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jf72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這種崩壞穿越是出bug了吧 ptt-第四百一十四章 英語這種東西啊……學着學着就懵了熱推-v0ph4

這種崩壞穿越是出bug了吧
小說推薦這種崩壞穿越是出bug了吧
【幽兰黛尔!幽兰黛尔在哪里?!】
【请求支援!请求支援!该死!那些崩坏兽杀上来了!】
【退后!退——】
随之,便是一片纷杂的嘶吼,最后截断为枯燥的噪鸣。
通讯截断了,幽兰黛尔取下了这只小巧的耳机,拨转。
噪鸣。
拨转,
噪鸣。
嘶啦啦的声音从未断绝,占据了每一个频道。
最后,是幽兰黛尔先闭上了眼,手指轻拨,便消却了声音,重新沉入了寂静。
“主教,”
她最终还是说了出来,看向前方的那个男人:
“真的不需要我去支援吗?”
“不需要!”
奥托那永远胜券在握的人设第一次展露了他的裂痕,优雅的仪表早已不复存在,华丽的绛紫风衣也散为了碎条,洁白的衬衣也涂上了红,慢慢地渗出来,而更加可怖的是已经缺掉了一边的长袖断口,却不再往下滴着红液,而是染为了已经干枯的褐黄。
“哧——哧——”
奥托仍在向前走着,时而扶着墙,却没有停下,喘气声像是拉开的风箱,一遍又一遍地鼓噪着。
他究竟要去干什么?这艘舰船内究竟有什么能够让奥托如此挂念?又是谁与他大战了一场,留下了如此严重的创痕?
幽兰黛尔跟在他身后,思考着刚才的一切。
得到大主教的指示,前来支援,将大主教带上舰船撤离,她的一切都很好地遵从了奥托的命令,但是内心的疑惑却一点又一点地放大。
服从命令是幽兰黛尔所接受的教育,可是这份天职与责任心在此刻产生了冲突。
一个好的领导者绝不应该让士兵无限制地投入到毫无胜率的战斗中,而天命也绝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让女武神毫无计划地投入到与第二律者对抗的战场上。
她又一次看向面前的那个佝偻背影,虚弱,疲惫,就算他再说一遍“一切尽在计划之中”,幽兰黛尔也感觉不到奥托一开始的那份胜券在握。
咔哒,咔哒,咔哒。
一道密闭锁,又是一道,就好像这架舰船的底部锁着什么吞天巨兽,不敢露出一丝有关于它的痕迹。
而现在,奥托正在打开它。
秉承着护卫的工作理念,幽兰黛尔没有离开,但好奇心却正在摧毁着她一直以来奠定下的思考支柱。
那就是奥托本人的目的。
而这个秘密,似乎正在揭开它的面纱。
幽兰黛尔看向另一旁的琥珀,这个永远将自己藏在面具下的女人却多出了非常复杂的表情。
有悔恨,有愤怒,还有苦恼,这些情绪如同汇杂的染料,将她原本的平静与冷淡吞没,就连幽兰黛尔自己都有些忌惮此时的琥珀。
消毒通道,过滤气阀,无菌室。
还有低温。
这间舱室外的保护措施让人以为这里是一间重症监护室,可门内的低温却仿佛停尸房。
嗡响,舱门在身后封闭,幽兰黛尔觉得有什么在后颈上爬,慢慢地窜入了脑皮层,留下了连幽兰黛尔都忍不住发抖的刺寒。
因为她看到了一具棺材。
奥托却完美地融入了这个诡异的环境之中,他的步子逐渐加快,失去了一条臂膀的身躯却有些难以掌握平衡,以至于跑动时都有些踉跄,下一秒,他便不出意外地滑倒了,
琥珀张了张口,似乎想喊,可又像是触及了潜意识里的什么开关,右手反意识地抬起来,捂住了她自己的嘴,也让她的动作停顿在一个诡异的角度,如被提吊的木偶,定在那里。
奥托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他手脚并用,狼狈地窜爬到了水晶棺旁,他靠在旁边,脸贴着那晶明的棺壁上,看着里面的人。
他朝思暮想,每每噩梦轮回之中都折磨着他精神的人,此刻就躺在这里,一如当年死去时那般,安静。
“呵呵呵……”
奥托突然开始笑,他隔着这层水晶,他笑得越来越响,越来越狂:
“哈哈!哈哈哈哈!!——”
他几乎时边喘边笑,那双肩膀也开始了颤抖,他仿佛疯了,手一次次地锤着棺材板,为他的狂笑伴奏。
可忽然,他的笑停了,突兀地消失了,可他却伏在了棺材上,张开手臂,就像是要与那棺材里的人拥抱,这间舱室内在失去了那疯笑后,便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呼吸,他的呢喃:
“他骗我,没错,他骗我,卡莲,那个老混蛋在骗我。”
他的脸颊轻轻地蹭着水晶:
“你不就在这里么,卡莲,我的卡莲……没错,你就在这里……”
“你哪里也不会去……”
幽兰黛尔看到了狐狸的眼泪,也看到了琥珀的呆滞,而她自己所感到的却是一种颤栗,一种恶心。
终于,手里的通讯器再次亮起了光,这让幽兰黛尔舒了口气,忙将它塞进耳里,随即,皱起了眉。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真红骑士·月蚀’被盗!目击赤红铠甲的单位立刻选择规避!重复——】
【——轰!——】
即使是在休伯利安上,都能感觉到那从屏幕外溢入的热量。
尽管休伯利安正在与魔龙周旋,但爱因斯坦的注意力还是落在了那存在着律者的主战场上。
博士很清楚,一个受到炸弹限制的“律者”,一个才刚刚学会操作【伊甸之星】的少女间谍,一个铠甲还停留在未解放状态的学院长,还有一个受伤未愈的女武神,就算加在一起,也都不可能是完全解放的“空之律者”的对手。
如果程立雪能够恢复战力,那么或许女武神的战斗或许还能多一成胜率,但符华的袭击已经让这个可能化为乌有。
但是,一团从天而降的烈火打开了战局,爱因斯坦自然认出来了这火焰之中的来者。
无量塔姬子,那个A级女武神,那个最后的冲锋兵。
这让爱因斯坦松了口气,她看向了手边的两块仪器。
一台,显示着【月光王座】的充能进度,已经超过了90%的阈值。
而另一台,则是逆熵专门转移到休伯利安内部的崩坏能液纯度表。
这并不是休伯利安的备用能源,实际上,这样高浓度的崩坏能就连舰船自身的炉心也无法承载。
这是唤醒一个“怪物”的养料,而这一指标也已经降到了55%。
快了,就快了。
她忍住恐惧带来的颤抖,盯着这向着两个极端爬蹿的数字。
再坚持一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