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三百九十一章:笑話相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时间已经不多了,干脆让他直接通过‘红房子’进入小镇吧…”
“有什么意义吗?现在里面凶手未明,出来的三个学生都汇报进度堪忧,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观望,等剩下的其他还在小镇里的学生找到关键情报了,再派关键的王牌进去。”
“等新的‘红房子’修建好?到那时候里面几乎所有人都濒临死亡了!现在再多迟一步把‘S’级送进去,就越接近一步任务失败了。”
“在敌人身份和实力位置的情况下,没有血统的‘S’级算什么‘S’级?知道为什么施耐德部长不将‘S’级放在第一批救援队中吗?就是因为对这个原因耿耿于怀…我甚至都不支持将‘S’级送到里面去,我们已经让十八位‘A’级血统的学生进入了,如果他们都解决不了,那么这次任务失败也情有可原…”
“注意你的发言,什么叫情有可原?小镇里的是四千余条性命,其中包括了我们执行部自己的人!我们还没有到达那种可以丢手之后叹气说我们尽力了的地步!”
“各位请控制自己的情绪,人我们肯定是要救的,现在这个视频会议我们主要讨论的是‘时间’问题…我们的确没有多少时间了,同时我们缺少实质性的进度也是一件事实,可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自乱阵脚。”
帐篷内,教官站在数个大分屏幕前,看着里面身处各地的执行部高干们,每个人都在各抒己见,有的面红耳赤,有的不屑一顾,更多的还是沉吟着思考解决方案。
如今随着时间推移卡梅尔小镇情况越来越糟糕了,之前一位干部说得不错,这是四千多条性命的大事情,他们必须在今晚拿出一个定论出来。之前甚至有人都将装备部试想的EMP对冲实验都提出来了,可见现在这群人已经开始被卡梅尔小镇这一锅温水煮得焦躁不安了起来。
然而,尽管在这种情况下,真正的事主,任务的主要执行官却没有身在这个会议的现场。
半小时之前,林年跟教官说要出去透透气,整理一下思路,原本站在视频会议里受到这些言论轮番轰炸的主角是他,而现在这个位置也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副执行官身上,那十八位‘A’级学生都是教官带的,他在这个基地也算是第二有发言权的人物了。
至于现在林年在做什么…他做的和他之前说的事情是一样的,他在透气,准确地说是在吹风,一个人坐在十字路口边的杂草坪上,远离着灯火通明的军事基地,和藏在淡淡黑暗里的红房子,一个人坐在星空下岔开膝盖玩着手里的草根,偶尔抬头一下,看向百米外无限向黑暗中延伸的十字路口。
天空的黑暗已经淡去了很多,今晚大多时间都浪费在军事基地的视频会议上了,就算他是执行官,但在更上头依旧有人想要发号施令,这件事牵扯很大不可能让他自己拿主意胡来,但无论如何在天明的时候从那个帐篷就会得出一个结论,他也只需要执行那个结论就是了。
这么长的夜晚,总得给自己找些事情做,林年不太喜欢基地里的氛围,尤其不喜欢跟那群装备部的人一起待着,事实证明不过几分钟总有人就会认出他然后凑过来问他介不介意抽他几毫升的血拿回去收藏。
在草坪上林年的手里揪着两撇草根绕在了一起,然后用力互相拉动,在清脆的‘啪’的一声中,较为脆弱的一边被折断,坚韧地完好如初般活了下来,然后他又找下一条草根,重复之前的动作。
有些时候他总会找到一条格外强韧的选手,连续扯断数条草根都能保持自身不断裂,通常这些草根的特点都是通体茵绿,很年轻…毕竟年轻就是资本,在根脚里流动的汁液勃发着力量,可以一往无前地战斗下去,将所有挡在面前的东西都扯断,掰碎。
如果没意外的话,这将充当他今晚一晚上的余兴活动。
啪,又一声清脆的响声,林年手里的草根碎掉了。
他抬起头来,看见了站在道路上俯视着草坪边自己的金发女孩,还是那身看着都嫌单薄的白色病号服,被十字路口上吹过的夜风一撩,就露出了下面素白的皮肤和身线,背后映着天空,天空上就半轮白得有些发黄的月亮,挂在她的耳边,像是某种银制的首饰随着她的上下垫步不停摇晃着。
“别丧气,没什么东西可以一直赢下去。”金发女孩重复垫着脚耸了耸肩,把手中随便扯来的草根丢掉了,“有些时候输一次也无妨。”
“我还没开始,哪儿谈得上输。”林年拍了拍手没继续扯草根玩了。
“你怕输罢了,输了师姐就没咯,大半的大四学长学姐也都没咯,里面可能也有不少金发的漂亮大姐姐,胸部比你师姐还大!只是你没遇见她们她们就得香消玉损了,说不定尸体都捞不回来。”金发女孩假惺惺地做哭泣状,然后从擦眼泪的动作里偷看林年的反应。
但很可惜,林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呆呆地望着那通往小镇的十字路口问,“你说我直接走进去会发生什么?”
