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yx優秀都市小说 大唐首席女婿-第二百零三章 以退爲進-vdrzf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
百官毫不客气称他为‘人屠’。
雪花般的弹劾奏折送到了李显的案几前。
“能与白起齐名,我很满意。”
面对口诛笔伐,李冉毫不在意,他需要什么名声?反正又没有打算长久做官。
雷厉风行的手段继续。
收拾了地主老财后,他又第一时间将洛阳城的佃农自愿转成工籍,并且安排工作,把事情板上钉钉后,才进宫面圣。
百官们严正以待,恨不得把他喷死在宣武殿的立柱上。
他们准备了无数黑材料……事实上,李冉这次处置手段的确简单粗暴槽点满满,根本不用故意找茬,一抓就是一大把。
“皇上,臣等有事起奏。”
行走的草團 醉美煙臺
早朝开始时,李显刚坐在龙椅上,屁股还没热呢,百官就黑压压的跪下了一大片。
这阵仗,吓人了不是?
“……皇上,臣也有事启奏。”
李冉同样站了出来,他孤零零的身形与百官的阵仗形成鲜明对比。
李显犯难,他当然知道今日早朝的焦点是什么,有心想保住女婿,可是百官的态度如此坚决,实在难以调停。
“你们谁先说?”,他只能深吸一口气,走一步算一步。
“皇上,臣等所言,皆是关系江山社稷的头等大事。”
开头就拔高站位高度,百官显然在上朝时就达成了一致意见,阵营非常稳固,众口一词,完全没有给人拒绝的机会。
当然,若是细心观察就能发现,龙椅上的李显,极力隐藏着愤怒。
百官这是在逼宫,作为皇帝,他如何不气愤!
“皇上,既然诸位大臣他们急,就让他们说呗。”
李冉无所谓的笑了笑,态度好得没话说。
得到开口机会的百官瞬间把口才技能点满,足足喷了小半个时辰,从李冉的粗暴手段说起,罗列的错误有好几十点,也难为他们都记得住,跟论文似的。
今日,百官势在必得。
“尚书令,他们所言,你可有辩驳之处?”
李显阴沉着脸听完后,朝着李冉点点头。
局面很不利。
“没有,他们说得很好。”
然而李冉的回答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让本来就不利的局面变成了死局。
什么情况,他认错了?
百官们瞬间怔住,原本还以为会跟李冉辩论个几百回合,没想到才拔剑对方就投了,这什么情况。
“我的确有愧于巡抚之职,所以刚才就想向皇上启奏,我要辞官。”
辞官!
两个字一出,百官顿时跟起了炸雷……满打满算,李冉当这巡抚才不过半个月,这种辞官速度,无疑开创了大唐的先例。
这是打算以退为进还是怎么地。
梦羽系列中穿越之雪凝仙子
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没人知道李冉的想法,包括坐在龙椅上的老丈人。
难道,贤婿真的放弃了那宏伟的治国理念了?
李显呆若木鸡,直到瞧见李冉的嘴角闪过似笑非笑的弧度。
不对,这位好女婿在下一盘大旗!
“……准了。”
李显立刻顺水推舟,有心想看看下文。
“谢皇上,臣会在家里闭门思过的。”
这就完了?
百官怔住,面面相觑。
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李冉辞官问罪,眼下李冉自己主动交出了巡抚之位,反倒是没了章程。
不行,还得问罪。
刚要开口时,李冉已经抢先一步说话。
“皇上,臣记得,你在任命臣的诏书上说,巡抚期间一切大小事务,均由臣一手决断。”
“所以臣斗胆,往各地派了一些侍卫……想必,现在已经遍布关中了吧。”
“他们带去了臣的诏令,所有各地胆敢阻挠佃农们加入工籍的地主,皆杀无赦,而那些包庇地主的各地属官,同样斩立决。”
不是吧,这么血腥的命令,贤婿竟然带着笑容风轻云淡的说出来,真不怕刺激百官们脆弱的神经么?
李显怔了几秒钟,突然想到了贤婿经常提起了一个理论……破窗效应!
“好啊,你竟然干了如此野蛮之事!”
看看,瞬间戏精附体,理解了思路之后,这配合简直超神了。
李冉微不可查的笑了笑,老丈人责备得越狠越好。
百官在宫中的耳目众多,所以他没有事先进宫对戏,变得被人窥破了打算,也相信老丈人能临场配合得起来。
靠近我溫暖妳
“臣惶恐,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李冉当即跪下,一副求放过的模样。
百官顿时懵逼了,这剧情转折太突然,翁婿二人翻脸得也未免太快了吧。
他们之中不乏聪明人,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其中就包括了张柬之。
这老货到底读过李冉的著作,对他的思维方式多少有所了解。
心中猛然一沉,暗骂一声糟糕。
“……皇上,还请尚书令大人继续担任巡抚一职!”
张柬之站了出来,这请求简直令百官大跌眼镜。
翼落羽 深悠
什么情况,己方阵营的一把手竟然叛变了不成。
“皇上,臣附议!”
敬晖只慢了半拍,神色同样坚决,“尚书令大人的侍卫,皆是心腹之士,还请尚书令大人下令,让他们停止行动。”
他的急声解释让百官终于恍然。
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李冉的算计,竟然站在了第五层的高度。
异航 文非文
没错,他根本不再需要这个巡抚的名头。
木石前盟寂寞林
反正那些杀气腾腾的侍卫们已经带着指令去往各地,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联系到这群人……就算联系到了,他们也未必听话。
妖孽的娇宠
这群丘八出身的侍卫各个都是老粗,偏偏又有从龙之功,平定武三思叛乱那么大的功劳,寻常罪名根本治不了他们。
盛世寵婚:顧少,別來無恙 紅塵憶墨
中華軍魂
况且,按照上官的旨意行事,又有何罪名可言?
李冉把所有的锅都背在了自己身上,要罚,也是先罚他……好吧,这位仙师的态度好得没话说,都愿意辞官了,还能怎么地。
任命巡抚的诏令上说的明白,他有全权处事的权利,并不需要向上面报备,严格来说,先斩后奏并非原则性错误。
那么怪李显么……李显不正在训斥这位贤婿么!
一时间,百官连个攻击的对象都找不到。
“不不,张大人,这巡抚,你们谁爱当谁当,反正我是不会当了。”
李冉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张柬之郁闷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好不容易压倒了李冉,又被这小子算计的无计可施。
旁人当巡抚?
就算能指挥得动那些侍卫又如何,等到旨意传过去,那些地方衙门肯定已经是一片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