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gjm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明尊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二章一劍惶惶斬妖國,諸事了斷歸輪迴看書-n6o9x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玉皇顶上,玉钟已经响过十四天。
司倾城已经传下完整的正一法箓,其他几种筑基之法,也都简略讲过,七天之前筑基境界便已经讲完了。
后面七天,都是在讲借助神祇施法的神箓和道术,以及通法境界的道士修持。
红脸真人,火发真人等几位结丹修士坐在一处灵潭洞府之中,灵泉从谭中涌起,带出浓郁的精纯灵气,潭边开辟了十几亩的灵田,如今新栽种的灵药才刚刚萌芽。
火发修士捧着一杯灵茶,环视一眼自家精心打点的洞府,鄙夷的看了一眼红脸修士——说好的不听授箓之法,坚持祖师传承呢?怎么还是接了正一宝箓?
红脸修士咳嗽一声,毫不尴尬的笑道:“火发道友这洞府打理的好啊!点在了长流山灵穴之上,地方宽阔,只怕收上十几位弟子都不会拥挤。我手慢了一些,这五行山上的好地方都被人占完了!现在留两个徒儿都觉得拥挤。”
火发真人不咸不淡道:“都是四位救世真人赐福!五行山占尽万里龙脉,比起原来的四大宗门的山门都要好上许多。五行山处于孤竹地势正中,还有明尊留下的莲花法阵,可见未来五千年必将尽得仙道气运。”
“这不,两大阳神尊者都也垂顾此地,金刚寺占据了积金主峰、万竹山扎根大青峰。按照这般布局,只怕剩下的两座灵峰,也迟早是未来复苏的清虚宗、通明教山门祖地。我等不过窃踞,迟早是要离开的。”
旁边另一位结丹真人也一脸神秘的说道:“这不还有玉皇顶吗?四位真人迟早是要飞升的,现在为了以示尊敬,大家都没有在玉皇顶布置洞府,若是抢到先机……”
红脸修士摇头道:“四位真仙下降穷明,便留下了四大宗门。救世真人造化五行山,怎么可能不立下道统?”
听闻此言,其他几位结丹真人也纷纷赞同道:“这玉皇顶两大阳神都让了出来,迟早是四位救世真人道统的山门。”
“只是不知留下道统的,是哪位真人?”
火发修士有些忧虑道:“本来明尊降服孔雀,结束大劫,法力神通具是四大真人之中最强的,应该由他留下道统。但偏偏这几日讲道,明尊传道不传法,反而是由圣女代为传下正一法箓,修习者甚广。”
“而且这几日修盟将要改组为道盟,由七十四家在正一宝箓之上留名宗门组成,约定共同设立道院,管理孤竹。”
“日后收入弟子都要先入道院培养,然后选择道箓,拜入不同的宗门修行。待到外功圆满,晋升通法之后册封为道人,才回归各宗山门修行,或是成为道院的长老执事。”
火发叹息道:“日后不入道盟,只怕都是旁门左道,要受打压!”
红脸修士闻言噎了一口气,他座下也有几个弟子,曾想以正一盟威的法印灵光,凝结自家道箓,在正一宝箓之上占据一个宗门的名义。岂料无论是自家气运还是宗门道法,都不合格,未能凝结出道箓来。
但火发修士嘴上说的遗憾,却已经凝聚了火云道箓,七十四家宗门有其一,自开一门火云宗。
好在正一盟威的法印灵光可以传承下去,日后添补自己道法,壮大宗门气运,也有可能再次凝聚道箓,但错过这次承受法印机会的修士,想要凝结道箓就是千难万难了。
“若是明尊创教,玉皇顶定然是其道统的,但若明尊无意传下道统,玉皇顶只怕就是道盟山门了!”
原先的魔道真人已经改修,正在苦苦洗练魔气,修持道箓,此时却说得头头是道。
有人忍不住问道:“昨日便讲完了通法修持,今日不知几位真人会不会讲结丹之术?”
红脸真人嗤笑道:“丹成无悔,结丹之法具是各门秘传,乃是根本道法,就连正一道箓到了通法道人境界,都要转回宗门,依宗门传法自修。哪里会有人如此大方,把根基秘法也通传了?”
