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2q2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 遠瞳-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神與神的意外交流閲讀-capo0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当阿莫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那充斥着视野的、飞快刷新和变化的界面前驻足站立了很久——而在这个过程中,那无数的信息仍然在持续不断地流淌着,来自各个地区的、值得关注的大事在自动刷新机制的作用下不断在他眼前滑走,直到他意识到这些飞快刷新的东西实际上可以凭自己的一个念头停下,或者随意滚动查阅它们的历史记录。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便又沉浸到了浏览新闻以及查看各个公开讨论版的新奇感中。
位于磐石要塞北方的庞贝正在建设一座新的符文工厂,索林地区的痊愈者重组家庭们迎来了今年夏天的第一个婴儿——健康婴儿,通往圣龙公国的直达铁路已经开工,北境的高山上传来了壮丽的雪景,而南方的夏日午后已有麦浪起伏。
与鹿晗同居的日子 拈花拂柳
在帝国政务厅直属的一个“版面”上,阿莫恩看到了一张正在实时更新的地图,那是塞西尔帝国的全境,上面展示着这片广袤土地上每时每刻的天气变化,风霜雨雪,寒凉温热,代表温度和天气变化的色域与图标如有生命般在那画面上起伏变化着,而在画面的一角,他还看到一行文字:
该数据由伺服脑实时演算汇出,技术试用阶段,演示仅供参考。
阿莫恩并不知道“伺服脑”是什么东西,但在那不断变化的图案中,他却切实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生命力,那是凌驾于个体、超脱于此刻的“生命力”,他思考了许久,才意识到这生命力来自于这个网络所连接的每一个个体,甚至来自于今时今日的整个凡人文明——在他记忆中已有的岁月里,凡人文明从未如此刻般勃发生长,如一颗强有力的心脏般猛烈跳动。
给大家争取到了一些福利,关注徽·信·公众号【高文推书】,可以领最高888现金红包!
大千界域
“好啊……真好啊……”
昔日的自然之神忍不住发出赞叹,脸上露出了笑容,平心而论,他此刻看到的东西对于一个曾经的神明而言其实不算什么:在他还能够听到信徒们的祈祷声时,数不清的精灵以及少部分人类信徒将他们的心智和信仰汇向神明,通过读取这些信息,阿莫恩随时都能掌握整个白银帝国甚至一部分人类国度的变化,尤其是涉及到自然领域的变化,那时候他所能“看”到的东西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内容却和神经网络中所流淌的这些信息相差无几。
可这恰恰是整件事情中最令他感到触动,甚至震惊的一点——他曾经能做到这些,那是源于神的权柄,但今天凡人们做到了差不多的事情,依靠的却是凡人自己的智慧,而这曾经属于神明的“权能”如今都有谁可以用呢?
谁都可以——只要你能用得起浸入舱设备就行,在如今的塞西尔,此类新设备的使用成本每天都在以惊人的速度下降,甚至在某些地区,政务厅还会专门拨出大量的资金来补贴民众,让这些“基础设施”以最快的速度向整个社会普及。
心中转动着这些复杂的思绪,阿莫恩的注意力继续在那些不断刷新的消息中游走着,连接神经网络的感觉和观看魔网节目的感觉截然不同,这种奇妙的沉浸感和即时感让他乐此不疲,而就在这时,一条突然出现的新消息引起了他的关注:
逆愛之青春無悔 泰清大叔
“前往塔尔隆德的联盟船队已于今日从帝国北港启航,海军元帅拜伦·柯克阁下亲率强大的魔导旗舰‘寒冬号’执行护航任务——该船队将携带第一批援助物资及支援队伍前往巨龙国度,帝国元首高文·塞西尔陛下及本次提供援助的洛伦诸国向塔尔隆德发出祝福,愿联盟的旗帜永远照耀我们的盟友……”
在这条消息下方的展开条目中,大量相关情报进入了阿莫恩的视线,在那些显然是由帝国官方专家学者所编写的内容里,有一半左右的篇幅在向民众介绍关于塔尔隆德的基础常识,介绍“巨龙”这个一度被人为是传说,实际上真实存在的种族,剩下的篇幅则半数在讲联盟诸国的组成,半数在讲魔导机械舰船和远海航行的常识概念。
