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qgt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頂流的誕生 愛下-第586章 扎心了閲讀-bhisd

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
望着舞台上,意气风发的一群人。
底下众人的心情,自然十分的复杂。尽管一些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被主持人问到,现在是什么心情,对奖项有什么期待,都习惯说,能够参与就好,重在学习。
实际上,大家都懂的,这话很虚伪。
谁入围,获得了提名,没有拿奖的心思?连韩小蔓这种,没有什么机会的拿奖的,都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
说不定评审眼瞎……
咳!
不对。
应该是说不定,评审欣赏她的表演,愿意给她机会呢?
世界这么多奇迹。
凭什么,就不能是她爆冷?
连韩小蔓,都有这样的幻想,更不用说其他人。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拿奖的机会。
但是当周牧站在舞台上。
一切的机会,一切的幻想,一切的憧憬,都灰飞烟灭。
众人“清醒”了过来。
对于周牧的感观,自然十分复杂。
有人钦佩,有人怨恨。
这些,周牧管不着了,他从卡尔手中,接过了金菠萝奖杯,先举过头顶,迎接众人掌声之后,才转身交给了后面的人。
韩小蔓终于有机会,接过了奖杯。
她激动得快要哭了。
如果这奖杯,只是单独属于她自己,那该有多好啊。
“谢谢,谢谢大家,谢谢卡尔导演。”
周牧发表感言,“这是一个美妙的夜晚,让我觉得身在梦中,不愿意醒来。”
“不过我还是我说……这个奖,我们拿到了,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我们的电影,实至名归!”
……
这话让一群人,撇起了嘴角。
自大!
狂妄!
奈何……
人家是大赢家,有说话的机会。
底下一帮人,属于失败者,没有反驳的余地。
最起码现在没有。
砰砰砰!!!
周牧的话才结束。
非凡古董專家 暖光輕淺笑
会场的上空,顿时绽放一束束烟花。一片片烟火,交织成绚烂美丽的图案。
这意味着,颁奖典礼结束了。
众人心情各异,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三三两两离开了电影宫。对一些人来说,颁奖典礼的结束,并不代表电影节结束了。
或者说,电影节的后续影响,才刚刚开始。
哪怕电影节为期12天,有足够的时间酝酿,足以让各种新闻、通稿满天飞,大家都在看热闹,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了,只差把获奖名单一发,就万事大吉……
可是现实生活,没有这么简单。
向往不得的妳之上
对媒体,对娱乐圈、影视行业,以及普罗大众来说。
电影节本身,并不值得期待。
关键是获奖之后,才是盛宴的开端。
八卦盛宴……
各种逸闻,各种真真假假的内幕,各种炒作的手段,才是大家乐于见到的事情。
一帮电影人由于宣传需要,也乐于配合采访,大家各得其所。当然,这主要是指,拿了奖的电影人,才会配合。
那些抱着期望而来,却没拿到奖杯的电影人。有经验的,一离开电影宫,就直接靠边走,匆匆而去。没经验的,由于走得慢,被记者拦下来,听了几个问题,差点没被气炸。
问问感受,有没有失望,这算是层次较轻的问题。还有记者,不管电影人的失落,在他们伤口上撒盐,直戳肺管。
什么“技不如人的原因”。
什么“不能拿奖,是不是由于影片烂”。
什么“对比XXX,你差在哪里”。
……
暴脾气的电影人,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挽衣袖揍人。
还好被同伴及时拦住,不然肯定要发生几起,“XX不甘失败,拿记者撒气,血溅电影宫大门口”的放送事故。
围堵“失败”电影人的事情,终究是少数。大多数记者,都集中在采访区,等待一个个获奖的人出来。
毕竟今晚,大新闻太多了。
影帝、影后、最佳导演、最佳影片。
每个大奖,都充满了话题性,只要搞个专题,不愁没销量。
关键是侧重点……
啊,每个点都可以写,该挑选哪个深入报道呢?
幸福的烦恼!
咔呲!
