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e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箭魔-第四千二百三十七章 您是講師?看書-lgenu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等等……反正也无聊……你该打扫你的打扫你的,一会儿还能早下班……”
丹靈 胡子辣茶
白里今天是真的无聊了,虽然说上午是在水晶肘子中度过的,而下午是在睡觉中度过的,不过这种睡觉也好,吃东西也好,都跟在自己家是不一样的。
要是给白里一间封闭的小屋,白里可以睡到天荒地老,可是在这种特别公开的场合,而且谁也不敢保证是不是会来人的地方,吃东西和睡觉真的就没有那么愉快了。
所以这简直就是白里最近以来最无聊的一天了。
这会儿好不容易碰到个扫地的……好吧……碰到个紫霄宫弟子。
在紫霄宫之中,即便是扫地的也是紫霄宫弟子,只不过一般干这种杂活的都是紫霄宫的外门弟子。
这扫地听起来好像是很惨的活儿,但是这也要分人的。
魏仇是去年入门的弟子,当然他入的不是紫霄宫的内门,而是紫霄宫的外门。
虽然都是紫霄宫弟子,但是外门和内门弟子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别的,首先就是自由度的问题。
外门弟子无故是不准轻易进入内门的,也就是说外门弟子是只允许在外门活动的。
第二就是学习的机会了……因为道场的存在,内门弟子想要学习什么只要提前了解道场的讲坛时间表就能够给自己安排好时间去听哪位师叔的课。
但是外门就不一样了,紫霄宫不是说不重视外门,但是再怎么重视,外门也始终是外门,平日里尽管有不少前往外门授课的老师,但是你要想像是内门这样灵活的学习那是断然没有可能的。
在内门是属于你想要学什么就学什么。
但是在外门就是属于有什么你就学什么了,而且不是每一位老师都会前往外门去授课的,只有级别比较低的才会前往外门去授课。
魏仇在众多的外门弟子之中是属于比较出色的,必然也抢不到这扫地的活。
不要小看这扫地的活,在外门因为这扫地的活不知道要打多少次呢。
毕竟这扫地也是要分时间的,比如魏仇这个时间……说是扫地,其实是可以在道场的外面旁听的……一边扫地一边旁听这是多好的事情啊。
而且这一次魏仇负责的可是玉水道场,按照正常来说,能够来玉水道场授课的那必然都是宗派之中最牛的那几位吧。
可是今天当魏仇来到这里的时候才惊呆了……
霸道总裁的甜心娇妻
这什么情况……为什么从早上开始这里就一个人都没有……难倒全都进去了?
择之殇 六晓格
魏仇是没有资格进入道场之中的,所以他只能在外面听听里面到底有什么动静。
前妻太难追 慕依瑾
但是他听了半天,道场里面竟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什么情况?难倒今天玉水道场没有开课吗?
这可能吗?玉水道场是整个紫霄宫数一数二的道场,宗派难倒疯了么?会放着这么大的玉水道场不使用?
所以魏仇懵了……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異界之紫色狂潮
魏仇想要找几个路过的内门师兄询问,但是这特么整整一上午,连一个师兄都没有从这边路过……如果不是其他地方时不时的传出惊呼声和上课的声音的话,魏仇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重机枪 秋林
魏仇等了一上午没有等到一个内门师兄,而他因为职责所在是不能离开玉水道场周围的,否则的话可就是被逐出师门的节奏了。
所以魏仇再怎么着急也没有用,只有等中午休息的时候,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出来,如果有人出来自己就问问怎么回事……
但是一个中午过去了……别说是个人了,连个苍蝇都没有出来……
难道……今天玉水道场真的没有任何人在这里讲课?
九州四海十二岛 西昆仑
魏仇此时那叫一个后悔啊……因为自己为了抢到这玉水道场的打扫工作,可是靠着五连胜才拿到的……
而现在竟然说玉水道场根本没有开课……这到底是什么鬼?
要知道,魏仇刚才可是听说,那边……紫玉道场那边可是有冷月师叔在授课……自己之前可是被分配到紫玉道场的,而且刚才那边的惊呼和一些光芒冲天而起就说明这一次玉水道场又有弟子突破了。
逍遙帝劍
魏仇心中那叫一个难受啊……自己距离进入内门只差了一次突破,如果今天突破的是自己的话,该多好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魏仇确定了今天玉水道场是没有任何授课了,否则根本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但即便如此,魏仇也没有早早的进去打扫,毕竟规矩就是规矩,可不敢乱来。
但最后魏仇还是没有忍住,打算提前一个时辰进去……毕竟这里没有人不是……自己进去之后打扫干净正好也到了结束的时间了……所以也不会有人发现是吧……
自己还能早离开一会儿也挺好……
然后魏仇就进来了……然后……魏仇就傻了……因为在玉水道场的讲坛之上,躺着一个人……而从这个人的穿着魏仇可以肯定,这绝对是师叔级别的……而且……看对方躺在那里的样子,他好像就是今天的……讲师?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别的道场都是热火朝天的……而这本来该是最热闹的玉水道场今天竟然安静的跟个鬼一样……本来以为根本没有讲师所以才会如此,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这里竟然有讲师……
但是为什么有讲师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人来这里呢?这好诡异啊……
魏仇转身就想走,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就被白里叫住了……然后魏仇也不敢走了啊……这一会儿是打扫也不是,不打扫也不是,场面有那么一乃乃的尴尬……
“你不用管我,该干嘛干嘛,你当我不存在就是了……”白里倒也是洒脱,看看时间,现在距离下班好像也就是一个时辰的样子了吧……自己再躺上一阵儿应该就要下班了吧……
白里躺着打算继续休息,而那边魏仇则是一脸懵逼,为了缓解尴尬,魏仇只能看着白里开口:“那个……师叔……今天您是这里的讲师?”
“嗯……”
嗯?魏仇一脸懵逼……嗯是什么鬼?真的是讲师吗?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