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大唐孽子笔趣-第858章 李寬:我這是離開了多久?推薦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楚王府别院离观狮山书院并不远。
不过是半个小时,李宽就出现在了医学院实验大楼的门口。
“楚王殿下,孙神医、林教谕他们都在实验室里,我带您去看一看?”
刘界作为观狮山书院的负责人,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李宽面前。
“不用,你忙你的去吧!我自己进去看看!”
李宽很是好奇,林然他们这几天到底在实验室里头忙活着什么事情。
“林教谕,这只羊输血之后,果然又活了下来,我们已经做了八次试验了,有七次都成功了,看来这输血的治疗方法,还是很有用的。”
实验室里头,传来了彭恩的声音。
“在动物身上已经做了好几天实验了,我觉得可以去刑部找几个死囚试验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
林然显然不想止步于动物实验。
“林教谕,这个血型研究,我试了好几种方法,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一种方法来确实区分出种类来。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的实验风险就非常的大呢。”
九条杏香虽然也很想大规模的展开输血治疗,但是在没有彻底验证方案可行性之前,她还是比较慎重的。
“其实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获得大量的血。”
一旁的巢琼插话道。
九条杏香:“哪种方法?”
巢琼:“就是在医馆里继续使用放血疗法,这样就能获得很多血样了,我们可以利用这些血样来研究血型,甚至试着把放血之后的血输回到病人身上。”
“放血疗法吗?那倒确实是一个获得血样的好办法。”
九条杏香显然是接受了巢琼的建议。
“放血疗法弊大于利,今后你们还是尽量不要使用了!”
这个时候,在门外站了一会的李宽,推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楚王殿下!”
“楚王殿下!”
“王爷您回来啦!”
很快的,实验室里头立马响起了各种打招呼的声音。
“楚王殿下,放血疗法导致一名病人昏迷,给医馆里头添加了不少的麻烦,但是,这种方法也治疗好了十几名病人啊。”
巢琼听到李宽的话,显然无法接受。
自己好不容易才从查士丁口中了解到了放血疗法,并且结合大唐的消毒措施,开始在医馆里头使用。
现在李宽一回来就说放血疗法不好,她无法接受啊。
李宽要是不好好的解释一下,巢琼肯定是不甘心的。
“王爷,那放血疗法对于高血压和发热的患者,似乎确实有一定的效果呢。”
九条杏香这个时候也站出来替巢琼说了句话。
“放血疗法治标不治本,对于高血压是有一点作用,但是只是暂时缓解了症状而已,并没有根本上治疗好疾病;至于发热之类的,使用放血疗法更是得不偿失。当然,你们觉得血液很值得研究,这一点我也是支持的,但是放血疗法也好,输血治疗也好,不到迫不得已,还是先不要用。”
“为什么啊?”
这个时候,九条杏香也不乐意了。
自己的输血疗法是李宽亲口说过的,如今也成功的救治了一名病人,现在李宽居然说能不用就不用。
理解不了啊。
“人身上常见的血型就有四种,每个人都只能接受特定血型的血,如果你输错了血的话,那么就前功尽弃了。并且,血液的保存条件也是非常苛刻的,你很难保证输到病人体内的血液是没有变质的。当务之急,医学院要跟格物学院一起,研究更适合医学使用的显微镜,研究更多的化学药剂来检测血液的成分。
你们不要小看小小的一滴血,里面包含着万千世界。如果你们研究的足够彻底的话,不仅可以解决输血时血型匹配的问题,更是可以从血液里头判断一个人的健康情况。”
李宽虽然反对将输血快速的适用到门诊之中,但是他是支持医学院的发展的,自然要把自己脑中有限的那点知识给告诉众人。
有时候,科学研究最麻烦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不知道研究的方向。
越是基础的学科,研究方向的正确性就显得越重要。
“王爷,我昨天试着给一只羊把断掉的尾巴给接了上去,到现在为止,那条尾巴还是活的,您对这种断肢再缝合的手术,有何看法?”
