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笔趣-第三百四十三章 彷彿成了大爺相伴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天啦噜!”
“不是吧!这真的就这么解决了吗?”
“这太疯狂了!”
重生 軍工 子弟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哭啊!”
“我也是,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我只想说,朱铨老师牛B!”
“朱铨总是能够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把事情的结果变为可能!”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朱铨落笔写下这最后一个字后,惊叹声、狂笑声、怒吼声,那是一个此起彼伏。
周围的游客们,九成以上都是华国人,无一不是对这一结果感到无比的自豪、无比的激动。
等了这么久,也站了这么久,等到这堪称时奇迹的时刻,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游客们心里面的兴奋无需多提,除此之外,他们在这其中还夹杂着很多感动的情绪。
朱铨在白板上写的那些数学公式,他们或许一个都看不懂,不了解其中所代表的是什么,但是这个可不代表他们不知道这个‘戴尔’猜想是什么级别的数学难题,也不代表他们不知道解决掉这个猜想意味着什么。
那些个国内的媒体记者也是长枪短炮的对着朱铨,拼了老命也要把这个历史时刻给记录下来。
他们已经无法自拔了,一边拍照录像,一边大声叫好。
絕望 詛咒
之前,华国的媒体记者们都是在报道西方国家的某某数学家在某某猜想上做出巨大的成就。
但是今天,终于是可以扬眉吐气的报道自己国家的数学家…哦,不是,是主持人朱铨证明出了‘戴尔’猜想。
这,可是自己国家所取得的荣誉啊!
这,可是自己国家的人所做出的成绩啊!
这,有了今天的事情,谁还敢小瞧了华国数学界!!!
此时,全场的华国人已经是陷入了狂欢!
随着一浪高过一浪,在场的外国人,尤其是灯塔国的几位数学家,面色十分的不好看。
蜜爱宠婚:总裁的心尖萌妻
花盛钝突然给滚烫到沸腾的气氛扑了冷水,插话叫喊道:“等一下!你们等一下庆祝!”
他的同伴林坑也附和道:“现在只是这位年轻人认为自己解出来了,可这并不代表着整个的证明过程就成立啊!”
作为灯塔国最为忠实的狗腿子,倭国的数学家也开口道:“就是!这还不一定成立呢!你们这么早就庆祝,不怕被打脸?”
“是啊!这得我们验证过了才行。”
“华国人做事就是浮躁,一点都没有严谨的态度,差评!”
出走的天神
“我觉得悬!这个年轻人莫不是用了障眼法来迷惑大家,肯定这其中有错漏,我们得好好找找,不能让他们得逞。”

随着众多外国数学家不断的泼冷水,此时的场面才算是冷静了下来。
但是,这里的冷静并不是说认同了这群外国数学家们的言论,对朱铨表示不信任。
这里的冷静完完全全是因为不认同这群外国数学家们的言论,在想着如何来进行辩驳,朝着他们的脸上狠狠的打上一巴掌。
这时,在游客中有位京城大姐,在听完一旁大学生英译中的翻译后,顿时火冒三丈。
啥个情况啊!
极品修理工
我们朱铨小哥哥这么努力的把证明过程给写出来了,正在兴奋着呢,你丫的就来倒冷水,是不是就看不得我们华国人才辈出,看不得我们华国慢慢的比你们牛B,看不得我们华国崛起啊!
京城大姐直接是将这个问题上升到了‘国运’的级别,果断的就瞪了那些发表言论的国外数学家,尤其是率先开口的那两位灯塔国数学家,怒道:
“你丫的放的啥屁啊!我们都写出来,你就BB歪歪的说我们的证明过程不成立,要点脸吧,诸位!”
有了这位京城大姐的领头,周围的游客们也有样学样的叫喊道:
“对,这位大姐说的对,咱们朱铨老师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没错!朱铨老师绝对错不了的。”

作为华国的老百姓,那当然对华国的自己人有一种强烈且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信任感,信任自己国家的人在写完这个证明过程后,肯定是把这个猜想给解决了。
同样的,这样的信任感促使着游客们要对这一行为提出抗诉。
自己都证明出来了,凭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
但是,这话可不能这么听。
因为老百姓不懂,可以依靠自己的情感来判断对错,但是数学家们不行!
数学家们必须要秉持着严谨的作风,排除掉个人情感的因素,‘一是一、二是二’的进行验算。
这是对数学本身的尊重,也是对科学的尊重,更是对全世界的尊重。
听到现场的冲突,董四海院士对着参与验算工作的数学家们命令道:“抓紧验算!”
此时,杜门教授的手上也是不停歇,飞快的做着算式,趁着拿白色A4纸张的功夫,勉励众人道:“大家再加把劲儿,就剩下最后一点点了,我们趁胜追击一下。”
而袁东教授、浦安修教授更是顾不上说什么话,早早的就再次投身到验算工作中了。
这边验算工作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花了将近五个小时、写完了五十三块白板的朱铨已经是累的坐在了一旁。
毕竟,连续N小时的超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早已经时让朱铨透支了自己的精力,让朱铨有些精疲力竭。
手麻、脚酸、头胀,是朱铨为了证明‘戴尔’猜想留下来的后遗症,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看到朱铨如此虚弱的模样,站在另外一边的柳筱玥兀自有些钦佩。
别管着人品怎么样,这脑子、体力,都是相当不错啊!
而站在比赛场地外围的柳总监指挥着摄像们比分三路,一路拍摄朱铨本人,一路拍摄验算过程,另外一路则开始进行一些街头采访。
那些没有参与到验算工作中的数学家们纷纷前来朱铨面前混眼熟,又是搬凳子,又是喝咖啡,又是可乐的肥宅快乐水。
“朱老师,给您!”
“谢谢!”
朱铨仿佛自己成了一名‘合格的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