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hbl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諸天苟仙 起點-第二十章怎麼還有真武?!讀書-k6ifd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如果说水祖心中万分纠结,毕竟一仆侍二主,到底谁为主,谁为次,亦或者说自己该倾向谁,这两位真武内部的真实情况如何,简直是万千头绪摸不着头脑。
造化毕竟是造化,好歹有纠结的情绪,真武派一干人等就是无比惊悚。
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自家供奉的祖师神灵猛然蹦出来,还要惊悚的事情。
真武派掌教心中mmp,想要告诉你,还真有。
那就是蹦达出来的祖师一下子变成了两尊,简直是双倍的快乐。
要知道,在这个一滩死水的江湖里,阶级分明,等级森严,上下有序。
我的校草老公
仙俠小廝 姜小五
世家大族,名门正派把持上升途径,死死看住自家的灵药园,功法秘籍。确保千年,万年,格局不变。
即便出现一两个异类,一两个意外天才,也是无足轻重。
他们会被世家拉拢,皇室魂婚,名门正派收入门下,将这小小的波澜,纳入正常的秩序中。
当意外与天才晋升外景,稍有松弛,留下血脉子嗣,一个豪强寒门就形成了。
豪强地主,寒门子弟,郡望名门,海内世家,以及高高在上的皇族,以血脉为纽带,宗法为约束,执掌江湖与天下。
悠然見田園 櫻戀橙
大宗门的存在,经常替代世家的位置,也偶尔发挥皇族的作用,亦是江湖秩序的一员。
曾经有位侥幸爬到宗师的散修,意图挑战这种秩序,结果不言而喻,没有对抗,没有联手,单独一个世家出手。散修宗师就败了。
司马家主一言话被世家子奉为金科玉律。
“我辈几十,几百代人的努力,凭什么输给你苦练武道十年。”
这便是江湖,这便是一个人仙为顶峰,地仙就可威压天地,轻易做到彼岸都做不到事情的世界。
然而,就是这样的江湖了,突然跳出一尊真武大帝,一尊跳完之后,还嫌弃不够刺激,又跳出一尊。
这已经不是向鱼缸里面投放大白鲨那么简单了,完全是从武侠言情片场,直接跳到玄幻神话片场,画风直接就变了,有木有啊!
“第一次看到了有生之年再进一步的希望,又膜拜了了传说中的祖师爷,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双倍的快乐……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真武派的掌教以及其一干长老,心中狂风怒号,无比咆哮,在心灵海洋掀起滔天巨浪。
现实中,如鹌鹑般龟缩在角落,瑟瑟发抖,惶恐不安。
重生之殺伐庶女:亡妃歸來
真假美猴王中出现的各路大佬,上至导演佛祖天帝,下至演员菩萨天君,就算是领路的跑龙套都是法身仙道,他们这群连法身都没有废材,自然是连一句啊,我死了,都没有的路人背景板。
真武派的延续,乃至世界的延续,就在这间小小的真武殿中,最可气,最可悲的是,这不是他们这群蝼蚁,可以接触,干预的。
生死寄托于人,这是世界最万般无奈的事情。
或许是同样的处境,感动了这个世界的造物主,创世神,元始天尊。
马超推理小说系列悲伤的天
“哈哈哈!”
“呵呵,呵呵……”
一道春风和煦的笑声,融化了冰雪,一声开朗轻快,洞开了混沌。
真武派的掌教以及其一干长老差地没把眼珠子看掉了下来,上首两尊真武把手言欢。这场面跟见了鬼似的,不对,鬼也没见这场合。
天地良心,他先前还准备赌一把,谁才是真的祖师爷,荡魔天尊,真武大帝。
毒宠法医狂妃
毕竟,真武大帝扫荡邪魔,所以败的那个绝对是妖魔。
您二位,上演是哪一出,孙悟空都能跟六耳猕猴把手言欢了,下一秒是不是该佛祖拜师魔头,元始洞房花烛,天帝死而复生了。
心中纵使有万千吐槽,也不敢表现一二,真武派的掌教以及其一干长老把头低得更低了。
“尔等无需紧张。”
林真武位列左侧,春风和煦。
“诸天万界中实际上有两尊真武,这一点鲜有人知。”
洛真武宝相庄严的宣告,立于右侧。
一步踏出,林真武庆云之上阴阳蜿蜒的图卷化做一条阴阳腾蛇,一半光一半暗,就像阴阳,首尾相连,自性圆满,不增不减。
封仙炼神
“吾是真武之真,练假成真,以成大道。”
天脉传奇 萧雨楼
随即,洛真武身后亦是升起法相,披发、黑衣、仗剑,系真武帝法身,气象极庄严,盘坐于玄武之上,仿佛时空凝固,长寿万古,不变不易,然而帝君含易,易为不易。
“吾是真武之武,易为不易,司命之神。”
我是林真,我是洛武,我们两个合起来就是真武,不服你来打我啊!
神农药田 阿迟
“弟子,拜见两位祖师!”
真武派掌教当机立断,跪拜在地,磕了一个响头,将白精玉石的地板,磕出了一个大洞,磕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气势。
同行的一干长老怒目而视,平日里看你浓眉大眼的,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身为掌教,毫无威严,简直不配为我真武门人。
参拜祖师这种事情,放着,让我来!
相当于林真武这位阴阳人,谜语怪,高高在上,不可揣测的天尊上帝。洛真武显得更加春风和煦,平易近人,含笑:“你是真武派的掌教,也是班长。”
“真武派衰败自此,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真武派掌教一听,眼瞳迸溅精光,虎躯一震,又是一拜道:“弟子有罪,请祖师责罚。”
什么叫做班长,什么叫做责任,这是责罚吗?这是给他定调子。
能担负起责任的人,才是领导。
果不其然,洛真武下一句让真武派掌教心开了花,让一干长老羡慕嫉妒恨。
“但是……”
凡是就怕但是,真武派掌教低头聆听法旨。
“但是,真武派的繁荣亦有你一份功劳,接着做。不可怠慢,我要给你加一点担子。”
真武派掌教容光焕发,朗声道:“请祖师吩咐,弟子在所不辞!”
洛真武轻笑一声:“倒也没那么麻烦,且去立三尊真武像。”
“三尊,三位?!”
真武派掌教直觉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了,怎么还有真武啊!
亏我还觉得您好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