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5e1优美玄幻小說 青春流火笔趣-第542章 真跳進來了鑒賞-po6ht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但是对手偏偏就跳到许晖挖的坑里了,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事情还真就是这么邪乎。
当许晖把被打的半死不活的家伙给拽起来一看,立刻就认出了他是龚上文,就凭那双很斯文的眼睛。
龚上文的身手出乎意料的差劲,绝非想象中的像易洪那样的惯匪和江洋大盗,拳脚如何生猛,冷热家伙娴熟等等,当时被贺彬一棍子就给抡翻在地,几个人拥上去就是一顿暴揍。
反倒是跟随在龚上文身边的一个同伙身手牛逼,至少许晖、谢海青和刘蓓荣三个人都没拦住,反而让这个家伙连伤谢海青和良子,直接从三楼跳了下去,一点事儿没有,爬起来继续跑,若非这厮没命一般的跑路,良子恐怕会被这个家伙给生捅了。
其实这个同伙是龚上文的铁杆死忠,也是此番刺杀许晖的主力,龚上文跟过来只是欣赏一番,然后想借着许晖的身体告诉邵强或者魏少辉一个消息,这样的玩法别出心裁,也很刺激。
怪物的位面旅行
试想,当邵强等人看到许晖的尸体,并在尸体上发现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时,他们脸上的表情该是有多么精彩?这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此事原本不在龚上文的计划之内,此番回来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也算知足,他不想多事,跟孟宪辉了断以后就远走高飞再也不会回来了。
风逆干坤 夜落风殇
邪王绝宠:丑颜医妃不好惹 凤清天
但龚上文万万没有想到,戴着呼吸机的父亲早已不能说话,可一见到他,忽然像回光返照一般抓住了他的手,挣扎着、哆嗦着塞给他一样东西,那是一把黄铜制的老式钥匙。
龚上文并不认得这个物件,但深知,此物被父亲一直贴身带着一定很重要,随后父亲在他手腕上写字,哆哆嗦嗦写了好久都不成型,没办法,龚上文让父亲张嘴描述,猜口型。
努力了半个多小时,龚上文只猜出了一句半,“……钥匙里藏着龚家祖传的东西,还有,孟宪辉不怀好意。”
这个意外打乱了龚上文的计划,反复斟酌后,他决定再逗留一段时间,尽管很冒险,但为了这一句半,他也要试一试。
况且龚上文也有些准备,并不太担心,这种心态多半源于他的自负,而不是说他不清楚自己的处境。
凡事,谋定而后动,这是龚上文最奉行的一句话,这些年来,他也的确是一板一眼的按照这个宗旨行事,受益良多。
其一,是针对孟宪辉,这个节骨眼上,孟宪辉最忌讳他回来,也最讨厌别人不听他的话,当然,个别人除外,比如,齐卫东,‘讨厌’一词的主谓语要把前后次序换一下,或者叫被讨厌更合适一些。
所以,龚上文回来没有启用任何一个跟弘阳公司沾点关系的人,包括他自己公司里的人,一个也不用,他另外还有人,有几个死心塌地跟着他的心腹。
其二,是针对警方,这个更为重要,需要花些功夫,他知道回来以后行踪肯定无法保密,毕竟要去医院探望父亲,只要一露面就有风险。
我為yy狂之絕對強者 暗影聖騎士
所以龚上文着实准备了一番,光是落脚点,他至少弄了三处,一个稍加掩饰,另外两个则非常保密。
还有策略,这个最重要,从完成见到父亲的心愿到全身而退,需要通盘考虑,龚上文知道自己虽然没有被通缉,甚至连立案都没有,但有人一直在盯着他,从没有放松过。
七步惊龙
这个人自然是邵强,龚上文重点揣摩过他,早在逃离西平时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的警察,嗅觉相当灵敏,居然那么快的就找到了他的头上,龚上文曾一度紧张过。
后来龚上文对这个警察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他在外地没事的时候,最感兴趣的就是听一个死忠跟他讲述邵强盯着西山的事情。
可惜这个小警察的运气不太好,否则就凭借着那股死咬不放的劲儿,也是一个难得的对手。
当然,所谓邵强的霉运自然是孟宪辉在背后插手运作的结果,这是一记必擦的屁股,龚上文一点都不担心。
后来得知石少秋认罪并被判刑后,龚上文还有些惋惜,这个堪称为对手的小警察毕竟没有非凡的手段,纯粹跟他斗,尚可匹敌,但是对上孟宪辉那样的老王八,那真的不在一个层次上。
熟料形势急转直下,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案子居然引起了 省厅的重视,小警察毫无征兆的迅速翻身,被抽调到市局进入陈东命案的专案组,那么就意味着石少秋的宣判只是虚晃一枪?
