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0ocj8火熱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一百二十一章 錨熱推-6ed4l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接受了如此之多的信息。
并且与自己曾经接受到的教育和资讯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截然相反。
无论奈菲尔塔利是无法接受而变得茫然、亦或是因被欺骗至今而绝望到歇斯底里,再或是根本不相信他们的话语——都是可以理解的。
安南与本杰明,都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但他们却没有想到……
奈菲尔塔利却是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
“……果然如此吗。”
她低声喃喃着。
眼中闪烁着明亮的火光。
“你对此早有预料?”
安南饶有兴趣的问道。
——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奈菲尔塔利只是摇了摇头。
“不是,”她看向安南,认真的答道,“准确的说,是在我们从噩梦中出来之后……在那时开始,我就突然感觉到了一种违和感。
“虽然我没有因为从噩梦中获取力量而直接变成超凡者。但我似乎也从中得到了什么。它大大强化了我的直觉。”
奈菲尔塔利伸出纤细的右手食指,虚虚指向自己的太阳穴,表情沉着冷静、只是微微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虽然老师骗了我很多……但我锻炼出来的才能并没有白费。我的头脑却不会因此而变得痴愚。
“而且我在睡醒之后,第一时间服用了强化思考能力的魔药。虽然我对噩梦中的情景几乎忘了个干净,但我当时本能的对老师产生了某种怀疑……我相信我自己的直觉。
“我当时肯定是看到了什么。”
奈菲尔塔利沉声道:“它能够让我对老师产生怀疑,就说明它一定与我所知的某件事发生了激烈的相悖。即使我忘记了那件事,但既然这种感情存留在我的心间……那便是过去的我留下的‘痕迹’,也是我产生怀疑的‘线索’。”
“那是【理解】的力量。”
安南答道。
他缓缓说道:“这个噩梦中没有给人以诅咒力量,却能够直接让人得到【理解】要素的适应性。也就是说,它直接就能让一个不具有超凡者才能的人,直接得到黄金阶的门票。”
“我明白。”
奈菲尔塔利点了点头:“并非是所有人都能从自己的灵魂中萃取要素。强烈而纯粹的欲望本身,也是一种才能。
“这代表了人的‘指向性’……这也是老师的研究成果。该死的,我早该想到的……”
人的思想是涣散的、欲望是易变的。心猿意马、不能自持才是常人……旺盛的欲望本身就会失控。
能将欲望始终固化至某个方向、凭借欲望而不断向着某个固定的方向前进的才能,便是要素的适应性。
比如那些“画魔”、“琴魔”,亦或是“为了权力走火入魔之人”、“为了正义不惜一切代价之人”,这种人的“欲望”,才是进阶黄金的资格。
它的确可以后天形成。
但多半是不能人工养成的。
再弱的凡人,只要有人给完善的攻略、再由仪式师或是圣职者稳固他们的心神,也能通关噩梦而成为超凡者。之后只要不断喂食“有攻略的噩梦”,便能轻松的一路升级。
至少到白银阶这个境界为止,都是能够通过资源而堆出来的。
那些在巫师塔中学习的小巫师们,基本上也就是希望自己成为大巫师、改变自己的人生而已。
可也有一些人的人生无需通过超凡者得到的权势来改变。
——并非是所有的权力者都不会成为超凡者的。
只是他们知道的,比常人要多一些。
他们最开始就知道……黄金阶是需要天赋的。
是否具有这种天赋,便可以称为“是否具有超凡者的才能”。
比如说安南的兄长德米特里。