“啊…不知道,‘A’级能撑个两三分钟,你‘S’级是‘A’级的牛逼plus翻个倍,撑个十分钟了不得了?”
“十分钟?”
“大概就这个时间吧,你应该有预感了,这玩意儿是某个权能很大的人强行搞出来的东西,就算是你进去也得中招!你自己思量着该怎么办咯!”金发女孩一个旋转加自由摔落,倒向了草坪上林年的位置,然后啪一下就躺在了草坪上后脑摔得生疼。
不知何时林年已经往旁边挪了半米,动作保持不变。
“我教你‘浮生’不是这样用的啊!”金发女孩揉着后脑勺难过地在草坪上扭了扭身子,似乎想找个舒服的躺姿,用右手枕着头瞅着天空。
草坪上陷入了安静。
只要她不开口,林年就不会跟她说话,他们两人一直都是这样。
“啊,小混蛋,我问你个事情。”
“虽然按年纪来看你可能是沙俄时期的人,但就现在你的外表最多14岁,小混蛋不是你能叫的。”林年头也不转地说道。
“那大混蛋,我问你个事情。”金发女孩不知什么时候揪了一条草根放嘴里嚼着,盯着无星有月的夜空,“你觉得你师姐到底靠不靠谱?”
“什么叫靠不靠谱?”
“我的意思是…这是个圈套你看得出来吧?”金发女孩抬手对着小镇那边画了个圈圈,“陷阱两个字快要写脸上了,里面再关一个有问题的金毛疯批美人,林年诱捕器,成了!”
“金毛疯批美人?”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金发女孩瘪了瘪嘴,“曼蒂这女孩儿一直蛮疯的,只是你看不出来,总有一些胆大妄为的主意,碰不该碰的人,站不该站的边。可这么疯的后果就是会闯下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并且承担自己为自己带来的风险,尽管这些风险会要了她的命,但这就叫‘ consequences ’,因果关系!”
“但…也算是她运气好了。”话说一半,金发女孩又摇头晃脑地嚼着草根继续说下去了,“这种疯批美妞儿总是运气好的,能碰到有个给她兜底的人,惹乱子惹到天上去了,都有人坐飞机上去给她撺下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我才觉得这妞儿可真命好啊。”
“所以你出来是想干什么,感慨两声曼蒂命好么?”林年问,“你不像是这样的人,当初我跟苏晓樯一起…玩的时候,你可没有跳出来说两句,反倒是异常老实地待在该待的地方。”
英雄联盟之王者军团(英雄联盟之美女军团)
金发女孩叼着草根撅起嘴巴一副揶揄的模样看着林年。“玩…都可以玩啊!约会两个字就快到嘴边了,怎么就给咽下去了呢?”
林年砸了一下舌很不愉悦地摆开了头不看她,虽说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他也蛮无聊的,但再无聊也不想跟这家伙深夜聊人生。
“诶对了,你说,那几个进去过里面的都说在里面迷失自我的人都会大变性情,显露出最真实的自我…你如果进去的话会变成啥样子的?”金发女孩见林年闷着不主动找话题,自己就自顾自地好奇地开口问。
“不知道吧,大概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我想看看。”金发女孩啧啧说道,“他们说你师姐在里面耀武扬威霸气得很,我想看看你进去之后直接反手镇压她!让她匍匐在你的修身仔裤下唱征服!”
