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討論-第964章 一鍋端了熱推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雪霄峡!
既为万年后的昆仑驻地,亦是世界树的所在。
方正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已经去过一趟雪霄峡了,更发动整个雪霄峡的驻军帮自己搜寻世界树的踪迹。
他如今身份在雪霄峡几乎可谓天神一般……极得众兵士爱戴。
只需吩咐一声,这些将士们自然没有不尽心之理。
只是几个月搜寻下来,竟然一点线索也没有……哪怕方正曾经去过昆仑,将当时自己神识领域窥探到的昆仑山用地图给画下来也是找不到。
那么大的世界树,在万年之前,竟是始终找不到踪迹。
依着方正的猜测和玄机的推断……
世界树如果真是一界灵脉之起始的话,灵气复苏位面灵气如此兴盛,但毕竟灵气复苏的时日尚短,该不会到现在都还没有发芽吧?
方正也不敢太过大肆破坏……
但他心头,却也已经忍不住有了些微困惑之感。
要知道,荒界存续至今已有至少数万年的历史,那世界树如今仍是这么一副参天的模样,而且看样子很可能还能再活几千年……可依着自己所知晓的信息来推断,元星的世界树从发芽到枯萎,只存在了不到万年时光就玩完了?
这个时间可对不上。
好在现在的话,昆仑内门已经对自己等人无偿开启。
无论世界树有什么奥秘,如今末法世界的世界树可是还未曾枯死,而很快,它们便要归属于我们之手了。
还有那株来自荒界的世界树,等到得到了云天顶侦查到的有关昆仑的奥秘之后……
就把昆仑内门的世界树种在里蜀山之中,再把荒界的世界树想办法夺过来,种在明宗之中。
到得现在,方正隐约有些明白,为何荒界灵气活性如此之强,俨然是专为修士而生的浓郁灵气……而灵气复苏的位面灵气更浓,但却死板无比。
两者区别就好像刚刚宰杀的鲜肉和冻在冰箱里数月的冻肉。
都是一样的吃,都是一样的鲜美。
可在老饕口中,那味道,错着天差地别呢。
而这中间的区别,恐怕就是因为如今灵气复苏的位面里,世界树还没发芽呢……虽说是灵气复苏,但到得现在,所谓灵气复苏才刚刚开始而已。
“所以现在的话,主线任务推到现在推不动了?”
方正感觉自己好像在玩一个解谜游戏……
找到了一个又一个零碎的线索,但这些线索却都是零零碎碎,缺少一条最关键的线。
而所有的谜团的线头,都指向一个人。
云浅雪。
只有把她折腾到恢复神智,才能从她口中得到云天顶的秘密。
而云天顶在昆仑藏身多年,他的秘密很可能牵涉到昆仑隐秘,他们对昆仑派了解的还是太少,而最可怕的敌人,就是自己毫不了解的敌人。
为了万无一失。
蜗婚
必须得到云天顶的秘密才行。
“我们走吧。”
玄机说道:“这里已经再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我虽不解为何这世界树已死,荒界灵气却还如此昌盛,但个中总归是有些许奥妙,只是却是与我们无关了。”
方正点头。
两人离开了这永夜城,往里蜀山方向飞去。
对于下方那些处心积虑,循着两人踪迹埋伏在永夜城外的荒人们,他们近乎无视。
这两人也自然有着这样的资本。
回到九脉峰时。
周轻云已经离开了。
小懒虫柳清颜这会儿正拉着云芷清的柔夷,雀跃的说着些什么,突的看到方正归来,她俏脸忍不住一红,这个爬他床早已经成为习惯的小丫头竟忍不住红了小脸。
然后捂着脸冲开了,脚步太过慌乱,还不小心撞到了端着茶水过来的雪之霞。
雪之霞稳住了脚步,茶水一滴不洒。
她笑道:“邪极宗三位圣女,到最后竟是一个也未能逃脱大哥的魔爪,唉……总感觉邪极宗二十多年来的努力,完全是在为大哥选妃了。”
这话……
苏荷青无疑了。
方正无语道:“你好歹也是一宗之主,天天闲的在我这九脉峰闲逛,宗门之内的弟子真的不会趁机造反吗?”
“大哥是不是对宗主有什么误会?”
苏荷青抿嘴笑道:“越是身居高位,其实反而越是轻松,最起码,我其实每天闲的都快发霉了……”
“这话你记得下次跟大师姐说一声,她现在忙的可是脚不沾地呢。”
苏荷青笑意顿时更为盎然了。
云芷清敲了敲桌子,认真道:“方正,我已经跟周师姐说好了,七日后,为你和柳清颜成亲,不过你毕竟已经跟小莘成了夫妻,所以这一次就不太方便大张旗鼓了,只邀请双方的亲近之人,你可有意见?”
“这种事情师父你自己做主就好,到时候需要我做什么吩咐一声就行。”
“需要大哥好生怜惜颜颜啊。”
神医贵女
苏荷青在旁笑道。
云芷清皱眉道:“小青。”
苏荷青吐了吐舌头,笑道:“好吧,我住嘴。”
云芷清顿了顿,却委实想不起来需要方正干什么,她俏脸浮现些微酡红,轻声道:“到时候,多多怜惜她吧。”
“是。”
而苏荷青已经笑道:“柳如烟毕竟是我邪极宗圣女,虽然如今已死,但柳清颜继承柳如烟的修为,勉强也算是我邪极宗之人,这样吧,过段时间,我嘱绿儿带上厚礼,前来为柳如烟庆贺。”
她笑道:“大哥,绿儿可是很想你哦。”
方正看了看云芷清,又看了看苏荷青……
是错觉么?
总感觉她们两个其实真的可以拜上一拜的,都拼命的往我怀里塞人。
苏荷青的话,是有些微争宠的心思的,但师父……嗯……当年就想帮我找师妹来着……
这么宠我,真不怕我恃宠而骄么?
方正想了想,最后只能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说着,他目光灼灼的盯着云芷清。
只是眼眸示意……
师徒多年默契,云芷清已是明白方正意思。
云芷清眼底蓦然浮现些微慌乱,她看了苏荷青一眼,看着方正的眼神里已是带上了些微羞怒之意,你这是没完没了了吧。
苏荷青笑道:“大哥,师父,小妹要开始准备今日晚餐了……唔,就来上一蛊云鸡滋阴汤吧。”
转身离开,只是临走之前,嘴角揶揄笑意却让云芷清看的清清楚楚。
云芷清:“…………………………”
等到苏荷青背影消失。
云芷清正要发怒……
方正已经一脸认真道:“师父,出问题了,我们必须尽快让云浅雪恢复神智才行了。”
“必须让姐姐恢复神智?”
云芷清果然忘记了生气,她狐疑的看了方正一眼,问道:“很急吗?”
“非常急,不信的话,师父可以去问师伯。”
“我又没有不信你,只不过……”
云芷清秀眉拧着,拧着,终于还是轻柔的舒展开来,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幽幽道:“罢了,随你吧。”
“多谢师父成全。”
“是你成全我才是。”
云芷清幽怨的瞪了方正一眼,心道等姐姐恢复神智那天,到时候若是让她看到……我真正是没脸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