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8i0人氣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txt-1116、女律師-51fmb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生日聚会办得有声有色,顾晨坐在一旁安静观察,发现潘文泽依旧是当初的样子。
英雄聯盟之風雲再起
要说自己这位老学长,跟他同校也就一年时间。
潘文泽是从其他普通中学考到江南一中高中部,而顾晨是从江南一中初中部考进高中部。
潘文泽高三,顾晨高一。
但即便如此,潘文泽当初在学校的影响力依旧不俗。
以至于后来潘文泽听说高一年级有个叫顾晨的新生很出风头,于是便想认识一下。
可这一认识不要紧,两人很快成了朋友。
也正是潘文泽在江南一中的最后一年,邀请顾晨参加了自己的生日派对,才让顾晨感受到潘文泽的人格魅力。
基本上,当初在江南一中的风云人物都悉数到齐,算是给足了潘文泽面子。
加上潘文泽当时是江南一中篮球队队长,因此不仅有校内的风云人物,就连校外不少跟他打过篮球的好友,也都特地过来给他过生日。
那时候的潘文泽风光无限。
可以说,只要他松口,他的生日会所有花费,大家都愿意为他众筹。
但潘文泽就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宁愿自己兼职打工,也坚决不用众筹来搞生日会。
也正是因为如此,潘文泽赢得了许多人的尊重。
虽然高中毕业多年,潘文泽甚至早已大学毕业。
现在不如当年,但来参加潘文泽生日派对的人数还是很多。
顾晨眼浊,但也认识一些当年的面孔。
许多人除了没有下巴,身材走样之外,样子还是当年的样子。
见到有如此多好友前来替自己庆祝生日,潘文泽激动的眼眸湿润,不时和好友拥抱畅聊。
“顾晨。”一名胖胖的男子坐到顾晨身边,也是调侃的问道:“认得我是谁吗?”
“你是……高牧学长?”顾晨有些不可置信,赶紧上下打量着男子。
男子撇嘴一笑:“你这小子,果然还有点记性,就连刚才潘文泽都没认出我是谁,你小子倒是记得。”
“可是。”顾晨有些难为情道:“可是高牧学长,我记得当初你是篮球队里最瘦的一个,绰号瘦猴,可你现在……”
看到高牧胖胖的身材,顾晨有些不忍直视。
高牧倒是干笑两声,不由分说道:“毕业之后就开始发福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仿佛喝凉水都能长肉。”
说道这里,高牧一杯果汁下肚,也开始向顾晨吐苦水。
从高牧的情况顾晨了解,原来高牧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由于善交际,常被领导安排去接待客户。
这一来二去,时常混迹于饭馆,练就了这副“好”身材。
见顾晨抿嘴憋笑,高牧也是坦然说道:“别看我现在是瘦猴变胖猴,从当初打球的得分后卫,到现在的中锋,但我在球场上依然能够独当一面。”
“这我信,上次跟朋友去球馆,好像看见你来着。”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要不是上次在球馆见高牧有些眼熟,估计这会儿时间,也不能这么快认出高牧。
高牧也是一阵嗤笑,时候瞥了眼正在跟人聊天的潘文泽,转而问顾晨:“你说这潘文泽是怎么了?都三年没过生日了,这脑子到底在想什么?昨天竟然打电话邀请我们来参加。”
“可你们还是来了呀,可见你们跟潘大哥关系够铁。”顾晨似乎记得,潘文泽的每次生日,好像都有高牧在场。
高牧则是笑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参加潘文泽的生日聚会,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妹子,而且美食管够。”
顾晨:“……”
果然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见顾晨表情尴尬,高牧又问:“对了,你知道潘文泽为什么要突然过生日吗?”
“难道他没跟你说?”顾晨问。
高牧摇头:“他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我只问了一句,有没有妹子,他说有,我就来了,结果发现这里全是男人。”
“然后一问其他人,全都被骗了,合着来这里是男人的聚会,连一个妹子都没有,这可不是当初的潘文泽啊。”
可回头一想,高牧有些好奇的看向顾晨:“可不对啊,你顾晨这条件,用这招似乎不灵啊,那你是怎么被潘文泽骗过来的?”
“我不是骗过来的,我是那天答应他过来参加的。”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高牧愣了愣神,又道:“果然是铁哥们,但这潘文泽忽然搞生日聚会是怎么回事?”
“是因为高露。”顾晨说。
“高露?就是潘文泽当初的女友高露?”高牧忽然想起大家在学校的时光,对高露的印象也是特别深刻。
那时候的高露,身边也有不少漂亮姐妹。
而高牧当时就死皮赖脸的粘着潘文泽,知道追高露无望,所以喜欢近水楼台,多认识一些高露的姐妹。
沉默了几秒后,高牧又道:“可是我听说,他俩三年前不是分了吗?”
“我记得高露要出国留学深造,难道高露回来了?”
