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zsp超棒的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 ptt-第一百三十二章 若隱若現的記憶讀書-mcgny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正午的阳光下,苏樱雪一袭红衣在阳光的照耀下特别耀眼,她站在神坛的台阶上,悲伤绝望的望着天空轻声呢喃着,没人听的懂她在说什么,她的身影显得孤清而飘逸。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墨宸宇眼神忧伤的仰着头盯着苏樱雪,他心里突然空荡荡的,好像心里唯一的一份美好突然消失了,无奈的是美好的余影却怎么也挥之不去,良久,这沉浸在悲伤的思绪才被急急来报的冷若潇打断。
“王子殿下,事情已经办妥当了。”
北焱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着旁边的苏樱雪,满脸放浪不羁的笑,“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办完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下一步了?”
苏樱雪闭着眼睛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冷漠的看向北焱,“好,开始吧,”她平静的语气中带着愤慨。
北焱二话没说,拿起小刀将手指割破,瞬间鲜血滴进了神坛,然后又满意的将小刀递给了苏樱雪。
苏樱雪接过小刀看了看,然后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片刻之后,她又露出了一个忧伤的微笑,那笑美的梦幻,让人一阵恍惚。
北焱从未见过苏樱雪笑过,虽然他不知道苏樱雪那个笑是什么意思,但总算博了美人一笑,他也就没有多想。
苏樱雪笑着看向墨宸宇。
那笑是墨宸宇从未见到过的灿烂,像是春暖花开,冰雪消融,他看苏樱雪手中摆弄着刀刃,他紧张的将拳头攥的紧紧的,他害怕苏樱雪真拿刀刃割破了手指。
苏樱雪红着眼眶俯视了一下周围的一切,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最后,她定眼看向墨宸宇,“我苏樱雪在此宣誓,此生绝不负你,”她突然哽咽了,停顿了下来。
高四高四 第三石
北焱听完苏樱雪的誓言,一脸的得意与欣喜,他用催促的语气说:“王妃请继续。”
辛亥大英
诸天最强大佬 七只跳蚤
墨宸宇很是惊讶,他现在的眼神里满是疑问,苏樱雪为何这么轻浮的对北焱宣誓承诺?
苏樱雪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清了一下嗓子,然后笑的绝美,“我苏樱雪在此宣誓,此生绝不负你,但是,听之所声,皆是回忆,心之所想,皆是过往,目之所及,皆是遗憾,爱之所系,满盘皆输,墨宸宇,”她嘶喊着,笑容也如星辰陨落,然后泪水决堤。
墨宸宇呆呆的愣在了原地,苏樱雪的话戳中了他的心,像是有一万把刀刺在了他的心上,原来苏樱雪根本没有对北焱宣誓。
北焱愤怒着,正想责问苏樱雪说的什么誓词,他还未开口,只见苏樱雪举起了刀刃,他以为苏樱雪要刺向他,他吓的身子向后倾斜了一下,差点摔下楼梯。
正当大家都以为苏樱雪要刺杀北焱的时候,苏樱雪却毫不犹豫的将刀刃刺向了自己的腹部,坚决果断。
众人见苏樱雪的举动皆瞠目结舌,北正勋原本身体就虚弱,看见苏樱雪自杀的一幕惊的直接吐了一口鲜血。
苏樱雪感觉刀刃真真切切的刺穿了自己,她微笑着,像是没有任何痛苦,也许是她自己已经痛苦到麻木了,她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整个人从空中跌落,在跌落的那一刻,她在古代经历的一切像是回放一样在她脑子里一闪而过,这一世她虽然爱而不得,但她却是幸福的,至少有一个人让她不顾生死的爱过。
墨宸宇见苏樱雪拿刀刺向腹部的那一刻,他的记忆突然断断续续的从他脑子里闪过,他顾不上细细回想,一跃而起,飞了上去,就在苏樱雪落地的那一瞬间,他将苏樱雪死死的抱住,然后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北焱从神坛上跳下来,一把将趴在墨宸宇身上已经昏迷的苏樱雪抓起来,并双手钳住苏樱雪的肩膀使劲摇晃起来,“你个贱人,今天让我受到如此奇耻大辱?你现在是在给我装死吗?你快点起来给我把大典完成?要么我让你真的去见阎王,”他愤怒的像是要把苏樱雪骨头都要摇散架。
总裁逃妻敬业点 公子城
“滚开,不要碰她,”墨宸宇顾不上背部因擦地而带来的疼痛,他红着眼睛,愤怒的将北焱推开,他将苏樱雪腹部冰冷锋利的尖刀拔了出来,瞬间鲜血从苏樱雪的腹部淌出,与红衣融为一体,分不清衣服与血迹的颜色。
北沫雪被墨宸宇的反应惊到了,她正准备上前阻止墨宸宇在众目睽睽之下过激的行为,但她还未触碰到墨宸宇的衣角,墨宸宇就已经抱起苏樱雪从她的眼前走了过去。