他这话虽然语气有所不敬,但道理不假,其他几位结丹真人面上不说,暗中也是频频点头。
他们修到如今境界,哪个不是传承道法精深的。自然知道结丹这一关,才算是踏上求道之路,涉及各家根本道法。甚至还不少人传承的道书,结丹境界便是到顶了。
寻常宗门的通法法术泄露了,也不会有人深究。但涉及结丹的法门泄露,那是追杀到天涯海角都要追回来的。若不然,宗门就毁了!
若是真人讲道涉及结丹,岂不是让他们所修的道法都成了大路货?
几人说话间便到了寅时,火发真人架起一件飞遁法器,打开洞府禁制,带着几人来到长流峰顶,看到芦篷的竹帘缓缓掀开,钱晨端坐其中,一击玉钟,四峰皆肃静。
只听钱晨开口淡然道:“今日讲各家丹法!”
随即便从炼丹之理开讲……
下方的一众修士又惊又喜,炼丹之法向来都是各家秘传,就算是四大宗门所藏,比起地仙界来也是平平。钱晨在炼丹之法上是什么境界,就算太上道的元神真人来了,懂得也不会更多了。
钱晨从丹炉讲到用火,从采药,讲到丹诀,下方的修士如痴如醉。
火发真人所修也是火法,于炼丹之道上颇有根基。
他顿闻妙谛,一时眉头紧皱,一时欣喜的手舞足蹈,恍惚之间却是点破了一层障碍,竟然从那炼丹之法,用火采药纸上,印证了自己结丹之路。登时那字字珠玑的炼丹之妙就变了,鼎炉变成了肉身修持,丹诀变成了结丹法诀,采药变成了炼化人体大药,炼丹的每一个步骤,都暗喻了结丹修行之上的种种关要。
一时间,原本火发自己都懵懵懂懂的结丹之路,居然一览无余,回顾结丹之路,结合钱晨所讲丹道,种种玄妙涌上心头。
火发黯然泪下,顿悟钱晨表面上讲的是炼丹之术,实则讲的是结丹之道。唯有悟性高远,根基扎实,机缘巧合,福源深重者,才得以顿悟其中道法的本来面貌。
真人传道不传法,名为各家丹法,实则是丹道根本,比起结丹之术来,尚且还要超越两个层次。就算只听懂了只言片语,对于日后结丹也是受益无穷。
火发专心致志,听得无比沉迷。
待到日落西山,钱晨停下讲道,他才倏然醒来,看着旁边随便听听,显然对炼丹之术并没有那么重视的一众结丹修士,看到那几个听得入迷的结丹、通法修士种种古怪。甚至有人醒来之后,又哭又笑,手舞足蹈貌若疯狂。
红脸修士笑道:“不过是炼丹小术,便叫他们如此痴狂,岂不知炼丹乃小道而已,正经结丹才是大道!”
火发笑而不语,心里只是淡淡冷笑:“真人不会如此大方?呵!此辈蝇营狗苟,已经被红尘浊见蒙蔽了道心,才听不出大道。岂能知道真人境界之高远。竟然还有人说真人也不过才结丹……笑话,只凭这等丹道,真人就必是元神真仙。只怕孔雀之难,都只是明尊降世历劫而已……大道,你们知道什么是大道”
“你们视如至宝,恨不得全天下只有你们知道的东西,真人随意传授有缘。”
“你们觉得已经是人间决定的结丹境界,在真人看来不过是大道之上,看看睁开眼睛的懵懂幼童而已!”
“夏虫不可语冰!”
火发顿时觉得这些人如此可笑,这些天他混迹其中,竟然也变得可笑起来,有这功夫,何不用心参悟真人所传大道?当即平静起身,邀请那几位听出妙处的通法真人道:“在下火发,听闻老师传授大道实在妙不可言,以我悟性实难参透其十一,方才见诸位道友亦有所得,可愿来贫道洞府,开一个论道法会,交流一二心得?”
几位通法修士对视一眼,欣喜道:“固所愿,不敢请尔!”