龚上文终于紧张起来,偏偏祸不单行,这个节骨眼上老父亲病危,弥留之际,只求见上一面,他是孝子,断断没有因为危险而不回去的道理。
对于孟宪辉带有威胁意味的警告,龚上文根本不屑一顾,莫说是孟宪辉,就是齐卫东也不能阻止他回去的脚步,惹急眼了,大家鱼死网破。
一回到西平,龚上文就在很短的时间就收集到了很多与他相关的消息,并迅速对自己的处境做出了判断,首先是警方,貌似对市二院还没有太过关注,这是好消息。
情定古代:不小心拣了七位 伊冰舞
其次是孟宪辉,这个老东西已经放出狠话,若敢执意回来,便不客气,此人言出必行,倒是不得不防。
再次,身边人反馈说田乐一直在找他,不知道什么事儿,对这个浪荡公子,龚上文完全没有好感,但也从没有撕破过脸,这源于田乐的兄长田军,龚上文对此人颇为尊重,甚至在心目中等同于齐卫东。
以前龚上文就给田乐擦过两次屁股,挺恶心,也是碍于情面。
所以,龚上文干脆让人去了解一下情况,原来还是小屁孩之间的矛盾,说起来令人啼笑皆非。田乐再次吃瘪,孟宪辉不见他,齐卫东更是躲的远远的,龚上文却来了兴趣。
很快,龚上文就想出了一箭三鸟的策略,就看孟宪辉的反应,若是很激烈,不讲情分,那么他就一不做二不休,利用田乐与许晖间的矛盾,顺手结果了这个让他不得不逃离西平的街边混混。
对于许晖,龚上文原本没什么太深印象,在西山小楼见过一面后,感觉价值不大,此后的注意力放在了陈东身上,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街边混混居然能活着逃出西山,出了这种状况,真让他措手不及,否则哪有后面那么多事。
後宮如懿傳3 流瀲紫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 曲流水
所以,再回西平,如果有机会顺手结果许晖的小命也算出了憋在胸头的闷气,这个矛盾一旦利用好,不但能严重干扰孟宪辉,而且会让那个小警察更加谨小慎微,一旦有这样的心态,对方就会一根筋,甚至做出错误的应对。
龚上文出其不意的出现在医院,见了老父一面之后,就让身边人留意观察和打探,果然如他所猜测的那样,孟宪辉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并且给他打了电话,限令龚上文十二个小时内滚出西平,否则后果自负。
孟宪辉是什么人,龚上文自然了解,此人既然说了这番话,就意味着撕破脸,说不定找他的人已经遍布在医院附近,还有他的老屋周围,甚至连他临时租住的地方也不保险。
龚上文早有准备,绝不会让孟宪辉占了主动,立刻让手下人联系田乐弄许晖,至此,这支‘三鸟箭’便算射了出去。
仙途霸业 孙不正
此后便有了一群陌生人打砸建鑫,并引诱许晖外出,然后在路上设伏袭击许晖的事件。
一通操作下来,果然让孟宪辉暴跳如雷,却又投鼠忌器,真要弄死许晖,事情就会越搞越大,大到最后兜不住就要掀盖子了,但这条利益链上的人,谁敢轻易掀盖子?
而且把脏水扣在了田乐头上,这也很难交代过去,于是孟宪辉忍气吞声又给龚上文电话,不谈眼下要命的事儿,只是叙旧,也有些道歉的成分在里面,但言下之意还是劝龚上文尽早离开西平,措辞却是非常委婉了。
若是以前,龚上文还真有可能接受这番说辞,毕竟一直相处的不错,大家也是在一条链子上拴着的蚂蚱,但现在龚上文哪里再会相信对方,老父的半句话还在耳边,“孟宪辉不怀好意。”
龚上文一边假意答应孟宪辉即刻准备离开,另一方面却把视线集中在了邵强身上。
他很自负的料定,即便针对许晖搞了一番事情,邵强也不为所动,他主要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了医院和他的临时的租住地,这对龚上文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邵强如他想的一样,一根筋,坏事是,短时间内他无法再到医院见到父亲,那一句半话的信息量太大,一直勾着他想知道下文,老父亲弥留之际,说走就可能走人了,很抓心,那么吸引一根筋最好的方式便是严重挫伤他,杀了许晖。
我只是路過,請手下留情 淩波漫步之逍遙
但是龚上文怎么都没想到,过于自负终究害了他自己,他看重的人,一定会小心应对,绝不会去上他们的当,却没想到第二次栽到了完全看不上的小杂鱼身上。
“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挺有意思哈?”许晖揪着龚上文的头发,自己也是在很不可思议的思维中回神儿,真有点瞎猫撞上死耗子的感觉。
“认错人了吧?我又不认识你,这么多人上来就打?神经病啊?我要报警!”龚上文当然不会承认,仰着脸,左面颊有些红肿,眼圈也青了,但难掩他的帅气,一双清澈的眼睛尤其显得无辜。
“卧槽,你这脸皮真有水准,在西山小楼,你可是自称姓龚的啊,难道你不姓龚?”
“我姓什么很重要嘛?再说一遍,你们打错人了!”龚上文佯装愤怒,挣扎着就要站起来,不料,斜刺里伸出一只大脚丫子,又把他给踹到了。
“麻痹的,还不老实,信不信老子活埋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