“你无不无聊。”林年叹了口气。
“我都能猜到接下来的剧情了!你通过特别的红屋子进行意识传输,带着部分血统进入里面,然后大显神威踏平整个卡梅尔大学,每个女生都暗恋你。你师姐十分愤怒不甘,可在追逐你的过程中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最后居然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你!此时凶手伺机而动要绑架你师姐,你跳出来一刀砍死凶手!顺利解除领域!最后你师姐一清醒过来冲出帐篷哇哇哭着就来找你,扑进你的怀里就是一顿猛哭加示爱…然后你就得纠结究竟是要忠贞不渝大洋彼岸等着你的小天女,还是对面前柔弱可怜地像是金毛犬一样的师姐挥洒爱心了!”
“你为什么不去写剧本,笔给你你来写好吧?”林年已经不想说金发女孩什么了,“你才是那个金发疯批美人吧?”
“是吗?”金发女孩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林年,“那你的意思是我也找得到人给我兜底咯?不管我惹乱子惹得多厉害,他都愿意上九天为我揽月,下五洋为我捉鳖?”
林年侧眼瞥了她一下没接话。
“今天天气不错,我久违地给你讲个笑话。”金发女孩忽一下就坐了起来,盘腿坐在林年的身旁,两只手抱着自己黏着几条草叶的白净脚丫,抬着头望着天上说,“有一对看起来像是朋友关系的男女孩在晚上的时候睡不着,女孩的就问男孩的:我睡不着,好无聊,该怎么办啊?男孩就跟她说:既然睡不着那就数窗外的星星吧,数着数着就睡着了。“女孩说:好啊,然后就陷入了沉默,一旁的男孩过了一会儿又问她:我没听到声音啊,怎么不数呢?女孩说:今天晚上没有星星啊…”
一旁的林年抬了抬头,身边的金发女孩继续讲,“男孩叹了口气说:那没有星星…你干脆数月亮吧,起码我们数的是同一个月亮。”
草坪上陷入了沉默,过了几秒后林年开口了:“你这算什么笑话?”
“这不是没讲完的嘛。”金发女孩挑眉,“这个故事的最终笑点是在最后一句旁白的话上。”
“那就讲完它。”
“我把你的好奇心勾起来了?”
“我只是不喜欢这种故事讲一半的感觉。”
“哦。”金发女孩点点头,抓了抓脖子看着黑不溜秋的天空说,“这个笑话的笑点在…这两个男女孩其实都是蠢蛋,因为他们宁愿躺在两张床上数窗外的月亮,都不愿意转个头看彼此眼里的星星。”
“好冷的笑话。”安静了好久,林年淡淡地总结道。
“我也觉得,反正我讲笑话之前又没说这是个好笑话。”金发女孩噗呲笑出了声音点头说,“你刚才抬头了,你是不是也在数月亮?”
“数了,就一个。”
“那挺好,起码现在你跟镇子里那个疯批金发美妞数的是同一个月亮。”金发女孩低笑着说。
林年忽地回头看向她,但在他身边,金发女孩已经不见了,自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人坐在空旷的荒芜草坪上,冷风吹过,折断的嫩绿草根在十字路口的水泥路上滚过。
他坐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扭头看向天边十字路口尽头的小镇。
盛世军婚
他们只是聊了短短一会儿,但反映在现实却像是过了很久,不知东方之既白。


军用帐篷的帘幕被掀起了,教官弯腰走了出去,还没来得及抬起身子就猛地撞到了一个试图冲进来的女人。
“后退,专员,这里面没有批准禁止进入!”教官被撞了个踉跄,皱起眉头强行挤出了帐篷外将帘幕放下了。
视频会议虽然已经结束了,但这个帐篷他早已经封过出入权限了,除了副执行官以上的人员都立止禁入这里面。
慌忙的女性专员也后退了几步衣服上被撞出褶皱都来不及整理,磕磕巴巴地说道,“不是…长官,我有急事通报!”
