。
楚云手中的茶杯,摔在了桌上。
不是他愤怒地摔出去。
而是震惊地脱手了。
“李谪仙死了?”楚云匪夷所思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坐在对面的卢庆之,推动了一下轮椅。抿唇说道:“我收到消息的时候,是上午十点半。”
“死在哪儿?”楚云震惊道。
“死在郊外。”卢庆之说道。
“死因是什么?”楚云问道。
“头骨粉碎。应该是被暴力击碎的。听小道消息传,极有可能是强者所为。”卢庆之若有所思地看了楚云一眼。“外面有谣言,说你就是杀人凶手。”
楚云闻言,苦笑一声道:“习惯了。”
上一次官世恒死的时候,他也是凶手,也被带进单位问话了。
这一次,他依旧是凶手。
而且是最有嫌疑的凶手。
这样的风评,楚云习惯了。
不论燕京城发生怎样的劲爆事故,楚云都难辞其咎。
谁让他干了那么多劲爆事儿呢?
谁让他仇家那么多呢?
谁出了事儿,他都极有可能是第一嫌疑人。
而让楚云感到遗憾的是,这一次,似乎没人帮他顶罪了。
上一次,有沈老。
这一次,他只能靠三寸不烂之舌,为自己争辩。
因为二人才有过一次争斗。
相关机构花了很长时间推理楚云的行程。
而最让人感到无奈的是,楚云恰好在昨晚,也就是李谪仙惨死的头一天晚上。才见过他——
他的嫌疑之大,简直让人可以盖棺定论了!
当晚。
还有一件劲爆的事儿在红墙内传开了。
李北牧,回李家了。
他进过红墙,也见过薛长卿。
但他由始至终,都没有踏入李家大门。
这一次,在李谪仙惨死之后。
他正大光明地,踏入了李家大门。
他想干什么?
接下来,又有什么计划?
楚云不懂。
红墙内的大人物,也没几个能揣摩出他的内心想法。
但李星辰,却无比的紧张与压抑。
哪怕二人是亲兄弟。
哪怕他们就坐在一张桌子上吃晚餐。
可李星辰的手心,全是细密的冷汗。
他举杯,敬了兄长一杯:“你终于回来了。”
喪屍 小說
“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李谪仙会死。”李北牧抿了一口烈酒,口吻平淡地说道。
“他——”李星辰的眼神中,带着闪烁之色。
他想问,却又不太敢问。
他整个人心虚极了。
也害怕极了。
李谪仙为什么会死?
而且是死在李景秀的别墅内。
这个消息,旁人不知道。他李景秀却是一清二楚的。
是谁杀的李谪仙?
是李景秀,还是——李北牧?
他更倾向于后者。
至少在李星辰看来,如果有人反他。哪怕是亲儿子,他也不会放过。
黑暗之王的名头,不是白来的。
含金量,是肯定足够的。
“死的太可惜了。”李星辰非常矛盾地说道。
“只是可惜?”李北牧说道。“你作为二叔,当了二十多年便宜父亲的男人,没想过为他报仇吗?”
“如果可以报仇的话——”李星辰迟疑地说道。“我会去报仇。”
“怎么。你觉得这个仇,你报不了?”李北牧问道。
“他死在李景秀的别墅内。”李星辰抿唇说道。“我暂时不知道具体死因。也不清楚,究竟谁才是凶手。”
“李景秀就是凶手。”李北牧很直白地说道。“他死的时候,我也在现场。”
“明白了。”李星辰沉重地点头。“他要反你,所以你动手了。”
“我说了。是李景秀动的手。”李北牧摇头说道。“我没有那么小心眼。他想反我,自然有他的理由,我不会因此而动手。”
李星辰闻言。
心中却充满了悖论。
你不动手。
李景秀却动手了。
重生天生平凡 流水鱼
而且你根本没有阻止。
这和你亲自动手,有什么区别?
“昨晚在和李谪仙见面之前,我已经和李景秀打过招呼了。”李星辰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知道。”李北牧淡淡点头。“要不然,李景秀可能也不会放过你。尽管杀你会引起很大的轰动。但李景秀的脾气,你是了解的。”
“我了解。”李星辰说道。“除了你。她从来没有真心待过任何人。”
“她是真心待李谪仙。”李北牧说道。
可即便如此。
当李谪仙决定要反李北牧的时候。
她还是会义无反顾地,为李北牧解除后患。
这就是李景秀。
只忠诚于李北牧的李景秀。
“但她对你,是忠心。”李星辰吐出口浊气。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说道。“未来,我会更加谨慎地做人做事。不会让李景秀抓住任何把柄。”
“但愿如此。”李北牧抿了一口酒,淡淡说道。“我只剩你一个血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