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e2x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971、蕭容魚:沈幼楚比我更需要你(求個月票)閲讀-xsadr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宝宝,我是你姑姑呀。”
“给姑姑笑一个~”
“笑一个我就带你出去浪!”
······
2006年9月19日上午7点,小小鱼儿出生后,她立刻成为所有人的焦点,陈岚也一直围着侄女在嘀嘀咕咕。
只是小小鱼儿不搭理这个姑姑,一直睡得很香,陈岚有些没劲,忍不住和身边的梁美娟抱怨:“宝宝怎么一直睡觉啊,一点都不好玩。”
“她又不上学,又不需要工作,不睡觉还能干嘛?”
陈汉升走过来,拍了拍妹妹的后脑勺说道:“不过你得回学校了。”
“我不去。”
陈岚好不容易找到正当逃课的理由,她又怎么肯答应:“我要在这里陪着宝宝出院,不然心里七上八下的。”
“那也不需要很久的。”
梁美娟掖了掖孙女的小被子:“医生说母女俩身体状况都很好,不超过一周就能出院。”
小鱼儿已经从产房转移到了更宽敞的护理病房,吕玉清昨晚吩就咐保姆煲了一锅鸡汤,现在正一勺一勺的喂给闺女。
边诗诗也坐在床沿上,一边和萧容鱼聊天,一边憧憬小小鱼儿长大后的可爱模样,还说要把干女儿打扮成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
在病房的门口,两位父亲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正在商量小小鱼儿的大名。
两家关系本来已经破裂了,以前在港城开会时碰面,老萧也是冷着脸从不搭理陈兆军的。
今天因为小小鱼儿,又因为陈汉升那句“爸”,两个老头的关系再次“恢复”。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和谐,如果陈汉升没有另一个即将出生的闺女,这种和谐大概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是沈幼楚那边也有一个孩子啊,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所以细细观察之下,其实已经有一些端倪了。
比如,萧容鱼虽然笑着和边诗诗说话,不过神情偶尔会停滞一下,瞅着正在熟睡的闺女怔怔不语;
梁美娟恨不得把大孙女含在嘴里呵护,可有时候脸上也突然闪过一丝淡淡的焦虑,萧容鱼和小小鱼儿已经确定没有问题,她又开始担心沈幼楚和小小憨包了。
就连门楼谈话的陈兆军和萧宏伟,他们都会莫名其妙的叹一口气,然后陷入一阵莫名其妙的沉寂中。
陈汉升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很清楚“修罗场”其实根本没有解决。
“蹬蹬蹬~”
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老陈和老萧都躬身去迎接,原来是孙壁妤教授被接来了。
司机是发小王梓博,在这种时候他是最好的人选。
孙老教授进门时不苟言笑,一脸严肃,大家一时都没明白老太太的意思,直到她俯下身子盯着小小鱼儿端详了好一会,脸上才洋溢出开心的笑容:“很好!像妈妈!”
“噢~~~”
所有人这才明白,原来老太太担心宝宝长得像爸爸啊。
后来孙教授也察觉到这样说不妥,毕竟陈汉升父母都在这里,她就委婉的改了改口:“有些地方也是像爸爸的,比如说个子高······”
陈汉升:······
“然后······还有这个。”
孙教授一边说,一边从有些掉漆的黑色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扁扁的檀木小盒子。
盒子的边角已经有了圆润的包浆,看上去好像琥珀一样透亮,说明年代已经很久远了,不过重点根本不是这个盒子,而是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只碧绿色的手镯。
“虽然以陈汉升现在的财力,世界上可能没有他买不起的首饰。”
老太太留念的摩挲一会檀木盒,然后把它放在小小鱼儿的枕头边上,轻声说道:“但是这枚手镯再有钱也买不到,因为它都有好多年历史了。”
夢幻空間
孙壁妤出生于民国时期的大户人家,她说有很多年历史,大概要追溯到清朝甚至更远的时候了,很可能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真仙劫 許九斤
她居然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小小鱼儿?