林然这话,让李宽愣了一下。
断肢再缝合?
我这是离开了长安城多久了?
也就几天时间啊。
怎么林然就已经开始研究这么高深的玩意了?
断肢再缝合的手术,对于后世的医院来说可谓是司空见惯了。
特别是手指的再缝合,更是经验丰富。
但是在大唐,连外科手术都还是这几年才真正的发展起来,断肢手术大家更是想都没有想过呢。
“林然,你准备研究断肢再缝合的手术?”
“是的,我觉得既然伤口缝合之后会快速的自行愈合,那么断肢应该也可以才对。这些年,作坊城里几乎每隔几天就有匠人断了手指或者脚趾,来到医馆里头就医。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些断了的手指或者脚趾给缝合回去,那么对于患者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福音。”
作为大唐外科手术第一人,林然的追求自然跟一般的郎中不一样。
对于他来说,继续提高肠痈手术的水平,或者是剖腹产的手术水平,意义已经不是很大。
他最感兴趣的是如何开拓一些新的领域,让自己成为更加全能的人才。
“好想法,你可以大胆的去试!不过,人身上的血管和经脉非常的多,像是断手断脚,短时间内估计还是很难成功的缝合回去的。但是断手指、断脚趾的话,问题就不大。你别看这缝合好像是非常简单一样,其实里面的门道是非常多的。
一个重新缝合上去的手指,它能不能恢复如初?它的功能可以恢复到几成?怎样让缝合手术的成功率变得更高?这里面涉及到非常精细的缝合手术。这个手术,绝对不是简单的把伤口四周的皮缝合起来,那样的效果必然很差。你可以考虑研究一下怎么样才能把尽可能多的血管和经脉也缝合在一起。”
李宽前世虽然没有断过手指,但是在网络大爆炸的时代,对于断肢缝合手术还是略知皮毛的。
真的只是皮毛,李宽觉得自己没有谦虚。
但是在林然看来,李宽的医学知识已经是渊博如海,总是能够超出他的想象。
“王爷,你太偏心了。为什么林教谕的断肢再缝合手术,你就这么支持;我提出来的输血手术,你却是直接叫停了呢?”
九条杏香跟李宽非常熟,所以想到啥就说啥。
“输血研究我也是支持的,但是这需要解决血型辨认的和血液保存,以及输血器械等各方面的问题。我觉得杏香你可以在医学院下面单独设立一个血压研究所,带领一个团队专门围绕输血来研究相关的所有技术。”
李宽自然不是真的不看好输血,这可是经受过后世考验的东西,他怎么会反对呢?
只是大唐目前的医疗条件,还不具备推广这种技术而已。
“王爷,我总结了最近一年的外科手术病例,发现伤口发炎仍然是主要的问题。虽然有保健丸可以服用,但是有的时候效果并不理想,我们可不可以把这些药物直接输入到血管里头呢?”
趁着这个机会,林然赶紧抓住李宽把自己的一些疑问都给问了出来。
“直接把药物输入到血管?”
李宽很是佩服的看着林然,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啊。
只要给他打开一扇门,林然就能发现一片新天地。
“把药物直接输入到血管里头是有一定可行性的,但是不是所有的药物都适合这么做。确切的说,现在大部分的药物都不适合这样。不管是哪个药方熬出来的药剂,里面都有非常多的杂质,这些杂质一旦停留在血液里头,会给人带来非常大的伤害。
不过,你这个想法是非常好的,要实现这个想法,你首先的把药物给提纯,找到真正对疾病产生作用的东西,然后输入到血液之中,这样才能真正的起到治病救人的效果。否者,你接连治死几个病人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相信这种疗法了。”
李宽没有办法想象,林然让人熬着一堆中药,然后在把它输入到病人体内的情景。
那不是治病,那是谋杀啊。
“这么说来,有必要专门成立一个药物研究所,研究所里头的人不直接给病人看病,全心全意的开发一些新的药物。”
在观狮山书院,每个学院都希望自己旗下的研究所和作坊越多越好,因为这意味着经费越多、收入越多、学员越多,结果就是影响力变大。
“没问题,你看可以跟其他学员多合作,开发新药的话,会涉及到一些其他学院的知识,或者可以借鉴一下其他学院的经验。”
李宽对于各种各样的研究所基本上都是抱着支持的态度。
要让大唐的综合国力上一个台阶,这不是依靠他一个人就行的。
“王爷,您什么时候有空来医学院给大家开一个讲座呢?”
