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nyu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第125章 投降展示-gt0l8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
陆家主知道别看现在他们这一方的灵王占了上风,随着毒性发作,他们这一方肯定会落败。
一旦败了,有可能小命难保啊。
想想司南家的下场,司南家的余孽肯定不会放过他们,怎么办?不想死啊,怎么脱身呢?
陆家主这会挺羡慕段宗主的,也不知那个老混蛋从哪弄来的好东西,居然能带着弟子脱身。
陆家主不知道的是他羡慕的人这会也不好过,空间大挪移符带着他们传出千里之外,并没有传到岛上,而是落在海水里。
一帮旱鸭子跳进海水里,那后果可以想像。
凭着他们的实力在海里憋个几分钟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几分钟后他们还在海水中泡着,这可怎么办啊。
段宗主飞在海面上直叹天要亡他!
都市天龙至尊 秦不二
看着身边的弟子一个个沉入海底,段宗主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下场,心情很沉重。
唯今之计只能自求多福,段宗主有心抛弃弟子离开,又舍不得,那叫一个矛盾,
有句老话叫好人不长命,坏人遗千年,段宗主这个老家伙命就挺大的,就在他们绝望之陆,看到远处有船驰来。
哎哟,段宗主看到顿时燃起了希望。
飞白与五乔两个顶着一身伤,咬牙坚持战斗,终于他们的坚持没有白费,四个灵王的灵气越来越跟不上。
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一二来,越战越落在下风,四个灵王急的直冒汗,他们在拼命的战斗,希望陆家主与齐家主早早想到对策。
对策真没有,保命的底牌不是没有, 之前的交手中用掉了,唉,两位家主这会肠子都悔青了。
这会他们总算是看明白了,为什么苏洛不一次弄死他们,那是怕弄不死让他们逃掉呢。
总裁大人放过我 嚣张的可乐
好吧,一次可以逃,两次可以逃,难道还能次次都能逃掉?
看看身后的海水,还有海水里的血红与海兽,那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不对啊,上天还有路,可以让灵王带着他们飞啊,只要落在某个小岛上,就能逃得一命。
两个家主能想到的问题,四个灵王也想到了,眼看家主没有新的指示,自己的战斗力又在飞快减弱,于是乎,灵王决定逃。
下個路口是天堂
最聪明的还是何副院长,这个老东西特别不地道,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扔下了云家主与五乔,抽身飞向远方。
这一手打的云家主措手不及,云家主没想到自己还没行动呢,何副院长先行动了,这亏吃大发了,当下气的破口大骂。
云家主无奈之下只好命云家弟子不顾一切来助他,给他争取逃生的机会。
家主有令弟子不敢不从,云家弟子立刻不顾一切的往上冲,可惜他们也中毒了,实力真的比不了海盗。
纵使他们有拼命的心,也没能冲到云家主身边相助,不过云家主很快心态就平衡了。
逆夢魔戒 幽琴未央
因为云家主的眼角扫到了被人提着领子返回的何副院长。
话说何副院长逃走的那一刻,苏洛也跟着动了,老家伙想的真美,还想逃出生天,美不死他。
苏洛身子一晃化作流光挡在了何副院长的去路,那一刻何副院长的表情很精彩,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会飞!苏洛居然会飞,那可是灵王才解锁的技能,难道苏洛是灵王?
哎哟我去,灵王啊!
长宁侯居然把一个灵王当成克星,还往死里得罪,是这个社会疯了,还是长宁侯脑子进水了?
如果这个灵王出身他何家,肯定会三根长香供起来,妥妥的镇家神兽啊。
“你,你是灵王?”何副院长问这话的时候不小心把腮帮子咬破了,嘴里充斥着血腥味。
如果之前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现在何副院长是悔的自杀的心都有了。
得罪一个如此年轻的灵王,何家与九幽学院能落好吗?苏洛才十五啊,十五的灵王,不出意外肯定是灵皇的第一人选。
到时候苏洛进入灵皇,成为玄灵大陆的霸主,就问哪个势力能抵挡住苏洛的报复?
面对心情复杂 的何副院长,苏洛一个废话都没说,直接上手。
中毒的何副院长连三招都没走过,就被苏洛控制住,封了何副院长的丹田,苏洛提着他的领子飞回岛上。
这一手惊的众人忘记战斗,心生绝望,这是逃生无门啊。
云家主倒是一个痛快的,看到何副院长像个鸡仔似的被提回来扔地上,当下大叫道:“云家弟子住手,投降!”
投降两个字一出,云家主感觉身上的压力一松,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往地上一蹲他不反抗了。
是杀是刮还是放,全由苏洛做主。
再看苏洛,把何副院长扔地上,拍拍小手,像是要拍掉手上的灰尘似的,那动作让何副院长脸红,他这会真成了垃圾。
苏洛把目光对向了陆家与齐家的灵王,云家已经投降,这两家是什么反应?
齐家的灵王回头看看齐家主,心里一声长叹,与飞白对拍一掌后退后,拉开距离盯着苏洛问道:
红军长征的故事 杨江华
“敢问苏大小姐能放过齐家吗?”
“你说呢?”苏洛红唇轻启,送上淡淡的嘲笑,齐家的灵王心里一噎,又是一声长叹,喝令齐家弟子住手。
思考半响,齐家的灵王又问道:“能放过齐家弟子吗?”
“这个有的谈。”苏洛回道。
有的谈三个字让齐家的灵王眼前一亮,当下学着云家的样子往旁边一蹲,啥也不说了,他们也投降。
这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他们越挣扎死的越多,倒不如最后好好的谈一谈,说不定还能保住齐家。
陆家灵王与陆家主对视,他们怎么办啊?当年进攻司南家族的时候陆家也是出了大力的,与那些敲边鼓的不一样。
“陆家有的谈吗?”陆家主紧张的问道。
“你说呢?”苏洛又回了三个字,陆家主听后心里打鼓,他也不好说。
只是眼下陆家好像也没有谈判的资格,陆家主沉思之后咬牙道:
“苏大小姐若是能放陆家一马,陆家愿意做出一定的赔偿。”
赔偿两字是咬着牙说的,苏洛听后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