“骆大人,快随我来救人?”墨宸宇焦急的大声喊道,完全不顾所有人惊愕不已的表情。
风赤远远的看着神坛下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回想着假借北焱的旨意出宫请北沫雪回宫观礼,又想着苏樱雪见到墨宸宇定不会乖乖与北焱完成封妃的大典,果然,一切都在按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墨宸宇将苏樱雪抱回了房间,“骆大人,快看看她怎么样了?”他焦急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炮灰逆袭日常
浪花壹朵朵 酒小七
娇美仙妻爱上我 水木睛华
骆韦尹急急忙忙的上前给苏樱雪诊脉,但看着苏樱雪伤的是腹部,由他止血多有不便,“驸马,她脉象不是很好,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止血,但她伤的是腹部,老臣不方便帮她止血。”
升龙九天 鲤跃龙门
墨宸宇思考了片刻,“让我来,”他偏着脑袋,笨手笨脚的解开了苏樱雪的衣衫,然后摸着苏樱雪伤口的地方,感觉手上湿漉漉黏糊糊的,他半眯着眼睛看着苏樱雪的伤口,心中一紧,“骆大人,给我止血的药。”
骆韦尹背对着慌忙的把止血的药递到了墨宸宇手上,又把包扎的纱布也递了上去。
墨宸宇揪着心的替苏樱雪止着血,又小心翼翼的把伤口包扎好,然后拉过被子盖在了苏樱雪身上,他转过身来就见到北沫雪正用愤愤不平的眼神注视着他,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北沫雪,又转头看着骆韦尹。
“骆大人,她脉象如何?”
骆韦尹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很不好,若有若无,很微弱,怕是情况不乐观。”
“为何会如此?我看她并没有刺到要害?”墨宸宇虽不是大夫,但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懂的。
“我看驸马你手上粘的血迹黑中带紫,她体内怕是有毒入侵,此毒应该是慢慢侵入人体的,具体什么毒,老臣就无从判断了。”
墨宸宇皱紧了眉头,不知如何是好,他又转身看着苏樱雪,眼中充满了心疼,恨不得躺在那里的是自己。
“骆大人可有什么法子?”
“老臣暂无法子,只能先治外伤,至于其它,只能确认她到底中的是何毒,才能想办法解毒,否则,等毒药慢慢的侵蚀了五脏六腑之后,她怕是命不久矣!”骆韦尹长叹一声的摇了摇头说道。
北沫雪虽然心中悲愤不已,但听到苏樱雪命不久矣,瞬间觉得心情都舒畅多了,她露出了一个凶狠的眼神。
“老臣先回去配药了,”骆韦尹恭敬的退出了房间。
北沫雪见骆韦尹离开了,然后才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天启,我才是你的妻子,而且现在又有了你的孩子,你那么关心另外一个女人,那我到底算什么?”她还妄想用谎言欺骗墨宸宇。
墨宸宇坐在床榻边注视着苏樱雪,大脑里的回忆又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他似乎记起了一些片段,记起了他曾经喊过一个女子雪儿,还曾许诺过那个女子,今生今世不离不弃,他转头疑惑的看着北沫雪。
“雪儿。”
北沫雪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回应的也比较迟钝,“你…..你记起来了。”她语气有些紧张。
墨宸宇迟疑了一下,“你不就是希望我如此叫你吗?”
北沫雪像是松了口气,“我好久没听到你如此叫我了,有些意外和惊喜,”她躲闪着墨宸宇的眼神,怕她的谎言会被拆穿。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墨宸宇故意顾左右而言他。
“什….什么?”北沫雪特别紧张墨宸宇会问一些她答不上的问题。
“我的父母可还在世?”
北沫雪想了片刻,“父亲和母亲已…..已经仙逝了。”她不明白墨宸宇为何会突然问到父母,她之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们是怎么过世的?”墨宸宇看北沫雪回答的如此迟疑,就开始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北沫雪又想了一下,“他们是因病过世的。”
“那我想去祭拜一下他们,明日你陪我去吧?”墨宸宇想看北沫雪到时候会如何做,也好乘机将苏樱雪送出这是非之地。
北沫雪难掩尴尬之色,迟钝的回答,“好。”
“公主,你先回去吧,”墨宸宇冷漠之气蔓延了整个房间。
“天启,把她留在你的房中怕是不便吧?要不把她送到我那儿去?”北沫雪克制住自己语气中的愤怒。
“也好,不过今日她不便移动,等明日吧,我换个地方休息,”墨宸宇面无表情,语气平静。
北沫雪脸色阴沉,只好应了墨宸宇,正好今日她还有别的事要安排,也顾不上苏樱雪,她鄙夷憎恶的看了苏樱雪一眼,然后不放心的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