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ujm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討論-第462章 有點不對看書-0bdg7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说到这儿,风魔顿了顿,低头,沉着脸看向我们,眼中杀意盎然,“两位本来可以安然离去,却偏偏为了坚守所谓的道义,要强行将我激怒,只怕从今往后,江湖上又要少两个杰出的俊杰,而在某个不知名的坟岗上,却会多出两座不知名的孤坟了!”
错吻霸权总裁 凤若安
他的气势一直在暴涨,当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浑身外衣已经烈烈鼓动,刚猛劲气,纷纷化作了回旋的气流,一举一动,宛如神魔亲临,威势滔天。
狐魅君心
億萬帝少神偷妻
见状,我和陈玄一只能对视一眼,然后拔腿翻越高墙,一个纵步,跳向了别墅外侧的马路。
虽说这一年多以来,我的实力每天都在进步,但这种进步毕竟是有限的,和风魔这种将近活了以半年的老东西比起来,毕竟还是欠缺了足够的历练和火候。
僵尸大道 默默一生
风魔能够位列魔教十大尊老之列,自然有其值得称道的地方,不要说我和陈玄一加在一起,就算拉来一个修行者的纵队,也万难与之匹敌。
这老家伙带给我的压迫感,并不比之前在宝禅圣地中接触到的牛头巨魔低上几分,正面硬刚,妥妥的就要被爆出翔!
祖星冒險記
“哈哈,留下一条手臂再走吧!”
我们刚刚落向地面,那别墅的金属栅栏门,直接被一股刚猛的气焰掀飞,从中走出一个浑身不满煞气的威严老人,目露凶芒,恶狠狠地逼视着我俩,“不留下点东西,当真以为我圣教的地盘,是那么容易强闯的吗?”
此言一出,这老东西立马腾出双手来,擎空一抓,指尖爆发一股逆向的乱流,我和陈玄一双双站不住脚,竟然被那乱流倒刮起来,主动跃向了风魔。
“控虚术!”
陈玄一面露惊骇,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张蓝色符篆,口中飞速诵念,扬手将那符篆朝天一抛。
轰隆一声,符篆生光,俨然爆发出璀璨的雷芒,直接化作一股电柱,对准了风魔头顶怒劈而下。
此符名为雷符,威力惊人,也是道家的不传之秘,面对那炸裂的电芒,风魔脸上最终露出一抹凝重,缩回双手,在空中画了几个圈子,凌空一点,一道黑色的阴阳鱼旋被他反手托举起来,在旋转中,与那雷柱狠狠冲击在一起。
轰!
又是一道炸雷般的巨响,震得我双耳发溃,连双目也暴盲了,恍惚之间,只感觉到陈玄一伸出手来,将我的胳膊肘死死抓住,历吼道,“快走,就算雷符也未必能阻止这老东西!”
我满心茫然,一边跟着陈玄一快速猛冲,一边回头去看。
果然,那雷符轰击的地方,直接呈现出一片焦黑之色,而皲裂的草皮之上,着伫立着一个面容黢黑的老人,正瞪大愤怒的两眼,对我和陈玄一投来怒视。
他的确受伤了,被雷光所伤,整张脸也被炸得黢黑,然而体内那张狂的劲气,却仍旧犹如秋风劲舞,蕴含着满满的杀戮气息。
我惊呆了,边跑边低呼道,“这老王八这么猛,连雷符都劈不死?”
纯情丫头火辣辣
陈玄一苦笑道,“这雷符是我师父画的,毕竟引不来真正的天雷,以风魔的修为和手段,硬扛一记雷符并不是难事,这次能伤到他,靠的也只是出其不意!”
我们不再说话,撒开丫头疯狂地夺路而逃,生怕那魔头煞星会继续对我们穷追不舍,如今陈玄一连压箱底的符篆都用上了,要是再度被人黏上,妥妥的就要见阎王。
好在那雷符虽然没能劈死风魔,不过好歹也让他受了点伤,这老家伙不晓得出于何等顾虑,并未追上来。
我和陈玄一不断狂奔,足足跑出五公里,这才撒开手,靠在一根电线杆子上疯狂喘气,陈玄一满脸都被冷汗湿透,我的胸口也是隐隐发闷,难受得厉害,不得已,只能双双跌坐下来,扶着狂跳不止的心脏,一个劲地深呼吸。
太尼玛刺激了,想不到连风魔这样的猛人,都亲自莅临渝城,主持这里的大局,我和陈玄一也是走了狗、屎运,刚露头就遇上了他,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等气息喘匀了,陈玄一方才挪着屁股,靠在我边上说,“林峰,这次玩大了,想不到连魔教尊老都在参与此事,单靠咱俩,怕是稳不住这么大的棋盘。”
我苦着脸,说不可是吗,早跟你说了,这是麻烦透顶,最好别管,你偏不信,现在可好,被那老魔头盯上,刚才要是再晚一步,估计我就能看见林家先祖了。
“呵呵、哈哈……”
陈玄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了我这话,忽然似苦似笑,一脸张狂地笑了半天。
我被他这幅样子吓坏,抖着手去摸他脑门子,说玄一,你丫刚才挨了风魔一掌,该不会被震傻了吧?他打断我,一脸严肃地说道,“风魔固然厉害,但咱们不是想尽办法逃出来了吗?林峰,难道你不开心?”
这话说的我一愣,沉默半晌,转而也跟着笑了笑。
是啊,曾经的我们是那么弱小和无助,行走江湖,无论跑到哪里,遇上的都是大爷级别的人物。
可是如今,我和陈玄一双双协力,竟然愣是从风魔这样的老妖怪手中逃得性命。
真要按这种势头发展下去,倘若多给我们几年功夫,那碉堡了,岂不是足以比肩魔教十大尊老?
这样的进步,固然是值得令人可喜,然而兴奋之余,我内心却诞生了新的疑惑,忍不住抿嘴思衬道,“玄一,你发现了没有,刚才与我们交手时的风魔,状态有点不对。”
“嗯,我知道。”陈玄一不再发笑,而是点点头,替我把没有说完的话讲了下去。
以风魔这样的修为,若是当真下定决心,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恐怕直到现在,咱两还在亡命逃跑,可为什么他追到一半,忽然就不追了?
难道是惧怕雷符威力,担心会在我俩这条小阴沟里翻了贼船?
这说法并不容易让人信服。
“唯一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这老东西只不过在虚张声势,他在和我们交手之前,身体状况就已经不好了。”最终,陈玄一做出了自己的总结。
我点头说是啊,魔教尊老级人物,哪个不是活了差不多百年的老怪物?这么大把年纪,有个腰酸腿疼,落得个肾虚阳伟啥的,也不算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