显然,这些条目的主旨便是“扫除无知”,学者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用通俗易懂的言语来向大众普及一些关于世界的基础知识——如果放在旧时候,这种等级的知识毫无疑问将是“上层社会成员”的特权专属。
但对阿莫恩而言,更令他关注的却是塔尔隆德本身——他长久地注视着新闻里面所配的那张图片,它显然拍摄于遥远的北港码头,画面上有一艘气势昂然的钢铁舰船正在人群的夹道欢送下缓缓离去,更远的地方则可以看到已经位于海面上的整支舰队,而在舰队背后的大海上,晴朗的天光照耀下来,曾经被永恒风暴的云墙所遮蔽的海域如今开阔无垠。
作为精灵们昔日的主神,阿莫恩并不了解塔尔隆德发生的事情,但作为一个神明,他从很久以前便从世界底层的“深海”所泛起的涟漪中感知到了龙神的存在,那个庞大的、古老的、混沌又扭曲的存在如同一座耀眼的灯塔般伫立在黑暗的深海中。祂被困在塔尔隆德,但祂所释放出来的“涟漪”却覆盖着整个世界,也被整个世界的神明所感知着。
众神之间无法直接交流,但通过深海深处的共鸣,众神足以确认互相之间的存在,而在阿莫恩所有的记忆中,自他诞生之日起,龙神的浩然辉光便如这个世界的自然秩序般自有永有,无法忽视。
现如今,这最古老的火焰也终于熄灭了。
阿莫恩忍不住有些感慨,尽管之前在观看联盟会议的直播时他便已经知道了塔尔隆德发生的事情,知道了那位最古老神祇已经陨落的事实,但那时候他还没想那么多,直到此刻,他看到援助巨龙国度的舰队已经起航,才仿佛突然感觉到这个世界在神明陨落之后所产生的变化——进而联想到了白银帝国在过去三千年中的风雨沉浮。
他在这条消息前驻足许久,才终于想起什么,生疏地凭借意念打开了新闻下面的评论区域,大量令人眼花缭乱的留言随之映入他的视野——尽管神经网络还在发展早期,这条新闻下面的留言仍然多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这说明那支前往北方的船队已经引起了帝国无数人的关注。阿莫恩的目光扫过那些留言,发现其中大多数都是在祝福舰队平安,亦或者祝福塔尔隆德早日走出困境,剩下则有不少人在询问有关巨龙和那片北方大陆的事情。
几乎没有人关注在那片大陆上陨落的神明——对于洛伦大陆的凡人们而言,异域异族的神恐怕并不值得他们关注,亦或者他们根本不清楚那位龙神的存在吧。
阿莫恩犹豫了一下,思索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算不算犯了“忌讳”,但弥尔米娜离开前的言语在他脑海中浮现,考虑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应该都有人在监控,他反而安下心来,摸索着在消息最下方留下了自己的一句话:
清朝欢迎你
原始祖先(全文言小说) 王克冰
“塔尔隆德的守护者,请一路走好,您尽力了,且已经做到最好。”
看着自己在心中所想的字句化为界面上的文字,阿莫恩泛起新奇感的同时也忍不住有些嘀咕,但他并没有在留言中提及龙神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宗教性的引导暗示,这样的话……应该不会惊动到那个在弥尔米娜口中“非常难缠”的网络管理者吧?
他心中盘算了一下,几秒种后发现并没有一个长着八条腿的白蜘蛛或者一个拎着灯笼的老人跑出来找自己麻烦,便终于安下心来,又略有点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便准备退出眼前的一堆界面,去这座梦境之城的其他区域走走——他已经在这么个广场上消磨太长时间了。
但就在他刚要这么办的时候,一个合成出来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拦住了他离开的脚步:“有一名用户在刚才回复了您的留言内容,是否查看?”
阿莫恩怔了一下,下意识地在意念中选择了查看内容,于是一个新的界面随之浮现在他的“视野”中,上面显示着留言簿般的对话格式,一个名叫“茶叶蛋”的神经网络用户给他发来一条信息,信息内容简短到只有一个单词:“谢谢。”
阿莫恩诧异地看着这条莫名其妙的信息,他不知道自己那句感慨有何值得感谢的,便在疑惑中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说谢谢?”