“什么…急事?”教官在问话的同时抬头看向了军事基地的周遭,发现不少人都开始向着一个方向小跑过去,在这群人中甚至还能看见装备部那群疯子,每个人抓着鸡腿和可乐都不忘跟着人流往一个方向蹿,简直像是得知了某个地方有热闹看一样。
天已经是黎明了,教官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借着蒙蒙亮的天光看见电线杆和模糊的轮廓后,几乎是在瞬间就确定了那正是卡梅尔小镇的位置,脸色立刻就变了,所有人流都往那边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意外…难道是领域开始扩张了?可不对啊,发生这种情况装备部那群狗比肯定往反方向跑,等他反应过来这件事的时候,那群畜生估计都已经在安全地带重新架好望远镜给他做祷告了。
“不是…是‘S’级,他…他正在…”女性专员强行把自己的气理顺了,将情况分毫不差地汇报给了教官听,可她还没等自己的话讲完,抬头就发现面前已经没有人了,在远处教官的背影已然快要消失不见了…
当教官赶到十字路口时,那里已经站了不少人了,大半个军事基地的人都已经汇聚到了一起,没有嘈杂只有统一的沉默,每个人都看着灰暗天空下,十字路口上那个穿着黑色风衣提着一把黑色刀鞘站在血色红线前的男孩。
“林年!”教官走到路边几乎是用吼的喊出了男孩的名字。
站在红线前的林年下意识回头看向了路边踏上了水泥公路的教官,对方的脸上满是震惊和怒意,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回头了。
踩上水泥路的教官正想冲过去把林年带回来,但他却发现自己往前冲出了几步没有靠近林年,反倒是调头从马路上冲回了草坪里,差些跟站在草坪中的装备部成员撞个满怀,这种诡异的情况让他滞住了,大脑几秒反应过后才勉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试几次都是这样,也不是没人在你之前尝试要让‘S’级冷静一些。”装备部的成员看着差点扑到自己手里鸡翅上的教官耸了耸肩,递出了鸡翅,“早饭,要吃吗?”
教官伸手就推开了鸡翅,转身走向了路边,只是这次他的右脚在即将踩到马路上的时候停住了,缓缓放在了马路下的草坪上,直视着远处的林年喊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我希望你不要这么做,会议已经有结果了,后援小队会在今天中午的时候赶到,新起的红房子所需要的建材和设备也会在半天的时间内解决,至时三名以上的‘言灵·蛇’的使用者会作为中转站尝试将你的意识完全上载入小镇中,你完全没有必要冒这个…完全没有必要,且成功率极低的险。”
林年伸出手放进了地上红线之后的空气中,在其他人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在他的感知中自己就像将手深入了一片刺骨般寒冷的凉水中,整个手掌都木木的,像是在冬天的雪地里埋久了,甚至没有血液带来的回暖感。
金发女孩说得没错,在这种环境下,就算是‘S’级都很难撑过十分钟,一旦这种作用反应到大脑,整个意识会像是冬日里赤身行走的人,逐渐冻僵成冰棍被埋进雪地里陷入永眠。
“林年!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教官看见林年把手伸入了领域中神经狂跳大吼道。
林年自始至终没有跟他搭话,在初次尝试过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抬腿迈过了那条红线,一阵恰好的冷风吹过了十字路口以及后面的草坪,每个人似乎都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那降临在男孩身上莫大的权能。
但他抗住了,举重若轻,甚至连动作都没有出现一丝迟滞,在进入那条十字路口后,他扭头看了一眼路边稍显绝望的教官,轻轻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话。
教官愣住了,因为他听过这句话,这句话在直升机上林年也曾是跟他说过的,只是他没有去当真。
当他回过神来后,林年已经再头也不回地离去了,披着月与日共辉的天光,踏上那条荒芜的道路独行向了天边的白色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