一辆豪车停下。
“孙导,这里!”黎姝拉开了车门。
孙玉竹要上车之际,忍不住驻足回望一眼。只见华丽的电影宫,还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样子。
拿不到最佳导演,她自然有几分遗憾。
但是没有不满。
毕竟《天堂电影院》她也去看了,心里很有感触,所以对于评审的选择,也十分理解。
更何况,这次天堂岛之行,也不是没有收获。林加羽拿了影帝,本身就是对影片的肯定。
电影不好,林加羽也没有发挥的余地,评审们也不会欣赏他,给他一个最佳男演员奖。
不愧疚的说,她对得起投资人,对得起剧组,也对得起演员,更对得起自己付出的辛劳。
所以……
偉大是熬出來的
不虚此行。
孙玉竹露出释然笑容,安然坐上了车。
砰!
车门合上,缓缓而去。
另外一边。
嘭!
车厢中,杨帆阴沉着脸,狠狠捶打车座。司机侧目,想回头看去,迎接他的却是一声怒吼,“开车!”
司机心头一震,慌张启动车子,疾行而去。他通过车内镜,也看到了后座中的杨帆,脸色寒如冰霜,怒气冲天。
杨帆有理由生气。
他觉得电影节的评审,都是一群蠢货,瞎了眼的笨蛋。
难道就没有人看出来,《巨星的陨落》这部电影,内涵是多么的伟大,充满了讽刺性吗?
这是对行业批判,对娱乐圈的控诉。
其中的高度,其中的思想性,岂是一般电影可以比拟的?
但是偏偏有些人有眼不识金镶玉。
错把石头当成了宝贝。
荒谬。
可笑。
杨帆愤懑。
憋屈,不解。
自始至终,他还是不明白,自己败在什么地方。
当他回到酒店,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直接招呼其他人退房,订最快的航班回国。
其他人明白他的心情,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剧组连夜回去。
第二天中午,才回到上京。由于空手而归,他们也不想张扬,准备低调离开,再各奔东西。
没有想到,一行人才走出了通道,就惊呆了,只见眼前是密密麻麻的媒体记者方阵。
长枪、短炮,各种设备。
还有直播车。
乍看一眼,杨帆脸就罢了。
因为他发现,媒体记者上方,拉了几条横幅。
“祝周牧导演王者归来。”
“贺洛青棠小朋友勇夺影后!”
“孙玉竹德艺双磬!”
“……”
一条条横幅交错,就是没有他什么事情。这让杨帆积极的情绪爆发了,“滚开,不要挡路。”
说实话啊。
一群人是什么来历,媒体记者还没搞清楚呢。
毕竟国内参加电影节的剧组不少,在他们“守候”期间,也有几波电影人回来。
由于不是重点“照顾”的目标。记者们也没多事,就是简单地采访两句,就直接“放行”。
他们以为,眼前这一群人,也同样是如此。
但是当杨帆怒喝一声之后,一帮记者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逮住了“大鱼”。
“扬帆!”
“晏慎!”
有记者惊喜呼叫。
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涌了上去。
一支支话筒,递到几个人的面前。
“杨导,奔赴海外,参加电影节之前,你放下豪言,要教周牧拍文艺片。现在他拿了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大奖,你却颗粒无收,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一个记者大声询问。
琴声萧瑟恍若青春 潇潇湘雨
这不是扎心了,而是挖坟鞭尸。
一些人注意到了,杨帆的脸色,就好像开了染房一样,由红变青再变紫,煞是精彩。
狠,太狠了。
有人咋舌,也不怠慢,“杨导,你冲奖失败,是不是意味着,新生代导演,已经逐步取代前辈,成为了行业中的中流砥柱。作为前辈的你,考虑过退休的问题吗?”
“……”
杨帆被集火了。
这些记者,根本不怕事大,一直在拱火。
一些人那跃跃欲试的目光、表情,似乎就等着杨帆“施暴”,对他们拳打脚踢。
为了业绩,他们真是“拼”。
杨帆却沉默了。
尽管眼神阴冷,却没有回答任何人的问题。
他退后一步,示意安保人员上。
这才是老江湖。
如果是他自己上,一旦有什么肢体冲突,晚上头条肯定是他怒而打人的消息。
这样的情况,发生好几次了,他早吸取了教训。
在保安开道下,杨帆严肃着表情,一脸冷漠的脸,只顾埋头向前走路,根本不顾耳边的各种吱喳声。
晏慎有样学样。
好不容易,摆脱了记者,来到了停车场。
晏慎才准备上车。
冷不防,杨帆开口了,“小晏,有没有兴趣,聊一聊?”
