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fsf好看的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37 計劃總有出入-jamb0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宋采薇的决定无法更改,就算是陈航也不会继续提出要求了,众人各自歇息,明天一定要以精神完满的姿态来迎接。
一觉醒来,也恰好是清晨。
出发之前,众人还是聚集在一起先看了今天早晨的接龙部分。
=
开局一条小渔船
方志杰历来行动迅速,而且在他看来这个白礼不灵也就不灵了,灵了便是大赚特赚。在搜集到了一应需要的仪式材料之后,他便找了个荒郊野外的地方开始鼓捣这个仪式。
他能搜索到的东西都是来自APP中各地传言的内容,传言这东西,总是会有冲突。他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东拼西凑地瞎忙活,这样的计划自然是不好用的,最后发现还少了两个步骤需要的道具,也是临时凑合了一下完事。
虽然整的很像模像样,可方志杰心里明白这七拼八凑的白礼仪式多半不成。他将香炉里的香熄灭,然后用铁锹把之前挖出来的十个坑填上,耸了耸肩——今天这一身臭汗大概是白出了。
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许愿了吗?”
“呃……啊?”方志杰下了一跳,立刻回头,这荒郊野外的可别碰上什么坏人才好。
回头看见的是个穿着一身破烂衣服,头发胡子留得很长,宛如乞丐一样的人,但他身上却没有什么臭味,怪笑着的嘴巴里牙齿缺了几颗,看上去不像是好人。
“你是谁?算了,不管你是谁,和我没关系,离远点。”
“放心,我不靠近,我就是看到你这一番忙碌,有点好奇。所以才问你,年轻人,许愿了吗?”
“许什么愿?”方志杰语气有些心虚。
“仪式进行的同时,你就得把愿望许好,这是交易,要明码标价。你这年轻人,学艺不精啊。”那人叹息了一声,随即又怪笑起来,“幸好遇到我,帮你修正一下也没问题。你的愿望现在就许,心里默念三遍,一定要很清楚,知道吗?”
末世之永恒国度 青草香莲
他绕到了刚刚方志杰举行仪式的地方,蹲下身,从几个坑里挖出一些土来。方志杰愣了片刻,一时竟如同着了魔一样,说:“你能帮我?”
“嘿嘿嘿嘿……同道中人,既然有缘,随手帮帮你也是无妨的嘛。来,好了,现在它完整了,你……”
乞丐般的怪人抬起头,一双瞳仁发黑的眼睛带着阴险的笑容看着方志杰,再一次问出了那个问题。
“……许愿了吗?”
“许了。”方志杰点了点头。
那人发出了怪笑,大声拍着手,转身离去。
【上传者,11路超跑】
=
这条故事线有趣的地方在于,史大农写了祁旭刚,然后祁旭刚又写了方志杰,只可惜方志杰已经写过故事了,否则还不知道会不会跟着写。
不过这个短暂的故事除了挖坑以外也是什么都没干,很有些匆匆写就的意思,而最后审核还通过了,让人对那个群里的鬼社长评判标准更加捉摸不定了一些。
逆襲農民工 夏克行
这回吃过早饭之后,全员动身出发前往旧园和大东路。草洼子那边则交给了金云泰的几只小鬼,目标就是找出和医院里留下的阴气相吻合的地方。
陆凝的计划永远不是一成不变的,她会一直根据现有的情况进行各种调整,如果说当时答应眼观六路的时候不过有四五成把握的话,现在她已经更有信心把那个隐藏的人抓出来了。
只是抓出来却不一定能够对付。
霸医天下
进入大东路区域之后,这里的气氛却显然出现了一些变化。最明显的是街道上巡警数量似乎增加了,而人与人之间也似乎刻意保持了一些距离。
“看起来被察觉到了?”陆凝等着红绿灯的时候往两边道路张望了一下,“白礼的死亡人数肯定会引起一些注意的。”
“那个,我查了一下新闻,好像是说一种冬季流行病正在盛行……”燕子丹拿着手机已经开始查今天枣园庄的新闻了。
“老套路。”吕屏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应该是有道家的人找到政府机构合作了。因为鬼怪杀人之类的事情都不好向公众声明,所以一般会用疾病、走私之类的理由,看当地情况。”
“师兄你倒很清楚这种事啊。”齐眉有点惊讶。
“我曾有幸参与过一次类似的事,看样子有人发现这里的白礼非比寻常了。同时进行的数个白礼,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处理的事情了。”
“等下,这会不会也吸引更多闻讯而来的人?”陆凝皱了皱眉,“好几个地方都在举行白礼,而这里却有好几个在同时举行,这更加吸引眼球了吧?”