七日之后,一群听道的通法结丹之中,已经隐约划分为两大阵营。
一者以火发等人为首,每日在四峰虔心听讲,参悟丹道至理,一者无缘无分,只能空得一些炼丹之妙。钱晨所传大道,首重悟性机缘,不乏有凡人听出了妙处,而结丹修士心中生出见知障,反而摸不到门道。
火发等人越是讨论,参悟钱晨所传,更感觉其中道理无穷无尽,毕生都难得万一,愈发敬畏。
言语之中,皆对钱晨等四位真人,毕恭毕敬,视为祖师。
其他庸庸碌碌之辈,尚且不知其妙,就这么从天大的机缘旁,擦肩而过。
讲道第二十二日,竹帘卷起,却是一昂扬大汉,坐在芦篷下。
燕殊以一道煌煌剑光,照耀玉皇顶,出示一众修士道:“我有一剑,可授有缘。此剑可以斩无明、断烦恼、落红尘、明道心、杀妖魔、度三灾、破人劫、截大道……这一剑开天、辟地、破界、落心、摧山、断海、屠城、杀人、见道、明我,汝可识得……”
下方一众修士听得此言,看到那凌厉无匹的剑光,那里识得燕殊在说什么?
有人颤颤巍巍道:“真人,此剑可得长生否?”
燕殊仰头笑道:“你且看我!”
随即一道剑光斩裂长空,发出暴烈的雷音,人已经随着剑光不见……两个时辰之后,才看到剑光浩荡席卷青冥而回,天上落下一具巨大的无头尸体。庞大如山岳的黑牛,断首喷血,鲜血尚且冒着热气,燕殊手挽牛头,剑光落在芦篷之中。
一众修士看到那道剑光,肝胆具颤都来不及。
有人惊骇道:“黑牛王!”
“五大妖王最后一位,黑牛王!”
“它也被杀了?”
“四位真人,当真是神通无量……”
提剑越空去,手挽妖王头。
燕殊坐在芦篷之中,目视四方,一时间数千修士无人敢抬头,尽皆俯首。不久之后一个震撼万分的消息传遍了孤竹国。那一日燕真人斩杀黑牛王之后,四位真人趁着月色,踏平了妖都,是役,斩杀妖魔百万,妖国血流漂杵。
燕殊七日传授剑道,宁青宸七日解说诸多法术。
最后十四日,四人请法信讲述佛门修持之道,请灵王讲述阴阳大道,最后由阴阳论开,钱晨于第四十九天开讲阴神阳神,这一日,满山修士痴醉如狂,纵然听不懂,也要拼命记下其中的几句话。
七七四十九天后!
芦篷之中彩花盛开,玉钟连鸣四十九声。钱晨身后的众妙之门冲出数百道毫光,循着这四十九天中表现悟性出众,心性上佳的修士凡人,将穷明界断绝的传承尽数传下。
钱晨等人在此界汇聚的庞大气运,也一分为五,落入五行山中。
随手抛下最后一枚玄真五行丹,将其封入玉皇顶,对一众俯首称他为老师的修士,钱晨笑道:“五千年后,此丹当有大用。”
“四十九日讲道已毕,尔等自去吧!我四人自从天外而来,如今当重归天外。”
一众修士皆拜道:“恭送救世真人!叩谢老师传道!”
委托任务的四大宗门,尽数重立,就算是刚刚选了传人的通明教,清虚宗,也在长流、祝融两峰重立山门。日后慢慢统和此峰之上扎根的一众散修,便可重新兴起。
三年之后,道盟于玉皇顶成立,为天下八十一宗,共同建立的联盟。
法信改道士为德士,化道箓为度牒,金刚寺成为道盟编外成员。
……
钱晨四人在镇压孔雀,主线任务完成后,一共只驻留了四十九天。讲道教化,并未亲眼见到道盟的成立。以及供奉他们四人为救世真人,道盟祖师的一幕。只在讲道的最后一天,浩然长明的圆月之下,功德圆满,随着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回归了轮回之地。
睁开眼睛,还是熟悉的白玉云台、平湖福地。
四只白鹿越过溪流朝着他们奔驰而来。
钱晨伸手一指,五色神光刷出,平湖之中,朱雀火尖枪划出一道弧线,转着圈飞来,一头扎在了钱晨身边的云台上。
天心阳环落在钱晨的手中,十分安慰,驯服慰贴。
钱晨转头看向白玉台,对身后燕殊三人笑道:“先看看隐藏任务挣了多少,若是轮回之主敢克扣,我这就发动禁制,把孔雀遥遥炼死!”

一千字补到这章吧!从三千修改到了四千,不知道可不可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