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skam好看的言情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討論-第三千四百一十九章 詛咒讀書-336gc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瞥了眼巴卡尔贪婪而又忌惮的双眼,我将黑色石头放到了他爪子里,道:“没错,这就是让卢克变得异常强大的东西,话说,你会用吗?”
“你会吗?”巴卡尔望向我,问道:“卢克有向你提过吗?”
“没有”我坦言道:“卢克没对我透露过任何有关黑色噩梦的提取方式的知识。”
“那是他的宝贝,是他重新崛起的底牌,怎么可能轻易透露出来?”
暴龙王·巴卡尔冷笑道。
“我觉得,你似乎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是小人?”巴卡尔咆哮道:“卢克是君子?”
“你是不是搞错了?!”
“就事论事,别混淆概念”我提醒道:“我的话,仅限于卢克关于没有告诉我黑色噩梦如何提取出来的这件事而论,与任何其他事情都没有关系。”
说话间,我稍稍释放了妖精之力的威压,将汹涌而来的龙威瞬间挡住。
沉默数秒,巴拉尔总算冷静了些,他道:“或许……经历了这次死亡的代价,卢克改变了人生观也说不定。”
虽然巴卡尔的话,听起来没有妥协,但是话里的本质,却是妥协了。
“喏,这些都给你”说话间,我从怀里掏出一把石头,统统放到巴卡尔跟前。
“你不需要?”巴卡尔努力将视线从黑色石头移到我脸上,沉声问道:“这东西说不定能够解开你体内的封印,或许还能加强你的身体素质,助你早日解开封印。”
“没用的”我摇摇头,叹息道:“它的能量太小了,别说这几块,就是几吨,几十吨,怕是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巴卡尔闻言,面色阴晴不定,许久之后,幽幽一叹,道:“真羡慕你是妖精。”
“别急着羡慕”我淡淡道:“如果咱俩身份对换,我敢保证,你活不到今天。”
“你是在质疑我的本事吗?”巴卡尔呲牙狞笑道。
“我不质疑你的本事,我很不看好你的性格,巴卡尔,你能以狂傲的姿态俾睨世间,正是因为你先天拥有龙族的强悍体魄,并且拥有龙族之王的血统与威严,极少有人能伤的了你,所以你可以无惧一切,但我不行,我的血脉天生便被封印,除了在特定环境能够释放出极为可怕的毁灭性力量以外,其他时候,都与人类孩童无异,若是你以如此柔弱的体魄,表现出极为强悍的性格,我敢保证,你刚刚走出村落,就会被流氓冒险家盯上,成为他们出气的筒子,轻则受伤,重则死亡。”
巴卡尔听罢,眼神明灭不定,片刻后,发出一阵苍凉的笑声:“看来你我,都有不可告人之悲惨过去。”
“不止你我,任何人的过去,都有悲惨的经历,但那是成长所必须的养料。”
“巴卡尔”凝视他,我缓缓道:“没想到,被盖波加重伤的那次经历,仍没有让你变得更加成熟,你该成熟一些了,巴卡尔,身为龙族的王,你应该更加沉稳一些,而不是总想着依靠龙族的天赋,横行霸道。”
“我哪里横行霸道了?”巴卡尔突然问道。
“你的语气,你的态度,都是如此”我认真道:“巴卡尔,我是你的朋友,而非你的敌人,与我说话,应该更坦诚一些。”
巴卡尔表情再度变幻,许久之后,他发出一阵颤抖的笑声,声音不大,却振动力十足,甚至整座岛屿都在笑声中微微晃动。
不远处,两条巨龙跪伏在地,恭敬无比。
其他生灵,则趴伏在地,瑟瑟发抖。
这一次,我没有动用妖精之力,而是以自身气势抵御,不得不说,龙威真够可怕,以现在的我的身体素质以及心理素质,稍有不慎,都会动摇。
好在我最后还是挺了下来。
“我以为你一直靠着那点妖精之力撑场面,没想到你无论身心,还是实力,都有在成长,哼,还不错。”
“能被你夸奖,着实不易。”
我笑着回应道。
“看在你如此努力的份儿上,我也就认可你这个朋友了吧。”
“哦?”我不禁笑道:“那还真是荣幸啊。”
“够了,你也不用再阴阳怪气了”巴卡尔道:“既然认可了你,我会以诚相待的。”
“话说回来,巴卡尔,你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汲取能量吗?”
“卢克与我的关系很一般,这点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卢克与巴卡尔关系很一般这点,我的确很清楚,毕竟卢克顶替了巴卡尔,成为了第九使徒,虽说巴卡尔对使徒之位并不在意,可龙族的高傲却不允许任何人顶替自己,无论是龙族之王,还是第九使徒。
也正因为如此,巴卡尔从未主动与卢克联系过,甚至连照面也不想。
一方面是对卢克有怨,另一方面,也不希望过早暴露自己。
我点点头,承认道:“的确,直到今天,你俩似乎都没联系过彼此。”
“但是,我是不会替你向卢克索要黑色噩梦的提取方法的。”
“我可以支付代价”巴卡尔道:“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想也别想”我道:“卢克与赫尔德那一战你应该有通过魔法观看到吧,你应该很清楚,卢克在汲取了黑色噩梦之后的状态,暴力,是啥,无情,冷酷……那简直就不像是一个有智慧,有情感的生命体,更像是一台靠指令存活的机器。”
“哦,抱歉,机器也是有感情的,至少天族人的机械傀儡也表现出了丰富的表情,如此说来,还真难描述卢克当时的状态,大概相当于……行尸走肉吧。”
说这话,我望向巴卡尔,真诚道:“我不希望我的朋友也变成那副样子,而且,就算你真的获得了那份力量,又能如何?”
“难不成你真以为,获得黑色噩梦的力量,就等同于无敌?”
摇摇头,我不禁嗤笑道:“别做梦了,卢克就是鲜活的例子啊,提炼了黑色噩梦,汲取了黑色噩梦,与黑色噩梦融合,自以为强大无比,结果被一群冒险家围攻而死。”
说到这儿,我不禁一叹,摇头道:“总感觉这黑色噩梦,不像是单纯的力量,更像是一种诅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