陈汉升他们自然不肯收下,但是孙教授个性多刚直,摇晃着白花花的头发断然说道:“手镯再珍贵,它也只是一个物件,如果没有人佩戴本质上只是一块石头而已。我原来是想留给孙棠棠的,但是她那双蓝幽幽的眼睛,实在和这件东西不搭配,所以我就留给小小鱼儿了,希望她不论身在何方,都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啊。”
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尽管老太太这个殷切祝福的口吻,好像有一点点奇怪。
不过边诗诗听了却是心里一凛,她看了看萧容鱼,小鱼儿眼眉低垂,似乎在注视着宝宝;陈汉升好像什么都没意识到,也跟着一起傻乐。
既然小鱼儿母女平安,孙教授中午在这边吃完饭,下午就准备回学校了,王梓博依然是接送的司机,不过陈汉升特意送下楼。
“老太太。”
直到远远离开病房后,陈汉升才低声问道:“您刚才说不论小小鱼儿身在何方,是不是想暗示我什么?”
“我事情那么多,有这个精力吗?”
孙教授冷哼一声:“我要是想暗示,倒不如直接告诉你,小鱼儿准备在美国买房了!”
这个时候,王梓博把车稳稳当当停在边上,老太太“吧嗒”一声拽开门,头也不回的坐进车里。
“小陈,我们走了哦。”
王梓博招呼一声。
陈汉升没有任何反应,王梓博挠挠头踩着油门离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凝固住的陈汉升才叹一口气:“可爱的孙教授、骄傲的萧容鱼,纠结的修罗场,可怜的陈英俊!”
······
陈汉升重新回到病房后,萧容鱼瞟了一眼没有说话。
从19号到22号,大家都一直陪在医院,在细致的护理和照顾下,萧容鱼早就能下床走路了,就是小小鱼儿依然是吃了睡,睡了吃,要不就是哭喊着吵闹。
吕玉清和梁美娟这个时候爆发了“中国老人”独有的属性——无微不至的照顾孙女,她们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累似的,还经常劝说对方先去休息,宝宝交给自己来照顾。
22号中午的时候,妇产科的高教授例行检查完以后,特意和陈汉升他们说道:“萧主任可以出院了,在家里休养反而更加方便,有任何情况直接和我联系就好。”
父母们听了都很高兴,尽管高干楼非常安静,但是哪里有家里舒适,就算月子中心也是不如啊,尤其家里早早就准备好了婴儿小床,婴儿小衣服,甚至还有一些小玩具。
所以下午一部分人在这里收拾,另一部分人回江边公寓收拾,准备23号早上正式出院。
4点多的时候,老萧两口子正和萧容鱼说话,陈汉升“咚咚咚”的敲门后,笑呵呵的说道:“爸,妈,我想和小鱼儿单独聊一下。”
萧宏伟和吕玉清对视一眼,把空间让了出来。
“老萧。”
走廊上的吕玉清,忍不住问着丈夫:“你说,这最后怎么解决啊?”
小鱼儿母女安全出院是好事,不过随即就要面临另一个难题,另外那个叫沈幼楚的女孩子怎么办,她也怀孕了啊。
两家人的关系似乎又开始变化,因为对老萧和吕玉清来说,自然希望陈汉升一家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小小鱼儿身上。
游戏民国
但是对陈兆军和梁美娟来说,小小憨包也是自家孙女啊。
“我也不知道。”
萧宏伟看着前方,缓缓的说道:“不过,老陈和梁美娟真是个尽责的爷爷奶奶。”
吕玉清抬头望过去,原来梁美娟把宝宝衣服洗好后,发现室内没有太阳了,她干脆走到走廊的一处阳光底下,高高的举起衣服晾晒。
左胳膊酸了就换右胳膊,右胳膊酸了就换左胳膊,关键她还嫌弃别人不干净,一定要自己举着才安心。
“嗯······”
吕玉清也承认,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啊······”
老萧揉着太阳穴,语气带着一点疲惫:“看看小鱼儿和汉升怎么商量吧,小鱼儿也当妈妈了,我们要相信并且支持她的决定。”
······
高干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就算外面有些吵杂,但是里面非常安静,小小鱼儿正在沉睡。
陈汉升轻轻走到闺女身边,这几天小小鱼儿是一天一个变化。
重生迷夢 薛定諤的貓
刚出生的时候,陈汉升还曾经疑惑,十几年以后真的能成为梦中那个模样吗?
