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四十一章,鮮血狩獵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那是城堡的号角声!回防!”绿骑士、伯希蒙德和卡拉德已经听到了城内的号角声,绿骑士立即回头看了一眼,他注意到已经有大群恐虐恶魔登上了城墙,于是绿骑士高喊道:“撤退!撤回城堡去,敌人已经登上了城墙!”
“去!”伯希蒙德挥起一剑将一头放血鬼砍翻,老公爵看了一眼自己的先祖,然后旋动剑花劈开恐虐恶魔的头颅:“兄弟们,后撤。”
卡拉德站在原地,他轻巧地上挑切开一头放血鬼的咽喉,然后左手按住右手的手腕,神剑杜兰戴尔沿着他的手腕回旋一圈,布列塔尼亚的英雄顺势下蹲,正好在此刻,一发恐虐颅骨炮的炮弹擦着他的身体上方掠过,将背后一头想要偷袭他的渴血鬼直接炸成碎末,然后反手握住神剑,刺入另一头放血鬼的胸膛。
快速抽出,卡拉德回旋着脚步,他另一支手默念女士的神明,一道刺目的炫光照得周围的恐虐恶魔连连后退,周围的恐虐恶魔为之一空,然后他举起剑,同时格挡下三头放血鬼的地狱之刃。
“砰~砰砰砰!”龙骑兵的齐射到了,达武元帅的龙骑兵从远处齐射。
“寒冰屏障!”卡拉德将维罗妮卡给的首饰砸在地上,他一把拉过伯希蒙德,大吼道:“快!”
绿骑士和伯希蒙德见状立即聚在一起然后启动护身符,欧若拉的寒冰屏障瞬间将三个人保护起来。
下一秒,维罗妮卡的流星火雨坠下,将附近的所有恐虐恶魔全部轰成碎片,火光漫天!
远处的高台之上,维罗妮卡看着自己的流星火雨起到了效果,女议长喘着粗气点着头,她今天已经炸死了为数上千的恐虐恶魔,可敌人根本就不会停下,而她的魔力正在告竭。
只能后撤了,维罗妮卡看了一眼正在城墙上和恐虐恶魔战斗的老近卫军和穆席隆冷溪近卫们,咬着牙关,甜美可人的娇颜上尽是疯狂和决绝。
“我们还剩多少人?”绿骑士骑在幽灵战马上,看着伯希蒙德和卡拉德上马。
“还剩一半。”达武元帅赶来了,原先的四百名老近卫军龙骑兵现在只剩下不到两百骑,圣杯骑士多些,但也有超过四十五名圣杯骑士战死了。
“撤,撤回城堡去。”伯希蒙德挥起自己的狼牙棒将一家恐虐颅骨炮砸烂,老公爵吼道:“快看!”
顺着伯希蒙德的手指,所有人都看到了,更多的传送门正在开启,恐虐恶魔还在出现。
“邪神为了解决我们到底打算派多少敌人?”所有人再次上马,朝着城堡所在之处撤退,见到不远处更多的传送门正在开启,伯希蒙德干脆大骂道:“真的不计代价了?”
“不管了,先撤退!”绿骑士也面目狰狞,他不知道这一仗有多少胜算。
骑兵们发出特殊的信号,撤入城堡之内,然后重重的城门和冰墙再次覆盖了城堡大门,追来的恐虐军队们随即被成片的暴风雪笼罩。
而此时在城墙上,女沙皇卡塔琳发现自己要面对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恐虐大魔猎颅者率领着一队恐虐鲜血狂战士朝着她冲来,卡塔琳丝毫不敢大意,她先是念诵了一语咒语,一道闪亮的寒冰披风就罩在了她的身上,然后紧接着她汲取着空中的魔法力量。
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她念咒了,卡塔琳直接凝聚了数枚寒冰箭,一道由寒冰箭和冰锥组成的寒冰风暴当即席卷了这道城墙。
女沙皇这一击就直接解决了超过三十名恐虐鲜血狂战士,这些通体不穿铠甲就挂着个兜裆布和铁腰带的猛男们直接被冰风暴撕成碎片,恐虐恶魔们的魔抗可以抵抗寻常的冰魔法,但是卡塔琳的魔法并非寻常,米斯卡女王曾经的荣耀未曾褪去!
