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fca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第四百八十八章 先天下之憂而憂熱推-tp3p2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
傅小官这句话一出,仿佛这政事堂里响起了一声惊雷。
陛下忽然微蹙了一下眉头,燕北溪也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秦会之一眼。
秦会之豁然起身,大怒:“你休要血口喷人!”
傅小官却哈哈一笑,眉儿一扬,“将心比心,秦大人知道被人诬陷是怎样一种感受了吧?”
他拱了拱手,又道:“秦大人不必放在心上,这不过是本官对你的一次试探罢了,用不着这么紧张,再说……四皇子就算给秦大人一些好处,这也没有什么,毕竟四皇子而今远在西戎,也是需要知道这朝堂之上的消息的,你说对吧?秦大人!”
秦会之转身对陛下拱手一礼:“陛下,傅小官胡言乱语,请陛下万万莫要相信,臣与四皇子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他所诬陷之污浊之事。”
宣帝捋了捋胡须微微颔首,“小官不是也说了仅仅是一次试探嘛,你也莫要放在心上。”
琅琊榜之神雕后传 开煌
秦会之心里咯噔一下,因为陛下这话听起来似乎另有深意。
重生大恶人
“臣对陛下之忠心,天地可鉴!”
“秦大人,这话谁都会说,可往往急于表忠心的人心里都有一只小鬼,且让本官猜一猜秦大人心里的这只小鬼是个什么鬼。”
“傅大人,本官望你自重!这是在讨论弹劾你之事,你休要转移所有人的视线!现在本官问你,你是否不点卯不坐堂?”
傅小官转身走了回去,坐在了凳子上,却并没有回答秦会之这个问题,而是一声长叹,徐徐说道:“本官不愿意用这朝中的老人,就是因为在本官看来,这些人大致都和秦大人差不多。”
“思想陈旧,不思进取,不懂变通,墨守成规……像秦大人这种臣子,天下太平倒是无所谓,可若逢乱世,这样的人一不能提刀杀敌,二嘛……若是投降却是干脆利索。”
“知道为何本官要启用这些新人吗?因为他们是虞朝少年,他们如初升红日!像秦大人这样的老年人,常思既往,而虞朝之少年,所思却是将来。思既往者,故生留恋之心,怕天下变革,故保守。而思将来者,定生希望之心,故锐意进取。”
“秦大人,你想想你是不是这样?老年人常多忧虑,患得患失之心严重,故怯弱。可少年人常好乐行,敢于破格,故豪壮。”
“这朝中像秦大人这般思想的人可不少,所以本官不指望你们能够帮商务部做些什么,但若是尔等啥好事都做不了还敢像今日这般使绊子,本官,定不饶他!”
傅小官洋洋洒洒一席话,说的这满堂官员哑口无言。
陛下又瞪了傅小官一眼,心想这新政是老子一力推行的,老子总不是老年人吧!
燕北溪老脸一红,这厮打击面太大,幸亏老夫也是新政的支持者。
大宋權相 吳老狼
霹靂之聖星之行
董康平和燕浩初两人对视了一眼,心想这小子一张嘴实在厉害,幸亏是老子的女婿。
总之,这弹劾之事到了此刻,就已经失去了弹劾的意义,因为傅小官这些言语,分明就是将秦会之一党给定义为不作为之辈。
这顶帽子若有若无,却重于泰山。
秦会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白自己此番败局已定,而目前自己要做的是挽回自己这一党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所以他再次对陛下躬身一礼:“对于小官大人之言,臣不敢苟同,臣自幼苦读圣贤,知天下疾苦。此番新政,利在商人。商人请农人上了田进了作坊,这看似给了农人一份工作,而事实上是商人通过剥削农人而获得更多的利益。”
“臣思之,若长此以往,农田荒废,粮从何来?到得那时,国将不国,悔之晚矣!”
傅小官一听,这丫还不死心!
“秦大人这番话危言耸听,谁告诉你农田会荒废?你坐在这庙堂之上就敢断定国将不国?”
他也站了起来,对陛下行了一礼:
“臣以为陛下应该把这些闭门造车的官员统统派去试点县郡,让他们亲眼瞧瞧新政之下的政通人和,免得在此夸夸其谈而耽误臣宝贵的时间……”
总裁的猫咪妻
“臣可是分分钟数千上万两银子的收入,陛下算算,这耗去了半个时辰,得亏损多少银子?他秦大人赔得起吗?”
陛下一怔,分分钟是什么意思?
傅小官直起了身子,抱拳对坐在上面的诸位官员一礼。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居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是作为一个臣子,一名虞人的基本处事准则。本官还以为,在座的诸位,当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境界!”
混世戰神
“本官受陛下恩宠,时刻以这句话提醒自己,而今之虞朝并非国泰民安,我们要做的事还很多,因为天下之忧未解,也因为天下之乐未至。”
“所以本官在此奉劝像秦会之这样的一小部分人,当你吃饱穿暖衣食无忧的时候,多想想这天下之忧为何忧,多想想如何让天下之乐而更快实现!”
“我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做,以后再有这种破事,可就别来烦我,失陪!”
傅小官最后向陛下躬身一礼,转身就离开了这政事堂,留下一大群人茫然的看着他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
宣帝深吸了一口气,“好一句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居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好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才是朕真正的肱骨大臣啊!你们扪心自问,可有小官这般崇高的思想?可有他这番卓越的见识?”
宣帝顿了顿,老怀大喜,“他,是朕的好女婿!他未满十八岁,你们都快八十岁了!你们这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啊!”
“会之,不是朕说你,你能说出小官这般的金玉良言吗?你能揣摩到小官的高度吗?弹劾,你们凭什么弹劾他啊?你们若是真的对这个国家上了心,晚上子时之前去商业部看看!”
“当你在暖床上舒服睡觉的时候,商业部的人还在埋头苦干。同样是人,差距为何这样大呢?朕现在明白了,商业部是一群虞朝少年,故今日之责,不在他人,而全在少年,朕直到此刻才明白小官早已看透了尔等!故壮哉我虞朝少年,当与国无疆!”
古來有妳
“此后,商业部所有行为,由朕亲自掌管,不再受政事堂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