不过这才多久的功夫,就连查房护士都会惊叹:“陈董,小丫头长大后一定很漂亮,因为她现在都能看出来有了小梨涡,真的太像妈妈了。”
“生活里多了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儿。”
陈汉升自言自语的说道:“以后要随时担心她吃没吃饱,关心她冷不冷,她的一举一动都会勾起我们的情绪,真是很有意思。”
“是啊。”
萧容鱼也走过来蹲下,自从修罗场发生以来,两人已经很久没这样紧挨着了。
“这就是我的天使。”
萧容鱼把食指放在女儿的手掌心,大概婴儿都有这种下意识的反应,还在睡梦中的小小鱼儿,一下子握紧这根食指。
但是宝宝的手掌实在太小了,就算用尽全部力气,也才只能握住妈妈的手指甲。
“小小鱼儿趴在云朵上认真的挑选,然后丢掉了所有的珍宝,光着身子像个小乞丐一样来到我身边。”
萧容鱼轻声说道:“所以我要好好的照顾她呀,不让她有一丝丝烦恼。”
陈汉升转过头,萧容鱼这种顶级容颜真是“抗打”,纵然生了宝宝,瓜子脸依然很精致,只是原来甜美活泼的神色之间,不知不觉多了一丝柔和。
“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陈汉升伸出手,同时握在小鱼儿和小小鱼儿。
萧容鱼没有挣脱,只是安静的注视一会,突然问道:“老太太什么都和你说了吧。”
“说了。”
陈汉升点点头,他本来就想谈这个问题的。
“哼~”
萧容鱼还像以前,忍不住噘起嘴巴:“你也真有本事,我这边的人,好像都被你给公关了。”
“其实并不容易。”
陈汉升笑了笑说道。
其实不仅仅是小鱼党,幼楚党那边也是没有见钱眼开的人,所以陈汉升赚再多的钱都没是没用。
比如说胡林语这样的“女拳师”,陈汉升砸给她1000万,只能会收获更多的鄙视。
相反如果用“父亲想见见未出生女儿”这种理由,激发小胡内心的同情心,慢慢的反而能成功。
傾世紅顏:和親公主
边诗诗这边也是差不多的,尤其还有王梓博在中间不遗余力的替死党说好话。
“小陈,我准备年后带着小小鱼儿去美国。”
有话说:大家都去看盗版,作家拼命写文没收入(哭)。现在有个地方可以免费领现金、点币,大家去领一下支持作家吧!方法:关注卫星号[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幼楚]。
萧容鱼称呼着曾经的昵称“小陈”,嘴里却说着分别的话:“你不要再劝了,这是小小鱼儿没出生之前,甚至在你去韩国之前,我就做好的决定。”
从这番话里,萧容鱼似乎要把所有生活重心都放在女儿身上了。
穿越-倾城萱王妃
陈汉升不吭声,只是把萧容鱼白嫩的右手握得更紧一点。
“我不想让小小鱼儿以后感到困惑。”
萧容鱼默默的说道:“为什么还有一个小朋友,和我抢爸爸呢?”
生孩子也许会增加小鱼儿的母性光辉,但是并没有改变真实性格,她依然是不会接受沈幼楚的。
陈汉升大概知道自己也没办法改变,所以沉吟半响说道:“那美国的房子,我来买吧。”
“这一点你也不要争了,这是我送给闺女的。另外我还买了一架私人飞机,你去美国的时候我送你。”
陈汉升说话的时候,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决断,和这样温馨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不过随即就掩藏消失了。
萧容鱼没有察觉,她以为自己说服了陈汉升。
“等明天我回到家,你就不要过来了。”
萧容鱼说道:“胡林语那次找我,无意中透露了沈幼楚和我差不多的孕期,你去陪陪她吧。”
“小小鱼儿已经出生了。”
萧容鱼深呼吸一口气,把右手从陈汉升掌心抽出来,摒除所有情绪,淡淡的说道:“她现在应该比我更需要你。”
······
(这章还是要精修一下,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