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摸寶天師-第583章 竹骨大師讀書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你们干啥的呀!找茬啊还是干架呀!”
炮爷见到高峰没来由一肚子火,卷起袖子问道。
立刻就被沈秋一个眼神支到了背后,很明显人家这分明就是有备而来。
除了高峰以外,身后还跟着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这俩保镖一看就不是吃素的,两侧的太阳穴高高鼓起,这一看就是练家子的行家,炮爷这两下子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再看竹古大师,整个人坐在轮椅上一言不发,他的头发凌乱、眉头紧皱,给人一种苦大仇深的第一即视感。
“几位,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沈秋?你不是很狂吗?不是一直自喻是鉴宝界的第一天才吗?现在我师傅来了!你倒是跟我师傅比一比呀!”高峰扯着嗓子就开叫,如同一个满腹委屈的怨妇,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一个给他出头的大神。
左小青当即就给他怼了回去:“斗斗斗!你们日岛人成天就知道斗宝,这是我们开店做生意的地方,这不是给你们撒泼打滚的!买活卖货我们欢迎,您要是来闹事对不起恕不接待!”
“你……你什么态度……”高峰的双眼虽然不行,但说话的声音却异常尖锐,搞的轩宝斋铺子中好像出了什么事儿似的。
反看轮椅上坐着的竹骨大师,从进门开始一直都在盯着沈秋查看。
出于客套,沈秋主动跟他打招呼:“大师你好,早就听说过大师的名望了……”
竹骨大师抬头瞥了沈秋一眼,似乎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眼神中透露出无尽的冷漠,他从口袋中掏出来一只布袋,啪一声拍在在沈秋面前的柜台上:“你来估一估价格!”
这是一个差不多眼镜盒子大小的布袋,布袋里面鼓起一团,似乎是一件长条形状的物件。
店里的气氛有些尴尬,竹骨大师的眸子中透出一股阴冷,大厅内突然间静的可怕,竹骨大师虽然是坐在轮椅上,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却让人吸不过气来。
“我来吧沈大哥……”
左小青戴了一次性的手套伸手就要去拿灰色布袋里头的东西。
“小青别动!”沈秋及时抓住了小青的手腕制止道:“还是让我来吧……这件宝贝不适合你鉴赏……”
沈秋面色严谨,面前的这个布袋,他只看了一眼甚至还没上手感触,就看出这是一件不凡的物件,这是一件充斥着阴冷灵气的物件,灵气犀利程度出乎了他的预料。
手还没上去触摸布袋,就已经明显感到了一丝阴冷,犹如冰冷刀锋一般侵蚀的手面上的肌肤,不夸张的说,这几乎是沈秋见过最阴冷的灵器。
“竹骨大师这是要来卖货的吧?按照我们店里的流程,您得先说说这件宝贝的来历,以及他具体的基本情况……”沈秋同时将物件从灰色小袋中掏出来,居然是一把刀,一把只有手巴掌心大小的刀。
这把刀的外形属实不一般,首先它的材质应该是白银的材质,外表是一条鱼的形状,整条鱼呈弯曲模样,鱼头是手柄部位,而鱼尾则是锋利的刀锋。
兴许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银鱼匕首的白银表面发黑发暗,反看匕首刀锋的部位确实锋芒毕露,从它的大体轮廓上可以看出是一件老东西,但沈秋也说不上为什么,整件匕首看起来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感觉。
呼!
果不其然,沈秋一上手触摸就先感受到了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气侵入全身,明明外面还艳阳高照,沈秋的却感觉摸到了一块寒冷的冰块,寒风刺骨席卷全身。
再接着沈秋突觉喉咙发热、鼻孔刺痒,一抹鲜红的血液顺势从鼻子间流了出来!鼻子出血了!
这是什么东西?
沈秋在鉴别这把银鱼匕首之前做足了准备,可还是被匕首自身的寒气所伤,鼻孔出血,两侧的耳膜也是随之嗡嗡作响,辛亏刚才把小青及时拉开了,如果换做是小青鉴别的话,那么造成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你这是一把法器……一把……”
沈秋感触不到物件表面的热度,只能根据银鱼匕首的表面雕刻风格做出自己的判断:“这是一把宋朝时期所雕刻出来的匕首,整体是白银的材质,匕首刀锋则是纯钢的材质,并且这一类的纯钢铁质纯度极高,才不易生锈……”
沈秋的话只说到了一半,顿时就觉得头重脚轻,不仅鼻子间的血水止不住、耳边的轰鸣声音越来越响,包括心跳也是越来越快,整个人完全不在状态,越说越慌、越说越觉得身体的体能瞬间濒临到了极限。
噗!
总裁大人,前妻逆袭
又是一口老血狂喷而出,他下意识用手捂住了嘴巴,鲜红的血浆还是从手指缝中流了出来。
“沈大哥!你怎么样了?”左小青上前扶住了沈秋,她指着竹骨、高峰几个人呵斥道:“你们走!你们走!我们不做你们的生意!带着你们的东西走人!炮爷!让他们走!”
“草!”炮爷卷起袖子上去喊道:“早他么看你们不爽了,搞了个破玩意来这闹事!赶紧给我滚蛋走人!”
竹骨冷哼一声,单手上前一把将炮爷震开,就看到炮爷足足两百斤的肉身,轻轻松松往后弹开了七八米的距离,后腰直接就撞击在玻璃柜台上的一角,疼得他当场就发出一声惨叫。
“哼!不自量力的东西!”
竹骨大师缓缓抬头,目视沈秋和炮爷,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
“你们中国有句老话,打狗还要看主人,沈秋!是谁给你的自信侮辱我的徒弟?是鉴宝天才的名号?还是因为你得到了宋清风的真传?你连一件带灵气的宝贝都鉴别不出来,还敢自称是中国鉴宝界的天才?”
“今天我来轩宝斋是给你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你出面去把你的师傅宋清风、也就是远山寺的慧根请回来,我和他了结了这几十年的恩恩怨怨!如果你请不来宋清风,那你留给你的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死路一条!”
“你现在还只是两窍流血,如果这几天的时间内,请不来宋清风,那你就是七窍流血!到时候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
“那你还是断了这个心思吧!”
沈秋伸手擦掉了嘴角边上的鲜血:“慧根大师是不会跟你比试的,早在当年就已经出结果了,如果我没记错,当年的竹骨大师是被人抬着出去的吧!但凡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忘记!”
“住嘴!不要说了!”
竹骨大师突然双眼通红,五官狰狞,如同一只怒火中烧的野兽:“你再说我就废了你!”
“沈秋要是怕谁的话,也不会在燕京城混!当初的徐家也一样,现在的竹骨大师也是一样!”他直了身子骨冷声说道:“沈秋的腰板从来就没跟谁屈服过!”
“好一个沈秋!好一个不屈不服的沈秋!今天老朽就让你也尝尝被人抬出去的滋味!”
“对对对!师傅!”高峰看不清眼前的状况,但却跟着造势起哄:“这个沈秋太狂妄,现在不除更待何时!别忘了这个人也是徐家的仇敌!”
呼!
竹骨大师紧握的手掌突然松开,将手掌心的那只银鱼匕首朝着沈秋的方向横甩了过来,一道冰冷刺骨的寒风朝着沈秋狂奔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半空中一道黑影忽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