与此同时,他的注意力也落在了对方那奇特的名字上——“茶叶蛋”是个什么东西?它看上去像是个生硬组合起来的词组,某种食物?还是某种加工食物的方式?
昔日的自然之神困惑不已,但他至少意识到了在这个不可思议的神经网络中确实有很多人起着稀奇古怪的名号,如果连“茶叶蛋”这样怪异的称呼都可以正儿八经当成名字的话……那“高速公鹿”似乎也不是不可接受?
阿莫恩稍稍松开了眉头,却发现那个发来消息的“茶叶蛋”咱也没有发送新的内容,自己的疑问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回应。
魅后:朕愿和你白头到老 段瓷
大概是已经离开了吧……毕竟并非所有人都和自己或弥尔米娜一样无事可做能够整天在院子里待着,神经网络中的其他用户们可都是在现实世界里忙忙碌碌的。
阿莫恩感觉自己找到了答案,略带遗憾地关掉了眼前的通讯内容,当所有界面都消失之后,那伫立着高大橡树的广场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弥尔米娜仍然没有回来,大概也不打算回来了,而那位名叫帕蒂的少女也已经离开灌木旁的长椅,阿莫恩见状摇了摇头,转身离开高大的立柱,随便找了个方向慢慢走去。
这座巨大的城市需要用心探索,他并不打算像弥尔米娜那样风风火火地到处传送,这是对创造城市的凡人们的不尊重——当然主要原因是弥尔米娜离开的时候并没教他该怎么使用梦境之城中的传送功能……
……
塞西尔宫深处,灯火通明的孵化间中,一套特制的魔网设备正在平稳运行,它主要包括一台室内使用的魔网终端,以及一个和终端连接在一起的、直径不到一米的半球形装置,此刻那魔网终端上空投影出了“神经网络接驳中”的字样,半球形装置表面的符文则如呼吸般缓缓脉动,在两台装置深处,符文基板和神经接驳器发出的嗡嗡轻响显得悦耳动听,
在两台装置不远处,位于房间中央的基座上,淡金色的龙蛋静静地立在那里,龙蛋表面有符文缓缓游走,隐约和旁边的神经接驳器产生着魔力层面的共鸣。
这样的共鸣持续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那种持续不断的嗡嗡轻响才终于安静下来,金色巨蛋表面的符文随之断开了和神经接驳器的连接,在一旁打盹休息的贝蒂也恰好醒来,女仆小姐揉了揉有些犯迷糊的眼睛:“啊,恩雅女士!您醒啦?”
“我又没睡,”金色巨蛋中传来恩雅的声音,“我只是在浏览神经网络中的内容……这真是个有趣的东西。”
她的话音刚落,孵化间的大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高文迈步走了进来,同时随口说着:“能得到你一句‘有趣’的评价,对尚不够成熟的神经网络而言倒算得上是极高的夸奖了,那些成天熬夜加班的节点学士和魔导技师们应该感到高兴。”
魔神天经
贝蒂立刻迎上前,带着开心的笑容对高文行礼致意,紧接着又低下头:“啊,您叫我来看看恩雅女士的情况,我不小心睡着了……”
高文随手按了按贝蒂的头发,让这姑娘回去休息,恩雅则语带笑意地说道:“你刚从索林堡回来?”
“回来一会了。”高文一边来到恩雅面前一边随口说道。
“那个精灵小女皇呢?”恩雅有些好奇,“和你一起回来了?还是直接返回她的精灵国度了?”
“她回去了,去做一些重要的安排,但很快还会回来一趟。”高文说道。
“是么……从这里到白银帝国可不近,身为一个帝国的统治者,这么短的时间内跨越大陆往返两次,看来她要做的事情确实很重要。”
“是啊,她要去为精灵们的神话时代拉下最后一层幕布……”高文说着,突然有些好奇,“你怎么突然想起关注她?你对精灵产生兴趣了?”
“不,我只是从她身上看到了赫拉戈尔的一点点影子,虽然只是一点点,”恩雅柔声说道,“他们都在迎接神话时代的末路,却有着不同的命运……我希望他们都能成功。”