“当然会,一两天之内就会有更多道士从四面八方赶到枣园庄,不过这不是好事吗?至少他们也算得上是友军,如果我们不想争夺那件秘宝的话。”吕屏说。
“不,这个人数……很可能也是凶手的目的。”陆凝感觉到一丝不妙。
“李文玥,那些敢过来的都是道士,多少懂点道术,趋吉避凶之类的,凶手要是盯上他们才不长眼呢。”齐眉说。
阴司来客 李慕叶
“白礼的举行人很可能懂一些道术,尤其是将其用于私人目的的那两伙人。道士又怎么样?如果被谋害一样难以活命,我可不觉得他们时时刻刻都会用道法护身。而且这些外地来的人最好的一点就是哪怕悄无声息地死了,要想被察觉也比较困难。”
“我们可以警告诸位道友这里的危险。”吕屏说。
“吕道长,谋杀者是不会担心被害人戒备的,他们准备了这么久,甚至在白礼之前都进行过疑似预演,除非是类似金老那样的人,否则很难防备。您也从那个录像部分听见了,他们在医院里安排了人,又怎么知道在别处没有呢?”
“那我们也得想办法告知他们啊。”燕子丹有些急。
“嗯,警告确实要做,但更重要的是把白礼的执行者找出来。”
“要怎么找?”齐眉问。
“我们以那位‘少爷’确实没有再次举行白礼为前提,那么知晓这些的应当是当年参与白礼的那些人的后人。能有这般见识,并为后人留下相关记录的人,在当时也必定是有名望能受到一定教育的人。大东路我记得有关于枣园庄历史的展览馆,那里应该可以得到一些相关的信息。”陆凝驱车开始往展览馆方向开去,“各位也别松懈,阴气探知依然要继续,这两批人不是一起的。”
“了解。”齐眉比了个大拇指。
展览馆里没什么人。本来作为历史展览馆来说,这里就只是用来记录的地方,偶尔有些中小学开活动会过来参观,可平常人谁会过来?作为公众建筑,这里是免票进入的,陆凝等人进来也就是让门卫抬头看了一眼,还有点惊讶。
枣园庄的历史记录还是比较齐全的,毕竟自从白礼之后,这里风调雨顺,也没有被天灾人祸侵袭过,关于那段过去的记载被明明白白地写在了墙上,当然是去掉了有关白礼的内容,转而称颂当年那些人对这里的治理有方。
托这个福,陆凝几张照片就把自己需要的人名都拍下来了,这里自然不会展示族谱之类的东西,可是网络时代要查这些还是不会很困难。
“当年在这里称得上是望族权贵的……一共十三户人家,逐一排查即可。”陆凝拍下这些之后就准备离开了,不过在她一转身的瞬间,眼角的余光却似乎看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人脸,她马上又将目光投向那个方向,当然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面浮雕墙。
“怎么了?”燕子丹问道。
“吕道长刚才有没有感觉到阴气?”