看到血液研究所和药物研究所都接连得到李宽的认可,九条杏香赶紧提出了新的要求。
“讲座就算了,这段时间你们只要把血液研究所和药物研究所的事情搞好,就够你们忙活了。医药医药,医和药是一样重要的。再厉害的郎中,如果没有合适的药材,也是没有办法取得好的治疗效果,你们要多在这方面琢磨琢磨。”
李宽搞清楚了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情况之后,也没有继续逗留太久就回去了。
……
朔州。
褚遂良在这里已经待了两年了。
他亲眼见证了大唐棉花种植面积的飞跃。
如今正是棉花幼苗快速成长的时候,棉田里一望无际的都是绿油油的幼苗。
“石明,听说你们石家村有一半的人都来到塞北种植棉花?怎么样,今年的种植面积有增加吗?”
褚遂良骑着一匹骏马,沿着新修建的水泥道路缓缓而前。
道路的两旁基本上都是长安城各家勋贵的棉田。
每隔个五六里路,就能看到一个小小的村落,这是负责照顾棉田的帮工自发聚集而成的村子。
跟关中的村落不同,这里的村落,什么姓氏的人都有。
也就是少数村落会有某一两种姓氏集中的情况,就如同石家村。
塞北毗邻草原,随时都有可能有胡人来犯,所以大家虽然不是同姓,但是却是非常团结。
万界第一商
“褚主薄,在这里种植棉花的收成,一年就顶得上关中种三五年的粟米或者稻谷,刚开始的时候大家是有各种顾虑,如今已经见识到了种植棉花的挣钱能力,大家自然是纷纷增产。”
石明作为观狮山书院的学员,如今已经是褚遂良的得力助手。
过了今年,褚遂良还准备给他运作一下,让他担任朔州北部的某县县令。
“去年的时候,棉花收购价格相比前年有了大幅度的下降,棉布的价格也下滑的非常厉害,百姓们就没有担忧?”
褚遂良今年其实是比较纠结的。
一方面,他希望朔州附近的棉花种植面积继续扩大;但是,另外一方面,持续扩大的棉花种植面积,产出的棉花已经超出了大唐的需求。
倒不是说大唐不需要这么多棉花,而是大唐能够买得起棉布的人,不需要这么多的棉花。
所以去年的时候,棉布的价格才会大幅度的下滑。
把棉布的价格做到接近麻布价格,可想而知这个价格下降的多么厉害。
要知道,几年前,棉衣还是奢侈品呢。
长安城的勋贵,冬天里穿着一件大棉衣,绝对比穿着一件貂皮大衣要来的有面子。
“虽然棉花和棉布的价格都在下降,但是在朔州这里,种植棉花的成本太低了,朝廷基本上是白送你土地让你种植,还免除了各种各样的赋税,所以种植棉花仍然比关中种植粮食的收益要高很多。
百姓们别看都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其实他们对这些东西是最敏感的。棉花能够让他们挣更多的钱,他们现在已经形成了这个印象,必定会继续扩大种植面积,直到吃大亏为止!”
石明是农家子弟,对于农户的心理变化把握的比较充分。
“你说的也对,好在楚王殿下未雨绸缪,已经将棉布作为主要的海贸产品开始向各国推广了,不知道最终的效果怎么样,能不能消耗掉今年增加的棉布产量呢。”
褚遂良只能在心中期待大唐的棉布能够在海外热销了。
否者今年棉花采摘的时候,就是棉花大跌价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