极品宝宝:妈咪是小九 苏紫陌
饮西海 七厌
然而猎颅者却强顶着冰风暴强冲而来,恐虐大魔扭曲而且疯狂,冰锥和冰箭在它身上割出了数百道伤口,令它血肉模糊,但这些都不足以致命,寒冰风暴只能够阻碍它的速度,却不能够令猎颅者止步。
啊,女沙皇的首级,这是多么令人感到愉悦的猎物啊!
面对恐虐大魔的快速靠近,卡塔琳稍微显出了一丝慌乱,她身为女沙皇,实战经验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充裕,尤其是面对这种近身战的情况,但到此关头,她也不太可能退缩,她抽出了自己的冰剑,一剑挡住了猎颅者的毁灭之刃,凤凰药剂带来的强运起效了,阿拉洛斯的库诺斯齐射由远及近,分散了大魔的注意力,外加上墙面冰霜,大魔脚底打滑,力道没使出来,否则这一击就足以砍死卡塔琳而不是让她能够勉强抵挡!
然后趁着这个关头,卡塔琳将左手放在了自己的嘴巴下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一吐。
致命的寒霜从女沙皇薄薄的嘴唇中吐出,化作一道数米长的匹练,猎颅者胜利的嚎叫瞬间变成了疯狂的哀鸣,恐虐大魔在近距离之下双目和整张牛脸都沐浴在了卡塔琳的吐息之中,它的整张脸瞬间被冰冻,然后僵硬住了。
抓住机会,卡塔琳一剑直接挑掉了猎颅者的双目,然后她的寒冰魔像从侧面撞过来,抱着失去双目的大魔坠下了城墙,然后从远方射来一道绿光,直接轰在猎颅者表面,猎颅者遭到了巨大的伤害,它的半边身体都被绿光笼罩,大片大片的血肉被现场蒸发和剥离。
“呼~呼~呼~”惊魂未定的卡塔琳喘着气,她勉强起身,并注意到更多的敌人出现了,女沙皇赶紧朝着内堡撤退。
城墙之下,第二道绿光再次轰在恐虐大魔体表,这下猎颅者终于承受不住了,它在哀嚎中又被当场分解了一部分,终于消失在了城墙之下。
远处的山头之上,欧若拉和特蕾莎都跪了下来,她们喘着气,之前的魔力几乎都耗尽了,而就在此刻,一个传送门直接出现在了她们的身后!一群血肉猎犬和全身重甲的恐虐神选勇士冲出了传送门,直接朝着母女俩冲锋……
然后掉了下去。
凤凰药剂再次起到了不可思议的作用,混沌传送门开错了位置,开在了半空中,整整一个战帮的恐虐神选勇士和血肉猎犬们从上千米的高空垂直下坠,很快山峰之下就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压碎东西的声音和惨叫声。
但母女俩也不敢久待了,她们知道自己已经暴露,欧若拉和特蕾莎匆匆收拾了一下赶紧传送离开,而就在她们传送成功当场离开的两秒之后,八发恐虐颅骨火炮就将山头上的法阵和附近的地方洗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剩下。
城堡之内,握着天使联盟的苏莉亚发现湖神迷雾正在快速褪去,女骑士眯起眼睛,她直接伸手抓住了一头放血鬼的手腕,天使联盟一剑就刺穿了放血鬼看似坚不可摧的铠甲,在第二头放血鬼的魔剑触碰到苏莉亚背后的时候,女骑士已经如烟一般消散,金黄色的秀发在空气中飞舞,黄色的闪光来回点亮,六头放血鬼在一个呼吸间被放逐,众人只能看到苏莉亚的残影和天使联盟上的刺目之光。
尚未来得及喘口气,苏莉亚立即捕捉到了维罗妮卡的危机——那段城墙上最后几位老近卫军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或是被砍下了头颅挂在一队恐虐神选勇士的腰间,而这队恐虐神选勇士正在快速绕到维罗妮卡身后!