“一切正常,你正在观瞧的方向有什么问题吗?”吕屏循着陆凝的目光看过去,“枣园庄旧时远景图,还算精致,不过也只是寻常的雕刻品。”
“刚刚我好像在这里看到了很多张脸。”陆凝可不会随便认为自己有错觉,她走了两步,将手按在了浮雕上,白环也毫无反应。
“阴阳正常吗?那就不是这个浮雕……地图上也没有说这里有鬼存在。”
陆凝疑惑着后退了两步,却没有再发现什么,时间也耽误不得,只能和众人一同离去。
追查十三户人家和满城搜索阴气目标是同时进行的。不过阴气护身符的探测距离也就是三十米左右,如果遇到一些超过十层的高楼大厦那就没办法了,所幸整个枣园庄这样的建筑也不过是三座而已。
燕子丹那边查的速度也很快,当年这里最有名望的十三户人家当中,有两户后人已经搬离,四户断了香火,剩下的七户人家依然居住在枣园庄范围之内。大东路这里的生意中有很多家老生意铺子都是其中的五户人家开的,根本不需要刻意打听,当地人也比较照顾他们的生意。有一户人家,应该是当初的一户儒生前往草洼子那边,其后人现在好像以摄影和风景画为生,略显清贫。而最后一户则发展了枣园庄这里的旅游业,也做房地产之类的,似乎和庚午市的锐陇集团还有些交道,已经注册成了一家公司,名叫枣山清园。
到公司这里其实有些麻烦,因为要想查公司的一些营收之类的还有迹可循,但要想查公司背后出钱的人其实就比较麻烦了。如今公司的经理和这户人家无关,而董事会成员中倒是有个姓氏相同的,只是这人也没公开多少资料,履历简单得和白纸一样。
“怎么办?这一户估计是最难查的,他们家开始进行投资生意之后就转入了幕后,这应该是当年枣园庄这里的一个退休官员的家族,有钱又会算计,根本不好处理。”燕子丹犯难了。
“先解决好处理的,我这里护身符有反应了!”
陆凝手里的阴气感知符上,一层白雾在表面开始散出,这是因为阴气感应而使得表面温度变低产生的变化,三十米之内,阴气的目标就在附近。
“我们下车。”吕屏抽出桃木剑,他自己当然不需要符咒,眼内照妖之术开启,四下灵体阴气皆无所遁形。滕璇和齐眉拿着吕屏给的破煞符走在两边,陆凝也燕子丹则在最后。
这是一片旧楼房侧面的小路,墙壁上污渍和乱涂乱画的痕迹很明显,一些垃圾桶摆在旁边,早已脏污不堪。小路的另外一头通往另一条街道,总共不过二十多米的长度。
“是这里还是旁边的建筑物?”陆凝谨慎地看了看周围,由于这三十米并不会测到高度之类的,只是一个直线距离,所以她还不能排除周围的因素。
“我们先瞧着。”齐眉又有点发抖了,他真本事本来就不多,此时要对上不知道来路的厉鬼自然也是害怕的。
这时,吕屏停在了一个大垃圾桶前,眉头微皱。
“此地……阴气极重。”
“杀……杀人分尸?”齐眉话都不利索了。
黑水葬 一叶style
滕璇问了一句:“吕道长,要打开看看吗?”
“要。”
“看我的!”
她飞起一脚踢在了垃圾桶的盖子上,力道恰到好处,一声哐当巨响当中,垃圾桶的盖子就被掀开,所幸到了冬天也没有蚊蝇乱飞。垃圾桶里面堆放着好几个颜色的塑料袋,在那些塑料袋上面则有一堆形状不规则的黑乎乎的东西摆着。
無上邪獸 無法看清自己
吕屏拽着滕璇后退了一步,桃木剑挑起一张纸符,火光一闪中,落在了垃圾桶里,一阵滋滋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
“那是什么?”陆凝问道。
“这么说很奇怪……但是这是鬼的尸体。”
“法身鬼?”
都市之七殺傳人
“多半是,我们应该没有追踪错误,只是我们找到的阴气是留在这残留的鬼尸上的,是加害者的阴气。”吕屏用剑尖挑起那团黑色的东西,“可……为何进食却不吃光这具法身呢?扔到这个垃圾桶里也没有别的作用,难道还留着今晚再吃?”
“师兄你别说了……”齐眉脸色发青,“这能杀法身鬼还吃了法身鬼的,到底是什么凶残的玩意啊,咱们……咱们就算遇上了也对付不了吧?”
“若我一人不行,便寻找同道帮助,反正若有此等凶物在枣园庄活跃,没人能如愿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