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上門狂婿討論-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石壁上的內容鑒賞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肖舜自然不会上当,现在瞌睡虫的智商就相当于是未成年的小孩子,如果自己这都能上当,那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旋即,他也满脸市侩的对对方笑了起来:“你先告诉我,我在带你去吃好吃的!”
“啊啊……”
顿时,瞌睡虫气得哇哇大叫,计谋被人给拆穿了,到手的美食也不翼而飞了,这让他不禁怒火中烧、
强忍着笑意,肖舜像开导小孩一般的在宽慰着老头。
“别生气,只要你告诉我忘神决的事情,等回到寨子之后,我带你去吃最好吃的东西!”
“最好吃的东西!”
老头儿虽然不知道最好吃能有多好吃,但从此刻肖舜的表情中已经看出了些端倪,忍不住垂涎三尺。
见状,肖舜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继续用言语蛊惑着对方。
“其中有一种,就是那种外面烤的金黄,里面肉质鲜嫩无比的烤乳猪,那滋味,啧啧啧……”
“咕咚!”
瞌睡虫的嗓子里顿时发出了一声吞咽唾沫的声音。
他此刻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肖舜,满脑子里面想的都是那外酥里嫩的烤乳猪!
见时候差不多了,肖舜起身拉起还沉浸在烤乳猪中无法自拔的老头,一边走一边说着。
“你现在记性不太好,或许记不起来一些事情,不过没关系,我带你去看一点儿东西!”
快步的来到地洞入口后,他扯着老头一头钻了进去,这期间,对方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任由他拖拽着,连一丝反抗都没有!
见状,肖舜忍不住心中腹诽:看来吃货对于美食还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抵抗力啊!
等进洞之后,他拿起那根已经被熄灭了的火把,从兜里掏出了火折子一把点亮,接着又带着老头来到那面刻满古文的墙边,指着上面那密密麻麻的古文字。
“你还认识这上面的字吗?”
瞪了半天眼睛,肖舜都没听到老头回答自己的问题,不由的拿起火把,朝身旁的对方照了一下。
乍一看,他顿时就无语。
只见,这个老头子心在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嘴角的口水都快要留到地上去了,不用想都知道,这老货现在铁定还在想着烤乳猪的事情呢!
“咳咳!”
肖舜郁闷的轻咳了两声,旋即淡淡开口:“前辈,如果你告诉我这上面的内容的话,我可是不会给你吃烤乳猪的!”
睡神一听说不带自己去吃烤乳猪,顿时就急了,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肖舜,不住的摆手:“别,别,别!”
说实话,肖舜觉得自己的做法实在是有些无耻,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自己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必须要相近一切办法来争抢自身的实力!
赶忙将脑海中那些有的没的驱逐出去,他旋即再一次将火把对准了墙面。
“你看看能不能看懂这上面的文字!”
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 糖糖糖衣
一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老头儿顿时感觉头都快要炸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虽然极力不想去看那些字,可那些字却一个接着一个的涌入了他的眼帘。
随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老头竟然开始当着肖舜的面解读起了那段墙面上的文字。
灵界 言无咎
肖舜目瞪口呆的看着身旁眼神空洞的老头,旋即侧耳倾听。
乱古年间,天降神石于混元神州。
神石通体流光萦绕,神瑞万端,石体刻一文,
名曰:忘神决。
自此,神州开启了风雨飘摇,血流如注的岁月。
期间,忘神决几经转手,最后被老夫所得,从此声名鹊起。
熟料福兮祸所依,昔年老夫全盛时期,一日天降巨掌,覆灭故土万万里河山,一时间民不聊生,山河破碎。
吾……
话至于此,老头没有了下文,愣愣的站在原地。
就爱你了怎样 子晨
肖舜抬眼看向对方,不解道:“怎么了?”
“怎么了?”
老头茫然的回过头来,反问了肖舜一句。
肖舜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了疑惑,证明说这番的时候,老头并没有任何的准备,就好像是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不知道的那种状态。
这是怎么回事?
肖舜心中顿时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来!
“下面没有了?”
肖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什么下面?”
老头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旋即尴尬的对肖舜笑了笑:“这些字写得比我的还要丑,我认不出来!”
听罢,肖舜更加笃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看来这个老头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真的一无所知。
一念至此,他看了看石壁接着又看了看老头,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出去吧!”
老头满脸讨好的看着肖舜:“那烤乳猪……”
“回去之后给你吃!”肖舜头也不回的应着。
紧接着,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地洞,跟着肖舜又找来东西将洞口给填好,在将这个地方牢牢的记在了心中。
圣鹰 点亮星空
同时,他心里面始终围绕着一种感觉,就是在未来的某一日,他迟早会回到这里,再一次解开墙面上的内容!
等把洞口处理的看不出来痕迹后,他走到了一颗大树下,盘坐了下去,双手不住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心中在闲着刚才在地洞里面的听到的话。
刚才老头嘴中所说的那些事情,无疑应该是很久远的事。
什么乱古的,肖舜这种初来乍到之人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但是有一点却让他十分的感兴趣。
天降巨掌。
就是这四个字!
刚一想到这里,肖舜就觉得浑身毛骨悚然!
那到底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掌!
与此同时,肖舜又想起了曾经听师父说过的一番话。
就在之前,木岩道人曾经说过,这片世界原本是一个整体,但是因为莫名的原因突然间破碎。
“这两者难道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肖舜喃喃自语。
这个问题,此时的他显然无法找到答案。
而且肖舜现在也很好奇,那个石壁上所描述的事件主人公又到底是不是老头,如果是老头,那对方的年纪又该是何等的骇人
天色即将擦黑的时候,一堆篝火升腾了起来。
“沈墨呢?”
肖舜心中有些担忧的问了巴黑一句。
珠光 寶 鑑
巴黑靠在大石头上懒洋洋的躺着,一边来回的晃着腿,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兴许是偷玩去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密林中传来了沈墨的呵斥声:“你才偷玩呢,我是那样的人嘛!”
话音刚落,肖舜就见沈墨正扛着一个比自己身躯大好几倍的东西,正奋力的在朝这边挪动着!
听到动静,巴黑举目远望,看到了对方手中拖着的那个东西,顿时喜道;“哟,还打了条鹿回来,还真是乖巧懂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