顾晨默默点头:“我们几个还见过面,这次潘大哥的生日聚会,也是高露姐的意见。”
絕世龍神 嶽岱
“主要是潘大哥这几年变化很多,高露姐想让他找回当初的自己,所以提前将礼物送给他。”
瞥了眼桌上的礼品,顾晨指着其中一个精致礼盒道:“就是那个。”
“高露提前给潘文泽送生日礼物?”高牧挠挠后脑,有些不解道:“这是唱得哪一出啊?我记得潘文泽可是刚刚跟女友分手,这无缝对接的也太巧合了吧?连礼物都准备好了?”
“你别误会。”怕高牧误会,顾晨则是解释说道:“这个礼盒,其实是高露姐三年前就要送给他的。”
“因为高露姐的父亲找过潘大哥,要求离开高露姐,所以那时候的潘大哥年轻气盛,一怒之下就玩失踪。”
“所以那时候的高露姐,虽然有给潘大哥准备礼物,可是却找不到他人在哪里,因此这个礼物就一直留在现在。”
“还真有这事?”高牧挠挠腮帮,也是不可置信道:“真是闻所未闻啊,原来两人当初是这么分开的?我还以为是性格不合?”
“可回头一想,两人性格不合?这不扯淡吗?当初在校园的时候,两人可没少撒狗粮,要说因为性格不合而分手,我百分之百不相信。”
“果然如我猜测的一样,还是高家的出面,才帮打鸳鸯。”
瞥了眼桌上的礼盒,高牧又道:“可是这三年前的礼盒留到现在,高露未免也太钟情了吧?要我喜欢的人突然搞失踪,我早就把这礼盒扔垃圾桶里。”
“是真的。”顾晨也是实话实说:“我看过礼盒上的价格条形码,有日期,就是三年前,潘大哥生日前几天。”
“太惨了。”高牧闻言,也是摇头唏嘘:“那这样看来,高露还是听够意思的,可就不知道她今天晚上会不会来?”
“应该不会吧?但也说不定。”顾晨并不清楚今晚高露是否会现身。
超級制造商 傻小四
但当初自己跟潘文泽离开这家餐厅的二楼包间内,高露只是说自己有朋友会送。
但这个朋友是否就是高露的男朋友?这点顾晨和潘文泽都不得而知。
而且潘文泽这脾气,他也不敢去问。
或许是活得太卑微,对高露有些愧疚,所以潘文泽选择没有追问下去。
而自己就更不可能去问了。
也就在顾晨与高牧闲聊之际,潘文泽走过来道:“顾晨,胖猴,你们两个怎么坐在角落里?一起过来啊。”
“阿泽,我问你,高露今晚会来吗?”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但高牧还是多问一句,就想看看潘文泽态度。
而此刻的潘文泽却是愣了愣神,装疯卖傻的笑笑:“今晚我生日,不求大家都能过来捧场什么的,来就是朋友,大家好久没聚过,来来来,一起过来喝两杯。”
顾晨和高牧被潘文泽的双手搭在肩膀上,将两人半推半就的弄到餐桌前。
此时此刻,菜肴也系数上齐。
生日蛋糕摆在餐桌的正中间。
几名潘文泽的好友正在帮忙插蜡烛。
不多不少,足足给他插了18支。
潘文泽纳闷道:“你们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怎么才插十几支?”
一名高瘦男子笑笑说道:“你傻呀?代表你永远18岁,青春不老。”
“哈哈,看来阿泽几年没过生日,脑子也不灵活了。”
“我们过生日,不管多大都插18支,这讲究。”
……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现场顿时热闹起来。
“得得得。”见大家一番好意,潘文泽也不再深究,直接道:“18就18,谁让我们不要脸呢。”
“哈哈哈。”
众人一阵哄笑。
伴随着生日歌曲,潘文泽在许愿之后,吹灭了蜡烛。
聚餐进行的非常愉快,大家一起有说有笑,畅谈人生理想,吹吹当年的牛逼。
傭兵與魔法師
然而顾晨却一直在注意潘文泽的小细节。
就在于大家聊天说地之际,潘文泽的手机却不离手,时不时要低头看上几遍。
王牌校草无限爱
顾晨清楚,潘文泽一直在等高露的电话,哪怕是一个祝福短信也好。
但从潘文泽焦急的表情来看,似乎并没有等来。
聚会一直来到晚上8点20分,大家这才酒足饭饱,各自离开。
然而此刻之后顾晨一直留在最后,帮助潘文泽整理着礼物。
“潘大哥,人都已经走完了,高露姐她……”
“她没来,也没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什么的。”比起刚才聚会时的开心,此刻的潘文泽,似乎异常沮丧。
似乎这场生日聚会,其实是在为高露举办的。
看着桌上的礼品,顾晨又道:“我帮你搬回家?”
“嗯。”潘文泽默默点头,随后在众多礼品中,将高露当天送给自己的精致礼盒挑了出来,也是不由分说道:“她说要有仪式感,最起码送走了所有朋友才能打开。”
幽幽的叹口气,潘文泽直接拆开彩带,将礼盒就地打开。
顾晨凑近一瞧。
里边是一张银行卡和一封信。
潘文泽有些意外,之前就感觉这礼盒空空的,也不知道是个啥。
但拿在手里摇晃起来,还是能听见一些动静。
顾晨调侃着道:“高露姐可真好,还给你留了一张银行卡,密码估计是你生日吧?她该不会真给你送一百万吧?”