穿着女式军靴的双腿快如闪电,苏莉亚的声音化作一道电光闪烁,在维罗妮卡察觉到危机之前已经赶到了维罗妮卡的身边,恐虐神选勇士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骑士满脸迷惑,但还是举起了双手魔剑试图格挡。
天使联盟落下,劈开了魔剑,劈开了头盔、劈开了血肉、劈开了颅骨,整个恐虐狂战士被二等分成了两段。
苏莉亚优雅的脚步在大群恐虐狂战士中翩翩起舞,所过之处没有沾上一点点血火的气息,天使联盟灵巧地切开了任何看似坚不可摧的恐虐黄铜铠甲,或是绕过盔甲的防御,女骑士同时面对超过六把武器的空气却总能够轻易避开,而更可怕的是,苏莉亚的身上几乎同时闪烁着两种不同的光芒,那是来自于莱恩的灵能之力和湖中仙女的纯净之光,任何混沌恶魔被这光照到身上都会开始冒烟和发出烈火烹油般的滋滋响声。
这对混沌生物来说是致命的伤害。
流光四溢,苏莉亚忽而闪现在血肉猎犬身后,一剑刺入魔犬腹中。
忽而现身于恐虐放血鬼面前,剑刃撕开血肉,将放血鬼的双臂一齐斩断。
骑士王后加入战场给予了附近的士兵们极大的士气鼓舞,更重要的是,当苏莉亚举起天使联盟,附近的数百名士兵都感觉到自己被强化了,自己的力量、敏捷全都上升了一个级别,而且身上还笼罩着一层强大的保护罩,能够免疫一定程度的物理伤害。
但是这不够,这还不够,越来越多的恐虐恶魔出现在了城堡的周围,莫吉安娜的女神迷雾在坚持了数个小时之后终于抵挡不住了,尽管城内还被莱恩保护,但恐虐的混沌传送门已经能够直接出现在城堡的大门口。
“我坚持不住了,苏莉亚!”莫吉安娜喊道,湖神女巫已经跪了下来:“它,它出现了!”
“我马上赶去大门口!”苏莉亚举起天使联盟,她能够感觉到剑刃中无穷无尽的力量灌入她的体内,女骑士的声音传遍城堡:“所有人,后撤!撤到庭院里面来,撤到内堡中来!”
在苦苦坚持了数个小时之后,残余的士兵们开始撤退,正在城墙上苦战的卡塔琳见状立即召唤冰墙,坚固的冰墙将追来的上百头钢牛骑兵拦在了外面,数十骑钢牛一头撞在冰墙上,无能狂怒的钢牛骑兵们使用武器在冰墙上乱凿,但是毫无用处,只能凿出大片碎末。
绿骑士、伯希蒙德、卡拉德的骑兵们成功地撤入了内堡,其中许多人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立即下马,准备下一场战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就在此时,毁灭之种终于驾临了。
这是一头身高有五米高,巨大的,全身环绕着黑烟的无上存在,身躯有蹄有翼,牙齿如利剑般大小,被剥下皮毛的碎片悬于犬状口鼻之上,身着黄铜制的混沌装甲以抵挡灵能攻击,此外还有恐虐项圈和一件由一千枚星际战士颅骨编织而成的披风,除了一柄强大的恐虐之斧还装备了恐虐之杆,一个由带有血神印记的骨头扭曲而成的巨大权杖。
原本坚固不可摧毁的冰墙被恐虐之杆一击就打得粉碎,毁灭之种口吐着大股大股的硫磺浓烟,它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库伊勒乌城堡。
没有任何城堡可以抵挡恐虐猎颅军的攻击,更不用说这座破破烂烂的城堡了,事实上,连续打了数个小时之后依然没能拿下或者迫使原体出战,是恐虐之种未曾预料到的。
亲眼见识了骑兵队和守军的奋战,毁灭之种发现敌人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弱,这些凡人还挺有战斗力和抵抗力的,事实上恐虐猎颅军的损失同样不小,但如果这就是狩猎原体的代价,那么毁灭之种坦然接受,这位第一血神王子很早就明白,有所得必定有所失,这些都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终于,在决战中越发不耐烦的毁灭之种决定亲自出手了,他爆喝不止,双翼展开,身后回响着恐虐的意志和决心,口中赞美着恐虐的伟大,它挑选着自己的猎物,很快,正在施法的女沙皇落入了他的眼中,毁灭之种面露微笑,他认得,那是米斯卡女王的血脉。
第一血神王子找到目标了!
吼声震动群山,毁灭之种展翅而来,直取女沙皇卡塔琳!
卡塔琳注意到了强敌的到来,女沙皇尖叫着开始施法。
“大咒法,米斯卡之鹰!”
