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0m4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明流匪笔趣-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退兵鑒賞-y8k3y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轰!轰!轰!
青城城外的两个营寨方向传来震耳欲聋的炮声。
“咱们在城外的两个营寨和蒙古人交手了。”李树衡手里举着单筒望远镜说。
通过单筒望远镜,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战场上的情况。
大炮是这个时代的大杀器,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蒙古人的骑兵在大炮的轰击下,仿佛纸糊的一样,毫无抵抗之力,挨上一炮子,几乎是十死无生。
仙界扛把子 張俊天
八七戰歌
因为前方两个营寨的关系,青城暂时未遭受到蒙古人的进攻。
杀人总在深夜时 夜依稀
刘恒同样手持单筒望远镜,看着前方的战场,开口问道:“两个营寨里的火药和炮子准备的充足吗?”
“大人放心,大军准备的火药和炮子足够把卜石兔带来的几万大军打死几遍了。”一旁的李树衡说道。
刘恒点点头,又道:“蒙古人过了这么多年,攻城的手段还是这么粗暴简单,一点变化没有,这一战,卜石兔也只占了一个人多的优势。”
龙逆穹宇
“人再多也没用。”李树衡说道,“卜石兔统帅的大军看上去兵马不少,实际上都是各部的控弦甲士,临时拼凑在一起,打打顺风仗还行,打硬仗没戏。”
刘恒轻笑一声,道:“被你说中了,蒙古人退了。”
青城外面的战场上,攻打两个营寨的蒙古骑兵正如潮水一般退却。
他是猫
重生之盛世科技帝国 君王李
“看来蒙古人比预料中还要没用,这么快就败退了。”李树衡嘲讽地说了一句。
刘恒笑了笑,说道:“蒙古人的骑兵还是有些实力的,和夜不收比起来丝毫不差,只可惜卜石兔手底下的这些部落台吉都各怀心思,全都不想自己部落的战士死伤太多,为其他部落做嫁衣,一旦攻势受阻,最先想到的就是保全实力。”
“照这个打法,恐怕用不了两天战争就该结束了。”李树衡看着远处败退回去的那些蒙古骑兵,面露讥讽。
蒙古人这么快败退,令他对城外来犯的这支蒙古大军越发看低。
刘恒轻笑道:“蒙古人败退是迟早得事情,接下来该解决卜石兔了,他活着,不利于咱们接掌土默特草原。”
“可惜素囊没有对卜石兔动手,只能安排咱们的人自己动手了。”李树衡眉头微皱的说。
对于素囊没有杀卜石兔,这让他有些失望。
原本的计划里,素囊杀死卜石兔,对虎字旗来说是最好的一种结果,将来虎字旗彻底掌管土默特草原受到的抵触也会小一些。
一旦卜石兔是死在他们虎字旗的人手里,难免会让一些蒙古人对虎字旗生出抵触,会牵扯虎字旗更多的精力来维持统治。
攻打一个地方只要会杀人就行,可要统治一个地方靠杀人是很难长久的,或者经过几代人来消除这种敌视。
刘恒说道:“再等等看,若是卜石兔兵败之后,素囊还没有动手,再安排外情局的人出手解决卜石兔。”
李树衡点了点头。
宇宙級作家
在两个人口中,杀死卜石兔这位土默特大汗,仿佛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面面各种图案的蒙古各部旗帜,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马背上的卜石兔脸色铁青。
上万蒙古骑兵攻打两个虎字旗的营寨,却连营寨的边都没有碰到,就被打的溃败而归,死伤在自己人马蹄的蒙古人,比受到虎字旗炮击死伤的人更多。
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身边各部的台吉,不仅没有因为战败而羞愧,反倒一个个都是松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草原上的勇士连战败都不觉得耻辱了。
“大汗,要不然在攻一次,这一回多派一些人。”坎坎塔达在一旁提议道。
卜石兔阴沉的面容看向身边的各部台吉,问道:“谁愿意领战,派出部落中的战士去攻打前面的两处营寨?”
各部都有来头,实力也都不算弱,想要调动各部的兵马,他哪怕是大汗,也需要和各部的台吉商量才行。
公主監國 沏骨
無悔九二
龙翔天武 江流墨笔
不然的话,就算他指定其中一个或几个部落去进攻虎字旗的营寨,可一旦那几个部落的台吉不同意,他也无可奈何,反倒折损颜面,失了威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周围的台吉没有人接话茬。
哪怕土默特部自己的台吉,也一样不主动上前领命,反倒装作没听到一般,目不斜视的看向远处。
卜石兔抓住缰绳的上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手背上一根根青筋蹦出。
“大汗,我愿亲自率领部落中的勇士拿下前面的营寨。”坎坎塔达见其他的台吉都不言语,只好自己站了出来。
卜石兔看了坎坎塔达一眼,语气无力的说道:“算了,退兵吧!”
说完,他一拨马头,头也不回的从阵前离开。
作为亲卫将领的扎木合带着一众亲卫,跟随在卜石兔身侧骑马远去。
坎坎塔达看着卜石兔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下令道:“退兵。”
呜!呜!呜!
牛角号被吹响,蒙古大军开始后撤,各部台吉也开始归拢从前方败退回来的甲骑,随大军一同撤回营地。
青城城外的其中一个营寨内,陈寻平趴在寨墙边上,手里举起单筒望远镜,眉头微微一蹙,道:“这兵退的也太快了一些。”
刚刚的交手,虽然打退了蒙古人的进攻,可对他来说,并没有对蒙古大军造成太大的损伤,对这样的战果,他很难高兴的起来。
“要不然让铁甲骑兵营从后面去追击一下?”秦荣在一旁说道。
陈寻平想了想,道:“铁甲骑兵营的人太少,有可能追击不成,反倒落入蒙古骑兵的包围,咱们的骑兵还折损不起。”
拒绝了秦荣的提议。
“你是怀疑蒙古人这次退兵是圈套,故意要引咱们的骑兵上钩?”秦荣面露沉思的说。
陈寻平说道:“也不一定是陷阱,不过,以咱们的实力,正面就可以打败这几万蒙古大军,犯不着让铁甲骑兵营去冒险。”
“以咱们虎字旗大军的实力,哪怕离开营寨,一步步向前推进,都能打败卜石兔带来的这支蒙古大军。”秦荣说道。
通过一次次的交手,蒙古人虚假的强大外表,早已被虎字旗撕得七零八落。
陈寻平抿了抿嘴,道:“咱们的新兵太多了,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冒险和几万蒙古骑兵野战,就算要野战,也要打掉这支蒙古大军身上最后一点敢战的勇气。”
一个冬天,让虎字旗扩充了过万兵马,战斗力自然也随之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