他早就知道,自己不太可能具有要素适应***望再强也只会变成疯子。
既然不可能进阶到黄金阶,就没有升华成神的可能性。
那么就实在没有成为超凡者的必要。
“指向性……吗。”
想到这里,安南沉默了一瞬。
他与奈菲尔塔利对视一眼,目光变得沉重。
他终于想明白了。
“食梦者”特里西诺,他所吞食的那些作为祭品的“璀璨梦想”……到底是什么。
——那是“觉醒要素的才能”本身。
那些孩子,他们最初璀璨的梦想被改变了。他们也因此而变得庸庸碌碌……在这里,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他们最初的“要素适应性”被特里西诺掠夺了。
那的确是珍贵无比的“祭品”。
虽然具有这种才能的孩子,本身可能走上超凡之路的几率也不大——他们中会选择这条道路的可能十不存一,能够活到白银阶的更是稀少。到了那时,初心没有改变的还要再筛掉一批……毕竟就算特里西诺不动手,“初心”这种东西本身也有可能会改变。
而如果他们能够经历这诸多坎坷,便能抵达染色之位。成为真正的超凡者。
“既然如此,贾斯特斯在五年间、便突然从凡人一路升级成为黄金阶的原因就找到了。”
奈菲尔塔利认真的说道:“正常人是不可能进阶如此之快的——”
闻言,一盘沉默着的龙井茶突然抬起头来,与坐在安南腿上的猫咪无声的对视了一眼。
安南面不改色,没有任何异样。
“而且他从白银阶到黄金阶,几乎没有什么阻碍。最开始我以为这是贾斯特斯才能出众。现在看来,可能就像是哥哥一样……”
说到这里,奈菲尔塔利顿了一顿。
安南明白她的意思。
如果说,“窃贼圣者”阿方索,是“人造的圣者”。
那么贾斯特斯,可能就是“人造的黄金阶”。
从噩梦中,安南也早已看到。
联能讯使根本就不是贾斯特斯的家族职业,更不是“灰教授”所掌握的转职。而是贾斯特斯的青梅竹马“艾莉森”、也就是与他结婚的那个大小姐掌握的职业。
贾斯特斯本身也有成为超凡者的天赋,至少不可能是会被他的岳父看不起的。实际上,他的岳父甚至已经开始准备找一个凡人女婿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对贾斯特斯挑来挑去?更不用说他们本就是青梅竹马,甚至还是艾莉森倒追的贾斯特斯。
艾莉森的家族,甚至有代代相承的强力咒缚。也就是说,他们其实并不是需要一个“强大的女婿”,而是一个“继承人”。
这说明,他们肯定是有超凡者的相应培养知识的。
——那么,问题来了。
既然贾斯特斯不是因为“配不上青梅竹马的家庭”这种烂俗狗血的理由而去找的灰教授。
他为什么要去灰塔学习呢?
他能学到什么呢?
灰教授根本不是潜行者,也不是联能讯使。他这里更不可能有联能讯使直升的黄金阶职业传承……而艾莉森的家族所需的仅仅只是继承者,白银阶就是最好的情况了。
进阶到黄金,反而可能会短命、无法留下更多的子嗣。
所以,艾莉森是不可能想让贾斯特斯进阶到黄金阶的。
——那么答案便不言而喻。
灰教授给予他的,是某种已然孵化完毕的“要素之力”。
就像是安南与奈菲尔塔利得到的【理解】一样。
直接给人凭空增加了一种才能。
如同【理解】让安南与奈菲尔塔利的直觉变得敏锐。
贾斯特斯得到的要素,肯定也会改变他的行为与思维习惯——
“一切都对上了。”
安南看向奈菲尔塔利。
唯有奈菲尔塔利是特殊的。
这里有两种可能性。
“……要么,就是因为你拒绝成为超凡者。你可能本就没有‘要素’之力的才能。毕竟你得到【理解】后的反应比我要大很多,这种可能性不算太低。”
安南眯起了眼睛:“但这样的话,就说明……你的特殊是在‘入学前’就决定好的了。
“那么,还有第二种可能性——”
“——我的价值,就是因为我不具有这种才能、也不想成为超凡者。”
奈菲尔塔利接着说道。
她发出低沉而带有些许磁性的声音:“我是一根‘锚’。
“——是‘愈骨者’塞提,真切的存在于世的证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