“你喜欢就给你吧。”潘文泽将银行卡塞给顾晨。
顾晨却是指着信封道:“如果要我选一样,我情愿看看那封信,要不你把信给我?”
“想得美。”一番调侃后,潘文泽将信封撕开,将信件拿在手里端详起来。
片刻之后,潘文泽也是跟着文字念出声道:“这次换我走了,这几年攒的底气,就留给你吧,以后,再遇见喜欢的女孩,不要再逃跑了……”
潘文泽旁若无人般,就这么平静的念着。
但顾晨能够从他的脸色中,明显看出一些紧张的情绪。
念完一份简短的信件,潘文泽用了整整一分钟,随后扭头看向顾晨道:“顾晨,你会因为没有底气而离开吗?”
“我……”
我才不喜欢乖妹妹呢 不懂的声音
“大概有点尊严的都会吧?”潘文泽不等顾晨把话说完,便自问自答。
绝色狂妃狠嚣张 鱼肉包子
顾晨则是调侃道:“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潘大哥,留下点回忆行不行?”
“好吧。”潘文泽点点头,随后拿起那张银行卡,长叹一声,直接走出包间。
顾晨则在后边追问道:“你这些礼物不要了?”
“全部送给你好了,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你自己回家吧。”潘文泽说了几句,很快便消失在顾晨视野之外。
“真不要了?”
农家弃女之秀丽田园
顾晨也是长叹一声,但没有去打扰他。
或许此刻的潘文泽更需要静静。
回头瞥了眼桌上堆成山的生日礼品,顾晨也是哭笑不得道:“得,这下有得忙了。”
顾晨叫来了店员,帮自己将这些礼品一一搬上车。
既然潘文泽不要,自己送给刑侦组同事也好。
于是自己车辆的后备箱,后排座位,一时间堆满礼物。
就在顾晨刚把车辆开进芙蓉分局时,王警官,袁莎莎,卢薇薇,以及丁警官和吴小峰,此刻正准备开车离开。
顾晨见状,忙问道:“王师兄,什么情况?”
王警官见是顾晨,直接道:“刚接到报警,望江公寓那头有人失踪,报警人声称可能是绑架,所以报警求援。”
“望江公寓?”顾晨脑海中迅速思考起来。
望江公寓,距离自己刚才离开的望江玫瑰餐厅其实算不上太远。
刚才自己就刚刚从望江路那头过来。
由于晚上是王警官值班,因此王警官叫上了卢薇薇,袁莎莎,已经丁警官和吴小峰。
几人都住在警员宿舍,一时间拼凑起行动组,准备过去看看情况。
王者之游戏人间 天妒遗计
可就在这时,正好碰见赶来的顾晨。
见顾晨在短暂思考,王警官又道:“知道你今天晚上要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所以我特地没通知你,现在你已经回来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可以。”看了眼出警人数,知道一辆警车坐不下,顾晨直接又道:“我开我自己的车过去吧。”
“那行,大家赶紧上车,我们马上出发。”
随着王警官一声令下,大家迅速登上警车。
而卢薇薇则打开顾晨的副驾驶,直接坐上来道:“顾师弟,我坐你的车。”
“好,系好安全带。”顾晨提醒了一句,随后一个就地倒车,将车头对准大院门口,跟在车牌尾号为AE86的警车后头。
众人一路行驶在一处红绿灯路口处,由于前方有车辆当道,顾晨的刹车突然踩得有些急促。
后排的礼品盒,忽然噼里啪啦的一阵动静。
吓得卢薇薇扭头一瞧,这才啊道:“我的天呐,顾师弟,你这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么多礼品盒?”
“潘文泽的生日礼物,但他只留下高露当天送给他的礼物,其他的全部送给我,让我想办法处理。”
“什么?”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也是愣了愣神,指着众多礼物一阵懵圈:“这么多礼物,全部送给你顾晨?”
顾晨微微点头:“对啊,所以我准备拉回来,送给部门同事。”
“那感情好啊。”感觉白捡这么多礼物,卢薇薇顿时心里美滋滋。
可大家今天晚上的重点是去报警现场,卢薇薇只是随手拿起其中一个礼盒,开始猜礼盒中的物品来打消一路上的枯燥。
……
……
赶到望江公寓楼下时,此刻已经是晚上9点40分。
路边车位满满当当,停满了各种车辆。
此时此刻,一名年轻女子正站在门口,似乎在焦急等待。
当看见警车开到门前时,她赶紧一路小跑过来,像看看是不是过来处理案件的警察。
王警官直接下车,见女子神情紧张,忙问道:“是你打的报警电话?”
“没错,是我。”女子只是刚一开口,瞬间引起刚下车顾晨的注意。
这声音,顾晨似乎在哪里听过。
在脑海中一阵翻江倒海的信息回忆后,顾晨猛然发现,这个声音,似乎就是当初在车上,潘文泽接到的那通要他去望江玫瑰餐厅处理遗产事宜的女子。
“那个女律师?”顾晨猛然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