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六百四十二章 狂飈突進騎壓城看書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自半空而下,伴随着贺兰敏那绝色的容颜,出现在了黑袍的面前,朱唇轻启,吐出了一根木棍在地,上面还有两颗浅浅的编贝般的玉齿齿痕,她吁了口气:“老是要咬着这东西不发声,真让人发疯。”
黑袍冷冷地说道:“你第一天学习当谍者吗?”
贺兰敏收起了笑容,叹道:“这就是你这回要我跟过来的原因吗?我道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比这会儿看着慕容兰更重要呢,她可是怀胎四个多月,小肚子已经起来了呢。”
黑袍勾了勾嘴角:“这也是好事,现在她行动不便,不可能象以前一样亲自出动,翻城越墙,这也省了我看守她的事情。这回她可是我们手中重要的棋子,万一战事不利…………”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贺兰敏摇了摇头:“万一战事不利,可以用慕容兰母子做人质,要挟刘裕退兵,对吧。”
火神之道 站在c位看世界
黑袍微微一笑:“所以,她就是我们以后保命的关键人物,这次如果大胜当然最好,如果能杀了刘裕,也没必要留着慕容兰了,送他们夫妻下去团聚,可要是战场不胜…………”
贺兰敏叹了口气:“刘裕真有这么厉害吗?连你也忌惮成这样?”
黑袍勾了勾嘴角:“这几十年来,我看着此子一步步从一个村夫农民发家,战胜无数强敌,到了今天,所以,这次我再也不敢对他有任何地低估和轻视,凡事料敌以宽,而且,慕容超这个蠢货,刚愎自用,一意孤心,把全国的国运赌在这一战上,所以,我必须要做各种准备。”
贺兰敏的眉头一皱:“难道不是你提的计划要在这里决战?”
黑袍摇了摇头:“我的计划是要在山南和大岘一带给晋军大量的杀伤和消耗后,再放他们进鲁南,就如当年慕容垂败刘牢之的手法,先杀伤,再消耗,再诱敌,这样敌军以为苦战得胜,不愿放弃胜得成果,会失去理智急起直追,而晋军所依赖的战车,阵型,大营这些也无用武之地,这时候才是出动甲骑俱装,在平原上一举蹂之的好机会,可是,要是敌军建制完好,补给充足,士气高昂,再有刘裕这样的名将统领,那就不好打了。所以,我只能在这种条件下,尽我所能地消耗晋军,尽可能地在决战之前,取得优势。”
剩女当道
贺兰敏点了点头:“所以,你需要在水源中下毒作法?可是,你也知道,那些什么巫咒之类,都不过是骗人的鬼话,哪真的有什么让人喝了发狂的巫术啊。”
99度深爱:早安,竹马先生
总裁夜欢无限爱 傻白
黑袍微微一笑:“巫术不行,但病羊可以啊。而且,那些病羊身上,已经被我下了毒,那些可是真的可以要人命的!”
贺兰敏的眉头一皱:“如果是毒药,在这大河流水之中,真的能管用吗?流水可不是草原中的水泊啊,它是可以净化一切毒素的。”
黑袍沉声道:“是可以冲走大部分,但总会有些留下的,能多毒点人也是好的,再说,一边让敌军中毒,一边让我军知道水中下了毒,那也能增强我军的信心,我越是不让公孙五楼声张,他手下的人就越会越疑心,你到时候在水源那里装神弄鬼一番,故意让几个军士看到你在做法的事,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贺兰敏叹了口气:“还是你厉害,对于人心的掌握,已至化境,不过,要是刘裕也来抢水,那可如何是好?”
黑袍摇了摇头:“他不可能来大军的,最多几十上百游骑而已,我不信刘裕真的大军就直扑巨蔑水。慕容超的援军要后日才到,这两天,我们需要拖一拖时间。刘裕的大军过山,最多也就是一天的时间,所以去迟的话,水中下毒之事,怕是无法进行了。病羊我已经安排好,你去城西第三营的羊圈里去取即可。记住,要搞得越神秘越好,直到水源那里再放出来,让公孙五楼的人看到,明白吗?”
贺兰敏转身就向外走去:“你最好能打赢这仗,不然南燕一灭,以后连帮我复仇的机会也不会有了。”
鲁南平原,一队奔驰的骑兵,正迅速地向着北方狂奔突进,与胡骑的皮袍棉甲截然不同,这些骑兵,全都穿着汉家军队的札甲铁盔,环首刀,大弓挂在背后与腰间,而手里持着骑槊,卷旗息鼓,人马衔枚,向前急进,而三十里外一条若隐若现的大河,也渐渐地映入他们的视野。
官道之上,早已经空无一人,两侧的麦田之中,黄澄澄的麦浪,在轻轻地起伏着,泥土的清香混合着麦子的味道,钻进每个人的鼻子里,不少将士们嘴里咬的木棍已经湿透,口水在顺着两端的棍尾下滴着,伴随着不时有人肚子的鸣叫声,倒也别有一番风景。
刘钟没有衔枚,他骑在孟龙符的身边,并驾而行,一边骑,一边说道:“后军的黎民传来信号,阿寿哥他们(刘敬宣)继我们之后也出了大岘山,正在山北的村落间展开,宣扬大军到来的情况呢。”
孟龙符哈哈一笑:“所以啊,阿钟,你小子还是太年轻,没弄明白镇恶不让我们先行的真正想法,这小子做梦都想着自己立功,只有让我们先留,他才能抢这个第一个过山的大功呢。”
刘钟叹了口气:“平日里寄奴哥天天教我们要大局为重,不要抢功,结果这出师第一战,连自家兄弟也算计,这感觉不好。”
孟龙符勾了勾嘴角:“寄奴哥让我们有马骑,就是把这个立头功的好机会让给了我们,你也看到了,燕贼是真的没有防备,连这些麦子都留在田里,以后都会成为大军的军粮,都说那个黑袍有什么手段,哼,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这基本的兵法也不懂,我看,寄奴哥给我们的任务是有点太容易了,如果到了巨蔑水还不见敌踪,我想…………”说到这里,他的舌头都不自觉地伸了出来,那是一种战狼对于杀戮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