“嗯?”
晏慎回头,目光一闪。
他与杨帆合作,在片场的时候,杨帆从来不会由于他的大明星身份对他忍让客气,但凡他有什么过失,没少被骂。
他也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忍耐。
这样的“牺牲”,就是为了拿奖。
偏偏……
鸡飞蛋打。
这对他来说,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浪费了半年时间。
真不划算。
他不爽。
杨帆叫住了他。
他想拒绝的。
不过……
晏慎从杨帆眼中,看到了熟悉的目光。
恼火,不甘,想挽回一切,报复一切的眼神。
一瞬间,晏慎想到了林加羽。还有机场出口,一条条横幅中,根本没有林加羽的半点信息。
电光石火。
晏慎有了决断,“……好!”
影之背 螭龙
他坐上了杨帆的车。
美女校花爱上我 阿龙哥
车队合并,缓缓地离开。
!!!
追逐不成的媒体,纷纷回归阵营,“严阵以待”。
“啧啧!”
一个人撇嘴道:“杨帆居然没有恼羞成怒,这不科学。”
“行了,你当人家大导演,真是傻子吗?”
旁边的同伴提点,“不要信那些公众号文章,基本是造谣。事实上,杨帆最多喷人,从来不打人。”
“呃……”
那人愣了愣,“真的假的?”
“废话。”
同伴翻白眼,“真打人了,就算他是大导演,也肯定有人不愿意庭外和解,非要把他弄进去呆几天不可。”
“也是啊。”
那人深以为然,“大导演刑拘……这新闻,绝对爆。不过……他自己不打,可以让保镖打嘛。”
“所以才说,你没有脑子。”
同伴无奈摇头,“让保镖打,跟他亲自动手打,有什么区别?你以为大家不懂,什么叫顶包吗?但是你有听说,他身边的人有谁被刑拘了?”
“嘿嘿!”
那人不说话了,强行转移了话题,“话说,你的消息准不准的,获奖的几个剧组,真是今天回来吗?”
“都拿奖了,干嘛不在天堂岛多呆几天,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刷一刷国际明星的比格……”
明星营销的套路,基本就是那么几种。
披一张国际明星的皮。
哪怕只是虎皮,空架子,只要糊弄得过去。有这个名义的加成,商业价值起码可以涨一大截。
更不用说,人家是真拿奖了,货真价实。
这身份,真不同了。
没看到,国内一些没节操的媒体,已经把周牧吹到了天上,把他誉为电影行业的扛鼎人物。
连未来两个字,都直接省略过去了。
要知道,洛天幕没正式退休呢。还有几个宝刀未老的大导演,同样还在影坛活跃。
那些小报这样吹,分明是把周牧架在火上烤。
当然了,这个道理,大家明白归明白,却没有帮忙“澄清”、“辟谣”的意思。
那周牧的事,那他们何干?
他有另一面
再正规的媒体,也巴不得几个大导演站出来与周牧单挑、舌战,为媒体行业的发展添砖加瓦。
“在海外刷比格,有直接回国让海外发行商主动求上门谈版权交易的比格高端吗?”
同伴反问一句,让那人惊疑不定,“不会吧?”
“别人我不清楚,但是周牧的电影,在海外受欢迎可是不争的事实。连卡尔这样的国际大导演,都对他交口称赞,甚至把两个大奖发到了他手上。”
同伴眼中充满了感叹,“这样的待遇,行业中又有几个?”
“你扪心自问……”
同伴抬眼,“知道这事之后,你难道不好奇,周牧拍的《天堂电影院》,究竟有多么的精彩吗?”
“呃!”
那人考虑片刻,认真地摇头,“不好奇……因为我对文艺片,从来不感兴趣。”
“……你滚!”
同伴觉得跟他聊天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其实……”
那人露齿而笑,才想说些什么。
冷不防,巨大的喧嚣声浪,淹没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