毁灭之种翅膀声如雷,吼声如火,第一血神王子展现着自己纯粹的力量,恐虐之斧划过一道血雨腥风,米斯卡之鹰——一头数米长由纯粹冰晶组成的雄鹰掠空而来,在卡塔琳的召唤之下,顺利闪开了毁灭之种的攻击,雄鹰吐出冰晶元素,在毁灭之种的背上留下了一串冰锥。
毁灭之种发出了痛苦的低吼声,但血神王子的前进不会停下。
第一近卫枪骑兵团的翼骑兵们尽管现在都是布列塔尼亚人,但他们立即冲上来试图拯救他们的女沙皇,毁灭之种见状狞笑,第一血神王子战斧一挥,8名翼骑兵的头颅瞬间从脖子上落了下来,鲜血的喷涌令他放声大笑,然后一道黄铜锁链飞向高空,将米斯卡之鹰牢牢地捆住。
“冰枪!”卡塔琳立即召唤出一支三米长直径五十厘米的冰枪直击毁灭之种胸口,第一血神王子直接抬起胸膛,用胸口承受了这一击,冰枪在触碰到混沌铠甲的下一秒就炸成了碎片,毁灭之种甚至不关心冰枪,他用恐虐之斧砍在了米斯卡之鹰的脊背上,然后直接用手抓住通体超低温的米斯卡雄鹰,徒手将其撕成了两半。
巨大的法术反噬让卡塔琳当场口吐鲜血,女沙皇还在咳嗽,毁灭之种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恐虐之斧落下:“死吧!罗斯人!”
“寒冰屏障!”
没有用,原本可以保命的绝技被毁灭之种一击直接打碎!
“轰!”女沙皇向地面坠落,沿着庭院砸出了一道深沟,卡塔琳发现自己摔在了一群老近卫军和第一近卫枪骑兵们的尸体中间。
上百具尸体静静地躺在她的周围,红白相间的近卫枪骑兵军旗落在了地上,老近卫军们的残肢断片堆积在一起,还有那些死不瞑目的近卫枪骑兵们。
腐上你的心
温福特的独角兽卫队举着盾牌上来,被毁灭之种一招轰飞上天,长枪、盾牌、盔甲,没有东西能够抵挡第一血神王子的进攻,独角兽大旗被踩在恶魔王子脚下。
大家都战死了,远处的一小队老近卫军正在试图赶过来支援,但他们距离太远了。
卡塔琳正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她这才发现,一位勇士正站在她的面前,替她抵挡住了致命一击,恐虐之杆刺穿了他的胸膛,一道长长的阴影拉在了尸体堆上。
是罗科索夫斯基!前基斯勒夫元帅,现任的布列塔尼亚元帅,第一近卫枪骑兵军团的统帅!
“康斯坦丁?”卡塔琳的声音在颤抖。
“我……没有……背叛……基斯勒夫……我的……陛下。”罗科索夫斯基用力地喘着气,他挣扎着说道,同时,他的眼中露出了希冀的光芒。
“是!你是忠诚的!”卡塔琳泪流不止,她痛哭道:“康斯坦丁,是我对不起你!”
乌果尔后裔眼中希冀的光芒渐渐消失了,罗科索夫斯基闭上了眼睛。
在这天,布列塔尼亚元帅、第一近卫枪骑兵团的统帅,罗科索夫斯基战死于库伊勒乌城堡的庭院之中。
“卡塔琳陛下!”苏莉亚一个闪现前来救援,毁灭之种看都没看,恐虐之杆朝身边一扫,无比精准的预判瞬间将还未落地的苏莉亚当场砸飞数十米撞入城墙之上并嵌入进去。
“不……不……不!”卡塔琳在尸体堆中挣扎着,女沙皇正面坐在地上,拼命地向后蠕动着:“不……不应该在这里结束!”
“那么……”双方之间已经没有敌人了,毁灭之种正打算取下卡塔琳头颅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惨叫声!
百米开外,复仇女神贯穿了恐虐恶魔王子旭烈兀的脖颈,灰骑士原体莱恩的灵能火焰瞬间将恶魔王子的全身吞没!
毁灭之种原本不以为意,但它很快发现,旭烈兀死了!
它没有回到恐虐领域,而是直接被抹杀了全部存在,它的肉体、它的力量、它的灵魂,全部被彻底抹杀了!
他立即丧失了对卡塔琳的兴趣,毁灭之种转过身,远远地看着莱恩和安格朗:“终于舍得现身了?”
卡塔琳见状赶紧朝着莱恩投以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女沙皇连滚带爬地赶紧起身从尸体堆中跳了下去,拉开了和毁灭之种的距离。
第一血神王子不以为意,放任她离开。
“你的敌人是我们。”莱恩抽出复仇女神,灰骑士原体淡淡地说道。
“派你来,恐虐也真是舍得。”安格朗取下了自己的双斧。
毁灭之种一手持斧,一手抓杆:“那么,你们的头颅,我就收下了!”
“鲜血狩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